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四百五十四章 我会……一直守护你!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第四百五十四章我会……一直守护你!

    本书热血向决定。……(被围观读者拖走)

    ……

    “老穆。这些年来。辛苦你了。”

    不知何时。大长老已经走了过来。轻轻拍着在跪坑里。泪流不止的矮人王的肩膀说道。

    或许。穆拉丁放弃自己的才华和天赋。担当起义务的这种行为。在人类世界中经常能见到但是对于一名矮人来说。却是难能可贵。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人产敬佩。

    “没办法。这个世界总是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

    穆拉丁擦干眼泪。越来越多矮人士走了过来。他不能哭。必须保持王最基本的尊严。

    “这个巨门。该怎办?”

    我呆呆的仰视着耸立在自己面前。足有上千米高的血红色地狱之门。深刻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应该是艾那瑞斯强行将最后几个地狱之门融合一起。只要将它毁。这场战争就结束了。”大长老凝视着地狱之。开口说道。

    “是啊。结束了。于结束了。”

    穆拉丁失神的喃喃。可是。又有多少东西在这场战争中永远失去?一场战争。或许是无法结束的。它带给人的伤痛。会永远留在心中。

    就在我想跨入地狱之门。将里面的魔法阵捣毁。随便再入手一块宝石原石的时候。整个天地突然开始摇晃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我勉强在上下起伏的地面站稳。疑惑的目光看向一旁在眼中地大长老。只觉整个世界都在抖动。

    “不好地狱之门出现变化了。”

    大长老脸色突然一变指着巨大地地狱之门大喊道。顺着他的手望去。眼前这个巨大的血色漩涡正同波浪一样起伏扭曲。仿佛随时都会破裂开来。

    “先离开这里。”

    大长老当下立断。搀扶起因为使用了变身而陷入虚弱状态地穆拉丁带着一大群矮人战。在强烈地震中跌爬打滚的离开。也顾不的自己的形象了。

    好不容易跑出十多`里以外。感觉地面地震动微弱了。我们才停下脚步。回望地狱之门。

    此时的地狱之门已比刚才扭曲的还要厉害。就像原本是倒影在平静水面上的影子。突然水面掀起大浪一般。扭曲分散。融合。消解。每一都在变化着。已经完全看不出是漩涡型的地狱之门了。

    “大概是因为艾那斯强行将几个地狱之门融合。本来就不稳定。再被矮人能量炮的能量所干涉。发生了变异。最后少了艾那瑞斯的压制所以开始分崩离析。”

    大长老凝视着不断化的地狱之门。冷静的判断道。

    “那最后会变成怎样?”

    艾那瑞斯这个魔法设计者死了。也就大长老对眼前的状况最熟悉了。

    “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分裂回原来地地狱之门。另一种就是引起大爆炸。整个地狱之门彻底消失。”

    大长老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崩溃的地狱之门。不紧不慢的说道。从他的口气中可以听出。第二个果无疑是最让人安心的。

    爆吧。爆吧一了百了。我专心的看着地狱之门的变化。心里默念叨着。

    就在这时。地狱之产生了极大的变化。像冰块融成水一般。慢慢溶解瘫软下来。突然迸出剧烈红光。作几道红光掠起。直冲神罚山脉地方向而去。

    “不好。还是分裂。”大长老脸色一变。摇着叹气说道。

    “不过这些地狱之门没有魔法阵的支持。应该不会持续太久才对。”

    “应该不会刚刚好落到你们村落里头吧。”我看着几道红光远去的方向。不无担忧的问道。

    “看那几道红光的度和速度。应该不会落到我头上。到时……”大长老支支吾吾的看了我一。

    “到是可能落到绝望平原的另一边。也就是你们群魔堡垒的附近的。”

    我靠!!

