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学恐龙叫的狗
    的夜空之中,互相争辉,就连那血红色的月亮似乎也黯淡了不少,明朗的星空之下,造纸厂大门前面的广场中央燃起了几个熊熊的篝火,上百个劳累了一整天的工人围在篝火上,或是啃着从家里带来的糙饼,或是买上一倍商人刚刚送过来的麦酒,欢声笑语不断,那独有的虽然贫困,却乐观知足的淳朴风气,在这里尽展无遗。

    在这种和平的夜晚,士兵们却依然没有放松,一排排圆木插成的围墙上,每隔十多米就有一个火把,尽职的士兵不断在围墙上面巡逻着,火红的火把照亮了他们那张坚毅的脸孔,突然,一队士兵停了下来,光线所能照到的尽头,隐约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在蠕动着。

    “谁。”

    队长轻喝一声,一个呼吸之间,整个小队的十二名成员已经将箭矢搭在弦上,对准黑暗中的移动物体,拉成了满月,只要队长一声令下,连续不断的箭矢将把对方射成刺猬,而远处的另外几队士兵也迅速朝这边移动过来。

    “是我。”

    黑暗中传出一道声音,随着身影接近,那轮廓也逐渐清晰——的确是一个人类没错,士兵们松了一口气,但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弓弦。

    真是有够倒霉的,我叹了一口气,远远的接受了城墙上面士兵的询问,证实了身份以后,厚重的木门“咿呀”一声打开,几个手握火把的士兵迎了上来。

    “辛苦你了,长老阁下。”

    领头队长恭敬的行了一礼,接着火光,现这位长老似乎有些狼狈,凭着经验,队长瞬间便判断出,这是迷路后展现出来的特有的狼狈。想到某个关于这位大人物的传说,他连忙低下头,另外一只手微不可察的放在腰间,用力一掐,倒吸了口冷气,总算忍住了冲到喉咙里的笑声。

    “你们也辛苦了。对了,凯恩长老呢?”

    我并未现这几名士兵地小动作,现在我可是又累又饿,在森林里兜转了五六个小时,好不容易乘着夜色看到了造纸厂上空的一丝火光——再次感谢德鲁伊敏锐的目光和附加照亮范围的装备……真倒霉。都是这这只死狗害地。它肯定是我地灾星。

    小幽灵:“别把自己地路痴属性怪罪到一条狗身上。”

    将被我五花大绑地死狗塞到临时住所。在士兵地带领下。我来到了凯恩地房间。准确来说。是造纸厂地账房。

    “巡逻到现在才回来啊。真是辛苦你了。”

    橘黄色地灯光下。凯恩放下手中地羽毛笔。脸上淡淡地笑容让我无法确认他究竟是赞扬还是在调侃我。

    和凯恩谈了一会明天早上地交接事项。顺便蹭了碗热乎乎地肉汤。我才心满意足地离去。洗了澡。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起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接班的冒险来了,是一位酷酷地刺客大叔。人虽然冷了点,但心地似乎不错,酷酷的为自己的延迟交接道了个歉,然后在物品栏里东找找西找找,似乎想给我这个小德鲁伊一点见面兼赔礼。

    最后,他拿出一把蓝色腕刃,酷酷的递到我面前,一副不容拒绝的酷酷模样。

    按照一般常识,是不会送一把刺客专用的腕刃给德鲁伊吧。我说刺客大叔,你是天然系吗?哭笑不得的收下腕刃,稍微看了一眼,需求二十级的腕刃,最重要的是上面带了一个刺客地二阶陷阱技能——闪电网,2级的,实用性很不错,一般刺客的专用武器是不附带技能的,刺客大叔送了我一份厚礼啊。

    礼尚往来。我也送了十根箭矢给刺客大叔。他似乎没怎么在意,不想落我这个小德鲁伊的面子也就收下了。不过我给的可不是普通的箭矢,是从督瑞尔身上爆出来的附带爆裂箭技能的蓝色箭矢,相信等刺客大叔现以后,会吓一大跳吧,这样阴险地东西对于刺客来说真是再有用不过了。

    交接完了以后,我哼着小调跑了回营地,背上还挂着一只二度被我打晕过去的预备储粮——本来是想昨天晚上就把它给炖了,可是在凯恩那蹭了一顿,肚子也消停下来,干脆带会去全家人一起享用吧。

    “大人。”

    远远的,站在家门口的小维拉丝,就可爱的朝我招起了手,说起来,我到现在才现,每次我从外面回来,只要维拉丝在家,就总是会在门口外面迎接我,话说她是怎么知道我要回来了?夫妇之间的心灵感应?

