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 新发现
    在士兵的带领下,我来到了位于鲁高因北区边缘的地牢,大概是电视小说看多了,原本以为地牢是一个阴暗潮湿而又污秽的地方,这里到给我一种蛮干净清爽的感觉。

    毕竟里面不止关押犯人,许多士兵也要在里面把守巡逻,所以大家会自觉的定时清理,带我来的士兵甲一边出示通行令,一边向我讲解。

    这座地牢共分三层,最上面一层关押的是普通的犯人,他们都是因为一些比较轻微的过错而被抓,比如说扒窃,聚众斗殴等等,大多只要关上几个月或一两年,管理比较松散,其实有些吃不上饭的乞丐甚至会故意犯错被抓,至少在牢里还能混个温饱,不过也不能让这些犯人吃白饭,知道地牢为什么会建在北区边缘吗?就是为了方便这些犯人修缮围墙,除此之外,南区、西区和东区也各有一座地牢,都是利用犯人的劳力修补围墙,为王国节约了很大一笔开支。

    第二层关押便是重刑犯了,贪污,抢劫等等,凡是构不成死罪,而又不能轻易饶恕的都会被关在第二层,这些犯人一般都有十年以上的刑期,每日也会在士兵的严密监视下进行一定的劳作。

    而第三层,就是所谓的万死不足辞的魔头,如杀人如麻的强盗头领,卖过叛国,刺杀国王等等,对这些人来说,死实在是太便宜他们了。

    阿兹这死胖子还算够义气,将那个xx伯爵什么的,连他的组织里面就十几个重要的人物,还有参与了屠村的人员,共计152人,统统都关在了地牢三层,而剩余的300余成员也被关在第二层——没办法,三层实在放不下了。

    当重兵把守的第三层大门打开时,一股阴暗潮湿的气息迎面扑来。终于让我感受到了一丝丝监狱的味道,昏暗摇曳的火把里面,透露出一股浓重地血腥味,深处传来的士兵的吆喝声,犯人痛苦呻吟声,能让人感受到监狱里面最真实的黑暗和残酷。

    在士兵的引领下。我终于见到了这位让我“向往”不已的伯爵大人,说起这位伯爵大人,我还是要小小地表示一下敬意,因为他不仅仅是第一个惹怒我的凡人,而且很有可能是整个暗黑大陆最肥的一个萝莉控。

    眼前这位xx伯爵,诶,名字叫什么?忘记了,好吧,暂时就叫猪猡伯爵吧。这位猪猡伯爵,抖着一身让肥猪阿兹看了也要自惭的肥肉,短小的四肢几乎缩入了圆球般的身体里面。我敢肯定,如果他面朝地趴下的话,那圆滚滚的肚子会让他的手脚够不着地。

    此刻,这只猪猡伯爵正被五花大绑,准确来说,应该是被锁链锁成一个大字形——想必锁他地士兵为了找到他的手腕脚腕,也费了不少劲吧,真是辛苦他了,他旁边站着一个士兵。正拿着鞭子狠狠的往他身上抽,其力道和角度堪称专业,每带起一道鞭影,都能让猪猡伯爵出比杀猪更卑劣地惨叫,纵览整个地牢三层,虽然其他犯人也有士兵专门“伺候”,但是猪猡伯爵的惨叫却是力压群芳。

    “大人。”

    牢门被打开。用刑地士兵收起鞭子。向我恭敬地行了一礼。知趣地和引路地士兵、把守牢门地士兵一起离去。临走前。这位士兵还讨好地将鞭子摆到我前面。告诉我这鞭子是特制地。上面用盐巴辣椒油等等有爱材料足足腌制了三个月。技巧够专业地话。可以抽人不见血。却能疼入骨髓。难怪这猪猡伯爵一身肥肉也被打得嗷嗷叫。起初我还以为他是在故作姿态呢。

