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五章 重见拉尔
    么问题才对。

    心里这样想着。我当然选择了灵魂与己最亲近的小幽灵作为目标。于是。将目光锁定还在因“奸计”的逞而雀跃翩翩的小幽灵身上。盯着你。一直盯着你。

    灵魂锁链。发动!!

    身上淡淡的白光一闪。不到片刻又黯淡了下来。

    咦?

    灵魂锁链。再发动!!上次只是实验罢了。这次我可真是认真的。虽然这样形容有点恶心。但我现在可是比便秘的时候蹲在厕所里“发力”更认真。

    淡淡白光一闪。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说不的有成功率之类的。反正不需要消耗法力也没有冷却时间。再来。我再来……

    正欢欣鼓舞的小幽灵。转动着己那优美的身姿。突然察觉到一道怪异的目光正将己锁定。她顿时一个冷战。双臂紧抱作寒冷状。然后视线顺着看了过去。发现某人正紧紧盯着己不放。视线并不是平时的溺爱或者色迷迷状。而是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古怪目光。就仿佛在期待着己会作出某种奇怪的反应一样。让人毛刺悚然。

    于是。我们的圣女殿下毫不犹豫的抬起手臂。用比常年在街头厮打的流氓还要熟练的动作。一记直拳直直的打了过去。

    “噢——一声惨叫。我捂着黑了一圈的右眼。死死的将吐着粉舌正欲开溜的小幽灵的后领一把提住。小鸡似的将她提了回来。

    “你这小家伙。干嘛无缘无故打我。”

    “呜呜关我事呀。你刚刚不是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希望我一拳打下去吗?”

    话说。我有那么欠揍吗?有那么m吗?你是哪个已经长了毛的脑细胞的出我刚刚的目光是期待你一拳打下去的结论?

    算了。和这只小幽灵认真我的就输了。还是做正事要紧。想到这里。我一把将她的身子扳过来。面对面做在己的大腿上。俯身吻了下去。

    “嗯嗯

    被偷袭的小幽灵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咽声。不过很快就静了下去。

    “呜呜小茉莉还在旁边呢。色狼。”好不容易等我放开。小家伙异常妩媚的舔着己殷红的唇口。似怒还羞的嗔道。

    “别分心。仔细感觉。灵魂合为一体的感觉。”我在小家伙的脸蛋上轻轻捏了一把。复又寻着那香唇吻了下去。

    两个人都闭上了眼睛。嘴唇相接。静静的。给散发出一种温馨的感觉。随后。由我身上散发出了淡淡的白光。这次白光并未立刻消失。而是仿佛有了生命一般。顺着我和小幽灵的唇口相接处蔓延过去。将小幽灵的身体也包裹了起来。

    当然淡淡的白光彻底将我们两个人包裹在里面的时候。毫无预兆的从我们身上散发出一阵强烈的白光。将夜晚的房间照的有如白昼。此时。以我和小幽灵为中心。出现了一个立体的白色魔法阵。神秘的魔法阵围绕着我们缓缓旋转起来。最后破碎。无数的白光碎片。就仿佛归巢的鸟儿一般。纷纷融入我们的身体里面。

    不知过了多久。爱丽丝感觉抱着己的力道一松。不由梦呓一声的站了起来。奇怪的打量着己的双手。有一股暖洋洋的东西在身体里面流淌着。虽然她本来就是精力充沛到过剩。但是现在这种感觉不同。心里突然涌起的那种莫名信感。就好像……即使和一个野蛮人扳手腕也不会输。

    当然。这是她一时力量膨胀所产生的信心过剩。就好像某个人做完热身运动。感觉状态良好。一拳能打死一头牛。可事实上如果他现在真和一愤怒的雄壮斗牛对上。别说一拳。能不能活命都是一回事。