    “不用着急。没可能那么凑巧刚刚好落到你们群魔堡垒里面的。以群魔堡垒地防御能力。说比不上我们矮人王城。但是应付几个地狱之门的怪物。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见我一脸焦急的样。大长老不由宽慰道。

    “话虽然是这样说错。不过……大长老。这里的事情也完了。请允许我先回群魔堡垒一趟。”

    说完。也不待他回。便掉头径直离去。

    待大长老他们的身消失在身后时候。我变身鹿灵。急急向群魔堡垒的方向赶去。跑了一整天。终于进入了冒险者历练区域。我毫不迟疑。取消变身。一个回城卷轴。身影已经消失在茫茫的绝望平原里。

    从传送站里出来。我第一时间看向传送站附近的法师和卫兵的脸色。发现他们一个个没异常。才松了一口气。

    刚刚一眼带过。没仔细。现在重新一看。才发现。负责传送站的法师。还是那个倒霉法。他见我的目光看向他。脸上都快挤出苦水了。

    “真巧。怎么又是你。”我很有礼貌的朝对方打招呼。

    “是呀。能再次遇到大人。是我的荣幸。”倒霉法师谦和的行了一礼。心里暗暗在自己说的话的末尾加了两个字——才怪!

    我可不知道因为自的原因而习的吐槽技能现技能等级为一的法师。心里面在想些什么。左右看看周围一片祥和。开口问道。

    “对了。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没有?”

    “大人这样问的话。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事情。听说昨天狩猎活动的时候。郊外大草原深处突然出现了几

    色的大门涌出量地怪物差点将冒险者地线冲在几个大人的努力下。大数人还是全部撤回群魔堡垒据说有四五个冒险者牺牲了。”

    法师小心翼翼的看我一眼。他知道我地身份。四五个冒险者牺牲在罗格营地是常有事。但是在群魔堡垒。却已经不是一件小事。

    法师觉的自己的叙述是不说太过平淡了。不过。因为分属不同系统。四五个冒险者地牺牲。的确是无法触动他太多的感情。

    “这样啊。那那些怪物现在怎么样?”

    我微微一叹。虽地狱之门没有出现在群魔堡垒之内却是刚刚好赶在狩猎活动。应该怎么形容呢。幸运中的不幸?不幸中的大幸?

    “那些怪物还围着堡垒。不过已经有法师和亚马逊在慢慢清理了。听说怪物内部也开始分裂。自相残杀起来。想必很快就能没事。”

    见我并没有追究。法师松了一口气。连忙应道。

    “嗯这样啊。苦你了。”我拍拍法师的肩膀。后向垒大门奔去。

    从群魔堡垒上面远远往下望去。实有好几万数量的怪物将通往郊外大草原的天险石梯给牢牢堵住。站在我旁边的法师和亚马逊。正悠闲地不断将魔法和箭矢往下射。简直和刷经验一样。而怪物之间。也时不时可以看到互相倾轧的一幕。

    “格森。格森奥斯卡那家伙呢。这种热闹。他道理不来凑上一脚啊。”

    我左右看看。并没奥斯卡的身影。想到法师说过有四五个冒险者牺牲。心里一紧。暗不会那么凑巧吧。于是连忙向旁边一个熟悉的法师问道。

    “吴老弟呀。什么候回来了?你问奥斯卡老大他的心情似乎不怎么好。现在在血腥丽那里窝着呢。”

    几千米的高空。站在堡垒城墙外面。大风呼呼的刮着。法师不不提高自己的嗓门大声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心中稍稍一安。却又疑惑奥斯卡这只野猴子也会心情不好。莫非是被穆拉丁给传染了。陷入了人生低潮?