    “爸爸爸爸——”

    一连串稚气可爱的声音传来,闻声从里面跑出来的西露丝和艾柯露扑了过来,挂在我身上不停的蹭着。

    “嘿,我地乖女儿,想爸爸了没有。”我一手抱着一个,将她们抱了起来,亲昵地用胡渣蹭着她们蹭过来的小手。

    “嗯,西露丝一直都有在想爸爸哦。”双胞胎异口同声。

    “爸爸,这是什么?”在我左边地艾柯露现了挂在我身后的死狗,不由好奇问道。

    “这个呀……”我放下双胞胎,将死狗提了上前。

    “维拉丝,将这只兔子处理掉吧,今天加菜。”

    “呜大……大人,这是狗吧。”看清楚我手上的东西,维拉丝用小指捂着俏脸,困扰的看着我。,暴露了吗?果然只有耳朵长得像兔子啊。

    “没关系啦,反正味道应该一样。”

    “不……不可能一样吧,呜的要吃掉吗?”维拉丝不忍心的看着死狗,女人对可爱的东西总是比较没有免疫力的。

    “当然。”我点点头,看了死狗一眼。

    “不过还是算了吧。”这样说着,又回忆起它咬我时的情形。

    “还是吃掉吧。”目光再次落到死狗身上。

    “不不不,还是算了啊。”

    咦咦,真奇怪,我是怎么了?为什么会产生抗拒心里呢?

    “大人!!”

    维拉丝微微鼓起脸蛋。气呼呼的看着我,若是**后面有条尾巴的话,肯定会随着她现在的可爱样子而竖得笔直吧。

    “算了算了,还是给你们当宠物吧。”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龙族契约影响的我,莫名其妙地抓了抓头,虽然由始至终我都是在说气话。并没有真的打算将死狗炖掉的打算,但是刚刚表现出来的微妙心理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由我提起死狗那一刻开始,便将目光紧紧放在它身上,听到我要吃了它而泪眼汪汪的双胞胎,欢呼一声,左右在我脸上亲了一下之后,便抱起死狗跑进了屋子。“咦咦,大人,你的额头!”维拉丝突然指着我地额头。惊讶起来。

    “我的额头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我摸了摸,没有呀。

    “多了个奇怪的图案哦。”

    维拉丝从不知道哪里的小口袋掏出一面镜子,摆在我面前。果然,在额头上面有个不足硬币大小的圆形图案,如果不是我刚刚抓头的时候露出来,或许还现不了呢。

    “这玩意,以前有吗?”

    我得承认,自己是个一年难得照一次镜子的主,因此就算告诉我这个图案是自我穿越后便已经出现在我额头上,我也不会感到奇怪。

    “没有,在大人你昨天离开之前。绝对没有。”维拉丝很肯定的说到。

    “这就奇怪了,我去阿卡拉那问问。”

    在维拉丝担忧地眼神中,我连家门也没迈入,复又匆匆离去,在这个魔法的世界里,身体上突然多了那么个诡异的图案,那可不是什么小事,说不定会死人地。

    “嗯,我也搞不清楚。没有听说过这种图案。”

    沉思许久,阿卡拉无奈叹道。

    “哈?”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阿卡拉,印象中她应该是无所不能的才对,接着,把目光放到闻风而来的法拉身上,没想到他也摇了摇头。

    龙族皇的契约图案,或许根本就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纵使这两个人渊博四海,又怎么可能说出个所以然呢。

    “不过。有一点我能肯定。这个图案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坏处。”见我有些着急,阿卡拉笑着解释道。

    阿卡拉的话让我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然后又不禁意淫起来——这个图案会不会跟我的身世之谜有关,比如说神之转世啊,封印着魔神之力啊什么的,小说里不是经常出现吗?

    不过可惜的是,我地身世并没有什么唬头,yy了一阵之后,我有些遗憾的告别了二人,刚刚回到家,女儿们跑出来,怀里抱着“焕然一新”的死狗,原来她们刚刚是去给死狗洗澡去了,脏兮兮的死狗洗干净以后,就连我也不得不承认的确有几分卖相,那金黄色的毛竟然颇有几分王霸之气。

    这时候,死狗已经醒了过来,对自己在双胞胎怀里感到很抗拒,身子不断扭动挣扎着叫个不停,奇怪了,按照设定,一般捡回来的宠物不是都特别好色,喜欢被女人搂在怀里然后让男主角嫉妒不已的吗?难道是不满意我女儿的胸部,吼吼你这只死狗。

    我不客气地从西露丝手里接过死狗,将它高高举起,说来也奇怪,落到我手上的时候,它到不那么抗拒了,而是用那双滴溜溜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我。

    我恶狠狠的盯住它:你这只死狗,可别得意知道吗?对我的女儿的胸部有什么不满吗?当然,太满意也不行?你这只色狗,小心我炖了你。我有些语无伦次的用眼神与它交流着,目光不经意的瞄了一下,顿时一愣。

