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 伪娘之魂的觉醒、生命增加药剂
    二合一章节,8800+的字,求点票票应该不算过分吧,累死人了,不幸中的大幸是总算没有悲剧。````我出走的时候不小心掉落悬崖里了喵醒来以后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喵,你看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不是没能认出你吗喵

    菲尼克斯一听,连忙来了个一招吃遍天下的失忆,还不忘记亡羊补牢的在末尾都加上“喵的一声。

    哈哈哈哈哈

    我在心里几乎笑断了肠,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吴凡,为了伟大的革命事业,你要忍住,忍住!!

    强忍着嘴角扭曲的笑意,我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又摇了摇。

    “还是有点不对,让我想想,哦,对了,我的表妹最喜欢玩一个游戏,如果你做对了,那就表明你真的是我的表妹。”

    我满脸严肃,目光炯炯的看着菲尼克斯。

    “什么游戏喵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喵”这家伙看着我,秀气的眼目又泛起了水雾。

    “好吧,这也没办法,我就示范一遍给你看吧。”

    这样说着,我掏出一根可爱的魔法杖,没错,就是上次在交易市场购买白色恶魔肉的时候附赠的魔法杖,虽然做工粗糙了点,但是胜在造型可爱,非要我形容的话,就像美少女变身时用的魔法杖。

    于是,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将魔法杖握于胸口,似乎受到我的动作影响,整个酒吧顿时一阵肃静,这时候,我和菲尼克斯这对相声组合都已经超然物外,全然已经忘记周围还有其他观众存在。

    然后,左眼轻轻一眨。气势满满的握着魔杖转了几个圈(请自行想象,实在无力形容)。

    “变身,miraruku,了。”

    全场只剩下倒抽气声。

    “来,如果你是我的表妹的话,就试试看吧。”我一把将变身魔法杖塞到菲尼克斯手上。

    愣愣的看着我,又看了看手中可爱的魔法杖,菲尼克斯的视线不断在二者间来回移动,似乎在犹豫着什么,眼神有点奇怪。既似抗拒,但是又有跃跃欲试地新奇感。

    最终,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将魔法杖轻轻贴在由黄色缎带打成的蝴蝶结和蓝色椭圆形银丝饰边的宝石所妆点着的侍女服胸口上,神情不知道为什么,颇有几分庄重地感觉,仿佛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对他来说比向神祷告更重要一样。

    然后她有些生疏的将法杖轻轻举起。身体僵硬的转了几圈。“变……变身。mi…最喜欢鱼了。”

    在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再次的吸气声中。菲尼克斯僵硬的将整个过程完成,虽然动作生硬。但是身穿侍女服,娇小可爱的她。比我这个大男人做起来已经实在是好看太多了。

    刚刚那些不明凡大人为什么会做出让人起鸡皮疙瘩地动作的冒险者,看到菲尼克斯表演一遍以后,不由眼睛一亮,原来同一个动作,由不同的人做出来,竟然有着如此巨大的反差,同时心里也暗自钦佩。

    凡大人就是凡大人啊,目光深远,思想前卫,总是能看、能想到我们看不到想不到的东西。

    在场所有人当中,只有一个人依然眉头紧皱,那就是菲尼克斯,停下来之后,她愣愣的看着魔法杖,眼睛里满是“我很不满意”的意思,好一会儿,不待其他冒险者们喊再来一个,她自个到是旁若无人的将法杖重新握于胸口,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此时,她给人地感觉,就是已经完全忘记了周围,忘记了所有地人,整个天地都是他的舞台,而舞台上,仅有她,还有她手中地变身魔法杖而已。

    很显然,她已经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了。变身,miraruku,kiraruku,gyogyogyogyo……,最喜欢鱼了。”

    这次,她地吐词已经很流利,虽然还因未曾适应这种奇怪的发音,而在调子上缺少了感情地波动,听起来略微生硬,少了那种甜美可爱的感觉,但已经做地十分不错了,特别是在动作上,转身几个动作给人的感觉十分轻灵,那轻逸的侍女裙摆因她那流畅的动作而迎风飘起,像一朵黑莲般绽放开来。

    全场惊呆!