    看看这里不会有什大的意外。我回头又往血腥玛丽地方向跑了去。打开酒吧大门。一阴暗颓废的气息便迎面扑来。看里面。冒险者不多。三三两两的各自为乐。到时比平时安静了许多。

    在整个酒吧转了一圈。我终于在某个角落看到了奥斯卡的背影。他趴伏在桌子上。手里还斜斜握着一杯麦酒。金黄色的酒液从杯口流出。流满了桌面。也浸湿了他趴在桌子上的胸口和脸。

    他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一个已经醉到神志不清的醉汉。看来这个人生低潮。还不是普通的人生低*。

    “我说奥斯卡老兄。你这是怎么了。没死就吭一声呀。”

    我坐到他对面。好笑的推了奥斯卡一下。他这才缓缓抬起头来。面容却让我大吃一惊。那平时光滑地脑袋。下巴已经长了一些胡渣。脸颊虽不消瘦。却有些发青。尤其是那双眼睛。竟然毫无光彩。像是失去了生命动力的人一般。

    即使上次被我骗着喝了两瓶精力水。他的样子也只是身体上的憔。精神依然好的不的了。像只野猴子般。而这次。却明显是精神上的憔。

    “我说老兄。你究竟是怎么了?”看到这里。我收敛脸上的笑容。认真的问道。

    奥斯卡抬起他那黯淡浑浊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里有了一丝光彩。但是依然低垂着脑袋。支吾了许久。才从口中吐出一句话。

    “罗德他。死了……”

    “什么?!”

    我自己也没搞懂。究竟是没有听清楚奥斯卡所说的话。还是一时没反应过来奥斯卡的话代表什么意思。傻傻的重复问了一遍。脸上的表情突然僵硬起来。

    “罗德他……”

    脑子有点发胀。我结结巴巴的说着。终是没能将后面那两个字说出来。

    奥斯卡一脸黯然的点了点头。将杯子里流的差不多的麦酒一口灌入。却是喝的太急。呛到了喉咙。俯身大声咳嗽起来那样子说有多落魄就多有落魄。

    “这怎么可能呢?”

    ,抱着头。不可置的喃喃道。中不由再次回起那个瘦小地总是被孩子包围着悲哀背影。还有他旁边默默站着的骷髅妻子。

    虽然我和罗德只不见了寥寥数面。但是无疑他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还是第一次。如此熟悉地人从自己身边消逝。由不的我还能保持平常心。

    “以他的性格。应该不会参加狩猎活动才对呀。怎么可能会死呢?”

    我依然有些不可置。希望奥斯卡只是在杞人忧天。罗德。他应该不会去参加狩猎活动才一个强大死灵法师。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死了呢?

    “昨天狩猎活动地时候。出现了几道地狱之门。从里面涌出许多怪物。我们的防线一下子收不住了。而身后还有许多平民孩子。罗德为了保护那些孩子撤退……”

    带着哭腔的话说到这里。奥斯卡那铁铮铮的男儿泪。硬是从通红的双目中流了下来拿起手中的酒杯倒嘴里。也不管面已经滴酒不剩。

    “侍者。侍者。拿酒来!!”

    他用力的拍着桌子。拍的碰碰作响。好几寸厚的硬木桌子都出现了裂痕。引的远处地冒险者纷纷侧目。一看是奥斯卡。连忙咂舌的回过头去。

    清秀的女侍者。带着惶恐不安的神情将大杯大杯的麦酒放到桌上。然后飞似的离去。一个疯狂的冒险

    在这些弱小的平民眼中。并不比一头猛虎安全多少。

    接下来好一会儿。整个偏僻的角落。都只剩下奥斯卡那大口大口吞咽麦地声音。气氛陷入了悲凉的沉默之中。

    “对……对了。他的妻子呢?”

    我添了添苦涩的嘴。好不容易蠕动着嘴唇问道。却知道自己又问了一句废话。身为召唤的罗德都死。那他的骷髅妻子焉有不死的道理。

    却没想到。本来是只是一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像开启了某个开关似的。正将麦酒大口大口灌入口中的奥斯卡全身一震。那倾斜地杯子停留在嘴角边。麦酒倒在自己身上。也丝毫没有察觉。

    “我对不起罗德。对不起史蒂贝露。我对不起他们呀。”

