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 尾……尾巴?
    我无法接受你们的邀请了。”我的脸色突地一变,焦急的对一旁的莱曼报以歉意眼神。

    “生什么事情了吗,孩子?”

    看到我的样子,莱曼知道肯定是生了什么大事。

    “恩,我们这边出了点问题,对不起,我要先赶过去了,请代我向你们的女王和大长老阁下表示歉意。”

    这样说着,没有等莱曼说点什么,我又急急忙忙的和三无公主交代了几句,然后召来小雪独自离开去,一路上,在我和传送站外围的冒险擦肩而过的时候,他们也露出了忧虑的神色,看来已经比我早一步从刚刚那个佣兵口中得知了消息。

    “吴凡大人,露西亚她们得到了消息,已经先你一步去查探了。”当小雪从库特身边掠过的时候,他在我后面大声吼道。

    该死的,这只小狐狸还给我添什么乱子呀,难道她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吗?焦急之下,咋听露西亚竟然不分轻重的跟着跑了过去,我简直恨不得立刻将她抓起来吊在树上晾上个三天三夜。

    当我一边赶路,一边将那个佣兵递过来的详细手札展开,逐字逐句的解读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感觉,最令自己担心的事情生了。

    据刚刚的手札上的详细报告,在第二大队第五小组负责的区域,也就是离这里大概级百公里以外一片坡度平缓的山林里,陆续的有负责情报的佣兵失踪,先是一个佣兵在传递情报的时候无意路过那片区域,突然失去了消息,负责和他联系的另外几个佣兵在惊疑之下,也进入了那片区域搜索,然后又失去了消息,就像连锁反应一样。自那以后,大约又有数十名试图寻找伙伴的佣兵消失在那片区域,具体数量手札上也没写清楚,不过据上面的记载,至少也已经有三四十名了。

    当读完最后一字以后。我只觉得头皮炸,心里面仿佛有什么填郁住无法泄出来,连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起来,通红着眼将卷轴一扔,下一刻,一道强化版地火山爆冲地而出。将半空中的手札化为灰烬,那喷岩浆动荡着空气的响声更是让周围一片的大小野兽惊慌四走,胆寒欲裂,这道猛烈咆哮着的火山爆,就是诠释我现在心情地最好解释。

    这群笨蛋,在出之前我说过多少次了,遇到突状况不要自己擅自行动,要原地待定及时汇报。就是为了防止重情况生,为什么他们偏偏就是听不进去呢?

    在四只鬼狼和懒乌鸦展开范围全力搜索下。一路上我总是能找到个别联盟冒险。在他们地指引下。虽然走了一些弯路。但是至少没有迷路。而同时。这些冒险也被我交予了任务。在那片区域外围警戒。禁止再让任何冒险涉足里面了。

    当天夜晚。我便到达了目地地。还在外围。一股远远传来地微弱地狱一族气息让我心头一惊。这种邪恶地气息似曾相识。还没有等我回忆起来。十几个冒险从对面地森林里走出来。纷纷向我打招呼。仔细一看。他们大多以刺客和亚马逊为主。

    “大家都没事吧。”

    看到这些转职。我紧绷地心弦终于松了几分。记过几番询问。才知道这些冒险也是听闻了消息。然后作为先锋部队从各个大队里赶过来。幸好他们脑袋瓜子还算是清醒。有了前车之鉴以后。他们并未急着进入里面寻找那些失踪地冒险。而是原地等待其他队友地到来。打算等聚集起一股不弱地力量以后再集体行动。

    “你们做地很好。不过这次搜寻搜寻你们就不用参与了。事关紧急。现在。我代表联盟。恳求你们。先在外围搜索。阻止那些冒失地弟兄们进入。然后带着你们地队伍离开好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有一种不大好地预感。这种不详预感就好像天空中有一双邪恶地巨眼。正在虎视眈眈地觊觎着我们。设下一个个陷阱等待着我们地到来。现在一件损失了不少冒险。大大地超过来我原来地预计。我不能再让剩余地冒险再去冒险了。身为负责人。我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