    那个最先开口的野蛮人,张大嘴巴,吸着气,就要将一声“好”爆出来,可想而知,在这种落针可闻的环境里,他这一牛吼将是多么的惊天动地,不过,还没等声音升到喉咙里,旁边另外几个冒险者齐齐出掌,四五只大巴掌在他光秃秃的脑袋上拍了下去,啪啦几声,这个野蛮人一个跟斗栽到了桌子底下。

    为什么不让这个野蛮人出声?理由很简单,我们的伪娘侍女菲尼克斯小姐,做完动作以后,又重新陷入了沉思之中,蹙着眉头,神色凝重,似在思考着什么,所有人都知道,她对刚刚的表现依然不满。

    果不其然,沉思一会之后,菲尼克斯重新抬起头,深呼吸一口气,目光由庄重突然转变为可爱,轻轻将法杖握在胸前,没有任何的停顿动作,就那么自然的一举,这一刻,所有人都恍惚起来,在他们眼中,菲尼克斯仿佛与魔法杖溶为了一体,人就是杖,杖就是人,人杖合一,那一举一动,莫不是溶于自然,溶于美,就仿佛周围有无数星辰围绕着她旋转一样。

    “变身——喵

    脚尖提起。随着他的旋转,裙摆轻轻飘起,可爱的法杖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又一道的优美轨迹,让人心醉神迷。gyogyogyogyo……,最欢鱼了,喵”

    可爱的动作,可爱的音节,尤其是那仿佛神来之笔的可爱尾音,这一刻,菲尼克斯不但已经完全超越了我刚刚憋足的示范。更是将几个声调和动作做了一番修改,变得更流畅,更可爱。

    整个酒吧鸦雀无声,就连那些侍女们,也用又羡慕又嫉妒的目光看着菲尼克斯。

    “怎么样,表哥,是这样子吗喵”

    做完以后,菲尼克斯脸蛋红扑扑的。眼睛满是喜悦。似乎对自己刚刚那完美地表演也很是满意。

    “恩……是……是的,很……很好。你的确是我的表妹丝达琳没错。”

    被菲尼克斯这样一问,我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不知为何。我现在有一种趴在桌上痛哭一场的冲动,没有任何理由。就是想狠狠哭上一场。

    “表哥,喵”

    看我全身无力的趴在桌子上,不断用额头在上面用力死磕的样子,菲尼克斯有点奇怪,不单是我,酒吧里少部分知道菲尼克斯性别的冒险者,也在和我做着同样的动作,整个酒吧都响彻着整齐磕头声。

    “呃……有什么事吗?我亲爱的表妹。”直起身,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淤血。

    “这个……喵表哥,这根魔法杖,能不能送给我喵”

    回过头,只见菲尼克斯双手紧紧地握着法杖,仿佛怕我不答应似的,满脸的紧张,炙热的目光中隐藏着一股汹涌的狂热。

    咦——?

    我瞪大眼睛看着菲尼克斯,此刻,我才发现她和刚才相比,已经完全变了,如果说之前扮演伪娘,还带着一丝僵硬和抗拒感,感觉像被逼上梁山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是完完全全的融入到了这个角色里面,一双秀目里绽出出的炙热光芒,就仿佛小孩子发现了自己最喜欢地东西或者找到了自己最渴望地梦想一般。

    简单点说,就是这一刻的她,类似已经突破了某种瓶颈,进入了一个全新地境界,全身所释放出来的真娘光芒,无比地耀眼,在也无法让人将其和“男性”这个词语联系在一起,如果我刚刚进门的时候,看到地是现在的她,那我肯定无法再认出她就是菲尼克斯,一丝这样地念头也产生不了。

    莫非是自己刚刚的戏弄,误打误撞的让他灵魂深处里的某种东西觉醒了?一种叫伪娘之魂的伟大产物!!!

    “好……你……你拿去吧。”

    我张着嘴巴,老半天才说道,看到菲尼克斯喜滋滋的将魔法杖收起来,我再也忍不住,回过头去,哭了。

    菲尼克斯,吾友,你一路走好,从今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菲尼克斯这个人了,取而代之的是褪茧重生的约瑟夫,丝达琳。

    “客人,请问您要喝点什么,喵

    菲尼克斯俏皮的轻眨了眨左眼,对面本来一脸酷酷的刺客,那张刀削的冷脸顿时透露出一丝手足无措的神情,然后胡乱的点了一大堆东西。

    “客人,请问您要点什么,喵

    这次,她面对的是一个法师,两手拉着裙摆,微微提起,优雅的行了一礼,菲尼克斯柔声问道,每一个微小的动作中都充满了大家闺秀的气质,顿时,中年法师也将头低了下去。

    真是太可怕了……

    “小菲妮……”

