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融合
    “大家好,喵我是菲妮姐姐,今天又为大家带来了新的表演,是从奥玛斯先生那里学来的喵

    一身侍女装,娇俏可人的菲尼克…小菲妮,挥舞着变身魔法杖,原地轻轻转了一圈,百叠侍女裙子随着她可爱飘逸的动作圆舞起来,用着甜美的声音,她指着旁边一个一个膝盖高的木箱子,对围在她旁边的小朋友们说道-

    “大家看,这是一个木箱子,而且是用铁木做成的箱子喵就算是冒险蜷着身子被关在里面,除非是野蛮人,不然也挣脱不开来喵今天,菲妮姐姐就要给大家表演,如何神不知在鬼不觉的从密封的铁木箱子里逃脱喵

    在大家的鼓掌欢呼声中,小菲妮轻眨了眨明媚的眼睛,向众人招招手,然后将自己娇小的身子踏入木箱里,艰难的蜷缩在里面。

    如今,菲妮可是相当于库拉斯特吉祥物般的存在,在冒险的眼中,她的人气丝毫不逊色于露西亚,而在那些平民小孩里,她更是如日中天,声望直追有着几十年老字号的奥玛斯。

    木箱实在太小了,纵使以菲妮的瘦小身材,缩进去以后也被填得满满的,正如她所说的,缺乏施力的空间,恐怕也只有一身蛮力的野蛮人才能在这种处境中将坚硬的铁木箱子撑破逃脱。然后,在众人屏息注视下,箱盖子被合上,布置成一个密室杀人…了,是密封世界,然后从里面传来菲妮嗡嗡的声音。

    “在逃脱之前,我们再来玩一个小游戏喵,大家看到箱子附近那些短剑了吗?箱子上面有很多剑孔。喵呜大家不用客气,将那些剑**箱子里吧喵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捡起地上的劣质短剑,有点迟疑着轻轻向箱子上的剑孔插了进去,要知道,里面可是一个活生生地大活人呀。

    可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短剑就像插到空气里一样,毫无阻碍的被他们推了进去,直到剑身尽没,只留下一把剑柄在外。

    试过的人不禁瞪大眼睛,带着不可思议而又崇拜的眼神看着箱子——菲妮姐姐真是太厉害了。简直比奥玛斯爷爷还要厉害。

    于是,剩下的人见此。也纷纷上前,将地上地短剑一一**,而就在这时,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正欲将手中的短剑插进去,他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回过头,是一个冒险打扮的大叔叔。旁边还跟着一个美的让他无法形容的小姐姐。

    “大人,请问有什么事

    小孩年纪不大。但是大陆深入人心的尊卑观念已经形,他恭谨的看着两个突然冒出来的冒险,眼神里满是不安。

    “小家伙,不用担心,我只是看你手上那把剑有点生锈了,不如换一把吧。”冒险打扮地高大叔叔朝他咧嘴一笑,然后递给他一把明显是闪烁着锋寒的短剑。

    受宠若惊的接过短剑,小男孩犹豫了一下,然后在对方点头示意中,见短剑轻轻插了进去。

    “喵呜

    当短剑插进去的一瞬间,箱子里面明显传出菲妮略带惊讶和慌张和疼痛的呻吟。

    奇怪了,我地剑怎么就插不进去呢,看到其他人轻而易举的就把短剑插了进去,小男孩丈二身高摸不着脑袋,不由再次将短剑往里面插了插。

    “喵呜呜

    每当他插一次,箱子里就传出这样细小微弱地悲鸣。

    了喵次魔术到此结束喵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了菲妮略带急促的声音,而由始至终,小男孩都没有将短剑插进去,不由沮丧的低垂着头,将短剑还了回去。

    “好了喵现在就由菲妮姐姐给大家表演真正的魔术——密箱逃脱,大家一定要看仔细哦喵

    箱子里面,菲妮可怜兮兮地摸着自己的臀部,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状况?是那个小男孩,他地肩膀又被拍了一下,回过头,依然是那个冒险大叔叔,只见他对自己说:小家伙,刚刚“菲妮姐姐”给我说了,为了增加逃脱的难度,必须将箱盖子钉起来,要由一个人不断转动着箱里,伟大的冒险叔叔是绝对不会骗人地,于是,他很坚定的点了点头,凑了过去,开始不断转动着木箱。

    在里面的菲妮立刻感觉到了天旋地转,喵呜一声,咦咦?难道是生地震了,这种情况下……

    在万众瞩目下,不停转动着的箱子转了许久,突然从里面传来菲妮呜呜的声音。

    么回事?出不去了,盖子也打不开了,喵呜黑,好窄,好可怕呀喵

    以说用冒险的实力去表演魔术骗人是不对的。”

