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 露西亚的奇异能力
    顺利解决了小矮人的威胁以后,三千多精灵平民带着恋恋不舍的目光,终于离开了他们居住了几十年的村落,他们想要再回来,估计就得等到小矮人袭击过后,精灵族高层派出士兵将各个村落的怪物残军扫荡完毕,然后扎根驻守,直到确认安全以后才有可能重新回到自己的村落,受灾而举村迁移的肯定不止这一个村落,所以善后工作将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没有个一两年的时间绝对完成不了。``.``

    几天过后……

    傍晚,晚霞最后的余光铺洒在一条波光粼粼的小河上,附近茂密的丛林中突然一阵兽走鸟飞,隐隐有厮杀嚎叫声响起,不一会儿又沉寂了下去,不久以后,一条蜿蜒蔓延的队伍缓缓自森林另一边出现,然后停在小河不远处的空地上。

    “没问题,前方几十公里以内应该没什么怪物了。”

    抱着三无公主从小雪背上跳下,我向队伍最前头的莱曼长老打招呼道。

    “孩子,辛苦你们了,来,坐下休息一会吧。”

    草地上,三千多精灵平民聚集在一起休憩,而我这个多劳多累的头头则带着一帮子冒险和精灵战士在队伍的前进方向上清剿怪物,美名其曰开路先锋,直到现在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

    不仅仅是护送的任务,身为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我不可能完全将心力放到这次任务上,还必须随时掌握第一大队的其他小队还有第二大队和第三大队的情报,这些情报通过佣兵之手,纷纷传到我的手头上等待着处理,我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焦头烂额了。能多劳的确是没有错,问题是我并非能,现在干地活却偏偏比能还要多,这不是存心要我的小命吗?

    不幸中的万幸的是,我身边还有个超级无敌萝莉小秘书,智商值快要封顶的三无公主,不但具有暖床的属性。处理事务也是毫不含糊,年度最佳秘书奖秘书奖非她莫属,除此之外,莱曼长老偶尔也会帮我出主意,见识渊博的他每每提出建议,都能让我心头豁然开朗,受益良多,而在冒险与精灵之间地纠纷上。他挥了更大的作用,任何纠纷,只要他派出精灵战士再加上我们这边联盟的情报佣兵一起出马调解。双管齐下,没有搞不定的,由此也可以看出,莱曼长老并不是普通的“村干部”那么简单。在精灵族里面,他的话十分有分量。

    或许有人会问,我们这边要保护三千多平民,人手已经很不足了,现在还要将精灵战士调派出去解决冒险联盟和精灵之间的纠纷,不是更火上添油吗?不不,你这样想就错了。虽然战士的确是调派出去了没错。但是并不等于不回来,少则半天。多则五六天,解决完纠纷以后。他们便会立刻赶回来,并且在莱曼长老地指示下,顺便和当地的精灵村落“借”几个战士一用,所以走了一个,带回三四个,等以后差不多将这些精灵平民护送到传送站的时候,数了一数,我才现护送地战士数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从原来的204位增加到318位,对此,我只能感叹莱曼长老的老谋深算。

    “好的,谢谢。”

    顺着莱曼长老地好意,我一**坐在篝火旁边,搓挪着手将冰冷的身子靠上去,贪婪的摄取着篝火散出来的热量驱散体内寒冷,然后接过旁边库特递过来的一壶热水,喝了几口,从胃里渗透出来的温暖在五脏六腑膨胀起来,感觉终于活了过来,在这种寒冷的夜里,一口热水远比任何美酒都要让人来地舒心。

    “真是累死我了,他奶奶地,今天竟然遇到了一条魔王级实力的大蟒蛇,贼滑溜地,追了好几公里才干掉。”

    我抹了抹嘴唇角残留的水渍,将壶子递了过去,要说冒险遇到最郁闷地东西是什么,不是能吸取法力的吸精,也不是高大结实的刺木魔,而是我刚刚才所说的实力强大的原生动物,

    这些原生动物实力强大不单止,而且还贼狡猾,最重要的是它们的经验不多,死了什么都不会爆,典型的高投资高风险低回报。

    “大人,也就你有那个实力能独自干掉魔王级实力的敌人了。”

    库特笑着应道,往篝火里添了一根木材,自从在我和莱曼长老的谈话中得知我联盟长老的身份以后,他在我面前似乎拘谨了很多,难道联盟长老就真的那么可怕,竟然能让一个性格大咧的野蛮人露出敬畏态度?至少我知道,如拉尔三个条子和菲尼克斯他们,就算得知了我的身份,态度也不会变化多少,究竟哪边的表现才算是正常,我已经搞不懂了。