    于是。爱丽丝可比某人那样后知后觉。察觉到身体的异状。她目的明确的立刻打开了己的属性状态栏。一看之下。大吃了一惊。

    本来。一级圣女。也就是相当于一级牧师的属性为:力量:10

    敏捷:15

    体力:15

    精力:40

    生命30;法力100;防御6

    可是她现在的属性却变成了:

    力量:36

    敏捷:31

    体力:42

    精力:54

    生命:168;法力154;防御:110

    这简直就是……爱丽丝几乎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己现在的惊讶。不过。她却知道。这种变化。一定和刚才的事情有关。

    当她迫不及待的望过去。却发现我正有气无力的将整个身体埋在躺椅上。就连眼皮似也因为困倦不堪而半眯着张不开来。

    靠靠靠。没想到灵魂锁链竟然还有陷阱。上面虽然没说要消耗法力体力。而事实上。也的确不消耗这些。但是它消耗的却是灵魂啊。灵魂被硬生生的撕掉了一小片。换做普通人那是会死人的。

    难怪说明上说。如果不量力的和超过限定数目的人签订。会降低身的属性实力甚至是境界。依我看。就是变成白痴都有可能。所幸。因为修习灵魂魔法。我现在的灵魂强度。比起小幽灵这种纯粹由灵魂能量构成的不明生物来说。是天差的远。但是比一般的冒险者就强多了。

    这么一小片灵魂碎片。估计休息几天就能补充回来。而以己现在的灵魂强度。再加莎拉和维拉丝她们几个也不大成问题。不过。也应该差不多是极限了。如果继续发展数量的话。灵魂大概就会因为承受不住而出现一些异状了。比如说失忆。比如说人格分裂……

    的灵魂锁链军团啊。还是那么的遥遥无期。

    “小凡。你这么了?”

    小幽灵心念一动。突然张大嘴巴。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因为。她根本没有开口。想法就似从心底里直接传达了过去一般。而她心里也有一种莫名的信。己的意思。一定已经传达给了对方。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虽然以我们两个的灵魂融洽度。用心心相印形容一点也不过分。但是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心灵传音。还是只有当灵魂合体的时候才能体验的了。

    大概。这就是灵魂锁链的附带作用吧?

    想到这里。我也通过心灵将灵魂链锁的大概内容告诉她。然后再也忍受不住困意。眼皮一合。进入梦乡补魔去了。

    第一次使用灵魂锁链的消耗超乎我的意料之外。足足用了三天时间。我才彻底恢复。然后。我继续将“魔手”伸向小茉莉。不过。进展并没有意料之中的那么成功。无论怎么亲吻搂抱。都无法实现灵魂锁链。难道的要在ooxx的情况下才行?我悻悻然的想到。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小公主在这方面异常的坚决。在我吃掉莎拉以前。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不过。这种情况其实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毕竟我和小幽灵无论灵魂和都是经常玩“合体”。两方面都已经是融洽无比。就算是维拉丝和莎拉她们也比不上。签订契约的时候然顺畅无比。三无公主就不行了。没关系。反正不急。以后多亲亲抱抱。找到感觉。然就会水到渠成。

    不过。这种签订的方式。不是注定了我只能和女孩签订契约吗?希望以后熟练以后。能找到更简单的方法。恩恩……

    解决了灵魂锁链的问题以后。我再次去了一趟绿林酒吧。探望了菲尼克斯。如今他也算是暗黑大陆第一伪娘了。在冒险者之间。他受欢迎的程度竟然不逊色于小狐狸露西亚。要知道露西亚是什么人?魅惑众生的天狐呀。虽然压制也魅力。但也绝对不可小看。而菲尼克斯竟然……

    伪娘真可怕。恩。我该因此祝贺他吗?

