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被一个人改变的战场(下)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第四百二十八章被一个人改变的战场(下)

    ,现在的表情。就像看到一个刚刚还笑谈创业未来的大然嗖的一声跳入火海里去。那可是数千厄运骑士的海洋诶。和火海有什么区别。被包围了。就算是哈洛加斯级的高手。也只有一个死字。

    “没关系。别小看拉丁。就算厄运骑士再多上一倍。对他来说也没问题。”

    看到我惊讶的眼神。奥斯卡立刻乐了。生怕我不知道似的连忙解释道。可不是。他将来的愿望就是做一个循循善诱的老师呀。

    “对了。他是我的队友。”末了。他又加了一句。怕我看上抢人似的。

    呀。你的解释丝毫不能让我安心下来。这种情况下敌人包围和被敌人包围。完全就没什区别吧。

    不过。同为队友的奥斯卡不担心的话。估计是没什么事吧。看着远处如钢铁海洋一般密密麻麻的厄运骑士。再看看头顶上不断掠过的魔法箭矢。我打从心底里佩服这个叫名字古怪的刺客。

    能在如此密集的敌人里面来去自如也就算了。还要躲闪来自天空的自己队友的地毯式攻击。这个刺客。很神!!

    看到斯卡在战场上大杀四方的神勇。还有刺客拉丁的神出鬼没。我也不禁有些心痒难耐。感觉力气恢复了一些。立刻变身狼人。怒吼一声冲了上去。

    “大块头。空个位置给我。”

    眼见冲上来。冒险者们自然纷纷让开一条路。用崇敬的目光看着像收刮麦子一般打倒敌人的两个人。心里暗自思索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种程度。

    自然。在右翼的都是一些佣兵和等级较低的转职者。

    “厉害!!”见我一个狂犬病顿时毒杀一片。连带自己这边的怪物也被清空。奥斯卡眼中精光一闪。忍不住大声叫好。似乎也想来个大招和我的狂犬病互相辉映。可是砍了几剑。他脸上狂的表情变的有些郁郁。

    “等着瞧吧。等我到了6个旋风吓死你……”

    ——

    野蛮人的技能。大多以发掘自身潜能为主。让他去单挑一个不输给任何职业。让他是单挑十几个大怪。他也毫不逊色。顿时要他去对方一大帮敌人。就的郁郁了。

    因为六阶一下的野蛮人。并没有什么范围技能。像法师那般只需优雅的轻轻舞动法杖。就能干掉一大帮敌人。对这些大块头来说难度无异于母猪爬树。

    不过。当野蛮人学会六阶的终极作战技能【旋风】的时候。将一改缺乏范围攻击的缺点。让法师也自叹弗如。就如魔兽里的剑圣的剑刃风暴。技能一出。谁与争锋。

    随着奥斯卡的加入。右翼的局势终于稳定了下来。凭着我们两个收割机似的杀伤速度。整个阵型甚至略有推进。

    奥斯卡兴奋的告诉我。以前到这个时候。整个阵型都已经开始后退收缩。直至退到防线上。

    这也是为什么防线后面还有很多均匀分布的楼塔。就是为了当近战冒险者退到防线上时。继续给法师和弓手提供远程攻击的制高点。

    而当到达防线时。敌人也差不多该被消磨的七七八八了。就算没有。也不能再继续后退下去。哪怕是拼着战死。

    防线后面。就是那些勇猛的平民。平民居住在这里是因为给予了冒险者十分的信任。冒险者又怎么能辜负这份心意呢?因此数百年来。只听说过战死在狩猎活动的冒险者。没有出现一例怪物攻破防线的意外。

    不过。这个经验丰富的野蛮人告诉我。现在也不是松懈的时候。怪物的到来并没有明确的组织性。因此不能排除在厄运骑士后面。还会有怪物陆续的到来。

    说到这里。他猛地跳起来。看了看远处的厄运骑士海洋。脸色骤然凝重。轻轻吐了四个字。

    “它们来了。”

    能让在战斗之中傲不可挡的奥斯卡露出如此浓重神色的。究竟是何方神圣。我心下大为好奇。不禁也跟着跳了个几米高。远远的朝郊外大草原的深处往去。

    在草原和灰晦天空的交接处。亮起了一条红色带子。乍一看还以为是朝阳从那边冉冉升起。颇有点诗情画意的感觉。可是回过神就觉的不对了。太阳现在好好的挂在天空上呢。哪来的第二个太阳升起?你以为是洪荒小说呀。我还后羿射日呢。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落下来的时候。我顺势将一直冲上来的厄运骑士砍成两半。扭过头朝一旁闷头攻击的奥斯卡问道。

    “噢——”

