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冤家啊冤家
    卖?”

    一个野蛮人仗着个头大挤过来,用那洪钟一般的大嗓门吼道。

    “上面有标价,自己看吧。”

    我再次无奈的罢了罢手,这已经不知是自己第几次回答同样的问题了,为什么明明标了价,这些人还是喜欢问一问价格呢?是乐趣所在?

    “哦。”

    这位大哥野蛮人仁兄应了一声,却并没有立刻看上面的价格,而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的脸,直到被他盯着不舒服了,我才抬起头,郁闷的看了他一眼,我说老兄,我可不是背背山,而且像您这种体格的家伙,我觉得“娇小可人”的菲尼克斯更适合你。

    “哈欠——”

    某条大街上搜索“猎物”的菲尼克斯再次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我记起来了,你不就是上次绿林酒吧门口那个家伙吗?”

    就在我被看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正要给这位疑似兄贵的野蛮人一点颜色瞧瞧的时候,这位野蛮人突然一拍自己圆溜溜的刺青脑袋,脑门后面那条小辫子一甩,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接着目光落到在旁边专心看书,由始至终也没有抬起头望一眼的茉里莎,脸上的表情更加确定,毕竟像三无公主这种拥有倾倒众生的美貌,兼且气质独异地美女。看了一眼后是很难在忘记的。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呀。这家伙应该就是上次围观地人群了,确定这位野蛮人仁兄没有特殊嗜好以后,我的表情也松了下来。

    “我记得了,原来是你呀。”

    我哈哈一笑,那时的围观那么多,鬼才能一个个认出来呢,不过这大块头率直的性格到是让人心生好感。

    “得了,既然大家认识,也算是有缘了。这把斧头就八折卖给你吧。”

    我豪爽的拍向他的肩膀,不过因为身高问题,最后只能在他胳膊上拍了几下,汗,我说这些野蛮人没事长得那么高干嘛?

    “真的。”

    野蛮人眼前一亮,没想到自己只是随意那么说了几句。就能打折了,再看看蓝色双刃斧的价格,靠,比自己现在用着的主武器还要好一点,+20%增强攻击,+6火焰伤害。极品呀,价格却比其他摊子里地+1生命、+5%增强攻击之类的垃圾贵不了多少,再加上打个八折,简直就是半卖半送了。

    “这个,兄弟,是不是太便宜点了,这个至少也能卖多一倍的价格呀。”

    大个儿野蛮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着说道,似乎觉得这样的价格实在是太占便宜,太让卖家吃亏了。以为我不知道市场价,反而提醒起我来了。

    哈,真是个傻大个,要是道格那厮的话,恐怕二话不说就掏钱走人了,野蛮人耿直地个性就让我对他的好感又加了一些,于是朝他竖起大拇指。

    “价格我知道,都说相见即时缘了,你就放心拿去吧,这玩意反正我留着也没用。”

    虽然不知道我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但是野蛮人却能从对方眼睛看出和自己的伙伴一样的。^^^^没有虚伪,没有功利。爽直而真诚的目光,想了想,他也不矫情,笑着将12个碎裂宝石递给我。

    “够意思,兄弟,你这个朋友我交了,我叫哈特,要是遇到什么麻烦,只要我帮得上忙的,尽管吩咐。”

    拍着自己硬邦邦地胸膛,这位野蛮人哈哈的笑道,然后把爱不惜手的把玩着刚刚入手斧头,看样子似乎想立刻冲出去找几只怪物开开刀似的。

    “兄弟,这件锁子甲怎么卖……”

    “朋友,我要这面大盾牌……”

    “大人,我要100瓶轻型生命药剂,50瓶……”

    大块头走后,立刻有人从后面挤上来,生怕慢上一步被别人抢了似的。

    “慢慢来,药水有的是,蓝色装备也还有不少,大家冷静一下,我可不是刺客,会分身啊。”