    至于我为什么在莱曼长老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说来也简单,因为我觉得没什么好瞒的,莱曼和阿卡拉他们本来就是老朋友,再加上我隐约觉得这个莱曼长老的地位不简单,表露自己的身份,未尝没有一种希望能和他站在同一高度讨论问题的意思。

    “孩子,如果你是我们精灵族那该有多好了。”

    莱曼再次感叹到,这已经是他不知第几次这样说了,说实话,我对精灵族那长长的耳朵并不感冒,觉得还是人类的模样比较和谐,可是很快又会想到如果是精灵族的话,自己是不是能获得相貌上的加成,因此不止一次,我对“究竟做不做精灵族”这种根本不可能改变的事情产生了纠结,这也就是所谓的小市民心态吧。

    正在我和莱曼长老闲聊着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临近,光听着脚步声我就知道来人是谁了,正是那个叫贝雅的精灵小丫头,经过这几天相处,她似乎觉得我们人类冒险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贪婪凶残。因此对我们的脸色也好了几分,当然,仅仅是好了那么几分而已,离接纳还差得远呢。

    在几天前的那次战斗中,她似乎对我感了兴趣,准确点说,应该是对我地鬼狼感兴趣。据说她的目标是成为一个伟大的精灵德鲁伊,因此每天休息的时候,她都会缠过来,用那不冷不热的态度和我聊上几句,并试图靠近小雪,可是每次都被它露出的獠牙给吓了回去,真是笨蛋,没有我的允许你想靠近小雪?门都没有。

    结果。在贝雅第n次被小雪凶狠地眼神给吓退,然后一脸懊恼的坐在我和莱曼之间的位置的时候,一道在她和我说话的时候必定会插上一脚的娇媚声音。在我意料之中的响了起来。

    “哼哼,黄毛丫头,还没死心吗?你以为我家大人的变异鬼狼王有那么好接近吗?你说是吧,亲爱地。”

    以萝莉身高御姐姿态强势登场的小狐狸。媚态百生的走上前来,一把坐在我和贝雅之间空位上,将我们两个远远隔离开来,那模样就像是护犊地母老虎一样,黑溜溜的大眼睛在火光中一闪一闪,似在嘲笑贝雅的自不量力。

    话说,小雪的名字什么时候变成了变异鬼狼王了?我这个主人怎么不知道?是雪狼王好不好?别给我胡乱编排还不好?虽然很想纠正。但是感受到两个女人之间火花四迸地气氛。我很明智选择了放弃,撇过头。拿出烤肉闷声啃了起来。

    “哼,骚狐狸。说的那么好听,有本事你试试看。”

    贝雅和露西亚的身高相近,但是在身材上却有着天渊之别,精灵的个子本就娇小,因此未育成熟的贝雅简直就像是为证实诸如“贫乳”“洗衣板”“飞机场”这些词语而存在,与之相反的是,露西亚的身材则是玲珑丰满,别看她个子娇小,体态却是如同成熟地水蜜桃一样,该挺地挺,该翘的翘,让人垂涎欲滴,兼之全身散出一股狐媚子味,漫不经心地一个小动作就能迷倒一大群男人,自然被贝雅酸溜溜的冠以骚狐狸地称号。

    “试就试,不过要是你输了怎么办?”

    露西亚有意无意的将胸膛一挺,胸前那对坚挺的椒乳顿时随着她的动作微微颤抖起来,更是让贝雅看得心头火气,死狐狸,骚狐狸的不断在心里暗暗骂着。

    “你说怎么办,那就怎么办?”

    不甘示弱的这样回应道,贝雅看着露西亚的眼神满是冰冷和不屑,在她看来,以自己精灵族对动物的亲和力加成尚不能靠近那只强大的鬼狼半分,这只骚狐狸又怎么可能接近得了,别到时候给鬼狼真的当成是狐狸给吃掉了,想到这里,贝雅的小嘴微微呈现出弧形,似是已经准备好了看这只骚狐狸是如何出糗。

    “这可是你说的。”

    小狐狸上下打量着贝雅,那目光就像是屠夫在估量着待宰的肉猪一样。

    “看你身上也没什么好东西,算了,我也不要你什么,如果你输了的话,就乖乖的在众人面前抱着我的大腿痛哭流涕,叫上十声露西亚姐姐我错了,你别打我的**好吗这样吧!”

    “你……”

    贝雅一听,顿时气得一口气没喘过来——天底下既然有如此不要脸的女人?!!

    “怎么,不敢答应?”