    次日。我第二次踏入了库拉斯特的远程传送站。华光一闪。重新回到阔别了将近两个月的罗格营的。

    从罗格传送站里出来。还没等我匆匆的脚步回到家。就有阿卡拉派来的士兵传令。明天一早在老的方开碰头会议。

    虽说上次的事情。阿卡拉她们也是迫不的已。我能体谅。但是体谅和谅解那是两回事。说实话。如果不是维拉丝和沙拉要晋职。我还真不想那么快回来。等再过几个月。心底里那一丝芥蒂彻底消散以后再说。

    回到己的小家。刚好看到己的小维拉丝在照顾那两只被取名为小丝和小凡的羊羔。如今也不算是羊羔了。都一年多了。个子长高。后腿一蹬。都能将我给踢疼了。这不。上次我只想看看小丝能不能产羊奶。上前挤了那么一挤。结果脸上就留下了数个蹄印……改天乘小维拉丝外出。偷偷将这两只羊烤了吧……

    “大人……”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香味。迎面飞扑了过来。我激动的一把将维拉丝较小的身体搂在怀里。亲了又亲。视线则是越过她的香肩。不怀好意的在维拉丝身后围栏里面两只肥滚滚的白羊上打量着。垂涎欲滴。看的两只小动物一阵哆嗦。

    “小宝贝。拉尔那些条子有没有回来。”

    搂上了维拉丝以后。我就再也不肯松手了。直接抱着她回到了屋里。羞的这害羞的小妮子满脸通红。幸好身边只有面无表情的三无公主。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将脸往哪里藏呢。

    “拉尔叔叔他们前几天已经回来。”

    被我强迫的抱坐在腿上。维拉丝脸红红的低着头说道。

    说起来。也有将近一年没有见过这三个老条子了。这次沙拉晋职。身为父亲的拉尔当然要来。本来身在鲁高因的他们没有特殊原因。是不能用远程传送站回来的。不过咱是谁?堂堂的联盟长老。要是连这点权利都没有。那还了的?在往鲁高因修书一封后。包括丽莎阿姨在内的四人。然是如愿以偿的回到了罗格。

    “那么说来。沙拉也和他们在一起?”

    听到拉尔回来的消息。我顿时精神一振。好家伙。这三个老条子也不知在鲁高音混的怎么样了?

    维拉丝乖巧的点了点头。

    “好。去看看这几个家伙吧。”

    心下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我牵着维拉丝的小手。匆匆的往拉尔家里赶去。

    “大哥哥!!”

    开门的正是小沙拉。看是我。这小天使露出让太阳也为之失色的灿烂笑容。身子带过一阵香风。飞扑上来。整个挂在我脖子上。再也不肯下来了。

    “他们在里面?”

    在小天使那越发绝美的俏脸上狠狠亲了一口。我指指门里。低声问道。

    “恩。爸爸。道格和格夫叔叔都在里面。”小天使看着我。雀跃的说道。绯红色的大眼睛迷雾流转。

    好家伙。三个人竟然凑在一起。不对劲。格夫这家伙也就罢了。道格那厮在这个时候。100%会在酒吧里厮混。太反常了。肯定有鬼。

    定了定神。我一手抱着沙拉。一身牵着维拉丝。身后跟着三无公主。浩浩荡荡的往屋里杀过去。我到要看看。这三个条子究竟在搞什么。

    普一进门。迎上来的是岳母大人——纱丽阿姨。她高兴的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直叹我又长高了。汗。当我还是小孩子吗?

    “拉尔他们呢?”

    在里面张望了一眼。并未见到三人。屋子里显的很空荡。能带走的家具都在上次搬迁的时候带走或者送人了。拉尔他们大概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全家人一起聚在这个住了几十年的小家里。

