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 黑暗流浪者
    好心的小矮人巫师指点下,我早早的埋伏在通往可能拥有吉得宾的小矮人部落……呃,的必经路线上,一千规模的小矮人部落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而且我现在并不急着先取回吉得宾,还是先调戏一下那个黑袍生物,称称他有多少斤两。

    为了以防万一,我只带了小雪和懒乌鸦一起过来,小幽灵自然也躲在项链里,而剧毒花藤还有另外四只鬼狼则是和三无公主停留在安全的地方,这样一来,就算那个黑袍生物真是个实力n到不得了的怪物,我逃起来也轻松一点。

    可坐在树上面,我甩着脚丫,嘴里叼着根青草,看着火红的朝阳从东方升起,又看着它慢慢升高,爬到我的头顶,中途三无公主来过一次,给我带来了香喷喷的午餐,然后小憩了一个下午觉,然后看着炽白的太阳逐渐变红,往森林的另一边落下,那黑袍混蛋却依然没有动静。

    莫非……我被一只小矮人巫师给忽悠了?

    正当我沉浸在史上第一个被三级脑残小矮人巫师所忽悠的挫败感之时,夕阳远处,懒乌鸦呱呱的声音终于传来,我顿时精神一振,看来事情还有转机。

    从懒乌鸦那里,我得知对方在前一会儿才动身,并慢慢沿着附近一条路线前进,心下不由诽谤,靠,这家伙是夜猫子不成,非要等黄昏时刻才动身,不知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吗?

    一边念碎碎着,我将嘴里的青草狠狠一吐,借着树枝几个跳跃,已经消失在密林深处,不到一分钟便来到赶到了黑袍生物的必经之路,拔剑而出。耍了几个漂亮的剑花,然后高高迎起,自然而然的插在地上,伫剑而立。

    残阳如血,在那血红色的深处,慢慢出现一个黑点。黑点越来越大,逐渐化为一道人影,如血般的暮光将它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就仿佛不堪年纪的沧桑老人一般,那长长地影子一点一点的挪移着,最终,在离我的脚跟不足一分的地方停了下来。

    “你终于来了。”

    由始至终,我都保持着一手伫剑,一手负背的挺拔姿势。背对着残阳,仰默默的看着那一轮等待不急夕阳完全落下便已徐徐升起地血色红月,留给对方的背影似乎在诉说着无限的苍茫与寂寥。

    原地而立的影子似乎陷入了沉默。

    “你不该来地。”

    我轻轻将剑拔出。放在手里抚摸着。动作有多温柔。声音就有多冷漠。

    “我靠。你配合一下会死啊。知道这种纯天然地气氛有多难得吗?”我终于忍不住挥剑回。摇着离我几十米之遥地黑袍不知名生物。痛心疾地悲叹道。

    “孜孜……孜……”

    愣了半秒之后。黑袍生物突然怪笑起来。那仿佛金属摩擦一般地音调说出有难听就有多难听。

    “原来是……是人类……冒险呀……。竟然……敢一个人前来。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孜孜……孜孜……”

    “是吗?”

    我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水晶剑,随口应付道,自从从小矮人巫师那里得知它们这样的组织有很多地时候,说实话,我安心了许多,可以想想,既然组织不止一个。那像类似黑袍生物这种组织肯定也不止一个,量产型的敌人,总是会比较好对付的不是吗?

    “既然我都快死了,那不介意告诉我一点东西吧。”

    面带着笑容,缓缓地,我提起右脚,抬前一步的距离,然后缓缓放下,刚好落在黑袍生物的影子上。气氛似乎在一瞬间凝固。

    “孜孜……孜孜……”

    对方并没有动作。而是看着我一直怪笑着,那埋藏在阴影里的脸孔。似乎有两道邪恶无比的目光如刀子一般射向我的全身。

    一步……两步……三步……,我保持着节奏,缓缓的一步一步朝黑袍生物靠近着,而对方则是屹立不动,一个劲地盯着我怪笑,仿佛在算计着什么,周围一片寂静,连刚刚隐约能听到的虫鸣声似乎也感受到了这股奇怪而压抑的气氛,安静了下来。

    当距离拉近到十米左右的时候,我定眼一瞧,终于看到了对方的名字,也就是可以肯定它是怪物无疑了。

    黑暗……流浪?……

    奇怪的怪物名字,我在脑海里回忆着凯恩书里面对所有怪物的介绍,却这么也没找到这种怪物的存在,难道是什么新品种?

    而且,最令我惊讶的是从对方感受到地气势,不是太强,而是弱的可以,简直就比沉沦魔还要不如,什么呀,原来是个装腔作势的家伙,吓得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

    见我突然停下脚步,黑暗流浪似乎有些惊讶,连那金属般刺耳的笑声也停了下来,从漆黑斗篷里面闪烁着的两点目光更是摇曳不定。

    我冲黑袍生物微微一笑,朝它举起左掌,对着他轻摇了摇。

    “高手你好,高手再见!”

