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露西亚的小阴谋
    推开,虽然她那凹凸有致的娇躯贴上来是很香很软是没错,但咱怎么说也是有三个老婆一个侍女的人了,怎么能如此轻而易举的被她迷惑着?

    那啥,对了,手里的魔法扩音器,这玩意可是好东西呀,对咱“用歌声征服宇宙”的计划有很大帮助,于是,在索恩他们肉疼的眼神中,我堂而皇之的将魔法扩音器塞入自己的腰包,然后空出双手,一把抓住小狐狸的香肩将她推开。

    “小狐狸,你究竟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告诉你,这可是严肃场合,你不能给我添乱子。”

    轻轻推开她,我俯下身去,在那只精雕细琢的小耳朵旁边轻轻说道,那晶莹的小耳垂很是诱人,让人有一种含下去的**,不过小幽灵可是在一边虎视眈眈着,我可不能犯思想上的错误。

    “放过你也不是不行,那你得告诉我,说,这几天瞒着我都跑哪去了?”

    殷红的小唇一翘,露西亚在其他人看不到的角度,凶巴巴的瞪着我质问道,这家伙,别人跟前披着一张妩媚纯真的面孔,在我面前却偏偏暴露出她那小恶魔的个性,我跟你不熟啊混蛋,麻烦也请把我当成“别人”,然后披上你那张伪善的面孔和我说话呀混蛋,还有我去哪关又关你事,别用“对彻夜未归且内裤上粘有其他女人的口红的老公进行质问的妻子”一样的口吻和我说呀混蛋。

    “咳咳,我当然是为了去完成一项神圣的使命,小孩子家家的,问那么多干什么?”

    咳嗽几声,想到还有几千人在场,我立刻退开一步,和这只小狐狸保持距离,保持关系,然后大义凛然的这样说道,不过似乎已经有点迟了。刚刚我们在耳边窃窃私语的样子,已经让台下的冒险纷纷将讨论内容转移到“人家地家事”上面去了,且一个个散着资深八卦党才能拥有的青光白光散光透视光,暗黑世界什么东西最让人感兴趣?

    八卦!

    “小孩家家?哼,还不知道谁比较大呢,报上你的年龄。”听我这么一说。露西亚顿时不乐意了,撅着小嘴,两手抱胸作出一副老成的样子上下打量着我。

    “你不知道问一个男人的年龄是大忌吗?男人啊,最是那迷一般的年龄让女孩着迷。”

    我撇着嘴朝她罢了罢手。自从告诉菲尼克斯以后。我就知道自己地年龄肯定会引起诸多地疑问和猜测。干脆能隐瞒就隐瞒好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地是。这只小狐狸虽然长着一张萝莉脸蛋。个子也比莎拉高不了多少。但是年龄肯定比我大上。在暗黑大陆。要是依然还用原来世界地方法去判断年龄。那你就输了。

    露西亚颇有些无语地看着眼前露出得意嘴脸地家伙——果然和商人地时候一样。既笨。又臭美。还喜欢耍无赖。

    “好吧。那我们拥有迷一般年龄地商人先生。请问您老究竟是去完成什么神圣使命?”愣了一会。小狐狸才咬这一口贝齿问道。目光不善。像是要把我吃了一样。

    “我……”

    迟疑了一下。我觉得机会难得。虽然觉得自己有点自作多情。但终究还是把话要说清楚。将一切防范于未然地好。

    “我回家陪妻子去了。”

    “你……你有妻子?”露西亚地脸色很明显的一滞。

    “嗯,有……有三个。”

    我心虚的比着指头说道,这反应……难道,该不会真地是那个我了吧。

    “什么呀,陪妻子也叫神圣使命?”