    在菲妮悲鸣的声音中远去,我这个始作俑举目远望,心情说不出的舒畅。

    以菲妮36级巫师的实力,只要用一点小技巧,瞬间就能将**箱子里的劣质短剑融化掉,就算融化不了,也根本对她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只有真正装备类的短剑……

    至于密箱逃脱,那更是可笑了,还有什么人能比掌握了瞬移的巫师更快从箱子里逃脱?不过当转动着箱子的时能不能施展就无从得知了口胡……

    “你这家伙,没想到心眼还挺坏的。”一旁的小狐狸瞄了我一眼,接着又低头思索起来。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

    “不过,那家伙真地是个男人吗?怎么看都不像

    露西亚一直觉得,那个能和自己博得同样人气,而且是男扮女装的家伙,只是被夸大了而已。天狐可是对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可是,当看到菲妮的那一刻,露西亚内心也不禁动摇了。

    如果说她的魅力是无人可抵地妩媚,那么菲妮的魅力,则是百变的气质容貌,根据不同类型的男人,表现出不同的气质和态度,偏偏转变的又是如此自然,即使当着自己的面转变成另外一种气质。也让人产生不了丝毫突兀的感觉,这一点,就是露西亚也自叹弗如。

    “那是当然,因为她是有着女人的容貌,女人的内心地男人呀。”我黯然一声。菲尼克斯老弟,祝你早日成佛。

    “——”

    小狐狸不甘心的哼了一声。作为向来是受人瞩目的天狐一族,这种莫名其妙的挫败感还真是让人不爽,要是自己解开封印的话……哼哼不过算了。那种东西已经无所谓,反正。自己已经找到了想要地……来表演魔术吧。”手臂突然被小狐狸那两团柔软给包裹住。抱上了我的手,她突然这样说道。

    你这是燃起了哪门子斗志

    “表演什么?事先说明。我可什么都不会。”

    在小狐狸凑近地那张毫无瑕疵的美丽脸蛋诱惑下,我摸了摸满鼻子的幽香,撇过头去,生怕自己一时冲动朝那诱人的红唇俯头下去。

    “没关系,就和刚刚那个菲妮一样好了,你躲在箱子里,我用剑插。”

    巧笑嫣然地小狐狸朝我抛了一记媚眼,差点就让我晕乎乎的点头道好,幸好咱立场坚定,只痴迷了那么零点一秒。

    没关系个屁呀,会死地,绝对会被你杀死的……

    这几天,小狐狸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一天到晚老粘在自己身边,就差没有过来一起睡觉了,这样也到还罢了,偏偏还比平时更多地捣鼓出一些总是能让我哭笑不得,却又无法火的小女人式可爱阴谋,有时还能吃到一点豆腐,虽然不是我自愿地就是了。

    于是,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我被小狐狸逼的节节败退,就快要防守不住阵地了,从她那越露骨的表态中,我就算再傻,也不可能毫无察觉,这只小狐狸,大概,好像,应该,可能,或许是对自可是,自己能怎么办呢?说对小狐狸这种绝色倾城,魅惑众生的美女没有好感,那是骗人的,除非我不是男人,或许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她的魅力给侵蚀了也说不定,想到要是拒绝了她,看着她伤心的另投他人怀抱,作为一个男人,那当然不会觉得愉快。

    可是要接受嘛,自己愉快了,维拉丝她们大概又要伤心了,舍不得,要不得,在这种两难的情况下,身为一个普通的、不够决断的男人,我唯一的办法只好,呃……

    装傻。

    于是,当我感觉防御战线已经逐渐薄弱,小狐狸的身形越高大,就好像穿着高跟鞋握着皮鞭的女王一样站在自己的对立方,猛地挥舞着皮鞭驱使自己的部队攻过来的时候,我又只好……溜回加仑老头那里去了。

    那啥,狐狸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小命故,二皆可抛。

    可恶,这只小狐狸,竟然让自己半个月的假期足足缩短了1仇不报非君子,哼哼,这次只是自己大意,一个有心,一个无意,以有心攻无意,当然会被打的节节败退,下次就不会那么简单了,一定要让你这只小狐狸真正见识一下,认真起来的男人,是多么的恐怖。

    一路上,我咬牙切齿的这样想着,而远在库拉斯特,露的别墅,也气得直跺脚,于是,一股汹涌庞大的战意脑电波从我们各自身上出,远隔着数百里交织在一起。出滋滋的剧烈交战声。

    虽然来的有些莫名其妙让人摸不着脑袋,但是这场攻防战,现在才开始呢……

    当我再次出现在加仑老头地面前的时候,这老头也不禁啧啧有声,似乎原本并不认为我能在一个月升到3本没想到我只用了这区区的2天就达到了。

    “很好,不过我劝你也要仅此为例,以后还是踏踏实实的历练升级好。”加仑抚着胡须,不忘劝告我一句。

    我点了点头,前面早已经说过,这样的刷怪式练级,练地只有等级,等级再高,没有技巧,到后面也只有挨刀的份。

    “知道就好。你过来吧,关于变异鬼狼的融合,我已经摸到了一点头绪。”

