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 新怪物 新战斗
    住,从小雪那稳若磐石的姿势中,散出一股强大的气浪,将周围的尘土细石高高扬起,随后,它张开那脸盆大的巨嘴,上下鄂之间足足有120度以上,一圈圈白色光晕逐渐在它口中汇集成为一团白色的刺眼目光。

    “轰——”

    白色的光柱自小雪口中射出,完美的命中了我指着的方向,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响起,连魔法加固的石墙都能轰出一个浅坑的光列怒破击将河边对岸那松软的泥石直接炸上了半空,就连两人合抱的大树也出一声悲鸣,硬生生的被强烈的爆炸气流连根拔起,轰然倒塌,一阵尘土过后,原本的密林变得一片狼藉,取代了小矮人部落位置的是一个十多米宽的大坑。

    诶,似乎威力有点过头了,不过也罢,就当是为后面的冒险宽展道路吧,看着因为爆炸而空出来的一大片平地,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轻抚着小雪的脑袋以示嘉许,而后回过头,看到一脸目瞪口呆的菲尼克斯,如果他是动漫里的人物的话,相信此时已经将自己的下巴掉到地上了。

    “太……太好了,这就是你的实力吗?实在是……实在是……”

    见识小雪的实力以后,菲尼克斯双手搓挪的更加厉害了,不断喃喃的说道,眼睛露出无限希翼。

    “事先声明,小雪是我们队伍里最厉害的,所以你可千万别高估过头。”

    看到菲尼克斯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我隐约觉得有点不妙,不由警惕的提醒道,的确,如果不算血熊变身的话,小雪是我们队伍里最厉害的。

    “我知道。我知道。”

    菲尼克斯拼命的点着头,嘴里说知道,但是那副乐歪嘴地样子给人的感觉却完全没有将我的话听到心里。

    “老实说吧,你心里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

    看到菲尼克斯地诡异神情。我终于恶狠狠地逼问道2。打算如果他不老老实实地将心里那点小九九说出来地话……就实施严刑逼供。把食人鱼塞进他地**里面。

    不过。菲尼克斯到是相当老实。又或根本没有什么好隐瞒地。只见他满脸乐开花地厚着脸皮凑上来。

    “吴凡老弟。你也知道吧。我是个流浪。”

    点头。

    “知道大多流浪最喜欢做地事情是什么吗?”

    摇头。

    “探索呀,继承前人的心愿,探索那些未知地地方,正是我们流浪存在的意义呀。”菲尼克斯满脸陶醉的说道。

    “你该不会是打算拉我一起去吧。”我似乎有点明白菲尼克斯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嘿嘿。那当然,以前一个人地时候,实力不够,有很地方都只能望洋兴叹,现在不同了,有了你这个高手,整个原始森林大有可去之处。”搓挪着双手,菲尼克斯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我拒绝。”

    没有丝毫犹豫,我漠无表情的回道。

    “为什么?以你的实力还有什么好怕的?探索世界。掘未知,难道身为男人,你不觉得光是听到这八个字,热血就沸腾起来了吗?这是属于男人的浪漫呀!!”似乎从来没想到我会拒绝,菲尼克斯急了起来。

    “太危险了,而且你太高估我了,身为一个流浪,你应该更真切的感受到这个大陆的危险性才对,并不只有地狱一族地威胁吧。”

    当初在迷雾森林里。我就差点没被那里的森林之主安吉列斯兽当下酒菜,更何况现在是比迷雾森林大无数倍的原始森林,我就不信没有比安吉列斯兽更强大的生物,到时候恐怕就是变身血熊也无济于事了。

    “这我当然知道,我说的是我们有足够实力探索的地方被我这么一说,菲尼克斯似乎清醒了几分,身为流浪,他的确比大多数人都清楚在第一世界,地狱势力并不是最恐怖的。那些原生的霸主反而更加可怕。最好地一个例子就是——龙!!

    “不行不行,竟然没有被探索过。你又怎么知道我们有足够的实力去探索呢?至少这次不行。”

    我连连摇头,并不是我对菲尼克斯的建议没有兴趣,这种探索的确是蛮能让男人热血沸腾的,而是我身边还有茉里莎和死狗,我冒不起这个险,如果是单独和菲尼克斯出来的话,或许还可以考虑一下。

    “天啊,吴凡老弟,你知道赌瘾作口袋里又恰好有钱却被告知不能进赌场时的那种感觉吗?就不能可怜可怜我吗?”