    我朝将摊子围得满满的冒险招了招手,众人顿时善意的笑了笑,自觉的开始排起了队伍,没轮到地则是啧啧称奇的打量着我新拿出来的蓝色装备,目光又惊又叹,大概是想着究竟是哪个冒险竟然有如此实力,能将这些好东西哪出来卖,若不是我因为我的等级所出来的气势,他们可能已经怀疑我是不是群魔堡垒甚至是哈洛加斯里“走私”过来的冒险呢。

    不刻意隐瞒的话,冒险都能从彼此的气势中猜测出对方的大致等级,误差一般不会超过五级,比如说一个三十级的冒险,则别人应该能猜出他地等级应该介于25-35级之间。

    我还是有些低估冒险地热情了,不到几个小时的时间,蓝色装备就卖出了几十件,药水更是不计其数,冒着冷汗,我终于停止了装备地出售,现在还可以解释说是几个冒险队伍的装备集合一起卖,若是再卖下去的话,恐怕就会被怀疑了。

    而药水的消耗更是让我惊讶,原本以为像小山一般堆在物品栏和储物箱里,起码也有上万储量的药水,没想到才那么一会儿,这个几十瓶,那个一百瓶,不知不觉中就去了小半了,那么便宜的价格,就连那些精英冒险也心动了,虽然他们不缺药水,但是买多以一些储备也不是什么坏事不是吗?

    于是,药水也不能卖了,再卖的话别人就会以为我家是开法师公会地了。

    或许有人会说我摆出那么多东西。就不怕不轨份子偷偷a掉吗?一般来说冒险都是心高气傲兼光明磊落之辈。不过,我也不会认为所有的冒险都会那么自律。一些忍不住诱惑地人还是要提放的,没关系,不止是我,其他摊主也从来担心过这个问题,因为你动作再小,总也有可能会被目光锐利的冒险看到,你不承认,行,去公正一下吧。最大的保障就是法师公会的一些特殊存在——预言。

    他们和阿卡拉一样,信奉的是伟大之眼,当然,预言术肯定是远远不如阿卡拉,但是如果只是判断一下对方有没有a你的东西的话,那还是不难的。要知道,这种让所有冒险不耻地行为,一旦暴露的话不单是自己,连自己的整个队伍也将蒙羞,成为整个暗黑大陆冒险的笑柄,装备诚可贵。尊严价更高,因此没有哪个冒险会傻到冒这样的危险a摆在摊子上的东西。

    当然,如果你摆出来地是金色甚至是暗金装备,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见卖得差不多了,却好有冒险闻风远远的赶来,按照卖出去的量那么一算,乖乖,留在库拉斯特没有出去历练的冒险,起码有三分之一已经光顾过自己的生意。看来想不成名人也难了,诶,只是清理一下物品栏而已,至于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吗?不过想想,这也是没办法地事情,是金子无论在哪里都会光,像咱那么拉风的人,注定将引领时代的脚步。

    我一边花伦式的将前额刘海一拨,及其风骚的这样想着,一边招呼那些还用期待眼神望着自己的冒险。不好意思了各位。收摊罗,再卖的话。法师公会的药水和其他贸易市场的摊主就要将咱列入黑名单了。

    那些匆匆赶来地冒险带着失望离去,没办法,谁叫自己来迟了呢,正当我想见最后一条蓝色重扣带收起,然后收摊子走人的时候,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如今咱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了,所以仅凭着那轻柔而富有节奏感的脚步声中,不用抬起头,我就将对方的职业猜了个大概——应该是刺客。

    与此同时,一双白嫩的小手也在我抓着蓝色重扣带的那一刻,同时递了过来,将重扣带的另外一边抓住,我顿时皱起了眉头。

    “对不起,客人,已经收摊了,不买了。”如此无理的举动,如果是遇到个脾气差一点摊主,恐怕就把你当成是来抢劫地而打上一场了。

    “别这样说嘛,摊主哥哥,你这不是还有货吗?就让我看一看如何。”

    仿佛蜜糖一样甜蜜粘人,让人忍不住心里一阵麻地酥软声音自耳边响起,这熟悉的声调,自天生地媚意,让我瞪大了眼睛抬起头。

    眼波流转的水眸子透露出无限的媚意,能让男人心生怜爱的美丽而又带着稚嫩感的萝莉脸蛋,娇小玲珑,但是该挺的挺,该翘的翘的魔鬼身材,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出一股让人欲火爆,直欲将其压在身下狠狠凌辱的诱人狐媚。