    露西亚将自己丰满的胸部用力一挺,继续刺激着贝雅那脆弱的神经。

    “答应就答应,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到要看看你是怎么被变异鬼狼王一口吞下去的。”深呼吸了一口气,小脸气得通红的贝雅几乎是吼着说道。

    都说不是变异鬼狼王了……

    于是,一场毫无意义的比赛就这样开始了。

    “坏蛋,你可要保佑我哦。离开的时候,小狐狸不忘轻轻在我耳旁呼了一口香气。

    “啊,差点忘了,人类,你可不能帮这只骚狐狸作弊。”

    贝雅突然恍觉,指着我娇声说道,众所周知。德鲁伊的召唤宠物是受主人命令的,只要我给小雪下一个让小狐狸接近触摸的命令的话,那这场比赛将毫无悬念。

    其实在我看来,这本来就是一场不公平的比赛,现了吗?由始至终,两个人地赌约是贝雅输了她必须干什么,却没有涉及到赢了小狐狸必须怎么样。而且还有一个盲点,究竟什么才算输,怎么才算赢,两人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划分,很显然,小狐狸是占尽了便宜,贝雅这个单纯小精灵,轻而易举的就被她**于股掌之间。

    只是让我疑惑的是。小狐狸走之前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这很明显是在提醒贝雅有作弊的可能性,难道是她终于良心现。我可不这样认为,大概是怕贝雅以此为由耍赖吧,还有一点让我搞不明白,为什么小狐狸会那么自信自己能接近小雪?她应该知道如果没有我的命令。小雪是任何人都接近不了地。

    想不明白,但是却并不妨碍我看戏,反正我也从来没打算要帮小狐狸作弊,于是,我郑重的一点头。

    “好吧,我誓,如果我帮露西亚作弊的话。就让我半夜上厕所的时候掉到里面去。”

    大概是这个誓言的诅咒实在是太恐怖了。贝雅动了动嘴唇,难得没有质疑我。旁边的库特则是钦佩的看着我,露出一副“你行。连这样的誓言都能想到”地样子。

    在我完誓以后,贝雅和小狐狸的目光再次接触,迸裂出剧烈的火花,而后,小狐狸一脸淡定地开始缓缓向小雪靠近。

    十米……九米……六米……

    众人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小狐狸每一个谨慎的步伐,就连贝雅也情不自禁的半张着樱唇,当她接近到小雪五米范围地时候,突然间,趴在地上状似闭目养神的小雪猛地张开眼睛,头一转,森冷的眼神将缓缓向自己靠近的小狐狸锁定,流露出警惕的目光,似在警告对方不要靠近。

    “哼,活该……”

    贝雅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似乎早就意料到了这样的结果。

    就在众人以为露西亚要失败地时候,异变突生。从小狐狸地背影中突然散出一股奇妙的气质,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股气息,只觉得自己地心神完全沉醉在了这股致命的气质诱惑之中,心里涌起一股前所未有地强烈占有——我一定将这只小狐狸的身心完全占有!她是属于我的!!

    突然间,心神猛地一颤,我从这股强烈的之中清醒过来,用力的咬了咬自己的舌头,让痛觉将自己心里翻腾不已的强制压了下去,目光却是再也不敢看向小狐狸,刚刚那是怎么回事,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自己会变成那样?如果不是修习灵魂魔法让我的意志力和精神有了质的提高,刚刚我可能早已经被控制,不可自拔的冲上去将小狐狸搂在怀里肆意亲吻了。

    回过头,我看了看贝雅她们,却现她们看向小狐狸的眼神虽然带着惊讶,却并未和我一样流露出痴狂的神色,接着目光又落到了莱曼长老身上,现他也神色如常,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出了问题?

    越想越不明白,我头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突然听到旁边出几声惊呼声,目光不由自主的跟随着他们落到了对面,只见小狐狸已经成功的接近了小雪,并见自己的小手放到小雪头上轻轻抚摸着,小雪并没有抗拒,任由那只小手在自己头上轻抚着,既不反感,也不享受。

    而此时,我再看向小狐狸,却再也没有感受到刚刚那股致命的魅力,难道一切都是错觉,不,不可能。

    在我惊愣之间,露西亚已经轻笑着走了回来,那带着一丝嘲讽笑意的眼睛,恰到好处的让人感受到她那股高高再上的魅力,让她时而像魔女一般魅惑无比,时而像女王一般高不可攀,这只小狐狸简直就是所有男人的克星。

    “怎么样,黄毛丫头,该履行赌约了吧,姐姐我可是大慈悲,没有让你在人多的地方表演,好好感谢我吧。”

    说着。露西亚带着高傲的笑容,将自己被黑色紧身甲裤紧紧包裹着的修长伸到贝雅面前。

    “你……你……”

    贝雅瞪大眼睛的看着露西亚,颤抖着指头指着对方,任谁也能看出她内心地慌乱和愤怒,气氛僵持了片刻,她突然小嘴一扁,豆大的泪珠在眼眶里充盈着。

    “你欺负人!!”