    菲尼克斯干脆在地上打起滚来了,那副痛苦的样子,我看不是赌瘾作,而是毒瘾作。

    “我知道我知道,你又知道在和妻子**的时候被打断时地感觉吗?我经历过两次,所以别抱怨了,我比你惨。”一次是老酒鬼,一次是女儿,两次刻骨铭心地经历。

    “这样啊,那就算了。”

    似乎觉得的确是我比较惨,菲尼克斯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衣服地灰尘,再拍拍我的肩膀,露出怜悯的神情。

    可恶,虽然是成功的劝服了他,但是心理面这种不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于是,便按照原来的行程安排,由菲尼克斯带我们熟悉森林环境,等找到蜘蛛森林的传送站以后,就一脚把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他踢回去,至于之后,还没决定好,或许是和菲尼克斯一起回去,或许是继续历练,总之。这次我怎么也得在库拉斯特升到四阶再说。

    “小心,别太接近河里,那里也藏有怪物。”

    一边前行,菲尼克斯一边提醒道,话刚刚落音,水面上便嗖嗖的冲起十多道水柱。随着水柱跳落到岸上的,是十多只青蛙状的怪物,不过实在无法用青蛙形容它们,先不说那粘不溜丢的红色粘性皮肤和两足行走的亚人类姿势,体形也足足是青蛙地几百倍大,直立起来都快齐我的胸膛高了。

    这个世界,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两类怪物,一类是恐怖的,代表是腐尸和丑陋怪。一类是恶心的,代表就是我眼前这些生物,为什么这些怪物就不能像幽影一样。给我长得中看点呢?

    伴随着菲尼克斯一声小心,十几只青蛙怪兽……哦,名字叫沼泽住民,还真是贴切,从十几只沼泽住民口中吐出一口口如利箭般迅猛的恶心绿液,我闪过几道,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被集中了,绿色液体粘在法师袍上,顿时传来一阵难闻的气味。

    靠。随地吐痰?不知道我是城管吗?

    我将手中的水晶剑一挥,双脚连提,瞬间便出现在最近的一只沼泽住民面前,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利剑在空中划过几道白痕,下一刻,这只倒霉的沼泽住民被削了人棍,四肢断口工整的从身上滑落,身体一矮。在空中碎成几块大口快,绿色的血液喷薄而出,几个黄澄澄的金币掉在地上。

    “小心,这些沼泽居民不但会喷毒液,而且还能射火弹。”菲尼克斯的声音又从后面传来。

    可恶,你这家伙难道是传说中充当热血格斗漫画里地,总是会慢敌人的绝招一步讲解,让主角知道威力然后反而因此分神被打个正着的混蛋吗?

    理所当然地,接下来我被十几个近距离射的火弹打个正着。鼻孔都气出了烟。水晶剑狂似的连连挥舞,将前面两只沼泽住民给分了尸。剧毒花藤和鬼狼们也扑向了各自的对手。

    “对付它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一个人在前面吸引火力,然后其他人从后面包抄,否则的话……”

    如狼虎之势将过半的沼泽居民干掉以后,剩下的沼泽居民眼看不妙,噗通噗通几声,翻身一条,又跳回河里面了。

    “你们这些王八蛋,给我等着……”

    呆呆看着河面上的几朵水花出神,下一刻,我红着眼睛一边脱下法师袍,一边作势跳下河去。

    “我说吴凡老弟,我不反对你这样做,但是以防万一我还是先问一句,你会潜水吗?”一旁地菲尼克斯拍着我的肩膀叹了口气。

    一阵寒风吹过。

    “小雪,给我准备光列怒破击,我要把那几个杂种给轰出来。”我重新穿好法师袍,指着沼泽住民跳下去的方位说道。

    “省省吧,它们早就散了。”菲尼克斯继续在一旁叹气。

    “好吧,没有办法了,只好动用最后一手了。”

    我脸色一肃,开始在旁边的软土上面挖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挖出了几条蠕动的蚯蚓,然后找出根线索,一头绑住水晶剑,一头绑住蚯蚓,将线索一甩,让拼命挣扎的无辜蚯蚓在水面上晃来晃去。

    “我说吴凡老弟……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沼泽住民并不是青蛙,即使是青蛙,你这种做法也是吊不到的。”菲尼克斯在一旁看着我的动作,眼神满满呆滞起来。

    “还不是你不早点说明白,不然它们哪跑得了?”我转头瞪了菲尼克斯一眼。

    “我这不是让你体会更深刻一点吗?”菲尼克斯觉得有点委屈,让你吃个小亏,是为了以后不会疏忽大意,我怎么了我,好心没好报。

    “总之,这种办法是行不通……”