    “凡大人言重了,既然是您的吩咐,我们照做就是了。”

    这十多名冒险面面相窥,显然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下这样的命令,按照他们的观点,应该是等其他冒险聚集起来,形成一股庞大的力量以后一起展开搜索才是。

    “对了,你们有没有看见露西亚,就是那次擂台上的,较小的,十分漂亮的女刺客。”

    没走出几步,我突然一个急刹车,回头向那些正欲散去地冒险问道,怕他们不认识,还仔细地描述了一遍,不过显然是我多心了,自从那擂台那一站以后,整个库拉斯特不认识露西亚的冒险应该不多了。

    “我刚刚赶到,一路上并没有见到露西亚小姐,你们呢?”

    十多个冒险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都纷纷摇头,不过看着我地眼神却透露出暧昧,显然是误会了什么,算了,现在也没功夫和他们解释,得到失望的答案以后,我立刻驱着小雪开始在区域外围巡逻,现在夜色已深,搜寻工作将额外地困难,还是先配合其他冒险将不断赶过来的冒险劝散吧。

    整个夜晚,我在外围走了一圈,那越接近中心地带,邪恶气息便越浓稠的势头,就像指明灯一样,让我根本不用担心会在夜晚的森林里走失方向,期间遇到了好几波冒险,他们的想法和第一队冒险一样,一边等待着队友的支援,一边三三两两的在外围侦查,自然,这些冒险都被我毫不留情的劝了回去。

    一夜未睡。在第二天晨曦到来之时,当我觉得所有的冒险都已经远离了这篇区域以后,突然看到了几个让我的心猛地一突地冒险。

    是白狼他们!

    几个人脸上带着比我还要焦急的表情,看样子正打算深入里面,眼尖的白狼现我的到来。顿时领头应了上来。

    “怎么只有你们,露西亚呢?”

    我见他们只有三个人,白狼,库克,还有马拉格比,唯唯少了露西亚的身影。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被我毫不客气地这样一问,三个人的头顿时低了下去,最后还是白狼开了口。

    “露西亚她的速度比我们快,大概已经先一步进入了里面。”

    “混蛋!!”

    小雪的身影掠过一阵飓风来带了他们面前,还没等三人反应过来,我已经从小雪背上俯下来,一手抓着白狼的衣襟,轻而易举的将他整个身体提高到半空。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在做什么吗?”我紧紧盯着被我高高举起。却丝毫没有挣扎地白狼的眼睛,毫不掩饰眼里的暴戾。

    “我知道。”

    被我紧缚着的白狼勉强将抬起头与我对视着,眼睛十分平静。

    “你知道个屁。”

    看到他那该死的眼神,我一阵冲天火气。单手猛地一甩,将他整个扔了出去,“啪”的一声,白狼的身体像脱弦弓弹一般,猛烈的撞击在一棵大树上,然后折回弹到地上,两人合抱地大树被他那强大力道撞得几欲折断。

    “凡大人!”

    另外两人看到白狼的样子,惊叫着正欲上前,还没走几步。他们眼前突地一暗。四只狰狞的鬼狼已经将他们牢牢包围起来了。

    “你知道?你知道个屁,你知道吗?已经至少有四五十个佣兵在里面失踪。你知道吗?你知道还让露西亚一个人去?这就是你对露西亚的爱?”

    没有理会另外两个人,我牢牢地盯着地上的白狼。全身散出凶狠的气息。”你们太令我失望了,上次的谈话以后,我一直以为你,还有你们两个,我一直对你们对露西亚不求索报的无私爱意很佩服,甚至曾衷心的希望你们的爱能够开花结果,我看走眼了,眼睁睁的看着她一个人去送死,这就是你们的爱吗?你们这是在污蔑我地心意,也是污蔑你们自己!!”