    话刚落音,从密林深处突然闪过一道白点,在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这道白点已经变成了一道水桶粗的白色光柱,丝毫不差的从黑暗流浪地胸前穿了过去。

    反正只是个量产版地死跑龙套,估计也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我也就懒得墨迹了,先下手为强才是王道。

    虽然实力看上去很低地样子,不过我也没有松懈,据凯恩书上说,在哈洛加斯就有一种怪物叫自杀随从啊什么的,实力虽然低下,但是却是恐怖份子,玩起自爆那叫一个专业,而且杀伤力极大,几乎能秒杀防血防低点的法师。

    被小雪的光列怒破击来了个透心凉以后。黑暗流浪如同败草一般高高的飞了起来,在我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它被洞穿的胸口,里面似乎只有一片虚无黑色,根本没有什么实体,让我心里闪过一丝警惕。

    华丽的被击飞到高空以后,那破破烂烂的黑袍随风飘扬着。黑暗流浪的尸体像棉花般缓缓掉落,掉在地上出轻微“噗”地一声,看来说黑袍里面的是败草似乎还错了,应该是填满空气才对。

    黑暗流浪静静的躺在地上,仿佛真的死了一般,然而我内心的危机感却越加重,不由缓缓的后退起来,而小雪也从密林里一跃而出,俯着四肢朝黑暗流浪低吼。

    “——”

    在我和小雪地警惕眼神中。黑暗流浪的身体突然四裂,身上的黑袍顿时碎成数百道片黑布片,以子弹般的恐怖速度朝四面八方爆裂开来。我早有装备的握上了一面大盾牌,半蹲着身子挡在小雪面前,激射过来的碎布条打在盾牌上,出踉踉的撞击声,却完全破不了我的防御。

    强烈的爆裂只持续了不到一秒,当我从盾牌后面露出脸来地时候,原本黑暗流浪躺着的地方已经遍布上了一片坑坑洼洼的浅坑,而从它那虚无地身体里面跑出来的七道散着邪恶力量的黑气,正在上空不断的盘旋回绕着。

    我勒,我还七颗葫芦呢,你以为凑足了七个就能当主角呀?

    眼见风头都被黑暗流浪抢光了,我心里一个郁闷,让你们继续玩下去那还了得?几乎没经过脑子,我便向目标甩了一个圣骑士二阶技能圣光弹,邪恶当然还是得用正义来制裁。

    耀眼的圣光弹呼啸着朝七道黑气横扫过去,它们似乎这才慌张起来,连忙滚落到地。随着黑色的光芒闪起,下一刻,七只从未见过的恐怖怪物出现在了我面前。

    前头是一个足球大的狰狞头颅,上面长满了尖锐的骨刺,头颅两边长着一双如人一般地健壮手臂,后面则直接连着一条长尾,看起来就好像一条长了前肢的蝌蚪一般,但是我敢打担保,放大几十倍后的蝌蚪绝对比它可爱得多。

    这些全身长满了凶器的爬行怪物。甩着后面那条长长的尾巴。利用两只结实的手臂在地上爬行,速度竟然不比以敏捷著称的小矮人慢。血肉野兽!

    七只精英级的血肉野兽!!

    这是我从它们身上得到的信息。按照凯恩书里记载,血肉野兽是群魔堡垒那边地怪物,怎么会跑到库拉斯特里来呢,而且还是七只精英,要是普通的冒险队伍遇上它们,那还不是必死无疑?

    见到七只精英级的血肉野兽出现,我心里先是一惊,然后又松了一口气,想必刚刚对未知敌人的迷茫和恐惧,现在真正的敌人终于现身了,才终于让我放心下来。

    血肉野兽是群魔堡垒的怪物,等级大概四十级多一点,实力是库拉斯特里的怪物所无法比拟的,但是稍微值得一提的是,血肉野兽是群魔堡垒里面最弱小地怪物,就如同罗格营地里地沉沦魔一样,属于以数量取胜的怪物之一,所以即使是七只精英,对我来说也并不是太困难地敌人。

    “小雪,准备好了吗?”