    话还没说完,一道红色的影子从水面上窜出,咬住了线头,我不慌不忙地轻轻一甩,将红色影子甩上半空,待落下的时候,手中兼任鱼竿和武器的水晶剑潇洒的在空中划了几道,落到地时,红色影子已经变成了几块。正是一只沼泽住民,就不知道是不是先头偷袭我们那几只。

    “咳咳……”

    被眼前一幕硬生生的给哽住的菲尼克斯,咳嗽了好一会儿,才不可置信的锤着自己的胸口。

    “这……这也行……”

    “所以说呀,你们地想象力太贫乏了,没试过。又怎么知道不行呢?”我乐滋滋地将沼泽住民爆出地一瓶中型生命药剂捡起来,感觉比爆出一件黄金装备更有成就感。

    “或……或许吧……”

    楞了许久,菲尼克斯觉我说的地确有理,就是不知道这方法能不能推广,想到一大群冒险握着鱼竿站在河边钓“鱼”的情形,他摇了摇头,哭笑不得。

    成功地将沼泽居民钓上来,体验了一把智商上的优越感以后,我精神大爽。决定大慈悲放过其余的家伙,而且这样一只一只钓实在很花时间……

    “装备好,就是不同……”

    一路上。菲尼克斯有些眼馋的看着我身上“平淡无奇”的装备,喃喃说道,在沼泽住民数道毒液,还有几十个火弹的攻击下,竟然分毫未损,就算是元素抗性最高的法师也远远做不到呀。

    “等等,停下……”

    一路上消灭了几只落单的,不知死活的冲出来劫道地小矮人之后,突然伸手拦住了我们。神色古怪的指着前面一片树林。

    “仔细看看,你们现了吗?”

    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一会,我终于也看出了不妥之处,在那大树林立地密林里,似乎有几十颗“树”特别别扭,又粗又矮不说,粗老的树干上光秃秃的布满了荆棘倒刺,一根树枝,一片树叶都没有。

    “那是……怪物?”

    我的神色也很菲尼克斯一样古怪起来。如果是没有经验的冒险,或许很难一眼判断这些奇怪的怪物,但是只要有一次经验以后,那这些怪物的伪装,无疑是在掩耳盗铃,根本就是一目了然——因为,除了身体是木头做的以外,无论怎么看,它们都不像树。

    “这种怪物叫刺木魔。原本是森林的守护。是精灵一族地最好的宠物和伙伴,后来却被邪恶的力量所侵蚀。昔日的守护,今日的杀戮,每到深夜它们偶尔清醒过来的时候,总是会出让人心碎的悲鸣声,然后互相攻击,希望能结束彼此悲哀的命运……”

    菲尼克斯徐徐为我们讲述一些不为人知的小故事,作为流浪,他对这些地研究远在普通冒险之上。

    “原来是这样,那现在该怎么办?”听到菲尼克斯这么一说,我顿时少了许多动手的**。

    “干掉它们吧,也算是一种解脱,小心点,它们力气很大,狂的时候攻击会产生眩晕效果,物理防御也高得惊人,唯一的弱点就是怕火。”

    我点了点头,大步靠近,当还接近十米的时候,这些刺木魔慢慢震动起来,仿佛变形金刚似的突然伸展出圆木桩一般的四肢,头颅缓缓凸起,上面长着一对尖锐的白色利角,那双原本如同玻璃般纯净的眼睛,现在却射出一股疯狂地猩红,里面有着深深地,埋藏在憎恨意识里面的悲伤之情。

    “多重火风暴,安息吧,你们这些怪物。”

    一边迅速拉近距离,手里凝聚着一团深红色如液体般地火球,待到和刺木魔的距离只有不到三米,那圆滚滚的巨型木桩手臂已经高高举起,正准备望我的头上落下的时候,手中的火球虚空一按,掉落在地上,就仿佛水滴轻轻融入水中一样,没有激起任何火花,然后在下一刻,几十只刺木魔所站着的方位上却突然冲起一道十多米直径,高约两三米多的火柱,将这些刺木魔完全吞没。

    多重火风暴.改二——根据火山爆的灵感创造出来,不过某人现在还无法完全的控制。

    喂喂,后面一句解释是多余的。

    伴随着那沉闷而又带着解脱的嗡嗡悲鸣声,这些刺木魔的身体就仿佛易燃的干松木一样,即使在火风暴过后,那冲天的火焰依然不减,足足燃烧了将近一分钟才化为灰烬。哼哼,九级的火风暴威力,对付这些普通刺木魔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过,我现在却无法停下来欣赏自己的杰作。刚刚施展完多重火风暴,一道巨大地黑影就朝我笼罩过来,下意识的一个懒驴打滚,下一刻,我刚刚站着的位置变成了一个小坑。

    一只有着深红色树皮的刺木魔,正神色狰狞的朝我逼过来。木桩型的左右手连连锤下,似乎把我当成了桩子,一副不把我打锤到地下誓不罢休地狠劲。

    乘着空挡,我看了一眼深红色刺木魔的属性——刺木魔,精英级怪物,精英天赋:火焰强化。

    靠,我说火风暴怎么对没多他造成多大伤害,原来是块不怕火的木头啊,好死不死。唯一的弱点被弥补了,攻略难度几何提升,难道这就是主角的命运?

