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 被一个人改变的战场(中)
    …

    在阵型中央的野蛮人奥斯卡,那有普通冒险大腿粗的肌肉扎实的胳膊正挥舞着两把金色双手剑砍杀不止。

    沉重的双手武器被他毫不费力的驱使着,以他为中心的三米范围,就像一台绞肉机,扑上来的厄运骑士全被无情的四分五裂的斩飞出去。

    剑势如虹,从前面的厄运骑士身上至上而下的砍下去,之间一道白芒闪过,这个厄运骑士的身体顿时裂成两瓣,从正中央工整的分了开来。

    “拉丁,小丁,丁丁……”

    一边重复着近似的动作,奥斯卡一般放声大喊,那粗糙的嗓门,竟然一时将周围的厮杀呐喊声压了下去。

    “嗖嗖——”

    三柄飞刀以品字形的排列,朝奥斯卡跟随身体扭动着的大**射去,正中目标,虽然飞刀低微的攻击力无法对这个皮粗肉糙的野蛮人造成什么伤害,但打针一般的疼痛感还是有的。

    “你猪啊,破嗓子喊什么喊?”

    随着冷冰冰的男性声音响起,一道幽灵般的黑影从他旁边闪过,最令人惊骇的是,这道黑影竟然是从对面的怪物堆里钻出来的,也就是说,他刚刚竟然在厄运骑士的海洋里穿梭,视所有厄运骑士为无物!!

    就算是以速度灵巧著称的刺客,这也太耸人听闻了点吧。

    “我这不是怕你走丢了。吼一吼吗?”奥斯卡不以为意地厚着脸皮笑道。

    什么事?”

    全身笼罩在紧身黑色斗篷里地刺客。低垂着眉头。似乎也对奥斯卡地无赖很有些无可奈何。

    “帮我上防线看看。究竟生了什么事。感觉不对味呀。明明这次地怪物数量比前两次狩猎活动还要多。怎么我却感觉怪物地攻击强度弱了许多。”

    奥斯卡闷闷地道。适应了狩猎活动高强度战斗地他。现在很是有一种从劳累地工作中骤然变得无所事事地不适应感。这帮小骨头。该不会是偷偷放水吧。

    “我也有这种感觉。”

    刺客拉丁微微点了一下头,他在厄运骑士之间来回穿梭的时候,也感觉怪物的密度似乎比以前稀疏了许多。

    下一刻,这个酷酷的刺客手指轻轻一弹,便往防线上掠去,等他走后没多久,奥斯卡的脚下突然暴起一阵阵烈焰,吓得他像袋鼠似的弹来弹去,好不容易才跳出火焰范围。

    是个小气的家伙,怪不得大家都是刺客小心眼。”

    奥斯卡小声嘀咕道,原来是拉丁临走时在他脚下放了一个刺客三阶陷阱技能【火焰复苏】,陷阱的落点很巧妙,刚刚好“不小心”擦着了奥斯卡的边,是刺客放置陷阱的误差范围之内,让他无话可说。

    像拉丁这种刺客,可能出现误差吗?

    不过,奥斯卡这一番话虽然小声,但是有这么能瞒得过顺风耳的刺客呢,附近的刺客耳朵一阵耸动,心中都暗暗记下了这一笔,等回去再找这野蛮粗子算账。

    不一会儿,拉丁鬼魅的身影掠了回来。

    “有高手在右翼。”

    “高手?”

    奥斯卡疑惑的重复了一遍,倒不是不懂拉丁的意思,以前也生过类似的状况,狩猎活动的时候,后面的高手姗姗来迟,看中间已经被几大高手占据,于是便加入阵型两翼,导致战场中央怪物的“流失”。

    不过,从来没有出现这种夸张的程度呀。

    “是哪个小队?”

    下意识,奥斯卡脑海里掠过几个熟悉的身影,火力那么猛,难道是这几个家伙弄到了什么好装备?可恶!!

    是一个小队,是一个德鲁伊,一个!”

    拉丁将“一个”咬的特别重,若不是亲眼看到,恐怕他自己也不会相信。

    “什么?”