    毫无预兆。大串大串的泪珠从奥斯卡通红的眼睛里流出。他突然像发了疯一样。将整个桌面的东西大力一扫。紧抱脑袋拼命撞击着桌面。

    奥斯卡。果然和罗德。甚至是他的妻子史蒂贝露。都有关系。我心里暗暗一叹。向酒吧里其他冒险者了个颜色。他们理解的点了点头。和其他心惊胆战的侍者一同离去。

    哪个冒险者没有伤心过往。哪个冒险者没有痛苦流涕过。生离死别。他们已经经历太多太多了。所以心中才有了责任。所以才放浪形骸。

    不一会儿。整个酒吧就只有我和斯卡两个人。就算奥斯卡将整个酒吧拆了。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所幸。奥斯卡还算坚强。只是发了一会的疯。打乱了周围几张桌椅。就停了下来。颓然在地上。双目失神的喃喃个不停。

    “老兄。不介意的话。给我好好说一下如何?”

    见奥斯卡安静下来。我一**坐在他对面。盘腿问道。他需要一个发泄。我想。他会愿意告诉我一些事情。

    果然。奥斯卡喃喃抬起了头。目恢复了一些神志。又高又壮的躯体却死去活来的垂着。说不尽的苍白无力。

    “我和罗德。在训练营里认识。来就是很好的朋友。”他开始喃喃说话。目光透露着忆时的空洞

    “当时。我们和几要好的朋友已经约好。在晋职以后。就组成一个冒险小队。一起捅巴尔他娘的……”

    奥斯卡突然重新抱着脑袋。痛苦不堪的摇了起来。断断续续的说道。

    “罗德几年前就结婚了。他的妻子史蒂贝露。是个很好的女孩。经常会做些好吃的给我们带来。我们都很羡慕罗德这家伙。竟然娶到了那么好的妻子。

    史蒂贝露怀了罗德孩子。有一天。她在齐格小村的父亲病了。史蒂贝露想回去探望。当时德在训练营有着要紧的课程所以就拜托我送史蒂贝露走一趟可后来……

    后来。在半路上。我们遇到了几硬皮老鼠当时我还没有转职。对付一只硬皮老鼠没问题。但是当时却又五只而且旁边还有史蒂贝露在。所以我当下力断。背着史蒂贝露往回跑。一跑回罗格营地。我以为安全了。就放下了史蒂贝露。可是她却直接倒了下去。胸口插着一枚长刺。她已经孕了有八个了呀……”

    奥斯卡泣不成声哽咽地语句中。时不时发出痛地干嚎。整个上半身已经物理趴伏在地上。

    “我好恨呀。五只硬皮老鼠。只是区区五只硬皮鼠。现在我只要一只手指却能摁死。却让我悔恨终生。每天晚上都会梦到史蒂贝露热乎乎的鲜血。粘在自己背上的感觉我更对不起罗德。没有遵守诺言。守护好史蒂贝露。如果当时我选择让史蒂贝露一个人先跑。自己先拖着五只硬皮老鼠。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盘坐地上。我愣了半响。才拍了伏在地上干嚎不止地奥斯卡。

    “老兄。别伤心。这并不完全是你的错如果当时要我选择。我也会做出和你一样的选择地。”

    以当时奥斯卡未晋职的实力。选择带着史蒂贝露逃跑。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是让史蒂贝露一个人跑。由他拖着硬皮鼠。硬皮老鼠是远程攻击。试问他一个未转职的野蛮人该如何去拖延?怕是不用片刻就会被射成蜂窝。剩下蒂贝露一个怀胎八月的女人在荒山野地。十有**连死都不知道是怎样死的。

    不过。或许奥斯卡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错。如果当时他能多冷静一点。想到将史蒂贝露背在背上的危险。而改将她抱在前面。或许就不会有事。

    但是谁又知道那根针刺是什么时候刺入史蒂贝露的胸膛呢?或许是在奥斯卡抱着史蒂贝露转身离去的一刹那。那时是背着还是抱着都已经太晚了。抱着地话。也不过就是提前一步知道她的死而已。

