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 阿卡拉的请求
    “亲爱的吴,上次多得你从鲁高因带回不少好礼物给我们,我们想着是不是该礼尚往来,也意思意思,所以在回来之前特地买了一些礼物,你可不能糟蹋了我们的好意啊。````”

    这样说着,拉尔桀桀的笑了起来,不光是他,道格和格夫也一左一右移坐到我的两边,将我的退路完全堵死,然后,三个老条子黄鼠狼鸡拜年,奸笑着从物品栏里掏出不少货色。

    比如说面包,比如说果酱面包,比如说造型奇特的果酱面包,比如说味道微妙的奇特果酱面包……

    ,不就是上次从鲁高因回来的时候用面包坑过他们一回吗,怎么到现在还念念不忘,整个心眼还没**那么大,不像男人,特别是你,拉尔,在纯洁的女儿和贤淑的妻子面前,将你那睚眦必报的性格暴露出来,这样好吗?

    “这个,不好吧,又不是没去过鲁高因,再说,我也不大喜欢吃面包。”

    我咳嗽几声,目光在前面小山般堆起来的面包上巡视着,呃,是错觉吗?有些面包似乎还会动,还会在桌子上爬来爬去,这些全部吃下去的话,会死人的,就算是转职者也会死的。

    “这怎么行呢?当然,我们也不会那么狠心,三个,至少三个,从这里挑下三个吃下去就行了。”

    三个?裸地报复行为啊。我左右看了一下,发现这堆面包里,根本就不存在三个比较好的面包,无论你拿起哪一个,都会涌起“是不是再挑一会,看能不能在里面找到更安全些的面包”侥幸心理。

    既然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本来是先让你们这三个厮蹦多几天,好好体验一下活着的乐趣。既然是这样,就没办法了……

    “好吧,我吃就是了,不过……”

    听我这么一说,三人脸上满是大仇得报的喜悦,但是很快又被我那个拖得老长的“不过”给吊起了心胆。

    “这次我去库拉斯特。库拉斯特知道不?你们都没去过吧,正好。我也从那里带回了不少好东西,保准你们没见过。大家交换交换,这样才好嘛。”

    我这话一说完。这三个老条子立刻很没形象地哆嗦了起来,拉尔咽着口水颤抖地指着我。声色俱厉的说道:“这次又想骗我们?门都没有。”

    “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可能是那种陷兄弟于危难地人呢?就算你们不相信我,也要相信的人品啊。”很明显,我这番话被三个人同时bs了。

    “我这次带回来的礼物是……”

    说着,手一抬,我将一个篮子高高举起,用坚硬的藤条编制而成为的精致篮子,里面装着一个个大小相似,摆放整齐的圆滚滚可爱之极地灰蘑菇,上面还用不少的细小缎带和花朵点缀着,让人第一眼地印象就是——从精品店里买来的高档货,光这包装就价值不菲。

    “蘑菇?哈哈——这也算是库拉斯特地特产,罗格营地里能买到的东西,哈哈哈——”

    当三人发现里面装地是蘑菇的时候,拉尔立刻狂笑起来,这在他看来,这就好像将一块包装精美地猪肉送给养猪场的场主一样。

    “这可不是普通的蘑菇,是只有库拉斯特才能生长的蘑菇。”我高深莫测的说道。

    “反正又是毒蘑菇吧。”

    道格的大嘴巴也有大嘴巴的好处,那就是说多了,总是能蒙对一些的。

    “等等。”

    就在我想开口辩说的时候,一旁的拉尔突然大手一挥,打断了所有人,这一刻,他低着头,壮实的身体在我们眼中仿佛无限放大,身上散发出一种只有在某个领域上取得无人能及的成果的大宗师级人物,才会散发出来的强烈自信的压迫气息。

    “吴,你知道我小时候被称为什么吗?”低着头,拉尔稳而有力的问道,声音自有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在里面。

    “不知道。”我一时之间被拉尔这股莫名其妙的气势给镇住了,愣愣的摇了摇头。

    “小时候,家里很穷,所以,年幼懂事的我,就经常出外面采摘野菜蘑菇之类的能吃的东西,让岌岌可危的家庭不至于崩溃,久而久之……”

    说到这里,他突然将头一抬,有若实质性的目光在我们身上扫了一遍,竟然无人敢与之对视,他满意的点点头,从篮子里取出一只蘑菇,突然一把跳上桌子,将蘑菇高高举起,比了一个我是超人的姿势。

    “久而久之,附近的人们都开始称我为草原男子汉!大森林之子!!采蘑菇的小男孩!!!”

