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重遇小狐狸
    “老头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我愣愣的瞪着加仑,既无法相信,又带着一丝期望。

    “不难的话,你以为我这个天才要花费十几年的时间去研究吗?”加仑享受着我诧异的目光,得意洋洋的说道。

    “真的能成?”

    除了重复这句,我现在真还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如果这是真的话,那绝对是德鲁伊职业的福音,怪不得阿卡拉如此看重他。

    “你这小子年纪不大,罗嗦劲头到是不小,就让你看看实验成果吧。”

    忿忿的说着,加仑大手一招,五只威风凛凛的狂狼瞬间便被召唤了出来,只是和我以往看到的狂狼不同的是,这五只狂狼不但身形更大,两眼充满了残暴嗜血的气息,同时身体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阴郁幽冥感,这种气质和鬼狼十分相像。

    而且最大的一点不同在于,正如我刚刚所说的,是五只狂狼,而不是三只,普通德鲁伊的四阶技能召唤狂狼,是只能召唤出三只的。

    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我不相信,看了看狂狼,又看了看加仑,就算是再怎么不愿意,我的神色中也透露出了由衷的敬佩,自己这个大陆双子星的称号,应该让给这老头才是名副其实。

    “除了鬼狼和狂狼以外,狼獾之心也能融合,还有剧毒花藤和食尸藤。”

    说着,加仑老头的神色越发狂热,玩过暗黑的都知道,德鲁伊同一系别的召唤,比如说灵气系,二阶的橡木智者和四阶的狼獾之心和六阶的灵,是不能共存的,每次只能召唤一种,所以。如果能将它们融合到一起的话,就算无法继承到两者全部的能力,那也将是让德鲁伊欣喜若狂地消息。

    而对我来说,提升了召唤宠物实力的同时,更是增加了它们的进化潜质,获益更是比其他德鲁伊要多得多。

    “只不过,你的鬼狼和猛毒花藤都已经变异了,我并不确认融合过程会不会如预料中的那么容易。”

    加仑的一句话,瞬间就将还在乐滋滋的忘乎所以的我打落了谷底。是呀,这种逆天的融合方法,肯定出不得一点差错。加仑地融合是建立在没有变异的技能基础上的,那自己变异地宠物又会如何呢?如果失败会怎么样?我冒得起这个险吗?

    “放心吧,不是还有我在吗?我会帮你好好琢磨一下,看看能不能稍微改进一下。”看到我脸色突变。加仑笑着补充了一句,让我心里顿时暖洋洋的。

    “那就拜托你了。”我真诚的朝他行了一礼。

    “那么,你现在先将你的召唤出来。让我研究一下两者地区别吧。”加仑满意的点点头,这个小子的心性还是不错地。阿卡拉没有看错人。

    瞬间,我脸上的笑意僵硬了起来。食尸藤还好说,只是三阶技能而已。问题狂狼是四阶技能,要36级才能学。我到哪召唤给你呀??

    “加仑老头,那个,你难道你不知道我地等级?”我试探的问道。

    “废话,我为什么非要知道你地等级不可?你没说,我又怎么会知道?”加仑立刻翻起了白眼。

    “我以为阿卡拉告诉过你呀。”我呆呆的看着他,这闹了好大一个乌龙呀。

    “难道阿卡拉她们不知道你做地实验是什么?”

    “不知道。”加仑回答的很干脆。

    阿卡拉,你到是信任这老头呀,连他在做什么都不知道,就信任有加,这下可好了,大家稀里糊涂地,现在达不到36级的实验标准,该怎么办?

    “小子,你现在究竟几级?”加仑看着我支支吾吾的样子,似乎也反应过来了。

    我比了比三个指头,加仑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我,期望我能再比一次,如果是五个指头就好了,35级,只差一级,至少也要四个吧,嗯,绝对不能少于三个。

    不过,他失望了,我比了指头以后,就将手放了下去,以示没有零头。

    “就三十级?”加仑两眼一瞪,胡子戏剧性的抖了起来。

    “猜对了。”白亮的牙齿一闪,我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你还得意个屁呀。”

    加仑几乎用吼的说道,然后左右原地打起了转,口里喃喃着竟然将一个不到四阶的菜鸟送过来,早知道就不和阿卡拉那老狐狸打赌了。

    你现在才知道呀,赌博有害身心健康,看着加仑老头一脸郁闷无奈的样子,我不无幸灾乐祸。

    “小子,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升到3得团团转的加仑,突然回过头,一手指着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老头,你不是开玩笑吧,你觉得从30级升到36级,别人需要两年上下的时间,我一月就能做到吗?”

