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 胆小鬼与重担
    被我从后面轻轻搂着,身体先是一颤,然后软了下来,那双承担了整个家的重担的纤弱小手,柔柔的将我拢在她胸前的手覆盖上,一声无限温柔的低吟,饱含着激动、喜悦、安心、依赖……

    “小笨蛋,不怕认错人吗?”

    用着嘴唇轻轻将贴在她耳朵上的香汗浸湿的一束角含开,然后对着那白皙的耳垂呵道。网提供在线阅读

    “嗯,不怕,因为有大人的味道。”

    这样说着,女孩将自己身体的全部重量靠入我怀里。

    “大……大人,有汗,很脏的……”

    身体突然微微颤抖,维拉丝一边躲避着我在她的耳垂上,鬓上,还有颈项上的亲吻,粉嫩的脸蛋像一朵红霞般烧了起来。

    “不会,有维拉丝的味道,我最喜欢了。”

    我也这样应着,然后毫不客气的将怀里女孩脸上的每一滴香汗添个干净,然后把娇躯转过,低下头就是一阵痛吻,唇分,再吻,再分,再合,这一刻,整个世界只有我和她相拥一起。

    “咦咦?小茉莉呢?”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两分了开来,互相凝视着对方的样子,轻轻一笑,似乎突然想到自己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样忘情的做出羞人的事情,维拉丝那本来就已经红扑扑的脸蛋更显娇艳,水灵灵的宛若出水荷花,这时,我才想起三无公主应该还一直跟在我后面,不由回过头左右张望,却是不知她何时已经离去。

    “呜

    听我这么一说。维拉丝这才知道原来还有其他人一直在看着。红地已经不能再红地俏脸仿佛突然一阵冒烟。然后整个身体软绵绵地扑倒在我身上。也不是真晕还是假晕。将脸一头埋在我怀里之后就再也不肯抬起来了。

    “放心吧。小茉莉早就走了。”

    看到如此害羞地小维拉丝。我心里又是怜又是爱。不由一边轻抚着她地秀。一边挑弄着她胸前那一束那用金属环状饰品装饰着地可爱束。不断在她地耳朵上瘙痒着。

    大概是不堪挑弄。不一会儿。维拉丝扭动几下娇躯。小脑袋从我怀里面慢慢移动。从肩膀上把自己那含羞带怯地目光偷偷在我身后扫了一圈。现真地没有人以后。才松了一口气。抓住我依然不断挑弄着她那象征着少女情怀地小束。眼角似含着无限风情地瞄了我一眼。才缓缓脱离我地怀抱。

    “真是地……大人……。太……太那个了。每次都……”

    这样吞吞吐吐地说着,她一半害羞一半无奈的用小指捂着脸。轻轻叹了一口气。

    “怕什么,都老夫老妻……我无赖式的抓着她柔软小手,缓缓拖向家的方向。

    “就算是……也不能在这种地方……好丢脸……呜呜

    乖巧的任由我拉着,低着头,落在我身后小半步,肩膀时不时轻微碰触,看着由远及近的小家,这一刻,我的心头一片温暖。

    “也就是在家怎么样都行?”

    女孩那娇羞的样子。实在让我无法不小小的作弄一下。

    “那……那当然也不是什么样……什么样地都行,大人总是……总是喜欢作弄人……”柔软的声线再次响起,即使因害羞而显得有些急促,听起来也依然似水般的温柔。

    “你刚刚不是也挺喜欢地嘛……”

    “呜

    感觉到一丝危险的目光透过来,我心叫一声糟糕,正如维拉丝了解我一样,熟知她性格的我立刻拉响了黄色警报——这是维拉丝生气前的特征,不能再作弄了,不然今晚大概就要孤枕独棉了。

    回到家以后。我们现消失不见的三无公主原来是在里面喝茶,那双毫无感情波动的亮黄色眼睛让脸上的红晕依旧没有完全散去的维拉丝松了一口气。

    “大人,莎拉妹妹差不多也该回来了,西露丝和艾柯露那边也要通知一声,让她们回来住吧。”