    真烦人。没办法了,我连续几个后翻,与刺木魔拉开距离,深呼吸了一口气,双眼圆瞪,口中出似人似兽的低沉怒吼,身体瞬间膨胀几倍并覆盖棕色的毛。

    “吼——”

    完全的巨熊咆哮声,带着丝毫不逊色于精英刺木魔的体型,我迎了上去。两手顶住刺木魔地双臂,拉开了纯粹的力气比拼。

    “天啊,竟然和精英刺木魔的力气不相上下,这家伙该不是披着德鲁伊皮子地野蛮人吧!”

    看着战场上两只三米多高的巨型怪物你来我往的互相推搡,不分胜负,一旁的菲尼克斯惊讶道,那最纯粹最野蛮的力量交锋,让他也不禁热血沸腾起来,紧张的注视着。脸憋得通红,恨不得自己也是野蛮人,好上前去插上一手。

    九级的熊人变身,力量加成将近50%,比之野蛮人当然毫不逊色,若是将熊人变身点到十级,来个小跃进,最保守估计力量也能加成至60%,如果再加上牧师的强壮术加持。那时候的力量。估计将大菠萝地脑袋摁到地下都不成问题。

    我一边想着,突然施了个巧手。双手的力气一撤,刺木魔立刻止不住的踉跄冲了过来,右手一跨,捞住刺木魔的下部,顿时将它整个高高的举了起来,可惜呀,刺木魔偏向于植物,根本没有那玩意,否则它绝对能体验一把蛋蛋被捏碎时的快感。

    “吼——”

    怒吼着,将高高举起刺木魔奋力扔了出去,待它重重落地时,我已经重新欺身向前,右掌一个撞槌甩在它脑袋上,顿时将它打得天昏地转,没想到呀,本来还以为致晕对这种怪物没有效果呢。

    不过我也不大好过,刺木魔身上的荆棘倒刺将我的手掌划破了一道口子,不容易呀,以我现在的防御,还真没有几个精英怪物能破得了防。

    随后,我一手抓住刺木魔头顶上地角,摁在地上,另外一只手专挑没有刺的部位连连锤下,将精英刺木魔打得头昏目眩,找不找北,不一会儿,精英刺木魔躺着的位置也凹了下去,那坚硬的外皮开始龟裂,伴随着它的凄惨的悲鸣声,绿色的血液从那裂口处源源不断地喷出,溅落到四周,在地上汇聚起来,形成一个触目惊心地血坑。

    菲尼克斯已经撇过头去,不忍再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巨兽与巨兽地战斗,总是会比人与人之间的互相打斗来的更加震撼,更加惨烈,别的不说,光是喷血量就是人类无法比拟的了。

    刺木魔的物理防御的确高,打了好一会儿,随着一声清脆裂响,它整个胸部才随着我拳头的落下而破裂,那双玻璃眼睛的光辉一黯,便再无声息。

    站起来,喷了一口粗气,用自己的大掌擦干净溅了一脸的绿色血液,我才沉沉的解除了变身。

    “吴凡老弟,真是辛苦你了。”

    一旁的菲尼克斯立刻凑上来,像狗腿子一样亲切的给我扇着风。

    “别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去,好好给我解释一下,刚刚我在拼命的时候,你都干什么去了?”

    我恨恨的瞪了菲尼克斯一眼,刚刚战斗的时候,哪怕这家伙在旁边甩枚冰箭,我也能稍微减轻负担,结果他到好,只看戏不出力,还真当足了自己是导游呢。

    “我这不是一时看呆了吗?再说老弟,你可不能那么偏心,海因小姐不是和我一样没动手吗?你怎么就只说我一个人?”

    菲尼克斯指着自己旁边目无表情的三无公主说道,觉得有点小委屈,咋就只怨我一个人嘞,而且你们那种级别的战斗,我一个“小小的巫师”哪敢插手呀?

    完了,这家伙竟然还不吸取教训,竟然又惹上了三无公主,目光捕捉到一丝阴影从三无公主的眉目之间闪过,我叹了口气拍拍菲尼克斯的肩膀,老兄,祝你朝日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