    哦,对不起,是我误会了,原来是只母狗啊。

    身子一寒,我顿时回过神来。才现一股恐怖到极点的杀意正从死狗身上迸出来,若是带上龙x里面地探测器地话,我肯定能现死狗已经像超级赛x人一样,身上燃起了一股黑色的能量波动,战斗力呈几何飞跃。

    “呜

    一声咆哮,六道交叉地利爪从我脸上划过。靠,你这只该死的大便狗,我杀了你,这次真的要杀了你,我捂脸悲鸣着,没想到大腿又被紧紧的咬住。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竟然敢……,竟然敢看本公主……那那……那……。耻辱,这真是天大的耻辱,本公主要杀了你。然后自杀

    “爸爸和小狗的感情真好。”看着小狗和爸爸地真人pk互动场面,,西露丝轻轻含着指头,有些羡慕的说道,也不知道是在羡慕能和小狗打成一片的爸爸还是在羡慕能和爸爸打成一片的小狗。

    “是……是吗?”

    维拉丝歪起脑袋,**后面似乎有条小尾巴在困惑的摇啊摇。

    “咔嚓咔嚓……”

    三口两口将肉啃光,我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将剩余的骨头在死狗上空摆动着,怎么样。饿了吧,肚子饿了吧,求我呀,快点来求我呀,说不定我会大慈悲让你添一下哦。

    啊,被死狗鄙视了,这只死狗竟然鄙视的看了我一眼,那滴溜溜的眼睛很明显在射出一股蔑视地目光,有骨气嘛。很好。

    我顿时气乐了,干脆一把坐在死狗面前,一手拿着一根排骨啃得滋滋作响,怎么样,很想吃吧,我已经听到了你的肚子在咕咕叫了。

    啊,竟然咬我,我惨叫一声,回过头来。死狗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声东击西?

    我心道不妙。右手已经被猛烈一撞,里面地排骨高高飞起。追着下落的轨迹,死狗已经冲了上去,哼哼,区区一个卑微的人类也想和本公主都,赢了!!

    没那么容易,眼睛一眯,左手的排骨已经扔了过去,准确无误的击中了空中的排骨,两根排骨一弹,重新改变了轨迹,而乘着这点功夫,我已经飞扑了过去。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蕾奥娜:“汪汪汪汪……”

    噼里啪啦

    “大……大人,我觉得和一只狗斗气……,呜说到一半,维拉丝放弃似的叹了一口气。

    “呜我也想和爸爸玩。”艾柯露羡慕的看着小狗。

    几天以后,死狗已经在周围混了个脸熟,不过这家伙神气着呢,老是抬头挺胸,一副了不起地样子,让人看了直咬牙,不知是不是伙食改善的原因,还是生活安逸了下来,总之,这只眼睛长到头顶上的死狗似乎打算竖立形象,标新立异,以现实自己的不同凡响——区区一只死狗,竟然想改变自己的叫声?

    你瞧,来了来了,女儿们凑了上去,似乎想和死狗搭话,你听听这只死狗的叫声。

    “嘎哦——,嘎哦——”

    似乎在说,一边去,本小姐才没有时间陪你们这两个小p孩玩呢。

    “什么叫嘎哦——啊!!!你以为你是恐龙吗?!!一只狗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汪汪叫啊混蛋。”我在内心猛的掀起了桌子。

    于是,当给死狗取名字的提议摆到桌面上地时候,上下打量了一下死狗。

    “你似乎很喜欢恐龙啊。”我不怀好意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恐龙是什么东西,但是好歹沾了个龙字,因此蕾奥娜欣喜的点了点头,心道你这混蛋还有点眼光。

    “我记得有只猫叫龙猫,那你的名字干脆就叫龙狗好了,怎么样?”我笑眯眯看着死狗。

    虽然不忿里面带着个狗字,但谁叫自己现在的确是以狗的形态生活呢,郁闷了眨了眨滴溜溜的眼睛,蕾奥娜无奈的又点了点头。

    不过,这家伙很奇怪啊,竟然会征求自己的意见?蕾奥娜只觉得一阵毛刺悚然。

    “好吧,经过和死……咳咳,小狗地商量。我们决定了,小狗地名字就叫……”我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死狗。

    “狗蛋!!”