    冤家路窄,冤家路窄呀,又是你这个刺客mm,不是说了后会无期了吗?你为什么还非得缠着我不可,每次遇到你都要破财,算咱怕了你还不行,以后请保持百米……不,最好是十公里的距离,算我求你了。

    而我不知道的是,此刻此刻,露西亚心里也有点奇怪,自从在森林里被一群小矮人弄得手忙脚乱,还是靠那个脑子呆的跟木瓜似的笨商人解救出来以后,队伍四人脸上多少都有些脸上无光,一直被誉为精英队伍的自己,竟然被一群矮子追得团团转?

    在意识到队伍里不知不觉滋生出来的一丝自大自满的情绪以后,露西亚果断的选择了回去,好好冷静,好好反思一下,放下心态,认真的面对新的环境,新的敌人。

    今天,在旅馆里闷着反思的露西亚决定出来透透气,顺便逛逛贸易市场,女人嘛,对逛街购物总是抱着特别的兴趣的,而且,说不定还能在那里见到……

    想到这里。她心里突然一惊,自己这是怎么了。最近怎么老是想着那个笨蛋?而且贸易市场这种地方,以那个笨蛋地眼光大概也看不上吧,如果是他的话,应该又会穿着那身古怪地黑色衣服神秘兮兮的躲在某个角落,自以为很酷的向路过的冒险招手吧,回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情形,露西亚那勾人心魄的眼睛弯了起来,诱人红唇往上一勾,让那些路过的男性纷纷看呆了眼。如果此时他们的前面有电线杆的话,相信便会生很经典地一幕。

    本来只是随性出来,时间已经比较晚了,在贸易市场上逛了一圈以后,露西亚的脸上写满了失望,果然。和鲁高因一样,虽然装备等级高了一点,但拿出来卖的都是一些垃圾属性的装备,身为精英冒险队伍,露西亚对这种东西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

    正当她想回去的时候,突然看到比较诡异的一幕。一大群冒险正往同一个地方凑去,而从里面出来地冒险则是一个个面有喜色,一看就知道是遇到了什么好康的事情,根据贸易市场这种地方判断,十有**应该是买到了好东西。

    好奇之下,露西亚也跟着人潮走了过去,但是走了一会,前面的冒险突然一哄而散,一个个哭丧着脸调头走了。嘴里嘀咕着什么“可惜”、“收摊了”之类的东西,见其他冒险散了,知道热闹没了,露西亚本来也想回过头,但是在人群分散的一瞬间,一抹熟悉而陌生的身影闯入了她地视线,让她的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抓住似的,猛地一紧。

    是那个人吗?应该不是吧,虽然身影很像,但是他不会那么高调。而且总是穿着一身怪兮兮的黑衣服。这样想着,露西亚不知不觉已经挪开脚步。凑了前去,在对方即将收起最后一件装备的时候,露西亚也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大概就是所谓女人的直觉吧,她的手跟着抓了过去。

    不能急,不能急,她并不认识现在的自己,我不能露出破绽。

    从惊讶中瞬间回过神来,我心里猛烈的出红色警报,这样警告着自己,然后从嘴里勉强挤出一丝商人地温和笑容,将声音压重了几分。

    “不好意思,这位刺客小姐,本人已经收摊了。”

    看到对方抬起来的那张平凡面孔,露西亚心里一阵疑惑,像,又不大像,说像嘛,纯粹是女人那点直觉,说不像嘛,那地方可就多了,装扮不像,性格不像,声音也不像。

    “摊主哥哥,就让我看看嘛,就耽误一小会行不?”