    下一刻。小狐狸给了我一记不屑的眼神,看,果然是我自作多情,估计刚刚的呆,也只是惊讶像我这种扔到人群里立刻就找不着的男人竟然也能娶到老婆吧。

    此时,露西亚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当听到对方有妻子以后就一直如此,并不是悲伤,自己又才不喜欢上这个笨蛋,干嘛要伤心呀。只是突然之间不知道该想些什么。该说些什么,该表达什么样的感情。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好像……对了,就好像听到与自己无关的惊天大消息一样,露西亚这样为自己刚刚的错愕反应解释着。

    “错错错,她们可是我最珍惜的人,对我来说,没有比回去陪她们更神圣的事情了。”得出结论以后,我松了一口气,说话也流畅了,当然,心里面也有小小地惋惜,毕竟自己也是男人嘛。

    “臭美。”

    小狐狸给了我一记妩媚的白眼,然后退后几步,大大的眼眸子在更大的眼眶里咕噜咕噜乱转着,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

    “你是一个人历练到这里的吧。”突然,她开口问道。

    “呃……是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诧异的看着她,毕竟这事就跟我的年龄一样,说出去太耸人听闻,未必有人信,而这只小狐狸竟然主动这样猜测,着实让我吃了一大惊。

    “猜地,别小看我,女人的第六感可是很准确的哦。”

    露西亚眨了眨眼睛,魅力无限的笑着说道,哼,卖东西的时候呆头呆脑的,一看就知道没有和冒险相处的经验,这样给老娘一唬就给唬出来了,真是个笨

    “——”

    我不屑的朝她翻了个白眼,告诉你,女人第六感那是白银等级,早已经过时了,如今咱的男人第七感地黄金等级才是主流,等过会儿咱地小宇宙爆一下,次神的第八感都要出现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鬼点子,小狐狸也不在意我给她白眼,退后几步,左右上下地打量着我,那目光就和握着杀猪刀的屠夫在栏子外面挑选肥猪没什么两样。

    “你要干什么,告诉你,咱可是出了名的卖身不卖艺……哦,不对。是卖艺不卖身才对,想从咱身上抠东西?门都没有。”

    小狐狸的目光顿时让我回忆起前两次和她交易的悲痛往事,不由捂紧了口袋,警惕万分地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决定了。”

    似乎已经物色好了“货色”,小狐狸突然粉手一拍,笑颜如花的开口说道。

    “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板着脸声色俱厉的问道。只觉得天大的阴谋正在像自己笼罩过来,一双无形的黑手,正缓缓将自己抓在手心。

    没有理会我那纸老虎一般地威势,露西亚转身径直走了几步,在离我该打五米除回过身子,一双叉腰,另外一手威风凛凛的直指着我说道。

    “你刚刚不是说一个队伍上来挑战也行吗?那好,我代表我的队伍向你出挑战。”添添诱人的红唇,露西亚在我目瞪口呆的眼神中继续说道。“不过。我们的条件和你不同,你输了,我们也不要行动负责人的位置。但是你要加入我的小队。”

    “哦——”

    台下的冒险顿时沸腾了,一些不怎么喜欢懂脑子地冒险顿时为露西亚的大胆所欢呼,而一些有心的冒险却震惊了,加入她地冒险小队?也就是说这个德鲁伊到目前为之还没有小队,都是一个人独自历练过来的?

    这意味着什么?冒险心里面很清楚,在他们的记忆中,自塔拉夏以后已经再也没有一个冒险能独自一人历练到库拉斯特了,想到这里,原本还有些不服气的冒险顿时也焉了。甚至高兴起来——自己要在一个或许以后能成为塔拉夏那般存在的强的带领下战斗,书写一段传奇,这简直就是一个足够自己骄傲上一辈子的荣耀啊。

    “听说那边流传说去年的确有一个冒险独自挑赢了安达利尔,你说会不会就是他。”资深八卦冒险甲低声道。

    “我也听说过,不过据说那个人是个女亚马逊,而且这是去年的事情,就算是真地,哪有那么快就跨过鲁高因到达库拉斯特呀。”资深八卦冒险b立刻做出回应。

    两人相视一眼,顿时有一种找到知己的感觉。同志啊。

    接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了起来,感叹着这天底下的神秘高手就是多啊,看看那个女亚马逊,在看看台上的德鲁伊,自己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转职身份似乎也在他们面前似乎也算不了什么。

    本来,虽然我说过一个人,或一个队伍上去挑战都行,但是以四阶挑战我这个三阶31级德鲁伊,即使一个人上就够削面子。这些高傲的冒险哪有可能拉下面子整队上去。就算赢了换来的肯定也只是冒险的耻笑而已,但是露西亚就不同了。先不说她刚来到库拉斯特,队伍都是三阶冒险,最重要的是她打上了一个爱情地旗号,让这些冒险觉得她是来“逼婚”的,当着数千人的面在台上“表白”,用情之深,这些冒险哪还会怪责她以多欺少,反而对“被欺压”的一方羡慕无比——即使输了,抱得一个绝世妖娆的小美女而归,那也是稳赚不赔。

    难道这只小狐狸早就有这样的打算,才一开始就演这场戏?想到这里,我顿时冷汗嗖嗖,不愧是队长级任务,用心大大的险恶,要是今天哥们我的实力差上几分,在几千冒险的注视之下,恐怕就真要被她给“逼宫”了。

    只是,我会输吗?