    回过头。猪猡伯爵有气无力地抬起头。那挤成一条线地眼眶里透露出夹杂着恐惧和仇恨地目光。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我和你无仇无怨。为什么要……”他很好地遮盖住了自己掩饰不住仇恨地目光。示弱地问道。

    哎呀呀。看来阿兹还什么都没有告诉他呀。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逮捕。自己地组织也被一网打尽。想必他心里也挺纳闷地吧。

    “不知道?好吧。我就打慈悲地给你一个提示。还记得几个月前地那对双胞胎吗?”我将挂在架子上地皮鞭拿下。折成几折。有力地扯了扯。犹豫着是不是也要来上几鞭。

    猪猡伯爵地眼睛里先是惊恐。然后瞬即露出恍然地神情。不愧是头领。脑子转得挺快地。恐怕我来之前他也曾考虑到过这一点了。

    此时猪猡伯爵心里那一个悔呀,前几个月,他从马车上偶尔探出头透透气,一眼见到从旁边路过的一对双胞胎,顿时惊为天人,想象着这对双胞胎在床上被自己折磨得泪眼汪汪地情形,他立刻便感觉到多年未有动静地“小”兄弟,蠢蠢欲动起来,在探知这一老二小只是普通村民,并没有什么后台以后,他当下便展开行动,可没想到和她们随行的那死老太婆骨头那么硬,硬是从自己人高马大地手下手里将那对双胞胎保了下来,几天以后,这一老二小从鲁高因城里消失了,他几欲狂,动了所有的手下,经过将近两个月的寻找,终于得知这三个人所居住的村落,迫不及待的猪猡伯爵当天晚上便聚集了一百多个打手杀了过去……

    “看来你是终于想明白了,怎么样,被抓的不冤吧。”我扯着皮鞭,笑着说道。

    “我犯贱,我该死,我瞎了狗眼,不知道那对双胞胎是大人您的东西,大人您高抬贵手,饶了小人这条狗命吧。”如果猪猡伯爵的手能动的话,估计现在应该是很戏剧性的,一便抽着自己的巴掌一边求饶的场面。

    “不是东西,是……”我心里掠过一丝怒火,他究竟把艾柯露和西露丝看成什么了?东西?

    “是妹妹哦。”

    我冷笑着一甩皮鞭,巨大的力道让鞭影与空气的摩擦声响彻整个监牢,坚硬的青花石地板顿时出现一道裂痕,刹那间,整个监牢的所有吆喝声和惨叫声都被这如雷鸣般响声吓了一跳,纷纷静止下来。

    “痛快点。杀了我吧,大人身为转职,想必也不屑折磨我这样地小人物吧。”被这一鞭吓得屁滚尿流的猪猡伯爵,裆裤里面传出一阵腥臊恶臭,脸色苍白,嘴唇抖动了许久。才喃喃着哀求道。

    “我当然不会为了你这样的垃圾弄脏自己的手,不过,自然会有人取你的狗命,我可以稍微向你透露一下哦,那个人可是当时唯一的幸存,叫盖亚,想必他会很期待和你地相遇吧,啧啧,别用这种目光看着我。否则我会……”

    我快意享受着猪猡伯爵脸上惊恐交加的表情,当说到盖亚的时候,猪猡伯爵脸色一青。终于知道自己是不得好死了,不由不再掩饰自己眼中的阴毒与仇恨。“否则,我会将你当初怪物哟。”

    在猪猡伯爵惊恐欲绝眼神中,我将一把匕从他手臂里刺入,从另外一边透出来,直没墙上,不是我不想用皮鞭,刚刚也看到了,我并不擅于耍那玩意。要是不小心没控制好力道,一鞭将猪猡伯爵抽成两半,盖亚一定会很纠结吧。

    “哎呀,不疼吗?”