    说着,加仑转身领着我踏入他从来不让我踏进一步的房间里的实验室,在书桌上捣鼓几下。地上一扇魔法暗门就打了开来。

    到了里面以后,我才现。下面竟然是一个足有足球场那么大的空间,而且这个巨大空间里面,还连着好几扇门,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这老头竟然在地下筑了个那么大的窝,他是蚂蚁吗?召唤出36级新习得的召唤狂狼,这狂狼在达到36级的前些时候。也被我好奇地召唤出来几次,只是大概习惯了小雪它们的威势。顿时就觉得这没变异的狂狼,身上的气息狂则狂矣,但是无论体型和实力,都要比变异鬼狼挫上好几分,更不用说和小雪相比。

    “不错。”

    加仑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神色古怪地看了我一眼说道。

    “这狂狼该也不会是变异了吧,如果没有的话,依我看,它们地等级应该有9级才对,也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说着,他还煞有其事的嘘嘘了好一会儿。

    果然不愧是德鲁伊专家,竟然一眼就能从狂狼展现出来的实力判断出它地等级,没错,经过小护身符+7技能加成,还有神语头盔的+1技能加成,本身学技能点了刚好是好这老头不打算深究,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接着,加仑让我将狂狼指挥到密室中央地魔法阵里,然后喃喃几声,从魔法阵涌出的白色光芒顿时将三只巨大地狂狼所包围。

    “小子,现在可以召唤出你的鬼狼了。”好一会儿,他呼了一口气说道。

    我诧异地看了一眼光芒闪烁的魔法阵,一般情况下,只要我现在召唤出鬼狼,那同系又两种不同种类的召唤宠物,必定会无视我这个主人的命令拼个你死我活,也不知道这个魔法阵有什么用。

    不过,我还是按照加仑的指示召唤出了鬼狼,就算他的魔法阵无效又怎么样呢?我将其中一种召唤回来就行了。

    当小雪它们被召唤出来之后,突然转着硕大的脑袋,探头探脑的四处嗅了一下,露出紧张和警惕的意思,似乎是轻微感觉到了狂狼的气息,不过它们并没有向魔法阵冲上去,看来魔法阵还是有用的。

    看到这里,我和加仑同时松了一口气,加仑告诉我,这是最关键的一步,如果我的变异鬼狼察觉到了狂狼的存在,那也不用做下去了。

    不过,接下来加仑提出的要求让我感到万分为难,就算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挺了过来,再经过加仑不断的研究改进,变异鬼狼和狂狼的融合率,也只有仑告诉我,这已经是最大的几率,没有可能再提升了。

    几率很大,但是我却赌不起那为一旦失败的话,小雪它们,从历练到现在一直陪着我走过来的最亲爱的战友,就会全部死亡。

    当我正想摇头拒绝的时候,心里面却传来了小雪和另外四只鬼狼坚定的意思,这是身为召唤宠物的它们,第一次。

    我们想变强!!

    如果不融合的话,以二阶鬼狼的资质,就算我将鬼狼技能点到20级甚至是3雪最多也只能升到精英三级或四级。而其他四头鬼狼,也只能达到变异等级的巅峰,身为头领地小雪不跨入下一级别,也就是王级,那这四只鬼狼永远也无法提升到精英级。

    比起冒险。天生就是为了战斗而存在的鬼狼们,有着更强烈的对力量的渴求,别说有成功率,就算只有们也绝对不会放过。

    我无法拒绝它们,因为拒绝它们地话,就是等于不信任它们,作为长久以来的战友,我早已经把它们当成伙伴看待。

    默默的交流一会,我突然回过头。紧紧盯着加仑。

    “老头,我想问一个问题,如果它们融合在一起的话,最后究竟以谁的意识为主体?”要是以高两阶的狂狼意识为主体,那小雪它们不是等于变相的死亡了?