    二楼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顺着一看,原来是事件的另外一个主角——酒吧第一美女侍女欧娜,闻声的菲尼克斯连忙碎步赶了过去。

    “老板娘让你过去一趟,咦?小菲妮,你好像……有点不同了……”款款而下的欧娜牵着菲尼克斯的手,上下打量着问道。

    当然不同了,和刚刚的她已经完全不同了,灵魂已经由“他”变成了“她”呀,我在内心狂喊道。

    打量了一会,虽然疑惑,欧娜还是很高兴,她本来就是事件的始作俑者。对菲尼克斯现在的气质产生的变化,眼睛里的柔情蜜意更是添了几分。

    “小菲妮,我们一起去吧。”

    那张美丽的脸蛋上绽放出了笑容,欧娜将菲尼克斯的手拉得更紧。两个穿着可爱地漂亮“女孩”深情凝视,在冒险者眼中,这副唯美的景象,就好像被百合花所环绕着一样。

    从酒吧里出来,我感觉嘴角依然有些僵硬,摸了摸,颇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

    菲尼克斯现在的结果,算是悲剧吗?我也说不清楚。虽然看起来貌似很悲剧,但是他得到了自己喜欢地女孩,就算要装扮成伪娘,现在来说,似乎也是因为自己感兴趣,又或者说是埋藏在内心深处的伪娘之魂终于觉醒了,话说,是我成全了他吗?

    幸福的定义是什么。我不大了解。以一个转职者的身份,在酒吧当侍女。看起来似乎有些滑稽和荒唐,不过。菲涅克斯以前流浪者的身份,在其他冒险者眼里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最重要的不是别人的看法,而是自己。菲尼克斯觉得自己是否活的幸福?才是唯一地标准。

    回想起他在酒吧时的笑容,我突然有一种羡慕的感觉。

    “主人羡慕,也想穿女装?”

    默默一旁的三无公主突然开口,看着我的眼神填满了两个字——变态。

    不不不,你这家伙完全是知道我想表达什么意思的吧,是故意这样说的吧混蛋,再说,你是怎么看出我心里在想什么的,读心术吗?

    “小凡,你将想法一丝不漏地表现在脸上也就算了,还总是没有自觉地说出来。”项链里的小幽灵毫不留情地吐槽着我。

    是吗?我是这种人吗?会不知不觉将自己心里想的东西说出来?骗人吧。

    “绝对没有骗你。”

    小幽灵和三无公主齐声反驳道。

    在裸地事实面前,我无法辩驳。

    “我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能和菲尼克斯一样,随心所欲的向自己地道路前进,那该有多好啊。”看着逐渐落下的夕阳,我感叹一声。

    “现在不可能吗?”

    小幽灵歪起了脑袋,对她来说,除了我之外地所有东西,她都能随时抛弃,所以自然感受不到牢牢系在我身上的一根又一根牵绊之索,和她相比,我现在反倒更像一个暗黑人了。

    “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当有一天你发现前面的路不是自己所想象中的那样的时候,已经无法回头了。”

    我苦笑一声,如果是在罗格营地那会,早点觉悟,带着维拉丝和莎拉她们一起隐居的话,或许还有几分可能,但是现在已经不行了。

    地狱势力已经在关注自己,如果没有冒险者联盟的庇佑,我有信心自保,却没有信心保护莎拉她们,还有,从莱曼长老那里得知,自己已经被称为那个什么大陆双子星,要是现在抛弃一切,那么,我将成为整个大陆的罪人,至少也会饱受冷眼,即使我无所谓,我能让跟着自己的莎拉她们受这样的委屈吗?

    拉尔、道格、格夫、四大长老、德鲁夫、依哈娜、马顿、琳娅、恰西、索恩、蒂亚、科特、迪卡、白狼、露西亚……还有那一张张叫不出名字,但是同样诚恳真挚的面孔。

    这些人一一从我心里面闪过,当我察觉到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当中,自己已经融入到了暗黑世界,身上已经有了无数的羁绊,缠着自己的牵绊之索,向这样人伸展,然后再分成无数道,扩散至四面八方,如同密集的蛛网一样,让我无法挣脱,我能置这些人不顾,独自一人跑去悠哉吗?