    看到猪猡伯爵脸上虽然有惊恐,却丝毫不见疼痛的扭曲,我才醒悟,原来是自己力道太大,速度太快了,反倒让这一刺挥不了应有的效果。有时候太强大也是件麻烦事啊,不过没关系。

    我微微一笑,握着匕把柄的手轻轻的旋转了一下,卡拉卡拉的骨头断裂声顿时响起,却又瞬间被猪猡伯爵地惨叫声所盖过。

    “很疼对吧,很想让我放过你对吧,可是呀,那些村民的惨叫声,何曾让你心软?”

    我将匕。连带着鲜血和碎骨喷出。随手弄一陀监狱里特制的药膏堵住喷血地洞口,据说这药膏也含有大量盐巴和辣椒成分呢。

    在猪猡伯爵恐惧的眼神中。我将匕移到他的肚子,缓缓在上面比划着,然后微微刺入,一拉,白花花的脂肪翻了出来,一刀,两刀,三刀……,不断翻滚着的脂肪,带来的视觉效果远比疼痛更加刺激,最终,猪猡伯爵挺不过去了,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这样就完了吗?”我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同类,我杀过,而且不少,算起来最少也有上千吧,手段,我甚至用比现在还要残忍几倍的手法将怪物虐杀,所以对待猪猡伯爵这种行为,我是毫无心里负担,虐完以后,照样吃饭倍香,睡觉倍甜。

    将匕随手一扔,粘了猪猡伯爵的东西我可不想再要,随后,我用治疗术将猪猡伯爵身上伤口治愈,一桶冰水泼了过去,猪猡伯爵顿时悠悠醒来。

    第一眼,他就急忙打量自己地身体,还真是个胆小怕死的货色呀,现自己丝毫无碍以后,眼睛里透露出疑惑的神色,很明显,他是在以为刚刚只是一场梦,一场噩梦,我不禁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这才意识到我的存在,目光又不经意看到被扔在地上,还粘着鲜血的匕,脸色又开始翻滚起来了。

    “不好意思,忘记介绍了,本人的职业是牧师,牧师哦,你知道是干什么的吧。”我微笑着后退几步,想猪猡伯爵行了一个标准的牧师礼。

    “恶魔,你是恶魔……”

    身后响起了猪猡伯爵凄厉的咆哮,我丝毫不介意,遣散士兵,将牢里地所有犯人都治疗了一遍,折磨太无聊了,摧残精神才是王道。

    待我走后,士兵们重新执起皮鞭,他们现那位神秘的大人来了一遍以后,犯人的精神虽然颓废到极点,但身体却好多了,不由抽的更起劲。

    而此时,我已经出现在肥猪阿兹的书房里面。

    “陛下,牢房还够用吗?如果不够的话别客气,我自己出钱建一个就行了,当然,士兵还是要劳烦陛下,我会给予相应的薪酬。”

    见北区的牢房因为我个人的私事而被塞得满满地,我不由有些过意不去。

    “长老请放心。还有另外三座地牢呢,虽然比北区地牢要小很多,但是关押犯人已经足够了。”肥猪阿兹笑着道,接着问道。

    “对了,那些二层地犯人长老你认为该如何处置才好?”

    那些被关在二层地犯人,也全都是猪猡伯爵组织地成员。但他们却并未参与屠村行动。

    “陛下,我曾经看过这么一个故事。”我斟酌着词语,不断用指头敲击桌面。

    “在很久以前,有个武艺高强的猎人,他听说森林里面有一群无恶不作的狼群,经常跑出来偷袭人畜,于是便誓要将这群饿狼剿灭,凭着高强的武艺,他轻而易举的就将狼群杀了个底朝天。当整个狼群只剩下最后十几只弱不经风地幼狼和老狼的时候,猎人起了恻隐之心,放过了它们。然后,这十几只狼跟着猎人的气味来到他的家,将他美丽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吃掉了。”

    “长老真是好手段,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肥猪阿兹点了点头,看着我的眼光里满是同道中人的赞许,看不出呀,这家伙也是个好斩草除根的主。

    “小家伙,会不会觉得我很残忍。”