    这样说着。她就想旧社会被地主当街调戏了的良家妇女一般,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掩脸泪奔而去。

    “,这黄毛丫头也学狡猾了。”

    眼尖的露西亚清楚的看到了贝雅掩脸而去的那一刹那,眼睛所流露出来地一丝计划得逞的喜意,这丫头太单纯了,一眼就被看破,就连库特这样的大块头也能察觉出来。

    “坏蛋,我赢了哦。有什么奖励?”

    露西亚本来也没打算太为难这个要身材没身材要个头没个头的小丫头,只是见她总是缠着自己那个坏蛋,所以才出手作弄而已。现在见人走了,她也就顺理成章的将“战利品”据为己有。

    “咳咳——”

    愣神之间,冷不防现小狐狸向自己的胳膊抱了上来,我惊慌失措的一闪身。顿时让她扑了个空,无他,刚刚小狐狸那散出来的诡异气质实在是太恐怖,太令我印象深刻了,简直就像是精神攻击,以至于到现在仍让我心神未定,进而产生了一种防备心理。

    “你……”

    小狐狸显然是没想到我竟然会躲开她地搂抱。看到我见鬼了般的表情。她突然觉得一阵委屈,殊不知是自己刚刚为了赶走贝雅而泄露出来的一丝能力惹地祸。

    “哈哈。人老了,身体不行了。你们年轻人慢慢聊。”

    眼见戏看完了,莱曼呵呵一笑,做出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却以丝毫不逊色于阿卡拉的速度离开。

    “朋友在那边招呼,我先过去了。”

    库特也接着说道,不待我反应过来,就带上他的三个队友拍拍**走人了,于是,篝火上围着地就只剩下我,三无公主和小狐狸三人。

    小狐狸一直用眼睛瞪着我,眼眶有逐渐湿润的痕迹,让我开始有些不知所措,想上前安慰,却又依然有些忌惮她那宛如精神攻击一般的魅惑力,别怪我不像个男人,没亲身经体会过的根本无法想象出那种恐怖性,在那致命的魅惑下,有那么一瞬间,我差点忘记了莎拉,忘记了维拉丝,忘记了莎尔娜姐姐和小幽灵这些我所深爱的女人,只想着和眼前艳绝无双的小狐狸共度一生,永不分离,每当回忆起这种感觉,我就不自觉地产生一股巨大地恐惧和空虚感。

    怎么能允许自己忘记她们,没有她们,自己强忍着恐惧和孤寂在这个世界上努力奋斗的意义何在?忘记了这些深爱着我和我所深爱着地女孩,无疑就是等于忘记了自己生存的动力和意义。

    “主人,该回去处理情报了。”

    气氛越来越尴尬,可以看出,如果不是小狐狸强忍着自己地泪珠,早就哭成一只大花猫了,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茉里莎突然开口,对我来说,三无公主这句话无疑是如同仙乐一般,我立刻向小狐狸告了一声辞,带着三无公主匆匆离去,可以明显的察觉到,小狐狸那如芒在背的目光一直跟在我后面,直到我消失在帐篷位置。

    对不起了,小狐狸,我无法抵抗你的魅力,更不可能因为你而忘却莎拉她们,所以只能做出这种选择,在帐门将小狐狸的射过来的目光阻隔掉的一瞬间,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啊啊啊啊……气死老娘了……死吴凡,臭吴凡,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老娘我三番几次的低声下气和你说话,想对你温柔一点,你竟然这样对我,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脚下那团无辜的篝火成了露西亚泄的对象,狠狠一脚踢在上面,带着火焰的木材纷纷被踢飞十多米远,火红的木炭渣子碎了一地,接着又是一脚……再一脚,不一会儿,篝火原来所在的位置便被踢成一个焦黑的浅坑,在那火光飞舞之间,一道红光瞬间照亮了黑夜里露西亚那张娇俏的脸蛋,两滴晶莹剔透的泪水正从那白皙的脸蛋缓缓滑落,在火光的照耀下幻化出五彩的光芒,似在述说着少女无尽的情怀。

    “等着瞧吧,坏蛋,老娘就不信你的心肠是铁打的,等以后落入我的手里,看我怎么惩罚你,哼哼……绑起来……添脚趾头……还是用皮鞭抽好呢……对,一定要好好的抽,抽掉他那层该死的骄傲,看还敢不敢这样对我……”

    狠狠的看了对面的帐篷一眼,露西亚断断续续的小声嘀咕着一些让人不寒而栗的话语,不过当说道添脚趾头的时候,她的脸上还是荡漾出一层摄人心神的羞媚之态,毕竟她可是正宗的黄花大闺女呀,添什么的,也太……那个了,万一……万一那坏蛋使坏,想往上添,那怎么办?越是这样想着。露西亚的小脸越红润,却偏偏止不住脑海里浮现出让自己几欲眩晕的邪恶镜头。谁说只有男人喜欢y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