    换了一条围裙,维拉丝带着微笑从房里走出来说道。

    莎拉是天天回的,而西露丝和艾柯露因为牧师训练营地隐蔽性,进出不大方便,所以只有每隔几天的一次休息日才会回来小住。

    “这样啊。那我去和阿卡拉说一声。让西露丝她们这几天回来住,顺路接一接莎拉吧。”点了点头。我招呼一声便出去。

    阿卡拉那到是好找,她要么是在营地中央散步,要么就是在自家的小店里喝茶,虽然看起来很悠闲,但是我却知道,身为大长老的她大脑几乎无时无刻不再运转着,为冒险联盟,为罗格营地,为第一世界,为整个暗黑大陆的人民。

    很快就找到了她,没办法,牧师训练营那几层结界我现在还不熟悉,破不了,也只有拜托她这个大忙人了,对了,还有库拉斯特生的事,过会儿也和她说一说吧,虽然咱对精灵族不怎么感冒,但是说不定人老成精的阿卡拉能从里面嗅到一丝什么,然后像赫拉迪克一族那样赚点便宜呢?

    告别了阿卡拉以后,我开始在北区的训练营里漫步,缓缓朝法师训练营走去,啊,真有点怀念,好一阵没来过这里了吧,记得前些时候,还经常被老酒鬼抓壮丁,扔到训练营这边给学员讲讲历练经验体会什么的,各职业地训练营都去过好几次,学员的反应还成,这么说来难道我还有当老师的资质?

    轻轻一笑,向来往于路上突然停下,亲切的和我打着招呼的说不上名字的学员点头致意着,我加快脚步,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法师训练营。

    咦咦,那里好像有什么热闹呀,本来我不是喜欢凑热闹的人,可是左看右看没有现莎拉的踪影以后。我便也只有往人群那边走去。

    凑热闹的学员围了好几层,似乎在纷纷议论着什么,大多数地声音都带着不屑,呃,似乎听到“莎拉小姐”什么之类地,难道是和我的小莎拉有关。想到这里,我心里一紧,连忙加快脚步凑了上去,然后看到了相当让我愤怒到无语地一幕。

    人群的中心,热闹的主角,一个二十岁上下,脸蛋带着几分清秀和苍白,在我看来有小白脸资质的高瘦男子,当然。还有我地小莎拉,这下不用我多解释,相信狗血小说看多的人都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莎拉。为什么要拒绝我,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吗?”小白脸喷出了经典的一句。

    “没那个必要。”

    我从来没有从莎拉嘴里听到过的,宛如那冰刀割过一般,带着威严和凛冽的线缓缓自她嘴中响起,粉红长迎风微微飘起,如同燃烧炽焰一般的绯色瞳孔却透露出了无限的冰冷,这样的莎拉我也曾见到过一次。

    为了守护我地心意,而将自己自己冰封的纯洁天使。

    被莎拉那冰冷锐利的眼睛扫过,小白脸很是没有骨气地倒退了一步。接着仿佛意识到自己身为一个大男人竟然被对方的气魄所压制,不由有些恼羞成怒。

    “为什么,我明明是那么喜欢你,比任何人都爱你,那个吴凡什么有什么好,不就是一个转职吗?有什么了不起,我也一样能成为转职,成为一名伟大巫师,钱?装备?他能给你的。我威克斯一样能给……”

    在莎拉的气势压迫下,再加上围观的学员传过来的不屑眼神和声音,这个叫威克斯的家伙显然是被刺激到了,那苍白的脸色隐隐带上了几分扭曲和狰狞。

    在威克斯话刚刚落音的一刹那,所有地声音突然中断,就仿佛时间静止下来了一般,夹杂着冰冷和愤怒的情绪自学员之间蔓延开来,一个个怒视着威克斯,如果不是顾忌着什么的话。恐怕早已经冲上去将他饱揍一顿了。

    喂喂。我这个当事人还没火呢,大家情绪怎么就高涨起来了。我颇有些无奈的捂着额头,考虑着如何处置这个……那啥,威克斯是吧,算了,就叫小白脸吧,该怎么处置他才好,毕竟咱怎么说也是个长老,在学员面前喊打喊杀的好像不太好吧。