    我想,如果这样做的话,不叫洒脱,也不是豪迈,而是一种逃避,懦弱,身为暗黑的一份子,自己。还有自己的妻子和朋友,都享受着这片大陆的恩泽,受到联盟的保护,面对着压在肩头的重任。我有什么脸视而不见?

    越是在艰难困苦的时期,越是会诞生许多崇高的人格,没想到自己在暗黑这个大染缸里飘了一下,觉悟似乎也高了起来了。

    叹了一口气,我拉起茉里莎的小手,对着她笑了起来。

    “放心吧,小不点,总有这么一天地。等将地狱一族打败以后……”要等到什么时候呢?我不知道,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所有的冒险者都在朝这个愿望前进着。

    “啊,小凡,我也要,我也要。”见我拉着茉里莎的小手,小幽灵似乎不乐意了,在项链里吵闹起来。

    “有什么不可以。只要你从里面出来。拖着你地手一直到老也可以,啊。别忘了在出来之前要穿上内裤。”

    “我

    这小家伙闹别扭了,也不知道是不要穿上内裤。还是不要在路人来往的大街上行走。

    “那回去再让你牵个够……”

    “不要不要,我想要牵着手看夕阳。我想要牵着手漫步在夕阳下无人的街道上,啊啊——

    “你睡觉去吧。”睡觉的话就什么都能实现了。

    “呜咕——”

    几天过后。菲尼克斯凭着她那完美的魔法变身舞而名声大噪,而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当时得意忘形的我,无视了其他人向菲尼克斯示范,结果被众人抓了个正着,结果菲尼克斯的名声越是响亮,我作为变身舞创始人地名头也越是响亮。

    于是,走在大街上,我很无辜的被冒险者围观了,那眼神似乎在议论:“看,凡大人就是变身舞的创始人啊。”

    “不是吧,那种可爱的舞蹈,我还以为是哪个漂亮可爱的女孩所创呢,怎么可能是身为男人的凡大人?”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

    于是,各种版本的臆测随之诞生,甚至连猜测我是女扮男装的版本都有……

    悲剧啊,和菲尼克斯这家伙在一起,果然是会被传染悲剧地。终地归宿以后,我似乎应该立刻赶回加仑那里,按照阿卡拉她们的期待,进行一番苦修才行,能让她们千方百计去计算,加仑老头肯定不简单,就算是没有她们地催促,我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向对方学习,对实力地渴望,我并不逊色于其他冒险者。

    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两件事情,让我不得不先将这件事放下,其一,便是史努比老头,我可没忘记这家伙将我的黄金鸟捣鼓过去,说要制作生命增加药剂,一个月地研制时间,如今已经过了一个半月,想必那生命增加药剂也该完成了吧。

    其二,则是维拉丝和莎拉的晋职仪式,如此重大地事情,我说什么也得走上一趟吧。

    于是在第二天,我亲自造访这老头的家,一看他的小屋房门半掩着,顿时乐了,看来没白跑一趟啊。

    打开门走了进去,一股异样的,说不上难闻,但也绝对说不上让人舒服的气味迎面扑了过来,昏暗的屋子里面摆满了各种罐子,其数量之多让人叹为观止,四处一看,却是没人,不过我很快就发现了端倪,在桌旁一角的地上,开了一扇地门,估计史努比老头的实验室应该在这地下吧。

    当我顺着台阶下去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一声爆炸声,让我乍舌不已,这老头可没有吝啬鬼法拉那么皮硬,千万别被炸死了才好。

    加快几步,我终于下到了一间颇为干爽的地下室,里面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爆炸过后的痕迹,破碎的实验器材和纸张散漫了一地,而史努比老头,这幸运的家伙,正摇头晃脑的从地上爬起来,仔细一看,他那白胡子都已经被炸掉了不少。

    “你没事吧。”

    我心里暗自偷笑着,凑前一把将史努比老头扶起来,这老头一边痛苦的呻吟着,一边将头转过来,看清楚了是我,顿时露出疑惑的眼神。

    这家伙该不是脑袋被炸傻了吧。

    “哦,是凡长老,你看我脑子……”愣了许久,他才猛地一拍脑袋作恍然大悟状。

    “不碍事不碍事,不知那生命增加药剂。研制好了没有。”我撇着嘴角,露出了自认是最尊老爱幼的笑容。

    “好了,半个多月前就好了,本来是想亲自送到凡长老手上的。可凡长老那时不在,这几天又忙着新的实验,一时半会就给忘了。”