    “嘿嘿,一个月怎么做不到了,你变身成那什么血熊,随便在森林里转转,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很充裕了。”加仑满是笑意的看着我纳闷的样子,将自己的郁闷转嫁到他人身上,那感觉就是爽呀。

    “不行,阿卡拉说了我必须在一个月以后回去,现在都过了半个多月了。”

    我祭出阿卡拉大长老的旗帜,大义凛然的这样口胡着,哪是阿卡拉这么说过,是维拉后结束最后的课程,开始历练,我得及时赶回去照顾才对。

    “这个好办,我给阿卡拉说一声就行了。”加仑在我不妙的眼神中,笑着说道,然后也不理我的反应,又屁颠屁颠的跑了回去。

    得知加仑老头的研究有了进展之后,阿卡拉的效率是惊人的,第二天,加仑老头就拿着一份手札递给我,得意洋洋的让我快点练级去。

    打开一看,是阿卡拉给我的留言。无非是让我安心在这里提升实力,加仑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至于维拉丝那边不用担心,真那么想监督她们的初始历练地话,自己稍稍做一下主,破例让卡夏给她们进行多一个月的训练就是了。

    这样也行?——

    不过,卡夏那老酒鬼的能力是没得说,就是性格和酒品……希望我的维拉丝和沙拉千万不要和她学坏,这样悲哀的想着。我无奈的接受了事实,毕竟这也是提升自己实力的大事。

    于是,周围森林的怪物倒了大霉。它们突然发现,最近自己本来就不安稳的日子,似乎特别地难过……

    就在前几天,来了一个古怪的人类冒险者。身后还跟着一条狗!这条狗呀,那真是一看到口水就稀里哗啦,眼睛再也容不得其他。可是,我们很快就发现。自己,包的兄弟在内。竟然没有一个能碰到这条狗一根汗毛,所有地攻击。都会被一种已经不能再用灵敏或者诡异形容,而是应该称之为灵异的动作躲闪开来。就好像一块香喷喷的烤肉挂在面前,就算抓到,它也会瞬间化为无数粒子,然后再在其他地方出现一样。

    更让我们心寒的是,那条狗地主人——人类冒险者,在我聚集起了一大帮兄弟以后,开始施展起了魔法,一放就是一大片兄弟倒下了,从地上突然涌起的红色熔浆柱子,漫天的火焰飞舞,就像噩梦一样,还有五头巨大地白狼,伸手一爪,就是一个兄弟倒下,其中一头还会喷出白光柱子,一下就将上百个兄弟像烤肉串一样串了过去,连灰都没留下。

    而当我和其他几个部落首领,将周围的兄弟全部拉过来,好不容易聚起上万地数量想给那个家伙一点颜色瞧瞧的时候,天突然变了,那个人类冒险者一声大吼,竟然变成了一头巨大地血红色巨熊,光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让所有地兄弟腿两腿发软,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然后,那头血红色巨熊大口一张,喷出一道黑色柱子,刹那间,上万地兄弟就不见了十之**……

    那不是人类,那是恶魔,比那些地狱生物还要邪恶和残忍的大恶魔。

    ——摘自一个目睹过这场有幸逃脱,生存下来的小bos级小矮人巫师的记录。

    半个多月过后,我出现在库拉斯特的别墅里,悠哉悠哉的躺在椅子上,享受着小幽灵纤纤素手送过来的剥好的葡萄肉。

    话说,你这小家伙将葡萄肉塞到我眼睛里干嘛,难道你认为人的眼睛能代替嘴巴吗?眼看着小幽灵漫不经心的将葡萄肉往我眼里塞,脸上滴了一脸的葡萄汁,我顿时无语望苍

    这家伙本来就是让人伺候的,又怎么指望她能好好的伺候好别人呢?话说,昨天晚上她一时心血来潮做的晚餐,味道也是让人忍不住泪流满脸呢,小维拉丝,我好想你的温柔呀,呜呜

    强行将这只不会伺候人的小幽灵搂在怀里,让她安分下来,闻着那淡淡的幽香,我舒服的叹了一口气,前些天那些被鲜血和杀戮所充斥的日子,似乎也开始慢慢变得模糊起来。

    说起来,这半个月真tm不是人过的,为了完成加仑交给我的任务,我那真是没日没夜的练级,练级,再练级,机械式的引怪,机械式的施展魔法,机械式的看着鲜血飞淋,尸体遍地,除了吃喝拉撒还有睡觉,一天到晚几乎都在和怪物打交道,一个月六级呀,这容易吗?