    马车途中,我喃喃着对刚醒过来地小幽灵说道。一个兴起的决意便收割了三百条人命,如果是四年前的我,绝对会被这种心狠手辣地性格吓得屁滚尿流,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变成这种人。

    “嗯呜小幽灵轻轻的摇了摇头,靠在我怀里。

    “小凡,你只需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在乎的仅仅只有你一个人而已,其他人的死活。我才不管嘞……”小幽灵喃喃着说道,眼皮打起了架。

    “小家伙,瞧你说的,维拉丝她们你多少也要顾虑一下吧。”我心中一暖,紧紧的搂着怀里的娇躯。

    “嗯……,嗯呜……,如果小凡喜欢的她们的话,那我……”

    说着到一半,小幽灵身体一沉。又呼呼地睡了过去。真是的,才刚刚醒呢。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抚着她那一头优美的月色长,相比前些日子,我现在到是没有那么担心小幽灵嗜睡的状态了,第一点是因为她醒着的时候,精神好得很,丝毫看不出有什么不妥,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小幽灵身上的光芒,当她身体状态良好的时候,那洁白色地光芒会亮一些,反之则会黯淡,这时便需要补充钻石了,很明显,从小幽灵现在身上所散出的光芒度判断,她的状态好得有些过分。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是灯泡吗?

    第二天中午,鲁高因的执刑场上演出了一场少见的集体处罚仪式,围观的群众看的津津有味,大声叫好,随后,将近三百颗头颅随后被挂在四个城门上,以儆效尤,至于剩下的关在三层的犯人,我还是统统留了下来,也不知盖亚地胃口有多大,还是给他留多一点比较好,里面地时候被我打点过了,手下一笔足以让他们一辈子衣食无忧的钱财以后,他们信誓旦旦地保证,绝对会好好“照顾”里面的犯人,哪怕是国王下令秘密处决这些犯人,他们也会……,呃,冒险给我打小报告。

    这件事似乎要告一段落了,比我料想中的要快上很多呢,原本以为至少能消磨半个月的时间,现在除了偶尔去监狱“探望”一下猪猡伯爵以外,我又开始无聊起来了。

    当然,事还是有的,比如说我刚刚现村子被毁那一会,杀死那些土狼和秃鹰所运用的技巧,一根冰箭一分而三……,这不是蒂亚的招牌攻击方式吗?由我这个魔法白痴那么自然而然的使出来,就没人觉得诡异?反正我现在回想起来,是觉得挺诡异的,因此这段时间一直在分析。

    据初步推断出来的结论,有三点,第一点,我已经有能力使用这种技巧,这是废话。第二点,是因为我曾经看过蒂亚使用这种技巧,否则就算我有能力也想象不出来。也就是说,如果当时蒂亚是将火弹一分而三的话,那我射出的就不是冰箭而是火弹了。

    第三,比较重要的一点,解释起有些玄幻气息,可以用空灵状态。心头一片清明,心无杂念,“剑”随心意等等来形容我那时的感觉。也就是说,我现在刻意为之,反而施展不出来了。

    当我第n次将冰箭歪歪扭扭的射出去的时候,终于无力倒地,感觉,我需要地是当时那种感觉啊,耶稣啊。佛陀啊,老君啊,大萌神啊。赐予我fee吧。

    除了无意中施展出这种技巧以外。还有一个处回忆起来让我大呼不可思议的地方,在当时,我变身血熊泄的时候,竟然施展出了火焰,我完全不知道血熊还能施展魔法呀,因为变身血熊以后,就已经打破了“规则”,生命法力技能属性什么的,这些规则之内的东西统统消失不见。因此我一直以为血熊就会那一招抽筋……,说错了,是抽精大炮。

    看来血熊变身还有很多潜力有待挖掘啊,我真是太大意了,竟然到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

    正当我喜滋滋的练习分裂魔法地技巧,并意淫着自己以后变身血熊的状态——左手抓雷电,右手握冰锤,脚踏风火轮,眼能激光。胸膛射火箭,菊门藏核武,大嘴一张,整个暗黑大陆也要抖三抖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

    万一,盖亚和双胞胎在营地遇上怎么办?