    “凡大人,你先听我说。”

    叫嘴角地一丝血迹抹干,白狼流露出苦涩的微笑:“露西亚有她自己保命地绝活,不会有事的。”

    “保命技能,她有什么保命技能?”听到白狼突兀地解释,我不由一愣,脸上的怒气暂时凝固。

    “我也不知道,露西亚只说过这是她族里秘传下来的技能,其他的就什么都没说了,不过靠就是着她这招秘传技能,我们才能好几次脱离死亡的威胁。”

    “我可没听说过有什么种族能自带技能的。就算强如赫拉迪克一族,也得一步一个脚印的学习巫师自身的技能。”

    我冷冷的看着白狼,想从他眼睛里找到一丝慌张,但是由始至终他都是那么的平静淡定,另外两个人也同时点了点头,表示白狼的话的确不假。

    “好吧,就算你们说的是真的,露西亚真的有所谓的保命技能,但是那就是绝对的安全吗?你们知道这次的敌人是谁吗?有多强吗?不知道,为什么就能断定她一定安全?”

    “我相信他。”

    这时,白狼从地上站起来,迎向我严厉的眼神,坚定而自信的说道,其他两个人也纷纷点头。

    看到这三个人,我终于明白了以个事实——他们的确是深爱着露西亚,他们的爱,是溺爱,是纵容。

    “你相信有个屁用,难道你有信心,敌人就会手软害怕?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是绝对的。”我收回了咄咄逼人的气势,叹了一口气。

    “爱一个人是并不是盲目的相信对方,纵容对方,我想你们真的有必要改变一下对露西亚的态度了。也罢,就算我这么说你们大概也听不进去,不罗嗦耽误时间了,露西亚就交给我吧,你们三个赶紧先回精灵王城。这次敌人的实力,不是你们所能想象的,恐怕……”

    我远远地往着几十里开外一座光秃秃的矮山头,那一波又一波的澎湃的气息,正是以里面为中心散出来,强大到即使让现在几十里开外的我也不禁呼吸困难。

    看这对方迅速离去地身影。白狼几个面面相窥,心里面终于涌起了恐惧的念头。

    “露西亚该不会真的有事吧?”巫师库克神色恐惧的向森林深处望去,在那里面,正隐约有一股他说不出来,却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散出来。

    “或许凡大人说的对,我们太盲目地信任露西亚的能力。”沉思许久,白狼露出了自责的眼神。

    “那现在该怎么办?”马拉格比忍不住问道。

    “竟然是我们纵容露西亚的错,那就算丢了这条老命。也要将她找回来。”白狼神色一肃,三人相视一眼,都露出了坚定的表情。

    在白狼他们决定深入的时候,我已经一脚踏入了那未邪恶气势的笼罩范围。曾几何时,我还心存一丝侥幸,那就是精灵族会派他们的高手来讲这个未知地强大敌人消灭,但是到现在,我失望了,人,果然还是只能靠自己。

    “露西亚,小狐狸,你在哪里?”

    在铺天盖地都是树木和枝叶的森林里。我四处转着。不但放声喊道,我不怕自己的声音将那未知的敌人吸引过来。反正迟早要有一战,那压抑在灵魂最深处地暴动基因。已经让我随时能进入战斗状态,而且若是能将对方引过来,那或许是躲藏在不知何处的露西亚的安全,也稳了几分。

    突然,奔跑的小雪脚步慢了下来,低下头用鼻子不断嗅着,让我心中一惊一喜,难道是现了露西亚的气息。

    最后,它停了下来,停在一具埋藏在草丛深处的尸体旁边。

    这是一具紧紧蜷曲了起来,全身已经开始腐的男性尸体,从上面看去,只能观察到那张恐惧扭曲的面容,似是死之前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深呼吸一口气,我强忍着心中地痛楚和愤怒,俯下身子将尸体轻轻地仰面翻起来,在尸体张开的一瞬间,一个致命地伤口——从偏左前胸处到后背完全被洞穿,留下一个直径两分米上下的触目惊心地洞口,似乎能让人联想一只巨手从他的胸前穿过,将她滚烫跳动着的心脏抓出来的残忍景象。