    商量个屁啊,嘎哦——,本公主杀了你,绝对要杀了你这混蛋。蕾奥娜气得两眼一黑。猛地张开小嘴咬向指着自己的可恶手指,于是取名字地事情不了了之,至少我依然是叫它死狗。习,经过老酒鬼半个月的教导,我已经基本掌握了虚招的理论知识,剩下的便是重复不断的练习了,就在这时,士兵传过来消息。阿卡拉让我过去一趟。

    “吴,你让我关注的鲁高因那边,马席夫地船已经回来了。”

    “哦。那么快?”算算时间,也过了将近一个月了,其实我说,你们干脆让我做传送去不就好了,为什么非得搞得那么麻烦什么,坐船什么的,万一沉了怎么办。

    无视的我念碎碎,阿卡拉让我准备好东西去了,马席夫还要在鲁高因逗留上三天。因此我也不用过于着急。

    晚饭的时候,我将消息告诉了大家,说起来这桌子也越来越热闹了,我做在正中央,两个女儿分别坐在我两边,然后是坐在我们对面的莎拉、小幽灵和三无公主,至于死狗,,竟然想占据我这个主人位。结果被我捻到桌底下去了。

    “呜呜爸爸要走了。”

    西露丝和艾柯露水汪汪的眼睛顿时望过来,已经穿上另外特意准备的哥德式公主裙的她们,可爱系数直接爆满。

    “是哦,不过放心吧,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

    我安慰着她们,与维拉丝和莎拉有些黯然地眼神对上,感受到目光里的关怀,她们幽幽的看着我。毫不掩饰自己地不舍。不过再过些日子,她们也快要转职了。到了那时候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两天过后,我终于还是出了,黯然别离后,四女回到家里,看着往日喧闹的家里冷清了不少,不禁沉默起来。

    “咦,小狗呢?”

    眼尖的艾柯露突然现,那只金色小狗不见了。

    而此时,出现在鲁高因的我正面临着同样的疑惑,大眼对小眼的和脚下一只奇怪生物对上。

    你这只死狗,究竟是怎么来的!!

    我现在是满头子的雾水,绝对不可能是坐远程传送阵过来的,我们,还有那帮子施法地法师眼睛还没瞎到这种程度。

    蕾奥娜也相当无奈:你以为我想跟你着你这混蛋吗?还不是那该死的契约的错。

    原来,为了防止佣人逃跑,这个皇族契约有个规定,就是当契约两相隔一定的距离以后,佣人就会主动传送至主人的旁边,当然,这个距离的多少是可以由主人改变的,只是蕾奥娜自己都无法开口,又怎么可能教对方怎么设定呢?

    难道是那只死狗的什么亲戚?我抓起小狗,想借由它身上的某些特征判断一下。

    “嘎哦——”

    “咔嚓”一声,我又被咬了。

    噢,该死,不用判断了,绝对没错,这该死地叫声和咬人的力度,绝对是那只死狗没错。

    无奈之下,我只好带着死狗一起回去了,心想这要是以后历练的时候也出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以死狗的实力,就沉沦魔也都能将它杀上一百遍啊一百遍。

    安顿好以后,当天下午,我便来到了码头,在那里遇到了正在指挥卸货的马席夫。

    “我听说了,这次将会有位勇士跟随我的船队一起出,没想到竟然是大人你,我实在是太惊讶了,大人是我见过的历练速度最快的一位。”

    马席夫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惊讶。一般冒险通过鲁高因地时间都是在3-5年,而我只用了短短一年地时间,也难怪他那么惊讶。

    “运气好而已,只是没想到马席夫那么好记性,竟然还记得在下。”没错的话,我应该是刚刚来到鲁高因那会,在托克地带领下和马席夫见过一面,没想到他竟然还能认得我。

    “我对特别的人总是会展现出特别好的记性。”马席夫哈哈一笑。

    “怎么样?大人,要不要先上船参观一下,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在整个鲁高因,如果我马席夫自认自己的船质量第二,就没人敢当这个第一。”

    “你的船队大名,我可是早就有所听闻,参观就不必了,我绝对信得过。”听到马席夫让我上船,我不禁脸色一僵,勉强笑了一笑。

    “些许薄名而已,大人过奖了,哈哈——”被捧了一把的马席夫更是开心,却并没有现我的异常。

    告别了马席夫以后,我在沙滩上漫无目的的走动着,偶尔看了一眼茫茫的大海,叹了一口气。

    “该不会是小凡你……”

    难得醒过来的小幽灵从项链里出来,保持着和我的脸不到半分的距离对视着。

    “小凡你,该不会是怕水吧。”

    “这……这怎么可能呢,谁说我是旱鸭子?游泳什么的,对我来说简直是小意思,就算从这里直接游到库拉斯特海港也完全没关系。”我慌慌张张的反驳道。

    “笨我可没说小凡你不会游泳哦,自己暴露了吧。”小幽灵歪着脑袋笑道,眼睛里闪烁着狡猾的光芒。

    吼吼,好你个小幽灵,竟然敢套我的话,一把将来不及逃跑的小幽灵扑到在沙滩上,开始对那张柔软俏美的脸蛋揉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