    露西亚楚楚可怜的眨着眼睛说道,不行,不能就这么放他走,原因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就是觉得不能这样错过哪怕一丝可能性,想到那个笨蛋,她一时笑的抱肚子打滚,一时又气的牙根紧咬,哼哼,老娘就不行揪不出你的真实身份。

    “好……好吧,就这条腰带,你看看属性合适不,快点。”

    眼睛一转,我勉强答应下来,与其这样和对方拉扯,到不如爽快点交易,然后一拍两散。

    虽然目的并不是买腰带,但是露西亚还是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重扣带的属性,接着目光一呆。

    技能的重扣带

    防御:6

    耐久度:18-18

    需要力量点数:45

    需要等级:21

    +5敏捷

    毫无疑问,这条腰带对刺客来说,应该是金色级别以下地不二选择,比自己戴着地这条还要好一些,硬要说美中不足的话,就是力量需求高了一点,如果是扣带,哪怕是饰带也好,刺客不不太注重这一点点地防御差距。

    “摊主哥哥,这条腰带我要了。”

    眼睛一亮,露西亚笑着说道,如果一开始只是对对方的身份有所怀疑,那么现在,这条腰带也成了她的目标之一。

    “嗯,好吧,标价是……标价是……”

    大概是刚刚拉扯的时候把价牌给弄掉了,我低下头四处寻找着。

    “是这个吗?嗯,我看看。6000金币吗?哇,摊主哥哥你真是好人。”到是眼尖地露西亚先现了标价牌。捡起来一看,也不禁叹道,难怪那些买到的冒险那么开心。

    从对方手里接过标价牌,我郁郁地看了上面的价格一眼,的确是6000没错,换作平时我是不会那么纠结的,但是呀,我是个很正常的人是不,所以记仇一点也是应该的。于是我不经大脑的将标价牌一倒,脱口而出。

    “不,你错了,是000金币才对。”

    气氛顿时冷场。

    噢——我是猪,我真是一只猪,6000倒过来就能当000看吗?既然使出这种连小孩也唬不过的手段。这下完蛋了。

    看到对方的神态和语气,露西亚一阵恍惚,脸上地神色更加狐疑了,像,太像了,尤其在这种“斤斤计较的小气性格”方面。

    “哈哈。开玩笑的,开玩笑的,看见那么美丽的刺客小姐,就忍不住开了个小玩笑。”一阵冷风吹过,我突然清醒,立刻夸张的大笑了起来说道,亡羊补牢,时尤未晚也。

    不过,我地精湛演技很显然没有挥效用。刺客mm保持着疑惑的表情不变,将脸蛋用力的凑了上来,近到她那诱人体香在我鼻子中浓郁起来。

    呜呜小茉莉,别看书了,快来救救你的主人我呀。

    我将脸后退一步,眼角瞄向一副我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依然在目不转睛的地三无公主。

    “摊主哥哥,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露西亚紧紧盯住对方的眼睛,直切主题。

    “是……是吗?像我这么拉风……咳咳。那么大众化的样子。被认错了也不奇怪吧,你一定是认错人了。”淡定。这这时候一定要淡定,绝对不能露出破绽,我一边用手揉着鼻子,一边“冷静”的应道。

    “样子虽然普通了点,但是性格却一点都不普通,真的很像。”露西亚咄咄逼人的问道,大步踏前,看起来就像要将自己的眼睛贴到对方的脸上一样。

    “你是在拐弯抹角的说我是个怪人吗?”

    我顿时不高兴了,刺客mm也是,奥玛斯也是,为什么一个个都会误会我呢,像我这么大众化普遍化地男人,天底下拿找得着?打着灯笼也找不着!!

    这话似乎有点矛盾呢,算了,反正我语文也没拿过及格……

    “是这样吗?不好意思哦,摊主哥哥,你实在太像我的一个朋友了。”

    见我不高兴了,刺客mm吐着可爱的小舌头,似乎也知道见好就收,终于将那带着压迫性的身体退了回去,呃,真的很有压迫性呢,脸蛋还隔着几分,那人小鬼大的酥胸尖端便已经朝自己身体压了下来……

    “那就这样吧,我还赶时间呢。”

    从刺客mm手中结果4枚碎裂宝石,我匆匆卷起毛毯,拉着还将头埋在书里的三无公主绝尘而去。

    “扔了几瓶药剂?”