    奥斯卡脸上露出了极为惊讶的神色,之所以那么震惊,是因为他知道,拉丁从来不撒谎,他这么说了,那就肯定是事实。

    究竟是哪个德鲁伊?竟然能比一整队群魔堡垒级的高级冒险小队的火力还要猛?

    “有意思,我们去看看吧,反正这里也没有看头了。”沉思片刻,奥斯卡粗犷的大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中央区域的怪物火力减小了许多,纵使走了他们几个,也足以应付。

    在奥斯卡的招呼下,两个人边杀边慢慢向右挪移,一时之间,仿佛所有注意力都直指阵型右翼。

    这时候,右翼战线也已经开始岌岌可危了。

    在秒杀了厄运骑士以后,我就已经取消了变身,没办法,太消耗体力了,变身狼人要消耗体力,不断施展技能又得消耗精神力体力,独自一人硬顶着上千数量的连绵不断的厄运骑士,比在库拉斯特那次力抗万只蜘蛛也好不了多少。

    对付万只蜘蛛的时候,至少那时有地形之利,有鬼狼、三无公主和小幽灵她们,而这里,我反而还得腾出时间支援另外两边的冒险,就算是有圣骑士的力量光环罩着,也吃不消呀。

    精力药水到是还有,但是这玩意就是透支体力,副作用大,完了以后起码得多睡上一天一夜,现在也没有到要紧时刻,能不喝还是不喝的为好。

    本来,我以为如果自己降低攻击频率,降低杀伤速度,这边的压力就会慢慢减小,但是我错了,这些厄运骑士仿佛已经认准了这里,一个劲的涌上来,压力不但没小,反而剧增。

    不就是杀了你们一个老大,至于这样激动吗?小气吧嗒的,你看你们,急得眼睛都绿了(厄运骑士的目光本来就是绿的)。

    我并不知道,眼下的状况和那只精英厄运骑士的死毫无关联,是因为整个战场的轴心已经被我完全转移到了这里,现在,就算我降低攻击频率和杀伤力,轴心也不会随之改变。

    道理跟泼出去的水一样,既然泼了,哪还能收得回。

    就在冒险节节败退,整个右翼已经凹下去,变得歪歪扭扭,而我也将精力药水捏在手里的时候。

    “哈哈,这里可真热闹,我老卡也老凑一凑。”

    一道雷公般的嗓

    响起,若是平时,冒险可能要皱着眉头捂上耳朵,+|大家却露出惊喜的笑容。

    无他,整个群魔堡垒能有这个嗓门的,除了奥斯卡没有别人。

    仅仅是这一句话,就让本来已经愁眉苦脸的冒险舒展容颜无比的气势,这就是奥斯卡的魅力,身为群魔堡垒的老牌强,他在其他冒险心目中的位置就算我表现的再怎么出色,也是暂时无法比拟的。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昙花一现的光辉始终无法让人铭记,只有长期的施威,才能在人心里面树立一个高大清晰的形象,是以仅凭声音,就能让人心安定。

    奥斯卡并没有让这些冒险失望,他的到来,就仿佛是拿着镰刀辛勤收割的农民,突然多了一台收割机,向他涌上来的厄运骑士,刷刷被他大剑一挥,就劈飞了两个。

    看到两个生猛的厄运骑士,在片刻之间就在奥斯卡手中碎成骷髅渣子,高高扬撒在半空,冒险顿时沸腾了起来。

    一击过后,两条透明白蛇一样的小旋风,在奥斯卡身上环绕起来,而这大块头也像吃了春药似的,移动速度和攻击速度都猛然提升,竟然丝毫不逊色于加持了精力光环的我,三米高的庞大躯体杀入厄运骑士堆里,如虎入羊群。

    野蛮人五阶作战技能【狂乱】。

    在奥斯卡他们出现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偷偷向后一窜,进入了“广告时间”模式,看到奥斯卡强势的登场,我也微微吃了一惊。

    这大块头,实力果然不是盖的。

    他的攻击输出,已经丝毫不逊色于我的狼人状态,至于为什么我还能将战场轴心转移到这里……当然是凭着技能的优势了身护加成的我,现阶段有哪个敢和我比拼技能伤害。

    奥斯卡再怎么强,也无法像我一样,一个狂犬病毒杀上百个厄运骑士,一记焰爪秒杀精英呀,还有改良型的熔浆巨岩,火山爆和火风暴,就算再多上五个奥斯卡,也赶不上我的全力技能输出伤害。