    看着不断交替着双手,以猎豹般的速度朝我们爬过来的七只精英血肉野兽,我微微的眯上眼睛,这样对早已经战意燃烧的小雪喃道,最近尽是刷一些小怪,手都快要淡出个鸟来了,难得遇上一次像样点的对手呀。

    “轰——”

    最先迎上来的一只血肉野兽,被骤然从地里面喷的火山爆轰上了半空,不愧是四十多级的精英怪物,一道火山爆似乎对它并未造成太大的伤害,反而在空中翻了一个跟斗顺势直扑下来,两只与身体不成比例的壮实胳膊打在前头抡了过来,眼睛带着凶残暴戾的目光。

    我丝毫不理会从上空直扑过来的血肉野兽,食指连点,又将两只血肉野兽轰上了半空,这次我稍微调整了一下火山爆的位置,将火山爆喷的位置移到血肉野兽前头,这样一来造成的伤害虽然不如直接在它们**底下爆那么高。但是却能将它们轰退,免得像第一只血肉野兽一样,反而借着轰起来的力道占据居高临下的优势。

    打当头那只血肉野兽呢,它早在还没扑落一半地时候,就已经被同是高高跃起在半空的小雪来了个全垒打,那如钢爪一般的锋寒利爪在空中划过。伴随着血肉野兽的惨叫声,三道喷血的血痕染红了夕阳。

    极地风暴。

    一道道冰冻气团打出,将所有的逼近地血肉野兽冻成蓝色,速度顿时慢了将近一半,退后几步,地狱之火再次将从手中喷出,让剩余的六只精英血肉野兽唧唧叫着,享受了一把冰火二重天的“快感”。

    乘着血肉野兽还在地狱之火的疼痛之中哀号,我猛地上前几步。进入它们的包围圈,就在它们以为敌人“送货上门”的时候,突然从脚底下爆出一个霜之新星。重新又将让它们陷入了纠结的冰冻状态之中。

    啊,可惜了,二阶以上的魔法所需要的冷却时间太长了,而且现在自己掌握地群体冰系魔法也不多,否则非得让它们见识一下风筝流战术,见极地风暴的冷却时间并未完成,我遗憾的甩了一个冰风暴,冰弹,然后是圣光弹。呃,不能再浪费魔法了,否则待会变身不够用了,灌下几瓶法力药剂以后,我最后向血肉野兽扔了个伤害加深,怒吼一声,变身狼人冲了上去。

    可惜呀可惜,变身以后就不能施展魔法了,否则又会轻松许多。面对着像样一点地敌人的时候,我才现自己依然有很多不足,尽管这些不足对于其他库拉斯特等级的德鲁伊来说都是比较奢侈的。

    野性狂暴!

    狼人的利爪自一头精英血肉野兽身上划过,带起几道血花高高溅起,这时,六只血肉野兽也从冰冻状态之中恢复过来,一个个张牙舞爪着扑了上来。

    靠,好硬的拳头。

    一不小心,被骤然弹起的一直血肉野兽的双拳打个正着。我擦着地面足足后退了将近一米才稳住身子。不愧是四十多级的精英怪物,即使只是那个级别里最弱小地。力量也不可小窥。

    见识到血肉野兽的实力以后,我眼转一转,嘴巴咧起的獠牙闪过一丝狰狞,借着野性狂暴所带来的速度和吸血属性加成,我一边尽量躲闪着六只血肉野兽的攻击,一边紧咬着其中一只血肉野兽不放,打被围殴时最重要的一条定律就是追着一个敌人打。

    一时间,战场上尘土飞扬,伴随着嗖嗖的掠空声,一道道黑影不断闪过,复又交织在一起,溅起的鲜血将战场染红,沉闷的撞击声和利爪破空声嗡嗡地响个不停。

    血肉野兽的确有两手,它们的速度本来已经不俗,攻击那一刹那间更是比毒蛇还要快上百倍,我承认我有些小看了它们,刚刚开始的时候瞬间一个大意,便被它们潮水般的撞击像排球似的打来打去,一刻也停不下来,后来寻了个破绽才勉强跳出那恐怖的连击地狱。

    不过被虐了一番以后也不是没有收获,我已经看破了它们出手前奏的小动作——每次突击的时候,它们都会习惯性地将尾巴一挺,有时候躲避敌人地攻击,并不一定需要比它的速度快,不是吗?

    找到应付地方法之后,我的压力顿减,虽然依然不可避免被击中,但比刚开始的时候已经好多了,而正在这时,从小雪那边传过来的讯息让我微微一乐,小雪就是小雪,三两下就将一只四十多级的精英干掉了。

    “嗖——嗖——”

    面对着左右两只血肉野兽的突击,我突然身子一矮,躲过攻击以后顺势一蹬,高高向后跃起脱离了它们的包围,还没等六只血肉野兽冲上来,旁边一道熟悉的光点亮起,又是一道水桶粗的光柱落在地上,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伴随着泥土石头的强烈气流爆出来,就连身在空中的我也不免被气流高高吹起,然后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有些狼狈的落在一颗树杈上,满脸兴奋的看着被光列怒破击炸得七荤八素的血肉魔兽。

    哦哦,被我重点照顾地你只血肉野兽已经生命垂危了,多可怜的孩子呀,就让我来结束你的丑陋生命吧,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我已经径直朝那只被炸翻了起不来的血肉魔兽扑了下去,恰恰施展完光列怒破击,从旁边怒吼着飞身而出的小雪似乎也有这种想法,和我同时化作两道黑影一起扑了上去。