    说着,他在抽屉里翻番找找,最后小心翼翼的拿出七瓶古怪的药剂,告诉我这就是用黄金鸟里面的配方和原料制造出来的所有药剂了。

    锥形地玻璃瓶,里面装着的液体,底部下沉的为橙黄色液体。而上面则是浮着一层绿色,颜色看起来有几分妖异艳丽,相当古怪的药剂,除了三无公主做出来地菜以外,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颜色怪异的液体。

    不过,造型似乎和自己印象早已模糊的暗黑游戏里的生命增加药剂十分相似,因此,我毫不怀疑这就是传说中的生命增加药剂。拿起来一看。却发现注明上面只用暗金字体写着几个简单的大字。

    生命药剂:喝下以后,永久性增加使用者的生命值。

    还真够简洁的。看到这里,我头往史努比老头那一转:“老人家。不知道这生命增加药剂效果如何,究竟能增加多少生命值呢?”

    “这个。因为没有实验,我也不大清楚。不过按照配方上地注明,应该是按照使用者资质的不同而不同吧,一般来说,佣兵喝下以后大概会增加10-20点生命值,转职者则是20-40点不等。”

    史努比老头抚着自己被烧得半焦的白胡子,一副之乎者也的老学究模样答道。

    原来如此,10-40点,对于库拉斯特的冒险者,特别是体制孱弱的法师也来说,已经是个不小的数字了,能凭白得到,比半件暗金装备的价值也不小了,想必得到这个消息以后,全部冒险者又该欢呼万岁了吧。

    “材料怎么样,能够大量制作吗?”沉思一会,我立刻进入长老模式。

    “可以,不过其中一部分重要地原料掌握在精灵族手里,凡长老你看……”

    史努比老头犹豫道,虽说暗黑大陆面临灾难,现在应该不分种族你我才对,但是像生命增加药剂这么珍贵地东西,他一介负责人还是不敢擅自做主。

    “没关系,你先做好大量生产的准备吧,精灵族那边我们会负责解决。”

    如今正是两族合作地好机会,相信有了这份生命增加药剂作为筹码,合作事宜将会更加顺利,简直就是一箭双雕,阿卡拉她们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我说老人家……”迟疑了一会,我还是问了一个私人问题。

    “这药水可以叠加使用,或者在近期还有改进地余地吗?”

    “呵呵,一个人只能喝一瓶,多了也没用,至于改进,我想改进的余地肯定是有地,不过空间很小,所需要的时间绝对不少,凡长老还是不要太过期待才好。”史努比老头呵呵一笑,打消了我地念头,不过,话锋一转,他又继续说道。

    “不过,第二第三世界里有更好的材料,以后你去到以后,自然还能用到强化版和超级版的生命增加药剂。”

    汗,这不就跟游戏里一样,每个难度一次任务,完成以后获得一瓶药剂吗?

    告别了史努比老头以后,当天晚上,两人,一幽灵,一狗一人鱼,围在桌子,看着上面的六瓶生命药剂陷入了沉思。

    “嘎哦——”

    生命增加药剂那妖艳的光泽,显然是很吸引巨龙这种视亮闪闪的东西为生命的生物,只见死狗大摇大摆的跳上桌子,将一瓶药剂揽在怀里,高傲的狗脑袋一扬,宣布了这瓶药剂的归属权,然后还不满足,又将自己的狗爪伸向了第二瓶……

    我不着声色的给了在一旁b的看着死狗行为的小人鱼使了个眼神,接受到我的信息的小人鱼埃里雅,可爱的将自己完美地上半身一挺,笔直朝我行了一个军礼,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她那根大小形状像叉子一样的黄金三尖戟,两手握着。气势滔滔在耍了一个枪花,从后面毫不犹豫的朝死狗**上叉了过去。

    “噢——”

    **遭袭的死狗一蹦三米高,落下来地时候,被小人鱼用握棒球的姿势紧抓着的三尖戟狠狠一挥。来了个本垒打,化作流星消失在了窗外。

    好球,我用指头轻轻摸了摸埃里雅的小脸蛋,她似乎很喜欢我这样亲昵的碰触自己,收起三尖戟后,两只小手牢牢将我的指头抱在怀里,依依呀呀的发出可爱声音,不断用脸蛋在上面蹭着。或者干脆含入嘴里吸允。

    这个时候,我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如果她这样抓着自己地手指突然用力一甩,究竟能把自己甩到哪里去?是死狗的悲剧下场太让人记忆犹新了,还是自己本来就有被害妄想症呢?