    当然不会。

    暗暗将思路条理一遍,我重新露出轻松地笑容,若是手上有把折扇地话,恐怕我早就一展一合的卖弄起来了。

    “好吧,我同意,不过要是我赢了呢?总也该有个彩头吧。”

    “你赢了地话那还不简单……”

    说着说着,小狐狸的头低了下去,声音越来越小,那张风情万种的萝莉脸蛋也羞了个通红,她是会害羞的人吗?绝对不是,所以这肯定又是个阴谋,别人为小狐狸那天生媚骨的风情而神魂颠倒,我却全身三百六十个毛孔都竖起了鸡皮疙瘩。

    “你赢了的话,那我就便宜了你呗……”

    果不其然,顿了顿,小狐狸用细若蚊吟,但偏偏又能让那些耳尖的八卦冒险听个清楚的声音说道。

    这一刻,我手中幻想着的,潇洒的折扇掉在地上。

    下一刻,数千名冒险,无论男女,都整齐一致的尖叫起来,为那**裸的爱的告白,还有为露西亚的机智——这下无论输赢,德鲁伊都将注定被她吃得死死的。

    “刺客美女,德鲁伊阁下不要你,我要。”

    靠近擂台的一名冒险笑着大声喊道,一边摆出几个健美poss,向众人展示他那壮实的肌肉,引得周围的人一阵哄笑。

    “行呀,你要是能打败我的队伍,到是可以考虑。”露西亚向对方抛了一记媚眼。

    “好……”

    本来只是开玩笑,却被露西亚那绝色的轻轻一瞥给迷得晕忽忽,已经忘乎所以的冒险摇晃着正欲爬上台,却被他的队友一把给搂住。

    傻瓜,没看到那只小狐狸嘴角上的阴险笑容吗?就算你是四阶冒险,面对一整队配合默契的三阶冒险,若是真的跑上台去,铁定也会被打成猪头。

    “你不觉得彩头应该由我这个获胜来定吗?”无视台下的小闹剧,我咬牙切齿的看着一脸小得意的露西亚,突然有股往她那张脸上揉挪的冲动。

    “难道我一个还不够吗?”听我这么一说,露西亚顿时露出一副你太花心了的幽怨表情。

    “闭嘴,我赢了以后,你以后给我乖乖听话,不要给我捣乱就行了。”老虎不威,你当我是病猫呀,

    “那当然,我都是你的妻子了,你说什么我都会听的。”点着头,小狐狸露出一副贤妻良母的乖巧模样,低着头冲我羞涩一笑。

    吼吼,快点撕破你这张伪善的面具呀混蛋,你人格分裂吗?在我面前自称老娘的那个是你的“里”吗?

    “耍嘴皮子我不够你厉害,废话少说,将你的队伍拉上来吧,别浪费我的青春了。”最后,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算了,他横任他横,清风山岗,无视,我将她无视彻底无视掉。小狐狸式的的一笑,露西亚毫不犹豫的将她台下的另外两名队友,圣骑士和巫师叫了过来,想了想,她突然带起一阵香风,轻灵的身子掠过擂台,跳了下去,在所有不明所以的冒险的目光注视下,在人群里面穿梭着,然后只听到一声壮烈的惨叫,这位机智大胆而有绝色的刺客美女手上拖着一件物体,准确来说,是一个不断挣扎着的人形物体,蹭蹭的朝擂台奔了过来,然后往擂台上轻轻一跃,优美的身姿和手上狼狈挣扎的不明物体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这是我们队伍的临时队员。”

    上台以后,小狐狸拍拍被自己连拖带拽的强硬带上了的黑色人形物体,得意的说道。

    我看着眼前这位倒霉蛋,久久说不上一句话,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演哪出戏?

    明天上午日食,大家有时间的话别忘记看一看,话说小七这边看不到全食,有点遗憾……

    ps:小声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