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悲剧的法师
    装备好三无公主以后,我们接着去了索恩的家,可惜佣人告诉我们他并不在家,想想也是,这些可都是大忙人,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等我去摆放,能顺利找到艾席拉已经是运气使然了。

    失望的告别了索恩的家以后,我寻思着接下来要不要去一趟炼金术师艾柯,说实话,我并不大想见这个老头,其一,炼金术师的脾气一般比较古怪,就好像鲁高因的雷山德一样,其二,还是在鲁高因,被赌博商人艾吉斯忽悠了一把,要不是小幽灵威赚了回来,我说不定到现在还有些郁结呢,所以我对同为赌博商人的艾柯没什么好感,觉得他一定是个奸诈的小老头。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为什么他叫艾柯啊?!!这是究竟是什么设定啊?!!比我的宝贝女儿艾柯露只少一个字!!你一个老头取这样的名字知不知羞啊?!!快点给我换名!立刻换!就叫史努比好了!!

    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坏,当然我百般不情愿的来到史努比老头的家的时候,他的家门紧闭,一个同样来找他的冒险告诉我,最近这史努比老头行踪古怪,经常跑到外面,一跑就是好几天,听说似乎在找什么材料,总所周知,炼金术要是没有材料的话,那将是一门很尴尬的职业。

    很好,最好永远不用见到这个老头,我侥幸的想到,不过这大概是不实际的,因为冒险在历练的过程中,总是能弄到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有有用的,有没用的,这些都要询问见多识广的炼金术师,所以来史努比老头家的冒险可以说比奥玛斯和赫拉铁力还要多。

    看看太阳的位置,离傍晚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虽然现在并不是去酒吧地绝佳时机,但我还是决定去看看,探听一下消息,虽然买几份“冒险周刊”,看看最近库拉斯特最流行的八卦是什么。

    在街道左右张望着,比较着哪个酒吧比较热闹。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我竟然来到了上次与奥玛斯相遇的地方,靠,难道我的吐槽之魂真的觉醒了?在指引着我前进的方向?呸呸——

    好在,奥玛斯似乎并不在这里,我顿时松一口气,眼光下意识地看了看耸立在自己面前的旅馆——绿林酒吧,咦咦?不是旅馆吗?我记得昨天。那个彪悍的旅馆主人用水泼奥玛斯老头的时候,的确是说“我的旅馆”,或许是兼营式的旅店吧。

    说起这旅馆的主人。我到颇有兴趣,要知道奥玛斯虽然古怪,但怎么说也是冒险联盟的负责人之一,平民和冒险地之间的距离是巨大的,所以能鼓起勇气泼奥玛斯一盆冷水地人,绝对当得起彪悍二字,而且听那声音,似乎还是个中年欧巴桑。

    正当我想着是不是要进去里面坐一坐,即使打探不了消息。见识一下那位彪悍大大婶也好,就在这时,旅馆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一道黑影似乎被从里面扔了出来,在地上滚了几滚,恰好滚到我的脚下之后停了下来。

    “你这王八蛋,我家欧娜不是拒绝了你吗?还一直喋喋不休的死缠烂打,停不懂人话是不是?”

    随后在大门出现地一个中年欧巴桑。嘴上叼着杆旱烟。无论体型还是脸上地神色都十分之彪悍。让我瞬间便联想到了某部搞笑电影里地某个包租婆。一脚跺在地上。就仿佛霸王龙一样。似乎整个旅馆都震了几震。

    这位彪悍地旅馆女主人。一手撑腰。一手指着倒在我脚前地黑影披头骂道。声若龙钟。气冲云霄。引得若干不明真相地冒险纷纷采取围观态度。在她身后似乎还躲着一女孩。从那露出地半张俏脸和手里拿着地侍女特有地托盘看来。应该是酒吧里地侍女。此时正一边用着胆怯而又不忍地眼神看着我脚下地黑影。一边用手轻扯着欧巴桑地衣袖。待欧巴桑骂够了以后。才一边嘀咕着下次你小子再来。老娘就把你地第三条腿打断。一边安慰着那个叫欧娜地侍女。碰地一声将大门关了上去。从那紧闭地酒吧大门移开视线。我将目光移到脚下地黑影身上。从衣服看来。他应该是个冒险。法师之类地冒险。这样啊。调戏普通女孩。然后被敢泼奥玛斯一头冷水地彪悍欧巴桑扔了出来呀。原来是这样。

    就在这时。我脑海里浮现出了三个选项分支。

    a.将眼前疑似法师冒险地男子扶起来。细心安慰。触神秘路人感恩事件。有一定几率获得武功秘籍或神兵利器。如果在后期选择得当地话。可以开启隐藏地bl结局。

    b.绕路行走。离开该支路。进入另外一条与该支路冲突地支路。结局不明。

    c.从他身上踩过去。有一定几率触战斗事件。获胜后可以得到声望若干。若是失败。则直接回老家结婚。

    这个嘛,神功利器很诱人,未知地未来也充满神秘性,不过比起前两个选项,果然还是踩上去最爽呀。

    昂挺胸,将右脚抬到膝盖的高度,以秒速五米地速度向前落下,脚尖着地,左脚轻轻一蹬,将所有力道放右脚尖上,脚下顿时传出一声呻吟。

    “阿勒,真奇怪,明明是平地,为什么我会有一种踩到什么了的感觉呢?”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身子左右旋转了好几下,给人的感觉似乎是想确认是不是踩上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果然还是我的错觉呀,路中央怎么可能有奇怪的东西呢,你说是吧,小茉莉?”

    足足转了一分钟,我举远目,灿烂的笑道,由始至终没有将目光放到脚下蠕动着的物体上,然后才脚尖用力一瞪,跳了下来。

    “是的,主人。什么都没有。”三无公主目无表情的应着,跟着我的脚印一脚踩上去,不,与其说踩,不如用踢形容更恰当,踩能出如此沉闷响亮的“咚——”地一声吗?

    一阵卷着树叶的冷风吹过。周围的冒险纷纷缩了缩身子,无语的看着这一对恶魔主仆飘然离去。

    “等等——”

    躺在地上的那团黑色物体缓缓站了起来,出一声斩钉截铁的声音,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带着几分法师地阴柔。

    哎,果然还是要触战斗事件吗?本来想着他没反应过来之前逃离现场,当然,如果能展成命案现场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们……给我等等……”

    站起来的年轻法师十分风骚的酷酷将自己的法师袍一抖,看起来似乎还想摆个什么威风的pose之类的动作。见我们脚步不变的飞速离开,才慌忙大声喊道,抬起他那张有些清秀苍白的面孔。见他急速追了过来。我知道是逃不掉了,只好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冲上前的法师,突然夸张地露出惊喜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