    当然,盖亚到了营地以后,肯定会拼命训练,而双胞胎也并没有多少时间在外面闲逛。但我说的是万一。肯定会有这个可能性对吧,上帝总是爱捉弄人的。

    虽然从盖亚口中探知。他并没有将过错迁怒到双胞胎身上,但是语句里却也多少有些埋怨,如果不是她们,村子就不会遭到灭顶之灾,因此我毫不怀疑他会向双胞胎道出一切,而且是用比较偏激的口气。

    真该死,我果然还是疏忽大意了,想到这里,我立刻收拾好东西,匆匆向法师公会跑去,并未察觉到后面跟上了一条小尾

    在法师公会干等了几个小时,终于将远程传送准备好以后,我迫不及待的踏了进去,在我走后没多久,茉里莎“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

    “主人,你要地东西,咦……”

    她举着手里的东西,由于老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反倒难以察觉她是在睁眼说瞎话。

    “他已经走了。”

    塔伦这家伙瞬间便上了当,并未察觉到三无公主藏在后面地,比着胜利的v字形的左手。

    “这是十分重要的东西。”

    三无公主强调式的将手中的包裹一举,加重了口吻。

    “这……”

    塔伦有些为难,按道理来说,没有获得允许,普通人是不能使用远程传送的,而且……

    “对了,钱,主人留下来给我的……”

    三无公主将二十个碎裂宝石递了过去。

    “好……好吧,那边的法师应该还没有离开,我去通知一声。”

    正所谓有钱好办事,犹豫了一会,塔伦终于答应,在他心里,一个小小地侍女哪可能有那么多钱,一定是吴交给她的,让她万一赶不上的话,便自己做传送阵赶去。

    擅自在脑海里将三无公主的瞎话补完,塔伦就这样华丽的被一个十七岁不到的小侍女**了“感情”。

    从传送站里冲出来,我冲向了法拉的帐篷,从他那里得知盖亚的行踪,果然是圣骑士训练营没错,看来他对自己的梦想还是听执着地,没有选择刺客或是死灵法师真是太好了。

    在骑士训练营老师的带领下,我很快就找到了在训练场上挥汗做体能训练的盖亚。

    “牧师叔叔?!”看见是我,盖亚显得十分的惊讶。

    “小亚,在训练营还习惯吧。”我亲热的摸了摸他的头。

    “嗯,还好。”

    他默默的点了点头。

    关心的问了几个问题,我终于扯入了正题。

    “对了,盖亚,这几天几遇到了艾柯露她们吗?”

    盖亚的神色很明显变了变,大概又想到那时恐怖地情景,紧紧地抓着拳头,好一会儿,他才摇了摇头。

    “没有见着。”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好吗?”我松了一口气。

    “嗯,我听牧师叔叔的。”

    “能不能先不要告诉她们这件事?”

    犹豫了一会儿,盖亚点了点头。

    “你还在埋怨她们吗?”我轻轻一叹。

    “我知道,这并不是她们地错,但是我……”盖亚抹了抹通红的眼睛。

    “牧师叔叔,我现在,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们,不想和她们见面,你说我是不是太小气了?”

    “好孩子,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时间会冲淡一切的。”我拍着盖亚的肩膀,和他聊了几句,许诺有时间一定会来看他,边让他回到训练场。

    “盖亚这段时间表现的怎么样?”

    之后,我找到了训练营的老师,向他询问。

    “虽然资质并不算突出,但是练习却很卖命,如果能坚持下去的,想转职成为圣骑士并不困难。”

    “哎,看着点,别让他努力过头了,如果他并听话的话,就告诉他,村子还等着你重建,累倒了就什么都没了,想必他多少能听得进去。”

    老师点点头,这样带着仇恨而来的孩子,他见得太多了,因为这是暗黑大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