    “哦哦!!大哥,好样的。”道格和格夫纷纷给予掌声,就连小莎拉也不禁雀跃起来,大大的绯红色眸子,水盈盈的眨着,将崇拜的目光毫不犹豫的投给自己的父亲,让高高站在桌子上的拉尔脸色越发骄傲,姿势越发笔直。

    “因此——”

    这样说着,拉尔有些不舍的收回自己“有若天神下凡的威武”姿势,将蘑菇放在自己眼前,上下把玩观察了一会,用鼻子在上面嗅了嗅,还舔了一下,然后高声宣布。

    “凭着多年的经验心得,和这双目光如炬的神眼,我以爷爷的名义发誓,这些蘑菇——”

    我的心立刻吊了起来,失算,真是太失算了,没想到拉尔这家伙竟然深藏不露,这次我可真是撞在枪口上了。

    “没有毒!!”

    碰一声。我一头栽倒在地上。

    “吴,没想到你这次真没骗我们,是我们误会你了,真对不起。”三人泪眼汪汪地握着我的手,为刚刚的怀疑而道歉。

    “没什么,没什么。真那么想表示歉意的话。那这些面包就算了,怎么样?”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笑着应道。

    “不行,一码归一码,你还是得吃。”三人异口同声的拒绝道。

    可恶,这三个混蛋。

    “既然是吴远隔千里给我们带来地礼物,不吃也太说不过去了,来。让你们几个见识一下我地绝活。”

    看到一篮圆滚滚可爱的蘑菇,拉尔口水差点没滴出来。鲁高因缺少蔬菜水果,让他这个草原里土生土长地圣骑士如何忍受得了。道格和格夫虽然比较喜欢吃肉,但是眼见一个个新鲜美味的蘑菇摆在自己面前。也忍不住拼命点着头,于是三个老条子提着一篮蘑菇就往门外走去。还不忘招呼维拉丝、莎拉和三无公主也去品尝一下自己的手艺。

    “面包记得要吃。”出门之前,拉尔犹自不忘回头提醒我一声。

    然后,我拉着维拉丝和莎拉的手,摇了摇头,示意她们不要跟过去,至于三无公主,她除非脑子突然短路,不然绝对不会去碰那些蘑菇一下。

    于是,我们几个人就这样坐着,像看电视一样,隔着窗口看着这三个条子在院子里捣鼓,格夫升起篝火,拉尔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根根笔直的细枝,将新鲜的蘑菇混合着肉块串在上面,撒些调料,然后插在篝火周围,一切完成以后,三个大男人蹲在旁边,口水直流地盯着被篝火逐渐烤熟,散发出阵阵香味的蘑菇鲜肉串。

    “可以了。”大吼一声,拉尔已经一手抓住一串,拼命往嘴里送,道格和格夫更夸张,凭着块头大,他们一手抓两串,一口下去就能吃掉一半,嘴巴被烫得呼呼直吹,却直道美味。

    不到一分钟,十几串被三个人一扫而空,意犹未尽地拍拍肚子,显然,他们还没吃够,不过,似乎已经没有关系了,很快,三个人倒在院子里,像蛆虫一样满地打滚着,口里不断喃喃,持续了大概十分钟以后,身子一挺,没了动静。

    “所以说,看上去没有毒的东西,可千万要小心,知道吗?”

    我在目瞪口呆地沙拉和维拉丝的俏脸上各亲了一口,然后将满桌子地面包毁尸灭迹,哪出从库拉斯特带回来的美味水果,和大家分享起来。

    几个小时候,三个条子陆续醒来。“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拉尔摸着头,神色迷茫,野蛮人兄弟也同样摸不着脑袋。

    “大哥,这里还有小半篮蘑菇,怎么办?”道格提问。

    “这蘑菇地味道不错,留着吧,今晚当宵夜。”拉尔理所当然的说道,格夫也点了点头。

    这三个家伙的悲剧,似乎还会持续下去的样子。着的,像八爪鱼般缠绕在自己身上的手脚挣开,轻轻在那张还在熟睡着的恬静美丽的面庞上亲了一口,穿好衣服,出到门外,伸了伸懒腰,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围栏里的那两只白嫩小肥羊,咽了一口口水。

    草原的早晨,空气就是好啊,呼吸了几分,感觉身心肺腑都充满了生机,薄薄的迷雾,被带着花香的轻风迎面一吹,微微湿润的清凉感觉,让人精神不由一震。

    营地的居民为了生计,大抵起的很早,清晨的雾气还没完全散开,大街上就已经有不少的人来来往往了,一对对精神爽朗的巡逻士兵整齐路过,挺下来和我打着招呼,一派祥和的景象,几乎让人忘记了这是一个充满了鲜血和杀戮的残酷世界的事实。