    很多事情都是无法清的。只能说是天意弄人。

    换做我是罗德。而史蒂贝露是维拉丝的话。我可能……不。绝对会疯狂的选择和奥斯卡同归于尽。罗德史蒂贝露的爱。并不比我对维拉丝的爱少多少。他却没有这样做。也足以证明两个人间的友谊。还有他的心胸意志。

    接下来发生地事情。我已经能猜个大概。史蒂贝露当时大概还留有一口气。和赶来的罗德见上了最后一面。并抚着肚里的胎儿宽慰罗德。说出罗德当日对我说过的话。

    ——罗德。亲爱的不用伤心。看。这里的所有孩子。这个大陆的所有孩子。都是我们的孩子。我们是幸福的。你要好好善待他们。保护他们……

    这句话。便直接造了罗德如今的所作所为。并在防线突破地一刹那。挺身而出。保护了那里的孩子。

    虽说罗德并没有找斯卡拼命。却又怎么可能会原谅他?此后。两个好朋友便是形同陌路。奥斯卡内心有愧。所以一直避着他。罗德也因此由巫师转向死灵法师职业。最终将史蒂贝露“复活”……

    “老兄。如果我是罗德的话。我也不会原谅你。但是听我说。这真的不是你的错。无论是谁。当时会都和你做出同样的选择。是这该死的命运。在**我们而已”

    我的话并未起到什么作用。他依然不断用拳头捶打着地面。坚实光滑的硬木铺成的酒吧地板。已经完全碎裂。潺潺鲜血从他的指缝里流出。

    “可是。老天给了我一次机会。我却依然没有保护好史蒂贝露和罗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两个在我面前倒下。像我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做人。垃圾。懦夫。混蛋……”

    说着。奥斯卡突然发疯似的敲打起自己的脑袋。每一拳都是用尽力气。发出砰砰的响声。由他这样下的话。不被自己打死。也要落的个三级脑残。

    “冷静点。老兄。先给我又是怎么回事?”

    我连忙用力紧箍着他的手。靠。野蛮人的力气就是大呀。

    奥斯卡从地上抬起大脸沾满了地板尘埃地泪水从他毫无色彩地瞳孔里流出来。和鼻子上的鼻涕混合在一起。整张脸稀里哗啦的。

    他反过来紧紧抓着地手拼命摇了起来。大声吼道。

    “你知道吗?你知吗?史蒂贝露其实还活着。她的灵魂一直残留在那具骷髅里面默默的守护着罗德!!!!”

    他似找到了宣泄口一般。将昨天发生地事情倒豆子一样说出来。

    和往常一样。群魔堡垒特有的狩猎活动。依然有许多冒险者参加。那些小孩。也按照惯例站在防线上。面不改色的看着丑陋的怪物汹涌朝这边扑过来。大声谈论自己将来要成为什么样的职业。

    然而。就在狩猎活进行到最激烈的那一刻地狱降临了。遥远怪物大军后方。突然张开数张血红狰狞的大口。从里面涌出大量的怪物。冒险者只是蒙了片刻。便被数量蒙增至几倍的怪物吞没。里面不乏毁灭骑士这种至少也要在神罚之城区域才遇见地高级远程怪物。

    坚固的防线刹那间的岌岌可危。幸好冒险者都是经验丰富之辈。他们一边顶着巨大的压一边后退。要回到群魔垒。哪怕再多上百倍的怪物。他们也巍然不惧。

    可是。他们能安全撤离。但是那生活这里的平民却不能呀。尤其是那几个还在防线上呆愣的孩子。

    罗德出现了。他用骨墙争取了一点时间。将那几个孩子救了下来。然后站在高高的防线上。像一个姿优美的音乐指挥家。用自己的技能如同艺术一般操着那片区域所有怪物。

    死灵法师本来就是操纵战场地艺家。而罗德更是将这一长处发挥的淋漓尽致。竟然仅凭一人之力。就将一大段区域给守住。差点让那些忙于后退的冒险者看呆了眼。群魔堡垒什么时候出现了那么nb的死灵法师?