    不愧是我的召唤兽,连想法都和主人一样,不过呀,毕竟我是主人呀,心下偷偷一笑,小雪带着满脸地郁郁。脚下一蹬,掠起的一抹黑影大跨度的拐了个弯,朝另外一只血肉野兽扑了上去。

    敌人剩下五只伤势不一的血肉野兽。而我方又添加了一位强力打手,剩下的五只精英血肉野兽没蹦多久,就被我和小雪逐个击破,留下七具尸体和一地的装备。

    这次的战斗中,我多少有些过于狼狈,生命值少有的掉了三分之一,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就如同游戏一样,面对新地敌人。因对方的实力和攻击模式未知,所以总是束手束脚,难以挥出自身全部实力,等摸透对方攻击套路以后就容易多了。

    就在我松一口气的时候,七具血肉野兽地尸体突然化作黑光,然后聚成一团,我心下顿时大惊,难道还没完?

    “别得意……人类……使大人会……会为我报仇的……”

    从黑色球体传出黑暗流浪那带着无限怨恨的刺耳声音,然后怪叫着“——”的一声爆炸开来。于夕阳中消淡。

    还好还好,没有变化出什么新的敌人,看着逐渐散去的黑色气体,我将紧悬着的心放下,若是一个量产版的黑暗流浪都如此nb,那精灵族真的要大难临头了。

    不过,它最后口中地”使“是谁?难道就是黑暗流浪的头领,这次袭击精灵一族的幕后策划。

    沉思了一会,我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地上一地的物品给吸引住了。七个四十多级的精英怪物呀。从上次第三世界来袭的沉沦魔事件中,我就隐约猜出越级杀怪的爆率比较高。如今一看果不其然,足足有三件金色装备,哦哦,我做梦也盼着爆出来的德鲁伊特殊装备,鹿角,金色地鹿角,上帝,赞美你。

    但是,如果属性和第一个狼头那么的话,别怪我钉稻草人。

    除此之外还有两枚完整级宝石,五枚裂开级宝石,一颗符文,余下的蓝色装备也有不少好货色,其中一件蓝色级的轻型装甲,比胸甲的防御高出70%,力量需求只多了11点,是刺客和法师们的最爱,还有面蓝色塔盾,靠,这家伙的重量惊人,力量需求足足要75点,当然,与之相对应的是基础防御高达恐怖的70点,比我前几天入手地金色级白骨盾牌还要高上将近20点地防御,不过那么重,我是不会拿这玩意战斗了,卖给圣骑士或野蛮人到是个不错的选择。

    将这些装备一一收起,留待晚上和小不点们一道享受辨识地快乐,不过几件装备里,估计我能用得上的并不多,就像上次第三世界来的沉沦魔爆出的63级的护腕一样,这些装备都是从四十多级的精英怪物怪物身上爆出,所需的等级自然不会差太多,以我现在的等级,难说。

    这样一想,心里又有些纠结呢,就是那金色的鹿角,从眼前的利益出,我自然是希望能立刻用上,但是长远看来,又希望它的需求等级能超过36级,因为只有36级以上的鹿角才会附带四阶技能……

    苦恼的摇了摇头,将最后一枚金币收起来,我的目光突然被一根滚落在草丛里面的短矛吸引住,啊啊,原来这还藏着一件装备呀,虽然看上去是白板的,但是肉小也是肉啊。

    捡起短矛,处于职业毛病,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属性,却被惊呆了。

    超级nb属性?不!

    超级垃圾属性?也不!

    根本就是没属性嘛,我在心里怒掀着桌子。

    这好好的一根短矛,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了又看,硬是没找到它的攻击伤害呀需求等级呀之类的说明,整根短矛,十分光棍的只有那么一条数据。

    耐久:30-30

    吼吼,攻击都没有,要耐久搞毛呀!!!

    不过下一刻,我再次被这根短矛给吓呆了,我可以誓,我刚刚绝对没有因为泄愤而用这根短矛攻击,连只蚊子都没有碰着,但是很神奇的,这根短矛的耐久突然跳了一下,变成了耐久:29-30。

    再也受不鸟了,谁要买这根短矛的,我倒贴钱出售。

    等等——

    就在这时,我突然闪过一道灵光,这根短矛怎么看怎么像小矮人人手一根那种,那么我们大胆猜测一下,莫非玩意就是小矮人巫师所说的那什么捞子小矮人的强之证?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它现在在我手上,能不能让小矮人听我的命令呢?若是可以的话,那事情就变得有趣了……

    黑暗流浪在游戏里是真实存在的,刚出库拉斯特就能遇到,但是杀了一次以后就不会再出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玻璃渣的又一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