    回答我的是一声牛吼。由大嗓门的奥斯卡发出来。差点没将我吓

    |子送到前面的厄运骑士剑尖上。

    不过。还没等我破口大骂。伴随着大吼。就有一股暖洋洋的力量涌入体内。身体刹那间充沛着了活力。生命法力也是噌噌上涨。

    本来九级的狼人变身后。生命加成就达到之直接冲上在到好了。给奥斯卡这么吼一吼。竟然跳上了10+。

    再看看法力值法力值。也提升了一位数字。变成了+。

    我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这是野蛮人的呐喊技能。而奥斯卡施展出来的。更是野蛮人的五阶呐喊技能【战斗体制】。同时增加生命法力和精力的百分比上限。逆天至极。

    从古到今。只听说过一嗓子吓退敌人的。没听说过一嗓子还能给人补充实力的。野蛮人这一手功夫。恐怕足以让张飞大哥泪流满面了。

    而续奥斯卡之后。其他野蛮人仿佛也察觉到了什么。纷纷不要命的扯着脖子怒吼。一圈圈光晕从他们脚下散发出来。壮观之极。让我很是开了眼界。

    野蛮一直没有施展他们的呐喊技能。是因为野蛮人的法力本来就是其他职业中最低的。而且呐喊没有圣骑士光环那样。只要踩着就有恒久的效果。这些技能是有时间限制的。所以在关键时候。野蛮人才会施展出来。

    但是。又是什么敌人促使他们一个径的施展呐喊。仿佛他们不是野蛮人而是牧师。法力不用钱一样。而且。在消耗光了法力以后也不再补充。

    诡异。一幕太诡异。

    很快。我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答案。恐怕也只有这种敌人。才能让素来勇猛无敌的野蛮人露出苦如此闷的表情。

    绝望平原上的另一种特色怪物——厄运施术者。

    相传。它们是在地狱入侵以前。人类内部互相之间进行权力争斗的产物。史书中记载。在其中一场暗黑世界著名的战斗——法师部落的战争里。为了对抗对方的法师。厄运施术者这种毛刺悚然的怪物应运而生。

    法师最大的力量来源。就是他们的法力。因此。对付他们的最好办法莫过于消耗他们的法力。厄运施术者就是为此而创造的工具。它们依靠吸取法师的法力为生。法力就是它们的能源。

    法师战争以后。这些厄运施术者作为工具。被制造它们而又对它们心存畏惧的法师抛弃了。法师们以为这些厄运施术者失去了法力以后。就会慢慢枯竭而死。不幸的是。这群怪物找到了通往地狱的秘术。在地狱里面。它们获的了永恒的法力。作为法师的憎恨者。在地狱入侵的时候重新降临人间。

    难怪野蛮人要用光法力。现在不用。等会这些厄运施术者一来。就没机会用了。能吸取法力的怪物。我在营地和鲁高因也见过。半幽灵体的忿就是其中一种。不过。它们必须通过近战的物理攻击触发吸取法力的能力。而且每次只能吸一两点。

    厄运施术者不同。它们可以通过远程攻击吸取法力。而且一吸少说也有四五点以上。这些优势让它们注定成为法系的噩梦。同时也让近战职业者头痛无比。毕竟谁也不想法力被吸干呀。

    “拉丁。小丁。丁丁……”

    奥斯卡又扯开破嗓子喊了起来。片刻之间。四五把飞刀从他**上擦过。刺客幽灵一般的出现在他旁边。

    感觉这句话都有点召唤术的味道了……

    别看刺客拉丁潜入怪物队伍里。用处似乎不大。他可是阴人的一把手。攻击目标都主要集中在头目甚至精英身上。偷偷布置几个陷阱。等头目和精英的生命被消耗的差不多的时候。再施展雷霆一击——刺客的武学艺术可不是说笑的。单体攻击在七大职业中少有能敌。

    因此。他在这片区域里的作用可不比我和奥斯卡小多少。要知道一个头目给其他冒险者带来的压力。可不逊色于十几个普通的厄运骑士。

    切。我说这阵子精英和头目怎么变少了。没有油水可捞了。

    带着几个兄弟。先将厄运施术者拖上一拖。”难缠的敌人来了。奥斯卡也顾不上开玩笑。满头大汗的朝拉丁挥着手。

    一言不发。这位冷酷的刺客身影刺溜的一声又消失了。远远看去。几道黑影从队伍里面掠出。跟他汇集在一起。然后绕过战场朝逼近的厄运施术者冲了过去。

    厄运施术者虽然能远程攻击。吸取法力。但好在它本身的攻击力并不高。纵使是刺客这样血少防低的职业也能拉上一群。拖个一时半会。

    因此。若是这几个刺客拉怪技术过关的话。足可以将厄运施术者拉掉一

    |下的。冒险者就只好各安天命。祈祷自己别被这群恶伙给看上了。

    “兄弟们。向前冲呀。别给这帮家伙接近法师。”