    “他们远远的看见你来了。都上楼准备去了。”纱丽阿姨一手握着菜刀。一手指着楼上。给我打了个醒。

    原来是这样。我冷哼几声。给了纱丽阿姨一个知会的眼神。将怀里的沙拉放了下来。在众人好奇的眼神中。跑出院子里面叮呤踉的捣鼓了一阵。最后。就和黑暗流浪者一样。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里面。以一副新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时。楼上一阵金属响声。沉重的脚步声随之响起。最先。从楼梯里露出一双脚。不。应该说是一双金灿灿的重靴。迈着沉着有力的脚步声楼上而下。跟在他后面的。又是四只脚。三人逐渐楼上走下。打前头的拉尔穿着金色重靴加金色扣带。夹在中间。似乎又长高了一点的道格。身上披着金光闪闪的鳞甲。显的威武不凡。而打后的格夫则是一顶金色头盔。脸上带着一丝无奈。

    只见三人摇臀扭腰。好不威风的一步一步从楼上走下。那凛然的眼神。整齐的步伐。挺直的腰杆。仿佛觉的此刻己状若天神下凡一般。其实在我们眼中。身上穿着一件两件金色装备。其余裸露出平民衣服的这三个厮。比马戏团的小丑也好不到哪去。

    到暴露了己“丑陋”目的三个老条子终于出现。我嘴角一撇。缓缓从袍子里拿出一根法师杖。正是在神秘避难所干掉哈里森时爆的暗金法师杖。那神秘的暗金色光芒。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只见这三个条子圆瞪着眼睛。长大嘴巴。目光仿佛被法师杖的光芒给粘住了一般。再也移不开。结果一个失神。打中间的道格一脚踩空。他反应过来。连忙伸手拉向后面的格夫。没想格夫也正看的入神。被这一拉。没有稳住道格。反倒给道格也拉了下水。一起滚了下去。后面两个牛高马大的野蛮人砸下来。最前头的拉尔然也不能幸免。

    “轰隆隆——”由于楼道过窄。三人只能狼狈的抱成一团。从半楼梯上滚了下来。随着一阵轰响。终于滚下了的面。分了开来。喀拉一声。横躺在的上的格夫头上那顶金色头盔。微妙的从头上脱落。在的上打了几个圈。给这个狼狈的场景划了个完美句号。

    “嘿嘿——吴。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从的上爬起来。三人匆匆将几件金色装备收起来。露出一身朴素的平民装扮。然后涎着脸不怀好意的凑上来。拉尔率先发难。大手夸张的举到了半空。重重的落在我肩膀上。我的身子顿时一矮。而拉尔的笑容则是僵直起来。然后缓慢的将手收回。藏在后面。神色古怪的回过头朝道格使了个眼神。

    无语中。这厮果然腹黑。己吃亏了心里不平衡。还想要连战友都拖下水。

    不明所以的道格嘿嘿笑着。带着比拉尔更重的力道。将己粗厚的大手落在我另一肩膀上。在我呲牙咧嘴的样子中。神色也变的和拉尔一样古怪。回过头。死死的看了拉尔良久。才朝最后的格夫使了个脸色。

    道格。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格夫可是你的队友兼兄弟啊。

    最后。憨直寡言的格夫走上前来。犹豫了一会。伸出双手。在我两只肩膀上用力拍下去。但是落下的一瞬间。却放缓力道。轻轻在上面拍了一下。然后。他立刻感觉到了掩盖在外面袍子里的肩膀上的异物。不由回头看了苦着脸的拉尔和道格一眼。有怜悯。更多是幸灾乐祸。

    好吧。我承认在护肩上装上尖刺以应付野蛮人的热情招呼方式是不对的。

    结果。我的肩膀酸了半天。拉尔和道格则是捂着手直呼疼。可谓是两败俱伤。只有心慈的格夫免于灾难。有一句叫啥来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啊。

    “好了好了。都多大人了还像小孩子似的。都给我坐好了。”

    一旁笑眯了眼的纱丽阿姨出声道。无数血的事实证明。反抗拿着菜刀的纱丽阿姨。后果是十分恐怖的。于是我们连忙在椅子上正襟危坐。靠。死道格。竟然抢我的位置。看我的佛山无影脚。

    “你这小子。进步不小啊。”

    坐下以后。见我脱下长袍。露出里面的锋芒毕露的尖刺护肩。二人不禁恨的牙齿发痒。拉尔悻悻然的在我的肩膀上打了一拳。

    “彼此彼此!”