    接近阿卡拉的帐篷的时候,我的脚步慢了下来,侧耳一听,里面隐约有吵闹声,果然还是我最后一个来吗?叹一口气,反正也躲不过,我索性重新加快脚步,大步的向帐篷走了过去。

    刚掀开帐门。顿时迎来两道视线,是阿卡拉和卡夏地,阿卡拉虽然是盲人,但是当她脸向着你的时候,你会感觉到更甚于普通人目光的强烈被观察感。

    另外两个长老,吝啬鬼法拉和老书虫凯恩。却并没有注意我。两个人想斗鸡,怒发冲冠的对视着。刚刚的隐约吵闹声,就是他们两个人在争论。

    “怎么了?”我捅了捅卡夏。

    “吝啬鬼的优化远程传送阵已经研究好了。”

    老酒鬼撇了撇嘴,喷着酒气说道,大清早地就喝酒,你这家伙迟早有一天会死在酒桶里面地。

    “这是好事啊,这两个人在争论什么?”

    “研究是研究好了。可问题是怎么用,吝啬鬼提议慢慢普及。不必急于一时,而凯恩却想早点普及。好降低运费,让纸张的价格降下来。就这样呗。”老酒鬼打着哈欠,这种事情对她来说。怎么样都无所谓。

    原来是这样,我暗暗嘀咕了一句,看了阿卡拉一眼,却发现她默默地坐在那里,面带微笑的喝着清神水,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

    “要是速度普及过快的话,让所有冒险者知道了,到时候该怎么办?不让他们用,他们肯定会心生不满,要是让他们用了,到处乱跑,那整个世界还不乱套了?”

    法拉吹胡子瞪眼睛的对着凯恩,一副你脑子进水的鄙视眼神。

    “这是你们法师公会地运作问题,我也并没有说要大肆宣扬,偷偷来还不行吗?如果你们法师公会连这点东西都隐藏不住,那干脆回家去中番薯好了。”

    “嘴里说的轻巧,你到时试试看呀,老疯子。”

    “好,有本事你将法师公会交给我打理,我就做给你看,傻老头。”

    “若是将法师公交给你这样地人打理,不出三天就会垮掉。”

    “放心吧,至少我还能支持三天,你的话大概明天就会被勒令解散了。”

    “你说什么?”法拉做勃然大怒状。

    “你已经悲哀到听不懂人话了吗?”凯恩不愧是老学者,嘴皮子功夫很过硬。

    两个年级一大把地老头不再说话,微微俯下身子互相打转,作出一副相扑手对峙的攻击模式,两只眼睛瞪着对方,看似想用武力解决。中挥了几下,然后冷笑地看着凯恩,在以往数次激战中,他都是吃了手上没有武器的亏,结果被凯恩地拐杖在脑袋上留下了不少痕迹,如今可不同了。

    面对法拉的挑衅,凯恩不屑的嗤笑一声,突然往自己的拐杖上一按,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那杖头脱落下来,剩下一根笔直均匀的一米多长棍子,然后这根棍子自中间断开,变成两根,这两根棍子复又从中间断开,不过,这次并没有完全分离,而是被锁链拉扯在一起。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凯恩那根拐杖竟然变成了一对双节棍,他左右手各握一根,急速挥动起来,周围顿时棍影重重,啸声大作,看他那熟练的样子,没有苦练个两三年时绝对做不到的。

    最后,他将棍子一收,分别夹在左右二肋,朝对面惊呆的法拉发出嚯嚯的威胁声,这一刻,凯恩已经被李小龙护体了。

    “打就打,谁怕谁啊,别以为学了一两招就是高手了。”顿了顿,法拉脸色一黑,也将自己手中的拐杖舞的呼声大作,耍着棍花,率先朝凯恩发难。

    “噼里啪啦——”

    整个帐篷顿时棍影交织,瓦裂罐碎,而我们,则是早早的将桌子移到了角落,端着杯子,轻啜着清神水,目无表情的看着两个老头你来我往,打的好不乐乎。

    终于,凯恩体力不支,率先退了下去,喘着气收起了拐杖,他到知机,知道法拉这老头是8级的法师,虽然抑制了实力和自己打,但是体力和恢复能力却是怎么也抑制不了的,所以在法拉头上来了两记,自己的老腰也被扫了一棍以后。见好就收,就此停了下来。

    “怎么,不打了?”