    “两的意识是融合在一起的。你不必担心哪个会消失,当然也有主次之分。哪个实力强,就以哪个为主体。”

    听到加仑这么一说,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变异后的鬼狼。本来就不比狂狼弱,再加上鬼狼有五只。狂狼只有三只,而且还有个精英级地小在。我丝毫不担心鬼狼的实力会比狂狼弱。

    “好了,让你的鬼狼也进入魔法阵吧。”

    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加仑神色也不禁肃穆起来。

    而后,鬼狼们一只只来到我身边,亲昵的用脑袋在我怀里拱着,将它们心里面强大地意志传达归来,安慰着我此刻迷茫惶恐的内心。

    主人,我们一定会成功地。

    看到我们亲密的样子,一旁的加仑也不禁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小子,你先去床上那边躺着吧。”在我惊奇地目光中,加仑指着远处角落的一张简陋石床说道,接着又补充道。

    “融合地过程中,主人会很痛苦,这个很难解释清楚,你听我说的就是了……”

    很清楚。”

    我摇了摇头,然后朝石床方向走了过去,修习过灵魂魔法地我,又怎么会不清楚,三十个基础技能,每一个都是烙印在灵魂里面的,如今要融合技能,就相当于将灵魂里地两个烙印揉在一起,这已经不是上的,而是灵魂层次上的疼痛了,加仑所说的那败率,估计很大一部分是计算到主人有可能承受不了而失败呀。”当我静静躺在石床里的时候,远处传来加仑幽幽整个密室骤然升起白光,随之而来的,身体突然传来一种剧烈的奇异感,仿佛身体突然被打散,化为虚空的粒子,紧接着,灵魂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缝,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吸附过去一般,感情,记忆,意识,不断被撕裂,又不断的重组,那骤然灵魂的撕裂感,最恐怖的不是疼痛,而是那种将一切遗忘,内心的孤独与虚无,仿佛要化为宇宙里一粒意识混沌的尘埃,在无穷无尽的岁月里随波逐流的那种寂寥的恐惧和无力。

    但是,从意识之中,我也能感受到小雪它们的痛苦,不但和我一样,它们承受着灵魂的撕裂,就连身体也硬生生的被撕成一个个粒子,然后不断的重组,比我要还凄惨,此时,我们都咬紧了牙根,主宠化作了一条心。

    为了力量!为了变强!!

    白光闪过,仿佛生着十二级大地震的灵魂空间里面,小幽灵骤然出现,带着温柔的笑容,温柔的声线,轻轻的说道。

    “小凡,你太见外了,竟然也不叫醒我,别忘了,我们的灵魂可是共为一体,以后再这样,我就咬你哦。”

    说着,淘气的将她那白亮贝齿一露,身体扩散开来,融入我的灵魂空间里面。

    笨蛋,你可是由灵魂力量组成呀,万一生什么意外怎么办?我咬了咬牙,强大的意内心涌出,为了小雪它们,并包含着小幽灵心意的强大力量。

    这样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眼睛已经一片白光,直到耳边隐约传来加仑的一声“好了”,身上已经被汗水浸透的我终于两腿一伸——晕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我悠悠醒来,张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趴在我旁边,睡的稀里糊涂的小幽灵的大花猫脸,心里一阵柔情,不由伸手在上面揉了揉,再一扯,再一揉……

    “没怎么理愣里连肉另了累罗落露勒隆字?”(为什么你能一脸柔情的对我做出这种事?)

    被我的动作惊醒,睁开眼睛的小幽灵不怀好意的看着我,表情满是困扰的这样问道。

    为手感太好了,本来只想摸一摸,结果摸着摸着就……”我哈哈一笑,连忙松开了还在她脸上依依不舍的**着的手。

    “呜呜

    揉着通红的脸蛋,小幽灵出不甘心的呜咽声,眼睛在我身上乱瞄,不用说,肯定又

    “啊呜

    伴随着一声可爱的攻击声,这小家伙就如同猫咪一样,张牙舞爪的飞扑过来,殷红的唇口正对着我的脖子咬过来。

    你是吸血鬼吗?

    早有准备的我,一个鹞子翻身躲了开来,然后撇下这只张牙舞爪的小猫朝门外跑出“对了,小家伙,我睡多少天了?”外面的空地上,我揉着满脖子的牙印,对一旁心满意足的小幽灵问道。

    “两天。”小家伙比着指头给了我答案。

    “这样啊……”

    这样喃喃着,夹杂着恐惧和期盼的心情,我将技能栏拉了开来…过今晚满怀期待的点开支付清单,看到的数字却让我有些心灰意冷……

    上个月明明没少更,订阅也不比以前少多少,但是稿酬却是一个让我受到严重打击的数字,我有些迷惑的计算稿酬方法,看了看以前的稿酬,似乎全勤奖少的时候,稿酬就多一些,全勤奖多的时候,稿酬就少,总是固定在一个微妙的数字之间徘徊,让我觉得这么拼命赶全勤,每晚踩着零点线上传,到底值不值得?

    不过,还是要感激的,因为没有这个平台,我这本书一个子也赚不了。

    嘛,本来写作是外快,我也不在乎赚什么钱,有个盼头有个动力就o是前几天老爸老妈说想换套房子,身为家里唯一男丁的我,压力顿时就大了起来,于是今晚第一次如此在意的打开稿酬一看,当场就受到了打击,悲剧呀。

    唠叨唠叨而已,不过,这我的心情会比较不好,所以请书评里的喷子稍微收敛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