    呃……好吧,我说实话,其实对我来说,还真不难,就在已经达到了加仑老头的要求,升到36级了……

    其实,就连我也想不到速度能如此之快,因为这种刷怪式升级,以前也试过一次,效果不能说不好,但是至少没有这次那么好,上一次刷怪时2级,在我计算中,一个月内可以升到30级,而这次得在一个月里面从30级升到36级,在我看来自然是不大可能的任务。纵使用上血熊变身。

    然而我错了,错的地方有两点,第一,我以前刷怪的地方,是冒险者活动的区域范围之内,怪物自然少一些,而在这森林深处,怪物的密集度要比那时多了不知多少倍;另外就是,我低估了血熊刷怪的本事。也同样是在上次,千辛万苦的引来几千只怪物,杀起来虽然不耗费太多时间。却很消耗体力精神力,杀的太快,怪物也不容易找,而在这里。死狗只要转一圈,身后就能跟上一大群怪物,有好几次。那些智商不高的小矮人甚至组织了上万只地数量企图一雪前耻,都被我一记血熊能量炮(暂命名)给轰散了。然后三拳两脚,就跟萝卜切菜似的。在火焰血熊状态下,简简单单的一拳打下去。都要比法师的范围魔法覆盖范围广,伤害也更大。你说这样升级还不快的话,还有天理量炮,许多装备都被摧毁或者被爆炸吹到不知哪个角落去了,还有,就是收获的装备太多,以至于我和小幽灵的物品栏都放不下了,无奈只好舍弃掉一部分垃圾的白板装备,要知道,就算是垃圾白板装备,一件也能值个上百个金币呀。/

    于是,当神奇地仅仅使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原本以为一个月也完成不了的任务以后,心头空虚地我,突然觉得有一种寂寞,于是作出了一个决定,离加仑老头约定的时间还剩半个月,这剩下的半个月咱度假去,可不是,前些天可把我累坏了,都快成了刷怪机器,是时候轻松一下了。

    舒服的蹭了蹭被自己搂在怀里,还不到片刻就入梦熟睡地小幽灵,我感叹了一声,也不是自己不想回罗格去,陪自己新婚小妻子莎拉和温柔可爱的小维拉丝,只是一旦回去的话不免又会被阿卡拉抓到,感觉最近联盟地节奏有些紧,被她们抓住的话,度假肯定得玩完。

    这样想着,眼睛开始模糊起来,不一会儿就和小幽灵一样沉沉地入睡,说起来,这几天回来以后,都是过着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又吃的**日子呢,这样没问题吧,不会长膘

    “不能再这样下去

    第二天一觉睡到中午,在吃饱喝足以后,我剔着牙,突拳头,如同七十年代地红卫兵一样激扬发言道。

    “身为一个新时代的四有青年,我们应该抵制这种悠闲地、**的、懒散地、堕落的家里蹲生活,改头换面,痛改前非,磨练自我,塑造出一个全新的、对人民、对联盟、对大陆有用的全能全精型人才。”

    “所以呢?”

    小幽灵照例的用松鼠吃果的可爱动作,两手捧着一颗裂开钻石,咔嚓咔嚓的送入小嘴里高频率嚼咽着。

    “所以接下来,今天的行程安排,先是去酒吧,你可能以为我只是想去喝酒玩乐,不,你错了,我是为了去打探情报,身为一个优秀的战士,从来不会让敌人逃出自己的耳目;接着,在黄昏以后,去河边走一走,你可能又以为我只是想去那里散步观日落,你又错了,我是为了战胜自我,克服对水的恐惧,争取成为一个受人崇敬的游泳教练罢了;然后回家吃饭,你可能还以为我仅仅是想填饱肚子,你还是错了,我是为了随时保持充足的体力以应付不可预测的敌人的偷袭,接着是睡觉,你最后一次也猜错了,我这是假寐,是为了引诱躲藏在暗中的敌人出击,这叫引蛇出洞懂不……”

    当我口沫横飞的说完以后,小幽灵也将一颗诺大的钻石吃完了,她为我激扬的发言鼓着掌,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小凡,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是那么的深思熟虑呢?”