    “锵——”

    正当我愣神之间,清脆的剑鸣声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响起,一把锋利的长剑握在莎拉手心,剑刃顶在小白脸的脖子上。

    “道歉。”

    丝丝地杀意从莎拉身上散出来,透过剑身,让威克斯差点没一**吓坐在地上,但是他不敢动,那双仿佛烈火般的绯红色瞳孔看向自己的视线是如此的冰冷,就好像在看死人一样,他生怕自己只要动弹一下,小命就没了。

    在法师训练营里,莎拉的天赋并不高,她的资质只能成为一个出色的法师佣兵而已,但若说到剑术。她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有一次骑士训练营的学员过来挑战,众所周知,在低级别地时候法师一般是无法战胜战士地,更何况大家都还是学员等级,法师学员根本没能掌握几个魔法,施展速度又慢,哪可能是骑士学员的对手。

    然而,这几个骑士却都败在了莎拉地手下,败在了他们引以为豪的剑术上,从此再也无颜踏入法师训练营一步,自那以后,莎拉在训练营里便有了另外一个称号——月天使,暗黑大陆的月亮是血红色的,一如她那红色的眼睛和头,暗黑大陆的月亮又是如此的清冷和高傲,正如她现在展现出来的气质,还有手中那边冰冷的长剑。

    一直对莎拉纠缠不休的威克斯当然知道对方的剑术有多可怕,自己虽然有转职的资质,现在却远远不是她的对手,因此,他吓得一动也不敢动,面对着其他学员幸灾乐祸的眼神,甚至有莎拉的粉丝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喊着“把剑抹下去”,他的脸孔越的恐惧和扭曲起来,苍白地嘴唇哆嗦着,像蛤蟆一样一张一合着道。

    “对……对不起。我……我错了。”

    “好像挺有趣的嘛,能不能让我也参上一脚。”

    眼见小白脸吃足瘪的样子,我轻轻的拨开学员,走到人群中央,冷笑的瞄了小白脸一眼,然后再将温柔的目光放在自己地小天使身上。

    “大哥哥!!”

    动作一僵。下一刻,在所有学员不可思议的眼神中,他们心目中的冰之女神脸上突然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刹那间,冰雪融化,春暖花开。

    “小天使,我回来了。”

    将像小狗一样扑过来莎拉接住,紧紧搂在怀里轻轻说道。

    “是凡老师……”

    经过短暂的沉默以后,周围的学员突然喧哗起来。无论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看到这种场面大概也都能猜到来的身份,看到情人拥抱地场面。这些青春洋溢着的小家伙们顿时不安分起来,几个大叫着“亲一个,亲一个”,接着便是一大群开口一致的喊道,高昂地声音甚至将其他学员也吸引里过来。

    开头几个起哄的,我可是记得你们的样子,就是刚刚唆使莎拉将剑抹下去的那几个吧,小心下次学员考试我让你们不及格。

    “怎么办?小莎拉。”

    低下头,用手指将埋在自己怀里不肯出来的脸蛋勾起来。那包含在喜悦之中的娇艳欲滴的样子,那已经绽放出少女绝世风情的美貌,让我不知不觉陶醉其中。

    回答我的,是莎拉轻颤着睫毛闭上眼睛地动作。

    “噢——”

    下一刻,男学员兴奋的狼嚎,女学员害羞的尖叫,在整个训练营上空回荡起来。

    “你……你就是那个吴……吴凡……”

    重叠着的嘴唇依依不舍的分开,我抱着羞得几乎想将整个身子缩到我斗篷里去的莎拉,向周围的学员挥了挥手。这时,一直被无视的小白脸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哦,我还以为他会识趣的自动消失呢,既然想自取其辱,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小子,想打我家莎拉地主意,胆子不小?”