    “爱丽丝,小茉莉,你们一人一瓶。”这个分配时毋庸置疑的。

    “我就不用了,反正有危险的时候可以躲到项链里面,再说生命值对我来说也不是很重要。”小幽灵摇着头说道。诚如她所说。只要混到六十级,学会血魔转换。那全法力加点的牧师将迎来真正的春天,生命值对她们来说到真不是那么重要了。

    “胡说。到六十还要多远,再说着东西以后也能批量生产了。你这贪心的小家伙还学什么矜持。”

    我在她那软呼呼的脸蛋上捏了一把,真是地。手感怎么可以那么好,完全就是犯规,这不是让人欲罢不能吗?

    “呜呜呃走尸热……”(我喝就是了)

    小幽灵知道,虽然这药剂能量产,但是想要集齐原料也不容易,就算制作出来,也要先往第二第三世界分配,想要真正在第一世界地冒险者里普及开来,没有个一两年是不可能的,暂时来说,这七瓶药剂还是蛮珍贵地,本来以自己的能力,生命增加药剂地效果的确不是很重要,但是在这方面怎么能拗得过这霸道地家伙呢,所以她只能无奈而又甜蜜的收下。

    看到小幽灵地下场,然后再见我的眼神望过来,三无公主这小不点到时很识相,知道现在的我惹不得,二话不说抓起了一瓶。很好,机灵的小家伙。

    我的目光看向埃里雅,抱歉了小人鱼,战斗里尼是属于板凳成员,现在暂时还不能分配给你。

    “咿呀咿呀——”

    埃里雅叫可爱的朝我伸出小手,做出一个抱抱的姿势,神色里满是乖巧和听话,好,很好,要是死狗有你万分之一那么听话,我早就考虑将它的地位从储备量提升到苦力阶级了。

    还剩下五瓶,沙拉和维拉丝一瓶肯定是要的,剩下的就看缘分吧,先遇谁就给谁。

    “小凡,你不要吗?”

    见我将剩余的药水收起来,小幽灵眼里满是不依,这家伙那么霸道的让我喝,自己却不肯喝一点。

    “以我的实力,需要吗?等以后量产了再说吧。”我笑了笑,这的确不是假话,几十点生命值,对我这种生命充满了“挑战”的人来说,作用还真不大。

    “呜——”

    小幽灵嘀咕着,将药剂凑到嘴里,咕噜咕噜的一口气喝下去,突然用惊讶的眼神往门外一望,然后乘着我一时大意,扑了过来,樱唇努了上来,一丝丝清凉的液体从她的小嘴里渡过来。

    “笨蛋。”

    等我反应过来,整口药水药剂被她尽数渡到我的嘴里,无奈之下,我只好不轻不重的赏了她一记手刀。“呜呜

    虽然夸张的抱着脑袋呜呜呻吟,但是小幽灵脸上满是奸计得逞的笑意。

    “我不需要药剂,你也不需要,那么我们就共分一瓶,这样一来,我们的生命就联系在一起了,这不是很美好吗?”

    轻舞着,小幽灵脸上闪烁着动人的色彩,竟然让我一时说不出话来,心里满是柔情。

    于是,这一瓶药剂在小幽灵的策划下,被两个人几乎平分掉了,有余剂量减半,我的生命增长了16点,但是小幽灵这家伙,却出乎意料的增长了36点,剂量一半就能增加那么多,圣女职业是怪物吗?

    而三无公主喝下去,也达到了佣兵的最大值20点,本来我还以为凭着小不点小公主的超级智商,药剂作用会更明显一点呢,看来这个界限不是那么容易打破。

    不过,当小幽灵说到生命共享的时候,到时提醒了我一件事,自己新掌握的那个逆天技能,灵魂链锁还没使用呢,这上面的说明一大堆,但独独就少了如何和对方签订契约的说明,这不是耍人吗?该不会是伪劣假冒产品吧。

    看着灵魂链锁上的说明,我陷入了深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