    “不要崇拜我,我只是个传说。”我举目远望,眼神说不出的寂寞。

    “那好,现在就出发吧,一起出去玩罗。”我说你根本没有明白吧,你根本就没听懂我刚刚在说什么是吧,又或者说是将我说的话全当成是废话给过滤掉了吧,你刚刚完全是为了敷衍我,让我快点结束说话才这么说的吧!最后一句你是故意这么说出来。/是存心想打击我的吧你这超隐性的腹黑圣女!!

    在我无精打采的步伐中走出了门外的世界,不喜欢和其他人接触的小幽灵,自然还是躲在项链里和我交流,结果看起来只有互相不对路的我和死狗走在一块,到还真有点上街遛狗地感觉了。

    逛了一趟贸易市场,在小幽灵的指示下买了一大堆杂七乱八的水果,入手赠品变身魔杖一根,好人卡n张,一路上。我们还遇到了不少貌似精灵的家伙,有些甚至干脆就将头顶上的斗篷取下来,露出一双尖尖的耳朵。在众人好奇的眼神中大肆采购。

    由此可见,经过上一次的支援行动,精灵族对人类的态度地确好了很多,至少在以前。他们是绝对不会这样抛至少跟着三四个精灵战士,时刻保持着警惕。

    可惜的是。第一,遇到的这些精灵。没一个我认识地,也没一个认识我的。好歹咱也是支援行动的负责人呀;至于第二点,这些精灵。依然全部都是男性……

    接着,我们去了绿林酒吧一趟。不过到时没有见到菲尼克……不,应该是小菲妮的身影,一问欧娜才知道,这悲剧地家伙,最近貌似被奥玛斯看上,在跟他练习搞笑艺人的技艺呢,虽然欧娜对此颇有微词,但是奥玛斯是库拉斯特的负责人,她这种小小地酒吧侍女可惹不起,而小菲妮似乎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自从支援行动过后,大部分冒险者都重新出去历练了,少有回来地,因此酒吧的人并不多,稀稀拉拉地几个刺客坐在阴暗一角,似乎用眼神就能交流一般,酷酷喝着酒,一声不发的和另外几个干瞪眼,气氛诡异之极;另外七八法师,则是凑在一起,法杖轻轻靠在旁边,用优雅睿智地语调谈论交流着各自的心得;而身为暗黑第一牛皮大王,消息来源地第一提供者,嘴巴最管不住的野蛮人,那是一个都没有。

    喝了一杯果子酒——这里的果子酒,远远无法和精灵族酿制的那般清甜香醇,甚至有一股淡淡的水果涩味,我了然无趣的付了钱,将酒吧甩在身本以为一天又会这样悠闲的度过,不料在河边漫步的时候,却让我遇到了让我意料之外的熟人,双方的视线不约而同的交织在一起,都愣了起来。

    露西亚最近很烦恼,自从支援行动结束以后,用一个比较经典的词语形容她的心情,那就是心神不宁,如果只是持续几天还好,为了避开和某人见面,她回来以后,第一时间就拉着队伍外出历练去了,但是,她发现,这种莫名其妙的心烦意乱状态,却如挥之不去的噩梦般一直缠绕在她身上,以至于好几次让队伍出现了险况,最后,她不得不结束这次两个月不到的历练,重新回到了库拉斯特,希望能调整好状态。

    这几天没见到那个笨蛋,大概是跑去历练了吧,露西亚心里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点空空如也的空虚感,似乎做什么都没了劲头,于是,她决定出来散散步,消遣一下心情。

    再于是,我们戏剧性的相

    “哟,小狐狸,那么子一直在苦恼,而且苦恼的原因是出在自己身上,虽然这只小狐狸缠起人来,那是麻烦得紧,但是一阵子不见,心里还是有点挂念的,于是,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朝对方走了过去。

    “对了,正好有点事要你看到小狐狸,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众所周知,刺客的专属武器很难搞,而且就算有,大多数也不像其他职业的专属装备那样,附带刺客技能,所以,虽然我手头上的拳剑啊腕刃啊什么的刺客专属武器不少,但是却一个刺客技能都没有。