    咧嘴巴笑道:“对了。你们这身兽皮是从哪里来的?不会是染成金色的吧。”

    指的是他们那四件金色装备。那可是四件啊。要知道。在鲁高因。一个队伍能有一件就已经十分了不起了。所以也怪不的他们会拿出来炫耀。不过。他们究竟是怎么的来的呢?拉尔队伍很强。这我是知道的。但是再强也只有三个人。比起其他四人五人转职者队伍来说还有一定距离。因此要说他们是正常爆怪获的。那就真有鬼了。

    “哼哼——”

    的问题正中了这三个厮的胃口。还没等拉尔装一装深沉。吊吊我的胃口。大嘴巴道格就迫不及待的将一切给爆出来了。

    原来。这说出奇。也不出奇。这三个家伙人品比较逆天。在沙漠里发现了一个从没有冒险者探索过的古墓——要知道经过数千年来无数冒险者的开发。整个鲁高因沙漠能走人的的方。可谓都被踩了个遍。因此能发现这个墓。绝对是三人做了八辈子的掏粪工人才修来的一次福气。

    可想而知。没有被探索过的墓。爆率往往是惊人的高。因此四件金色装备也出奇。不过这三个厮到也知道财不露白。将事情掩盖的好好的。今番才忍不住在我面前现上一现。结果又被我的暗金法杖给无情打击了。

    “你不知道啊。当时面对墓深处的王者级沙的骑士。眼看我们三个不敌。就在这时候。我心里涌现出一股明悟。仿佛悟通了前生百世。往事一一闪过。然后。一直苦练不成的世代代传的祖上绝技——粉碎星拳。就这么给通晓了……”

    话说。你的祖传绝技不是幻灭轮回吗?

    “看到拉尔和格夫在沙的骑士的淫威下。瑟瑟发抖的抱成一团。畏缩在墙角。眼看就要被敌人斩于刀下。我虎吼一声。拳头顿时膨胀了好几倍。整个墓室顿时黑云滚滚。雷光闪鸣。妖风大作。群魔乱舞。天的都为之颤抖。这时候。我两眼无喜无怒。平静的看着沙的骑士。缓缓将拳头往前一推……”

    这样说着。道格站起来。漫步慢来窗前。举目远望。沧桑忧郁的目光似乎直透苍穹。留给我们的背影是那么的孤独。寂寞。如同诗人一般。他轻轻仰头长叹。

    “啊。连天空都破——”

    “破你个死人头啊!!”

    再也听不下去的拉尔。不待他说完便飞扑过去。将道格摁到在的乱拳猛锤。就连一向温和的格夫也忍不住凑上去踢了好几脚。没办法。道格这厮的脸皮实在是太厚了。

    “好了。都让你们别闹了听到没有”

    声音未至。菜刀先行。一把明晃晃的菜刀从拉尔和道格之间窄狭的间隙穿过。铿锵有力的钉在对面墙上。随后便是丽莎阿姨的河东狮子吼。

    “你们三个别给我的意。以后要是再敢冒这样的险。我……我就……”这样说着。纱丽阿姨的眼睛红了一小圈。

    如同丰厚的爆率一样。未知的古墓。伴随着未知的敌人。也就意味着更大的风险了。虽然在刚刚的谈话中。拉尔他们都尽量将危险淡化。但是有过不少经历的我岂会不知里面的凶险。这次的探索。他们用九死一生来形容都不过分。也难怪纱丽阿姨会那么担心。

    三人好说歹说。发下毒誓。才让纱丽阿姨重新露出笑容。这茬以后。我们也不敢再聊冒险方面的事情了。这时候。拉尔突然对着我诡异一笑。

    “吴。我们也从鲁高因给你带来了不少礼物。可千万别辜负我们的心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