    我用调侃的眼光上下打量着小白脸,经历过无数杀戮之后已经深深埋藏在瞳孔里面的野性,岂是威克斯这种连腐尸也没见过的菜鸟所能抵挡。只见他踉跄的退后几步。躲过了我的眼神,但是嘴巴依然很硬。

    “你……你想干什么。仗着等级高欺负新人?告诉你,我以后也会和你一样成为转职的,我的家族是不会放过你的……”

    挺有脑子地嘛,好一句“欺负新人”,想引起周围新人地共鸣吗?“以后也会成为转职”?是想警告我不要轻举妄动吗?毕竟转职还是十分稀有的。

    只是,你认为你现在地尊容,真的能调动起气氛吗?我真的就不敢动你这个“未来的转职大人”吗?而且……

    冷笑一声,我上前几步,将吓连后退也忘记了,就这样哆嗦看着我逼近的小白脸的衣领高高提起,带着丝丝寒意的低声说道。

    “既然知道自己是菜鸟,那就应该有菜鸟自觉,如果你的老师没教过你要怎么尊敬强的话,那就让我代替他来好好教导一下吧。”

    在学员们的惊呼声中,白光闪过,小雪那高傲的身姿迎风耸立,浑身所散出来的气势让这些连沉沦魔也没见过的小学员一个个脸色苍白,终于知道自己与真正的转职之间的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巨大差距。

    “小雪,带着客人好好游历一下营地周围的大好风光吧,也好让他见识一下我们冒险平时的乐趣所在。”

    摸着小雪的脑袋,我将提在手上的威克斯扔给它,点了点头,下一刻,带起巨大的风暴,叼着已经屁滚尿流威克斯的小雪消失在了目瞪口呆的学员面前。

    “放心吧,只是稍微让他见识一下野外的环境罢了。”我对心有余悸的学员们笑着说道,是真的,只是见识一下“野外”的环境罢了。

    “你小子你回来就尽给我惹事。”

    看足了好戏地学员散去以后,已经是日落时分。牵着莎拉走在回家路上,身后突然传来一道郁郁的抱怨声。

    “我可不记得你有管过训练营。”

    头也没回,我这么应道,是谁为了偷懒将我抓去训练营当壮丁来着。

    “那个小家伙你打算怎么办,不会真的想丢在野外里去吧。”挠了挠头,老酒鬼无法反驳的了一声。然后打着哈欠说道。

    “有什么不可以吗?”我歪起了头。

    “你是认真的?”

    “稍微有那么一点点。”

    “放心吧,我是个好人。”我笑了起来,轻轻在一旁好奇的将眼神在我和老酒鬼之间不断徘徊地小天使的脸上捏了一下。

    “如果是普通人到也无所谓,只是他是爱德华家的旁支,她的家族为冒险联盟付出了很多,我们多少也要卖些面子。”老酒鬼依然是用那副漫不经心的声调说道。

    “爱德华家族吗?”

    我微微失神,脑海里瞬间闪过一道娇小的身影,她过的还好吗?

    “我不是说过放心了吗?明天早上让人去营地喷水池领人吧,不过……”顿了顿。我回过头,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老酒鬼。

    “不过,你们真的打算培养这种人吗?”

    “开什么玩笑啊。”

    将嘴巴里含着地麦酒一口喷出。擦着嘴唇,老酒鬼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们联盟培养人才的标准是什么,那样地人要是让他转职,岂不是为堕落联盟增员?”

    先是品质,其次才是资质。这也是为什么我迄今为止所见过的冒险都是一群那么可爱的人,当然,也不乏一些特例,比如说像我这种“由个别老师培养出来的野生转职”。

    “那样啊,真可惜。我还以为会多一个有趣的对手呢。”我叹了一口气说道。

    “,别装模作样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吗?要是我说那小子可以转职,明天肯定就见不到他了。”老酒鬼顿时对我嗤之以鼻。

    “哦?那你说说我在你眼里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我饶有兴趣的扬了扬自己的斗篷帽子,看着老酒鬼,自己别人地眼中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呢。

    “你是一个胆小鬼。”喷着酒气,老酒鬼直截了当的给我下了定义。

    喂喂,太伤人了吧,就算是真的也稍微顾忌一下旁边的莎拉吧。怎么能在她面前这样损坏我的大好形象呢,比如用谨慎啊小心啊什么的,不是一样可以混过去吧。

    怒视老酒鬼一眼,我气冲冲的拉着莎拉加快了脚步:“是吗?原来我是个胆小鬼呀,那还真是对不起了,胆小鬼是不会特地从库拉斯特带酒给你喝的。”