    除此之外,他全身还有烤炙的迹象,仔细查看,身上的一件蓝色锁环甲竟然活生生的变成了焦黑,特别是靠近北洞穿的胸口部分,更是已经被烧成了焦炭,而这锁环甲的耐久也掉到了2点,不拿去铁匠那里好好修理的话,估计是用不了了。

    到最后,我终于下判断,这名佣兵至少已经死了有三天,将他杀害的敌人身材大概很高大,因为那洞口的形状大小比野蛮人的手臂还要粗,攻击中附带了强烈的火焰伤害,而是,是一击毙命。

    当我将尸体上的装备取下,正准备将其入土为安的时候,突然现尸体的右手正紧紧握着,而在我翻动以前,尸体紧紧蜷曲起来的样子,也似正在保护着这只右手。

    究竟手里面握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呢?我将右手的拳头一扳,觉五只手指竟然握得格外用力,不得以再加了几分力气,大概是已经开始腐烂了,在我稍稍加力下,那紧紧曲着的手指竟然尽根断掉,手也随之张开,一团被握成了皱褶,上面沾满了腐臭血水的小札滚落到地上。

    我似想起了什么,呼吸突然一窒,将小札捡起的右手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哆哆嗦嗦的将小札展开,几行歪歪扭扭甚是模糊的字迹映入了眼眶。

    “第三十一天,三大队五小组于原定计划区域,在行动过程中和精灵生了口角,所幸双方克制,并未生争斗。”

    上面简简单单的几十个字,却让我一直忍着的眼眶里的酸楚爆出来。一股悲愤中参杂着自豪和悔恨的郁郁之气从心底里猛地升起,势如破竹地冲破了自己的喉咙。

    “啊——!!!”

    自灵魂深处的悲切声音,不断的撕扯着我的喉咙,变换成无穷无尽地呐喊,是的。这就是他在死的那一刻所拼命要保护的最重要的东西,这就是我引以为豪的战士!

    无论是谁杀了他,我德鲁伊吴凡,势要让他付出百倍千倍地代价!!

    声音久久回荡在森林里面,直直过了几分钟,变得嘶哑。然后才逐渐减弱,我抹了抹湿润的面庞,将手中染血的小札郑重收了起来,然后在原地简单的挖了一个坑,将尸体埋了下去,一座孤零零的新鲜坟头,就悄悄竖立起在偏僻的森林一角,和它一样的简陋不起眼。而且早已被人所遗忘的孤坟,在整个暗黑大陆不知其数,就是这样一座孤坟,便已经浓缩了冒险这数千年以来地无奈宿命。

    当天。我又陆陆续续的现了好几具尸体,然后一一帮他们安葬,从愤怒,一再的愤怒,如今,已经出离了愤怒,或许是下定了决心,就如同战争打响的前一刻般,我地心头反而一片平静。是的。悲哀,愤怒。悔恨,已经不需要这些了。因为我早已经誓,就算在我前面的是巴尔的真身,我也要挥起拳头朝它狠狠砸过去。

    敌人似乎不急,我猜到他可能已经现了我,毕竟我现在已经在它的地盘晃了一整天,感觉它现在就像用一种俯视蝼蚁般的心态在肉有兴趣的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也并不着急,因为周围的冒险早已经被我赶回精灵王城里去了,除了那只小狐狸以外,时间拖得越久,就代表着她生存地可能性越低,所以我鼓足了劲,如果两天之内找不到她地话,我将放弃。

    上天似乎也垂幸这只小狐狸,在第二天傍晚,正当我失望的打算放弃搜索,然后吃个饱,美美睡一觉,然后第二天大早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这时候,小雪凭着自己敏锐地鼻子找到了她。

    当看到她的那一刹那,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地眼睛——这也太简单了点吧,她就躺在一条小流边上的树下,如果我一开始顺着水源找的话,估计早就已经找着了,不过,现在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因为小狐狸现在的状态很不妥,现她的时候,她原本那俏丽的脸蛋已经憔悴无比,脸色变得比白纸还要惨败,一丝早已经干涸了的血迹挂在紫的唇角边,双手紧捂着腹部,依然在不断从腹部滴流的鲜血,将她身下早已经被染红的地面染得更加鲜红,那双眼睛勉强眯着,已经陷入神智恍惚,随时都要倒下。

    是伤口撕裂!!