    老酒鬼咂着嘴巴,表情颇为遗憾,这种场面可不多见。

    两个老头怒视了卡夏一眼,然后将目光落到阿卡拉身上。显然是要由她这个大长老站出来说事。

    缓缓喝了一口。阿卡拉泛白地眼珠在二人身上一扫,淡淡的笑着开口。

    “关于远程传送的事。暂时还急不得,若是让哈洛加斯那些冒险者随意回到罗格营地,那营地岂不是乱了套?但若是不让他们用的话,肯定会引起不满,所以,我们必须得先定好规矩。既能让冒险者满意,又不至于让各个冒险者区域乱套。因此这件事暂时还是先不暴露出去为好。”

    听阿卡拉这么一说,法拉顿时乐了。瞟了凯恩一样:老疯子,看见了没有。还是我有先见之明啊,不过。还没等她得意完,阿卡拉却又继续说道。

    “不过,凯恩的建议也不错,先不说这样可以大量普及纸张书籍,而且,对于我们罗格营地来说也是赚钱的好机会,可谓一举两得,就这样吧,魔法阵先不要普及,但是可以偷偷传送纸张。”说到这里,阿卡拉露出了“走私贩”独有地微笑,走私,不敢说是最赚钱地行业,但却绝对是最赚钱的行业之一。

    听到阿卡拉这么一说,法拉地老脸脸顿时苦了起来:“可是纸总包不住火,这样做多了的话,怕是迟早会传开来呀。”

    万一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还不是得拿自己这个会长开刷?

    “量不用太大,关于这件事,我们以后再商计一下,想个好点的办法吧。”阿卡拉不容置疑的说道,这个赚钱的好机会,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听她这么一说,法拉小声嘀咕几句,也只得点头同意。

    “好了,吴已经来了,现在开始开会吧。”

    阿卡拉轻轻拍击着手,待大家坐定以后,盲眼突然正对向我。

    “吴,关于库拉斯特地事情,隐瞒着你,我必须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

    没想到阿卡拉直接了当的就切入了我一直顾忌地话题,苦笑一声,我也只能摇起了头。

    “阿卡拉大人,我了解,这怪不了谁,相信你在作出这个选择的时候,肯定也很不甘心。”是啊,除非傻子,不然又有哪个领袖,会白白让宝贵地六十多个战士去送死呢?

    “这是身为长老的无奈啊,有很多事情,并不允许我们感情用事,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我还是会这样做,吴,你明白我地意思吗?”

    “我明白,但是却不一定能做到,看来我这个长老并称职啊。”

    “有些事情,是只有你才能做到的。”阿卡拉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接着,没有多少营养的会议开始,无非是阿卡拉和凯恩通报一下营地还有各处的情况,卡夏通报的是训练区和营地里的军事力量,至于法拉,他负责的优化远程传送阵刚刚完成,暂时还没有什么可说的事,而我,则是将这次库拉斯特的行动说了一遍,虽然大概的东西他们早已经知道,但是毕竟详细情况还是我这个当事人才能一一道出。

    临近中午,这场让人口干舌燥的会议,在众人轮流发言讨论以后,才算停了下来,于是,我乘机问道。

    “对了,加仑老头他擅长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得你们那么看重?”

    加仑老头?阿卡拉他们面面相窥,均是露出苦笑不得的表情。

    “这个很难说清楚,你很快就会知道了,他是一个德鲁伊大师,或许在战斗方面,他并不像你所想象中的那么擅长,但是对于德鲁伊这个职业的理解,我却敢保证,他绝对是整个暗黑大陆第一人,跟在他身边,你肯定会能学到不少东西的。”

    阿卡拉娓娓的解释道,口气中,甚至和提到精灵族大长老雅兰德兰一样,带上了由衷的佩服和敬仰。

    哦,这个貌似高手的加仑老头,还真如此了不得,听阿卡拉这么一说,我对能从他那里能学到什么东西,是越发的感兴趣了。

    说到这里,会议似乎该结束了,可是阿卡拉却并没有开口,帐篷里充斥着一股怪异的气氛,好像其他四人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似的,感觉非常不爽。

    “吴,我们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不,是请你务必答应。”终于,在沉默的气氛中,阿卡拉柔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什么事,说吧,我会考虑一下。”

    看到阿卡拉严肃的表情,我心里满是不安,虽然对于她的不隐瞒,我还是很欣慰,但究竟是什么事情,值得阿卡拉如此慎重,该不会又是让自己为难的事情了吧,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没错了。

    “亲爱的吴,我希望,你能为联盟和精灵一族的合作,作出一些牺牲。”阿卡拉叹着气,缓缓说道。

    “究竟是什么事,阿卡拉大人你就直说吧。”我的表情逐渐平静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我希望,你能成为精灵族的亲王……”

    “哈?什么意思?”

    “就是,和精灵女王结为夫妻……”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