    听得一个酒字,卡夏顿时眼红了起来,连忙一个闪身上前拉住了我。

    “小子,别生气嘛。你看我刚刚不是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吗?其实打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觉得你将来一定能成为拯救大陆地英雄。”

    哟。这脸和话变得可真快呀,太晚了,我不为所动的将老酒鬼的手一甩。

    “那可真是可惜了,像我这种胆小鬼,怎么可能成为英雄呢?你一定是看错了吧。”

    气氛顿一顿,感觉抓着我的手突然一用力。

    “所谓的英雄,其实都是胆小鬼。”幽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认真到让我无法不止住脚步。

    “不胆小的话,又怎么能活到成为英雄那一刻呢,你说是吗?”

    抬起头,老酒鬼重新露出她那大咧咧的笑容,眼睛那一闪而逝的自嘲,快得让我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只是一瞬间,她又恢复成了那个无良地老酒鬼。

    “大人地世界就是复杂呀。”

    看着拿到库拉斯特美酒以后心满意足离去的老酒鬼身影,我叹气摇头道,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有着什么样地过往呢?

    “小宝贝,怎么办,大哥哥成了胆小鬼了。”

    回过头。我哭丧着脸对一直笑呵呵的看着我们两个胡扯的莎拉说道,这下在她面前可是颜面尽失了,可恶的老酒鬼,刚刚真不应该给酒给地那么痛快。

    “没关系,如果大哥哥是胆小鬼的话,那莎拉也做胆小鬼就好了。”

    带着这样天真灿烂的笑容和语气。莎拉抱着我的胳膊说道,让我心里顿时一阵暖流流过,呜呜,真不愧是我的小天使,这话太让人窝心了。

    或许是吧,就比如说那个威克斯,纵然纨绔,但是并没有坏到要杀之而后快的地步,或许以后会改过自新。成为冒险联盟地一份中坚。

    但是这又如何呢,我只看到了眼前,看到了临走之时他依然没有对莎拉死心的那一抹怨恨眼神。如果让这样的人获得力量,纵使只是一个小卒,我也会心里不安,我没有那么大的智慧,也没有那么大的气度去培养或利用一名潜在的敌人,当什么掌控,玩什么猫戏老鼠之类的游戏,我只是一个平凡人,我会用最平凡最简单的办法。尽可能的将哪怕是一丁点地危险扼杀于摇篮之中。

    所以,我是胆小鬼,一个在末日之中,战战兢兢而又心满意足的守护着自己的巢**地胆小鬼。

    到家门口的时候,西露丝和艾柯露在两个罗格士兵的护送下,比我还早一步回来,阿卡拉还真有效率,将一头扑入自己怀里撒娇的两个宝贝女儿抱起来,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好了好了。在晚饭之前,我要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情。”

    晚饭前,在长形的精致矮脚大木桌上,我坐在主席位上,润了润嗓子,对着在我左手边维拉丝、莎拉,还有有右手边的两个两个宝贝女儿和茉里莎说道,除了茉里莎以外,其他四人均好奇的看着我。一双双大眼睛水灵灵的眨着。透露出疑惑的信息。

    “咳咳,现在。我要向大家介绍一位家庭新成员。”

    见卖足了关子,我才得意洋洋地看了众人一眼,哼哼,惊讶吧,等会还有你们惊讶的时候呢。这样想着,在小幽灵华丽的登场方式中,一个半大的鱼缸摆在了桌子上。

    一头海蓝色的微卷长,拥有着美丽的金黄色眼眸和尾巴,还有那绝不逊色与在场任何一个女孩的美貌与气质,我们的小人鱼公主隆重的登场,正怯生生地双手扶在边缘上,迎接着四双大眼睛的注目。

    “这是……?”