    不远处的奥斯卡。看到罗德竟然一个人顶住一整段区域。也顾不的两个人之间形同陌路的关系。连忙杀一条血路冲了上去想和他汇合。

    一边用骨墙和各种诅咒技能操纵着战场。罗德眼角的余光撇及那几个被自己救下。已经踏入安全区域的孩子。不由微微一笑。

    那温柔之极的一笑就像父亲看到了自己的孩子安然无恙一般。由阴森地死灵法师露出这样的笑容。更似冬天盛开的牡丹。让人感动。

    然后。他并没有发现。数百名毁灭骑士已经混杂在厄运骑士里面。悄悄向他逼近。然后。数百道魔法。绽放出光华。将他笼罩。

    这一刻。被魔法光辉照亮的罗德的脸。没有丝毫惊慌和恐惧。依然保持着笑容。目光里流露出疲惫解脱的神情。嘴唇喃喃。如果懂的读唇语的话。便会知道他所说的话。

    ——好累啊。我来见你了。史蒂贝露。

    “不!!”

    奥斯卡伸手努力抓那遥远的背。他离罗德还有一百多米远。这一百多米。就是生和死距离。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站在罗德旁边。他的妻子史蒂贝露——其实谁都知道。骷髅是没有灵的。罗德这样。只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或许就连罗德也这样认为。

    然而。就是这具被认为没有灵魂的骷髅。突然挡在罗德面前。几百道能量弹尽数落在它脆弱的骸骨上。

    “卡啦——”

    时间仿佛被放慢了一般。一个晶莹的骷髅头。随着爆炸高高弹起。在空中。在罗德呆滞的目光中。慢慢翻转着。掉落在罗德手上。

    罗德失神的看着手中的骷髅头。上齿咬着下齿。如果添上血肉的话。那或许是一副轻轻咬着下唇的含蓄笑容。罗德清晰记的。美丽的史蒂贝露。总是无数遍。数遍温柔的对自己露出这样的笑容。

    他那干燥失神的瞳孔突然失控般湿润起来。在一刹那。他明白了。史蒂贝露并没有死。她一直在温柔的注视着自己。可笑自己还时不时认为。这具骷髅只过是自己在自欺欺人。

    他终于想通了一个长久以来盘旋在心里的问题。在史蒂贝露弥留之际。依然带着温柔笑容所留下来的最后一句话即使用尽了全身地力气她也只能抖动着苍地嘴唇。即使罗德将耳朵贴在她嘴边。最后也没能听她要说什么这一直是罗德心中最大的心结。

    如今。罗德终于听了。悔恨的泪水从他脸上滑落滴落蒂贝露地头骨上。

    亲爱的。我会……一直守护你。

    但是。已经太迟了

    猛然之间。罗德突抱着怀里的头骨。大声嘶吼来。那比地狱还要凄厉绝望愤怒地嚎叫。甚至盖过战场的厮杀声。让所有怪物也不禁流露出恐惧的神色。

    他面色狰狞的看着脚下的怪物。干瘪的身体突然像不规则的气球一样怪异的膨胀起来

    死灵法师的二阶技能【尸爆】。是利用死者死后残余地生命能量。引发爆炸。死者生前的生命越旺盛。死后残留的生命能量自然也就越多。爆炸的威力也更强。

    可惜的是。无论死法师如何研究。也无法将【尸爆】改良成将**的生命能量引爆。因为这些生命能量是有主的不受他们技能的控制。这便是横跨在死灵法师面前的巨大屏障。

    不过。虽然研究失败。却并没有妨碍疯狂地死灵法师向另外一个极端研究。竟然别人的生命是有主的。不受自己的技能控制。那么自己的生命总能受自己控制吧。

    于是。借此而研究出来的。大名鼎鼎死灵法师二阶【尸爆】技能的改良——自爆。便成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生命死后残留下来的一丝生命能量。就能让尸爆发挥出巨大的力。那么。死灵法师自身充沛地生命能量。又能引发出何等威力呢?