    我连忙疾奔过去,二话不说拿起一瓶回复活力药剂慢慢饮入她的唇口,然后轻轻拉开她的两只手臂,那姣好的腹部上一个触目惊心的碗口大伤口顿时呈现在眼前,就连里面的肠子也依稀可见。

    治疗术!

    双手浮起的一道乳白色光芒,缓缓的覆盖在了她的腹部上,为今之计,如果不治好伤口撕裂属性的话,用在多药水也是白搭,这究竟是什么恐怖的招式,竟然能造成如此持久的伤口分裂,从地上积累起来的血迹看,至少也持续了一整天。

    牧师的治疗术果然不同凡响,不到一会儿,腹部上的殷红伤口就开始慢慢凝固,只消将伤口撕裂驱除,就算不用我动手,剩余的伤口也将迅速回复。

    这时候,小狐狸那低垂着的睫毛似乎微微抖动了一下,不一会儿,从她那干枯白的嘴唇中传出一丝气若浮丝的呻吟声。

    “好……暖和,是坏蛋吗?你终于……来了吗?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

    朦胧中,露西亚看到一个熟悉的轮廓,嘴角不由勉力一勾,自从她受了重伤以后已经过了整整一天了,凭着坚强的意志,露西亚一直保持着清醒,然后不断补充药剂,才支持到现在,若是换做其他冒险的话,因失血过多和重伤引的困意,恐怕早就让其昏倒过去,然后等待着死神的降临了。

    “别说话,我迟些在跟你算账了。”我皱紧了眉头,冷冷的喝道。

    “反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要怎么……都随便……呵呵……咳咳——”

    似乎精神好了一点,她嘴巴也利了起来,没想到刚刚一笑,又牵动了伤口,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她嘴里咳出,看起来就仿佛命不久矣一样,不过我知道,只要治好了伤口撕裂属性,凭着转职强横的体制,就算她再怎么咳也咳不死人。

    我叹了一声,终是将冰冷的面具放下,本来是想好好教训她一顿的,为什么我偏偏就拿这只小狐狸没则呢?

    “都让你别说话,笨蛋,来,有精神的话接着自己喝。”

    一手按在她的小腹上,我空出另外一只手又掏出一瓶回复活力药剂,没好气的递到她面前,

    小狐狸甜甜笑了起来,虚弱的双手接过瓶子,就像婴儿抓着奶瓶一样,凑到自己嘴里满满**着里面的药液,还一边不安分的用不明所以的目光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坏蛋,这两名药水可是你送给我的,我可不会付钱哦。”我翻了翻白眼,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

    “坏蛋,你的手干嘛按在我肚子上,痒痒的,好暖哦,这就是奶奶说的男人的大手吗?上面在光耶,这究竟是什么技能?”

    我很后悔,早知道应该奖这只小狐狸打晕以后再治疗。

    在回复活力药剂和牧师的技能生命回复再加上治疗术三管齐下,撕裂伤口的属性终于被成功的驱除了,我抹了一把冷汗,颇有成就感的看着脸色逐渐开始红晕起来的小狐狸,内心一片祥和,牧师这职业,果然无论是治疗别人的身体还是治疗自己的灵魂,都是一把手。

    就在这时,坚持了一整天的露西亚突然感觉全身一松,无穷无尽的疲倦顿时将她的大脑所淹没,突然,她觉得灵魂里面轻轻“啪”的一声,似乎有什么被打破了的样子,她的脸色突然变得慌张失措起来,却再也无法抵挡睡意的侵袭,不得不带着慌张的表情沉沉入睡。

    然而,在我的角度里,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晕倒过去的小狐狸全身白光一闪,然后,从她的**后面,一条……两条……三条……

    竟然长出三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