    维拉丝和女儿们瞪大眼睛看着埃里雅——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奇妙的生物,女孩的上半身,下面却是一条金色的鱼尾巴,精致的脸蛋和肌肤,高贵的气质中隐隐有一股王威势,却又显得平易近人,如果能长得和正常人一样大的话,她绝对能任何男人都为之倾心。

    “大哥哥,这……这难道就是……就是传说中的美人鱼。”

    还是莎拉看地,因为这毕竟只是传说,而维拉丝和西露丝她们地家境没有莎拉那么好,虽然识字,却并没有莎拉知道的k多,所以在莎拉说出美人鱼之后,眼神依旧困惑。

    “没错,这就是美人鱼哦。”

    代替我回答的是一脸神气的小幽灵,那骄傲的样子就仿佛小人鱼是自己的宠物而在炫耀一般,享受足了大家惊讶的目光以后,她才缓缓讲述人各种版本的人鱼传说。毫无疑问,小幽灵是这里面最博学的一位,身为以“忽悠”天下人为重任的候补圣女,她接触的知识面十分广,口才也十分好,三无公主脑子里的东西或许不比她少,但是论到口才方面就远远不如了,因此别说是其四人,就算是我也再次被她所讲述的精彩故事所吸引。

    人鱼传说大多都离不开感情——特别是对爱情的向往,因此女孩们很快眼角就湿润起来了,而以埃里雅的善良个性,想要融入这个家,被大家所接受。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不一会儿,确认其他人对自己没有恶意后,我们的小人鱼公主便和大家相处的融洽起来了。

    几天以后,阿卡拉的帐篷里面……

    凯恩、阿卡拉、老酒鬼还有我,四个长老齐坐一堂。至于吝啬鬼法拉,他并没有来,似乎是因为优化远程传送试验进展到了关键时刻,上次我莫名被传送到罗格传送站就是这么回事,由远程传送站传送到普通传送站,也就意味着将另外一边的五颗宝石和五个法师的法力消耗节约了下来,这地确是一大进步,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颗宝石的远程传送费用将不再是梦想。

    “是吗。我也有听闻,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

    在听完我在库拉斯特的经历以后,阿卡拉开始琢磨起来。握着拐杖的手指不断在杖头上轻点着,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地脑子里现在肯定又在急速转动着,最后,她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睛和凯恩对视了一眼,两人似乎瞬间完成了什么勾搭,嘴角都浮现出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

    喂,我说你们这两个老家伙。究竟达成了什么协议啊,快点告诉我行不,不要老是两个人玩默契呀,这还两个长老在这呢。

    “或许,这是一个契机。”

    在我带这无数问号的注视目光下,阿卡拉终于神秘兮兮的开了口。

    “契机,什么契机?”

    “和精灵族重新建立联系的契机。”

    “哈——?”

    我的脸立刻拉了下来,要和那帮鼻孔朝天的长耳朵……呃,小矮人扮多了。都快说习惯了,是精灵族,要和那帮顽固不化的精灵族建立联系吗?

    “几千年了,是时候重新走到一块了。”凯恩张着老口,也悠悠的叹了一声。

    “我是无所谓……”

    将酒瓶盖子拔出,灌了一大口,卡夏慢悠悠地说道,大概是觉得反正精灵族的事也落不到她头上,合不合作的也影响不到自己。不过听口气。她似乎对精灵族也不怎么感冒地样子。

    “那我也没话说了,反正这方面我不懂。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撇了撇嘴,我的想法和老酒鬼差不多,反正有阿卡拉和凯恩他们两个去操心,自己又何必多事呢。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这样决定了。”

    泛白的盲眼在我们脸上一扫而过,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目光到我身上的时候,阿卡拉笑得有点诡异。

    “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先第一步,必须组织库拉斯特的冒险,给予精灵族一定的援助,这样才能获得她们的认同。”

    相视一眼,大家都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将目光放到阿卡拉身上。

    “这次援助行动地任务就交由你负责了,吴!!”

    “噗——”

    我一口清神水喷出,不可置信的看着阿卡拉看过来的目光,用手指指着自己。

    “我?阿卡拉,你有没有搞错。”

    “没错,就是你。”阿卡拉很肯定的说道。

    “我这样屁事也不会的能做什么,还是让其他人去吧,比如说艾席拉不是挺好的吗?”