    群魔堡垒的冒险者。今天就亲眼识到了五阶死灵法师自爆的威力。一道巨大的冲击波罗德为中心。向怪物的方向冲去。冲击波所过之处。怪物灭。地崩裂。形成了一条宽几百米。一直延伸直郊外大草原深处的巨大鸿沟。

    周围千米以内的冒者。也受这道冲击波的影响。纷纷被刮飞出去。这还是罗德又意识的将威力引导向前面的怪物。否则这些冒险者就不止被刮飞那么简单了。

    后来。据冒险者统计。光这一记自爆。就消灭了上万只怪物。如果不是因为这样。冒险者的伤亡绝对不止四五个那么简单。

    罗德并没有死透。他只剩下自胸以上的上半身。半个脑袋没了。左手也没了。右手依然紧紧抱着骷髅头。虽然如此。凭着转职者强悍的生命力。特别是死灵法师对生命的研究。他依然还保留着一口气。被重新冲上去的奥斯卡给拖了回来。

    然后。也就留下了那么几句话。

    “奥斯卡。我好恨。恨你当时为什么没能保护史蒂贝露。我好恨。恨史蒂贝露明明在我身。却不肯告诉我。我更恨。恨自己为什么到如今才醒悟过来……”

    奥斯卡泣不成声的罗德最后所说的话说了出来。一连三个恨字。仿佛包含了他这一生的痛苦。沉重的让人心里喘不过起来。悲哀的让人泪水不由自主的落下。

    将长久隐藏在心里的痛苦一股脑的倾泻出来。奥斯卡虽然还是一副死去活来的样子。当时眼神却已经有一丝光彩。不再像刚刚那样。仿佛随时都要将刀往自己胸口扎下去的模样。

    “对了。老弟。他死前。还托付我将一样东西交给你。”

    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奥斯卡开口叫住了我。将一条染血的红色围巾交到我手上。然后解脱似的趴在地上。进入了梦乡。从昨天一直到现在。他的心灵都在饱受煎熬。已经太累。太累了。

    我失神的握着围巾。就连刺客拉丁从阴暗角落走出来。感激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都没有注意到。便踉踉跄跄的离开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旅馆。又时什时候睡去的。只是醒来的时候。脸上却有两行清晰的泪痕。

    第二天。我来到了罗德的坟前。一处不起眼的小角落。在他的牌位旁边。还有另外一个小牌子。上面刻着歪歪扭扭的【史蒂贝露】几个字。应该是出自奥斯卡那厮的手笔。

    一**坐在他前。又说了很很多。维拉丝的。小幽灵的。莎拉的。一个人自言自语着。最后取出一条小金链。细抚摸着那颗小晶石。上面刻着的字已经在我眼中模糊起来。

    我会……一直守护你。

    不知保持着这个姿势多久。直到一阵碎碎的脚步声打断了我的思维。抬头一看。是几个岁左右的小。

    他们看见我。露出胆怯的神情。却依然慢步走上来。努力无视我的存在。跪在罗德坟前。将一束被他们温暖的小手抓的有些发黄的花束。

    花束不算漂亮。但是在群魔堡垒。想要找到一朵花。却比找到一块珍贵的矿石更难。更难。

    “罗德叔叔……”

    几个小孩开始说着一些话。我却突然打断了他们

    “你们愿意叫他一声爸爸吗?”

    几个小孩惊愕的看着我。带头的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罗德叔叔比爸爸还要好。我们都想这么叫。就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他会很乐意的。”我笑了。

    听我这么说。几个孩脸上有了欢喜。喜冲冲的重新摆好姿势。双手抱拳祷告着。

    “罗德爸爸。你听我说。最近呀……”

    罗德。若是你的灵魂还在的话。也该会很高兴吧。看着高兴离去的小孩。我站起来。拍拍股。凝视着罗德的牌位。

    然后。拿出那条红围巾。将他和史蒂贝露的牌位轻轻拢在一起。转身大步离去。

    自此以后。那个经常带着小孩在街道上玩耍的瘦弱身影。那具寸步不离的骷髅。永远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野蛮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