    但所谓穷则变通,为什么自己不能拿一件附带技能点的装备,让刺客按照自己的要求加点呢?这样一来,自己的装备也就附带了刺客技能,这种想法在脑海中已经想了很久了,只是一来觉得自己的实力足够。并不大需要,就比如说现在大部分技能都已经处于九级,只要再加一个技能点就能来个小跃进,我却根本不用着急着加一样。

    而另外一点,就是自己熟识的刺客不多,算上小狐狸,也就那么几个,马顿,还有迪卡。所以在看到小狐狸的时候,我第一眼就想到这事,正好拜托一下她。

    而此时。我却比知道,露西亚看到那张大大地灿烂笑容迎过来,一口贝齿却差点咬碎,什么嘛。这是什么人?明明我为他苦恼的那么久,甚至差点连累队友,这个笨蛋却一脸无事的样子。想到这里,她觉得心里很不平衡。感觉在这场战斗(?)中,自己亏大了。

    所以。她自然不会给对到说要自己帮个忙。然后将一本书递过来,露西亚俏鼻一撇。哼,别以为讨好我,我就会消气,而且这是什么呀?有送女孩子这种东西的吗?至少也是首饰之类的呀,这家伙果然是十足的笨蛋。

    不过,当她接过书本乍一看的时候,脸色突然陷入了呆滞,愣愣的看着对方,对于她这种普通冒险者来说,凯恩之书的属性实在是有点太逆天

    接过书去地小狐狸,神色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在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之前,突然一把气哼哼的将书推回给我。

    “呀,这并不是送给你地……”

    她是在哪个脑细胞里补完我将凯恩之书送给她的设定?我从来都没说过要送吧。

    “去死……笨蛋!!”

    小狐狸怒瞪着眼睛,直接拿凯恩之书当武器向我砸过来,乖乖,小心点,这书可不想装备那么坚固……

    当我说出具体帮忙的步骤以后,她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我,指了指我。

    “你是德鲁伊对吧。”

    点头。

    “我是刺客对吧。”她指着自己。

    再点头。

    “那你要我往这上面加技能干什么?不要糟蹋东西好不好,笨蛋笨蛋笨蛋。”

    汗,虽然你这么为我着想是很开心,但是听你这口气,怎么都像管家婆一样了,项链里还有只小幽灵在虎视眈眈着呢,尤其是对你这只天狐,你可千万别说出些奇怪地话出来。

    “是这样的……”

    为了防止她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我只好将自己能使用其他职业技能地事实告诉了她。

    露西亚一阵无语,不过心里一转,这笨蛋技能变异不说,还能变成那种恐怖的巨大血熊,身上实在有太多不可思议地事情了,如今就算又知道了他能用其他职业的技能,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吧。

    简单点说,露西亚对于我地能力,已经开始麻木了。

    接着,她那明媚的眼珠子一转,突然露出让我我心惊胆战地妩媚笑容,然后举了举手中的凯恩之书。

    “你就不怕我将这本书给私吞了吗?”

    “不相信你地话,我就不会找你帮忙了。”

    私吞?老实说,在决定找小狐狸帮忙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以前没有,现在被她提醒了,也一样没有,这只小狐狸虽然爱砍价,特别是爱砍我的价,却根本不是那种人。

    “万一我私吞了呢,你会打我吗?”

    小狐狸的俏脸越发灿烂和妩媚,让我不自觉的撇过头去,不敢直视,听到她的话以,我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

    “会的,你的**会遭殃的。”

    “好吧,看在你那么信任我的份上,我就帮你这一次吧,不过……”

    本以为自己说出这样的话,会让她又羞又怒,不料却听到了她这样说,将诧异的眼神望了过去,刚好看到小狐狸带着香风,迎面向自己走过来,然后抱着我的手臂,将她那明明只有萝莉的身材,却异常成熟丰挺的胸部压了上来,那双黑宝石般的狐媚眼睛转了几圈,露出熟悉的让我心寒的狡猾笑意。

    “不过,可是有代价的哦,看你很悠闲的样子,不介意这几天陪我逛一逛吧。”

    哼,竟然让老娘苦恼了这么久,这笔账,就让老娘在这几天里和你好好算一算吧,露西亚一扫之前内心的失落和苦闷,心里满是喜滋滋的得意以及……小女人式的报仇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