    定了定神,我开始好心的奉劝阿卡拉,您老就饶过我吧,我迄今为止做过的最大的官,也就怪物袭击时维塔司村地特别行动小队,那会还是交由德鲁夫指挥,我这个实际领导则是随处蹦而已,如今让我去组织上千冒险的行动?我说阿卡拉,你是不是太高估我了?

    “艾席拉的确是个不错的人选,但是一来作为库拉斯特的守卫队长,她走不开,二来嘛,她也没那个实力让那些桀骜不驯的冒险听令。”阿卡拉不紧不慢的反驳道,呵呵笑着一副吃定了我的模样。

    “那卡夏去吧,她不是挺闲的吗?”

    眼睛咕噜一转,我指着在一旁悠闲喝酒地老酒鬼说道,这家伙地实力够了吧,库拉斯特的所有冒险加起来也不是她地对手,说实话,援助精灵族有她一个就够了,何必让库拉斯特的冒险去冒险呢。

    当我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的时候,又遭到了阿卡拉的拒绝:“先不说卡夏还有自己的任务,就算没有也不能让她一个人去,现在还不是暴露她实力的时候,而且帮助的人多了,才能现实我们冒险联盟的诚意不是吗?”

    脑子转了几圈,我才明白了阿卡拉话里面的含义——这次援助精灵一族,与其说是帮她们,不如说是为了显示我们的诚意,卡夏一个人去,纵使能轻松帮助精灵一族渡过难关,但是效果怎么也比不上整个库拉斯特的冒险一起出动,或许这样做我方会付出伤亡的代价,但换来的却是精灵一族更大的人情,为了表示合作的诚意,牺牲几个冒险也是迫不得已的,就像怪物袭击的时候,卡夏和法拉这两个动根手指头就能解救营地于危难之中的老怪物,却在一旁冷眼旁观一样,这就是上位的思考方式。

    “但为什么是我呢?”

    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阿卡拉会那么看好我,难道她认为我有领导的潜质?还是说透过伟大之眼看到了什么?

    “因为你是长老,因为你有那个力量让其他冒险臣服,或许你并不博学睿智,但是你却拥有其他智所没有的眼光以及……运气!”

    我觉得将阿卡拉前面的修饰去掉,直接把最后两个字说出来就差不多了,你不就是想说我有主角光环笼罩着吗?

    当三人将肯定的目光放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知道,推脱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我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将我这种以混吃等死为终生目标的小人物推上浪尖,不过也罢,我到也有兴趣看看被她们所期待的自己,究竟能走到什么样的地步。

    “事先声明,是你们硬推到我身上的,搞砸了可不关我事。”丑话还是先说在前头,对于这次行动我可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或应该说是抱上了最坏的打算。

    “放心吧,吴,其实你最重要的任务并不是指挥行动,而是用自己的实力去约束这些冒险,能成为冒险并走到库拉斯特的没有一个是笨蛋,只要你能管理好他们,并指定好任务,我想具体如何操作并不需要你多费心力。”

    阿卡拉的一番话顿时让我醒悟过来,心下也放松了不少,的确,自己根本就没必要去想太多,难道要做一个好皇帝就一定得比全天下的人都聪明才行?库拉斯特的冒险随便挑出哪个作战经验都比自己丰富,自己所要做的,仅仅只是管理好这一帮人,然后给他们指派一个目标而已。

    这样想着,我突然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勉强去试一下了。

    关于昨天的更新,相信知道小七这几天状况的读也应该能猜出点什么了,这次更好,跳电重启,文档直接给回没了,怒火攻心,才刚刚好的牙疼毛病又犯了,人一生气,真的什么都做不好。

    600全勤没了,或许是一个契机吧,最近小七累了,日更6000对自己来说的确是太勉强些了,从6月开始就一直勉强自己,神经一直绷紧着,现在突然有一种放松的感觉,的确该休息一下了。

    这几天状态不好,小七会适当调节一下作息,放慢速度,日更4k-6k左右,尽量不被打回3k党原型,太松懈也是不行的,就这样,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