    耳边突然传来有熟悉的声音,心里一阵恍惚,我下意识就开口应道。

    “你在说什么呀?我听不大明白。”

    哈哈,忽悠,你想忽悠我?告诉你,我可是打小就看赵爷爷的小品长大的,用着迷惑地眼神看着对方,我地眼神里闪过一丝得意。

    “看来真是我看错人了,对不起,打扰你了,摊主哥哥。”刺客mm眼睛很明显的闪过失望地神色,和我并行奔跑的速度也慢了下来,逐渐落在后面,看来真的已经放弃了。

    “明明上次骗了我三十个碎裂宝石的说……”耳边传来最后细微的声音。

    “你胡说,明明只有十五个碎裂宝石而已,而且我最后还亏了。”一个急刹车,我在指着刺客mm大声吼道,被这样诬陷,身为一个有道德,有原则的商人,我自然无法听而任之。

    映入眼中的,是刺客mm眯着眼睛,笑得跟小狐狸似的的狡猾笑容。

    “商人哥哥,你瞒的我好辛苦呀……”这样娇嗔着。她飞扑上来,挽上了依然处于石化当中地我的胳膊。旁人看起来就好像亲密地情侣一样。

    然而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上次乘着人家狼狈,玩的挺开心的嘛,看来我们要好好谈上一笔生意了哦,你说是吗商人哥哥?”

    贴在耳边的吐气如兰声,却仿佛恶魔的诅咒一般,将我打下万丈深渊。了没有。”

    阴着脸,我用死去活来的声音幽幽在奥玛斯身后问道,正不知捣鼓着什么的奥玛斯突然打了个冷战。大叫着“鬼呀”的望后一蹦,才将惊慌失措的老脸转过来。

    就你这胆量也配做联盟负责人?不会是亏心事做多了吧,迎想奥玛斯见鬼一般地惊恐神色,我不屑的了一口。

    “长老大人,别吓我啊,几天没见。你怎么就成这样子?”

    看清楚是我之后,奥玛斯连忙拍着自己吓得扑通扑通直跳的小心肝,好奇的看着一脸消瘦苍白,像极了酒色过度的我的模样,再看了看我在我旁边沉默寡言地三无公主,不禁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

    “早就听说长老大人身边有个美艳的侍女,但是也要注意身体,切莫纵欲过度了才好呀。”

    “纵你个死人头啊,我是问远程传送准备好了没有。”我咬牙切齿的看了奥玛斯一眼,现在实在是没心情吐他的槽了,自从被那只小狐狸识破了身份以后,我就没过上哪怕一秒钟的安心时间,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打听到我地小别墅的,天天跑上门来缠人。而三无公主这小不点在关键时刻却不肯出手帮助,小幽灵又睡得跟死猪似的,身边

    想起这几天如同噩梦一般的生活,我几乎整个人都崩溃了,天啊,请劈下一个巨雷,将我或那只小狐狸精给穿越了吧,我实在是受不鸟了。

    见我心情不爽,奥玛斯难得没有搞笑,在他的带领下来到了中央区域的中心平台。进入了那座高塔里面。

    “长老大人。是要回罗格营地吗?”

    站在传送阵中央,一位黑袍法师例行公事的确认着问道。

    “哪里都好。只要能尽快离开这里……”

    幽幽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看得法师冷汗直冒。

    华光一闪,下一刻,我们已经出现在了罗格营地的……传送站?

    咦咦咦?!!

    我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站在传送阵的高台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传送广场,还是传送站四周的守卫士兵,这究竟是玩哪出呀?远程传送不是应该出现在法师公会的地下传送室吗?怎么跑这里来了?谁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万一我心血来潮,来个**传送,现在岂不是出大丑了?

    “长老大人,您会来了。”

    恍惚之中,一道恭敬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连忙摇着头回过神,转头一看,一张有些眼熟的清秀面孔映入视线之中,哦,我记起来了,想了一会,我终于在脑子里挖出了点什么,这个有些眼熟的罗格士兵,不就是前些日子我在练习听力的时候,老酒鬼无故玩失踪,害我帮她处理了不少事务那会,和我有过几面之缘的那个,第几大队第几小队地,那个叫啥名字来着?