    但是,冒险不能光凭技能吃饭,特别是在战场上或持续时间较长的战斗中时,奥斯卡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了我,在这种情形下,朴实无华的普通攻击才是王道。

    一剑,像砍豆腐般削掉了厄运骑士的钢铁头盔,还没等它庆幸小命得保,迅雷不及掩耳的下一剑,已经将它整个劈开,死之前幽绿的目光里,那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还没有完全消散。

    一剑,再接着一剑,奥斯卡所到之处,就仿佛一座坚不可摧的大山压下去,没有任何人能撼动得了他的身子。

    他的剑速并不快,出招的角度也并不刁钻,但是每一剑都带着万钧之势,那道破天的剑轨,仿佛已经紧紧的锁定了对方的灵魂,让人躲无可躲。

    这是一种坚不摧的果说莎拉的是毒辣的剑术结合轻灵的身法,那么奥斯卡的,则是气势与剑术的结合,他的剑术很简单,横扫,直劈,用得最多的就是这两种。

    一种全新的境界展现在我眼中。

    强大的气势,不但让奥斯卡所向披靡,连带周围的冒险也被他的气势所渲染,带着他的队友,将岌岌可危的展现稳固起来。

    而我的目光,也从奥斯卡移到他那名队友身上,是一名刺客,这一点毫无疑问,光看那身打扮和悄无声息的移动就可以肯定。

    在奥斯卡高大的身子和庞大的气势下,跟在他后面的刺客显得有些不起眼,他似乎也很享受这种忽视,默默的躲在奥斯卡的影子里,那双从斗篷帽子里透露出来的眼睛,闪烁着和他手中的匕一样的寒芒。

    当我的目光落到他身上的一刹那,那双冰冷眼睛也像被刺激的毒蛇一半,以闪电的速度转过来,迎向我的目光,略为闪过一道诧异和好奇,眼中的温度似乎回升了一点点,朝我轻轻点了点头。

    他认识我?

    看到刺客莫名其妙的转变为友好的态度,我有些愕然,按照这种人的性格判断,我这样放肆的目光观察躲在阴影中的刺客,他不冷哼一声扔过把飞刀来就算和气了。

    “对了,那个德鲁伊呢,拉丁,小丁,丁丁,这是怎么回事?”

    一边大肆砍杀着,奥斯卡还扯着自己的破嗓门乱吼,如果不说话,他那朴实无华的攻击,傲视天下的气势,到是很有几分高手的气质,可是一说话,他的形象就跌落成钟楼怪人了。

    不过这时候,没有人会埋怨他的大嗓门,除了那个名字古怪到我想掀桌的拉丁小丁丁丁的刺客,还有我以外……

    不约而同的,众人将目光转过来,放到正在他们身后播放“广告时间”的我身上。

    “好小子,竟然真的是你?”

    奥斯卡顺着众人的目光,很快就现了正在冲着他傻笑的某人,当初还是他见我是新人,才将我安排到右翼里面,所以拉丁这么说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些怀疑了。

    “可不就是我。”

    花伦式的将自己柔顺的刘海一拨,露出一口闪闪亮的牙齿,用飘柔,刷田七,就是那么自信。

    “好好好,过来露两手,让我看看你有几分本事。”

    大概是被恶心到了,奥斯卡眼睛翻了起来,那嚣张的语气,活像逛妓院那些大款经常说的一句话爷笑一个。

    “哦。”

    我漠无表情的掏出六把飞刀,刺溜一声朝奥斯卡身上甩了过去。

    “你爷爷的,不是我呀,是怪物,怪物!!”

    **又开了花的奥斯卡气得蹦来跳去,结果不小心被身后的厄运骑士阴了一剑,刚好这厄运骑士附带的攻击时火系元素,用很衬映的两个字形容这可怜的大块头——被爆菊了。

    咳咳,是四个字才对。

    看着奥斯卡捂住**上蹿下跳,他旁边的刺客眼睛里微微闪过一丝笑意,接着,身体突然变得模糊,饶是以我的眼力,也只能看到他的身影一掠而过,钻进怪物堆里去了。

    我靠,那么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