    冒险者纷纷怒吼起来。一个个将手中的武器不要命似的拼命狂砍。在这如潮的气势下。战线再次被推进了几米。而法师也适当的拉开展现。全部退到了弓手的后面。

    让厄运施术者吸取近战战士的法力。郁闷是郁闷了点。那到还没什么。若是给它们全部冲到前面。吸了法师的法力。失去了远程魔法的支援以后。恐怕数百年以来的第一次被怪物攻破防线的耻辱。就要由我们来承担了。

    当真相厄运施术者靠近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这种名声于外的怪物的样子。漂浮在地上。全身散发冲邪恶的红光。身体像人的骸骨。两边各长着四对触手。一眼看去。就觉的是最恐怖和最邪恶的炼金产物。

    这些厄运施术者跟上了厄运骑士的步调。扁平的躯体。让它们能在厄运骑士之间的缝隙中穿梭过来。朝我们慢慢逼近。终于……

    它们的触手闪过几道激光一样的红色光线。向最中央的冒险者激射出去(谁让他们站的最前呢)。这些状似可怕的红色激光束。打在冒险者的盔甲上。却连烟叶美冒出一道。看起来很是有点雷声大雨点小。

    可是。那几个被击中的冒险者脸上露出的郁闷表情。就可以猜测出来。他们被

    很快。红色的激光束就遍布了整个战场。和法师在天空中的各色魔法光辉互相衬映。远远看去。仿佛星球大战一般煞是壮观。只是每一个被红色激光束击中的冒险者。脸上都露出了悲剧的表情。

    说到剧。谁够我悲剧。明明是在右翼的靠后端。明明在我旁边的奥斯卡连毛都没被击中一根。我身上却已经被牵了五六根“红线”。

    看着蹭蹭直掉的法力。我的脸都快扭做一团了。我不多点法力。稍微30级的法师多上那么一点点吗?至于这样对我吗

    很快。原本一边消耗一边补充。一直维持了00点的法力。被十多个厄运施术者一吸。立刻就掉到了三位数一下。

    可恶。与其被你们吸干。到不如自己用干。这一刻。我终于怀着和奥斯卡一般的觉悟。在他幸灾乐祸的笑脸中。

    “极地风暴!”

    “火风暴改二!”

    “熔浆巨岩改!”

    “火山爆!”

    还有最后一点法力。我怒吼一声。身形猛地膨胀。

    熊人变身!!

    原本一脸嬉笑的奥斯卡。见识到我的魔法威力以后。也不禁落的了个目瞪口呆——前方几十米范围内。整整清空了一大片。起码有两百多个厄骑士死在这几个魔法之下。乖乖。要是能多来几下。岂不是他一个人就能顶住这一大片区域?

    向前冲呀。揍死这帮躲在后面的孙子。

    乘着怪物空出来的空挡。我猛地一个熊扑。向整个厄运骑士海洋冲了上去。那副情景。颇有点像抗日战争片里。独自一人留下来断后的战士。拿着机关枪从战壕里跳出来朝眼前无数的鬼子扫射时的悲壮情形。

    然后……

    咳咳。我可不是那个然后。热血归热血。咱脑子可是清醒的很。这样大咧咧的冲上去。是因为看到自从厄运施术者出现以后。从郊外大草原深:不断赶来增援的厄运骑士。就再也没有了。

    也就是说。敌人的兵力已经枯竭。只要消灭掉战场上这剩余的几千厄运骑士和厄运施术者。我们就赢了。

    “老弟——”

    眼见我两眼通红。送死一般的朝敌人的包围里面扑上去。奥斯卡大吼一声。牙根紧紧一咬。也跟了上前。

    他爷爷的。死就死。也算壮烈了!!

    可是。当他看到厄运骑士的毁灭之剑砍在那张厚厚的熊皮上。连一根毛都没掉落下来的时候。整个向前冲的身体顿时僵成石像。

    布尔凯索在上。我看见什么了?完美防御!!

    所谓的不破防。也根据防御的高低。分很多种等级。如果防御高于对方的攻击。也就是所谓的不破防。那么将根据法则规定。强行扣掉被攻击方轻微的生命。通常称之为强制扣血。

    可是。强制扣血也有高低之分。如果刚刚好是不破防状态。那么强制扣血将扣掉一两点。当防御是攻击的两倍甚至是几倍的时候。强制扣血将低02以下。这种情况。就是传说中的完美防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