    “长老大人,我是第二大队第五小队地队长,莱特,哈曼斯。”

    见我面露恍然,复又一脸迷茫的样子,这位机灵地小伙子也不以为许,我想应该是已经习惯了老酒鬼的作风吧,她可是从来不记人名的。

    虽然想从这个叫莱特的士兵口里问出点什么,但是想想他也只是个小队长而已,知道的应该不会太多,寒暄了几句以后,我告辞一声,大步从传送广场走了出来,隐隐的,我觉得出现这种状况,应该是吝啬鬼带着他们那帮研究狂人从塔拉夏给的优化远程传送卷轴的设计纸上捣鼓出了点什么,他当时可是信誓旦旦的说大概一年的时间就能彻底研究出来的,如今也过了大半年了,刚刚的意外,想必十有**应该就是研究出来的部分成果吧。

    自己该不会是成了第一个使用这个半改良型的远程传送站的小白鼠吧,想到这里,我不禁凉汗飕飕,要说罗格营地什么东西最不可信,一就是老酒鬼那张胡嘴,二就是吝啬鬼的研究成果,我是不是该庆幸自己没有被传送到另外一个世界?不,或许现在自己已经身处于另外一个暗黑位面里了……

    出了广场,我一路和熟悉的人打着招呼,不用一会儿就回到了自己在法师公会的小家,啊啊,小维拉丝,小莎拉,还有宝贝女儿,我回来了。

    拉开帐门,没人,打开房门,依然没人,奇怪,人都到哪去了,我突然拍了拍手心,哦,应该都在训练营吧,现在刚好是下午呀,最有可能在家的维拉丝说不定也在努力的学习着呢。

    在法师公会逛了一圈,在某个法师的指点下,我终于在公会后的空地上找到了维拉丝,哦,死吝啬鬼还不错嘛,不但单独给维拉丝开小灶,连训练场地都是私人的,看他用心良苦的份上,以前的帐就一笔勾……掉十分之一吧。

    “喝——”

    平时如同驯鹿一般善良温顺的维拉丝,此时身上正隐隐萦绕着一层淡淡雷光,总是带着温柔笑容的精致小脸上,此时正露出了截然不同的严肃神色,娇喝一声,萦绕在她身上的雷电开始慢慢集中到了她的手上,大概过了五六秒钟,她的手心已经聚集起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雷球,角隐隐反射出了一层晶莹的汗水,似乎已经到了极限,玉手轻轻一推,手心的小雷球化作一道白光渗入地下,然后化作一道电弧闪过,瞬间便击在对面十多米远的靶子上,随着一声爆炸声响起,木头靶子顿时被炸成了好几块。

    嗯,这应该是法师的电系一阶充能弹吧,只是威力要弱上很多,而且若是真正的法师施展的话,哪怕是一级的,也能打出三道电弧……

    全神贯注的维拉丝并没有现我的到来,挥着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香汗,反复的深呼吸几次,她重新举起双手,身体再次闪烁起雷光。

    我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维拉丝努力的身影,就连在练习的时候,她也依然穿着那劳碌的女佣服,一副随时准备回家洗衣做饭的装扮。

    视线不知不觉的模糊起来,这已经是自己第几次被这个女孩所感动?不是第一次,也绝对不是最后一次,回忆起和维拉丝接触的点点滴滴,心里总是会涌出甜蜜,而后是一阵愧疚,她为自己,为这个家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抛弃了渴望的平静生活,离开了唯一的亲人,家里的一切全都是她在打点,似乎每当我想到什么,她就已经为我准备好了,除此之外,还必须抽出时间练习魔法……

    当第二个电弧挥出去以后,模糊之中,我已经走到了维拉丝的后面,轻轻从后面搂住了她那娇小的身体,这双柔弱的肩膀上,究竟背负了多少的重担,我究竟该如何才能回报这个为自己付出所有的女孩……

    又跳了几次电,很好,本来是000字大章节的,硬生生的被回档到8000字,很好,看来真的得出血买个up才行了,一个月全勤的价格!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