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仇恨与报复
    在一片残阳的照耀下,原本祥和的小村落已经被一堆堆废墟所代替,说不出悲凉的晚风轻轻拂过那遍地的残垣断壁,焦黑的梁柱一头从废墟堆里翘起来,就像溺死从水里伸出的一只手,几只秃鹰尖叫着从空中落下,站立其上,用锐利而贪婪的目光扫荡着散落在地上的数百具尸骸,混杂在空气中的焦土味和尸体腐烂的恶臭味,将整个村子笼罩。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脸上准备好的和善可亲的笑容,早已僵硬,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惊愕,迈着踉跄的步伐一路前行,跨过那面目全非,早已腐烂臭的尸体,目光在左右两边的废墟上不断扫视着,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是自己认错路了,只是来到一个陌生的,倒霉的被魔兽所袭击的村落。

    对了,就是这样,自己不是路痴吗?或许自己所熟悉的那些村民——慈蔼的村长婆婆,爽朗的农民大伯,还有那个拖着两条鼻涕的小p孩,正在离这里不远的熟悉村落里面,等候着我的到来呢,我勉强咽着喉咙,干笑几声,只觉得声音苦涩无比。

    然而,现实却残酷的将我心中最后一丝侥幸抹杀,随着走动,一座木板搭成的临时棚子出现在视野中,棚子简陋的似乎连袭击也懒得理会,反而成了整个废墟村落里面唯一完好地建筑。

    这是村民们为我搭建的凉棚。就是在这里,我用治疗术将一个个村民治好,村长婆婆端着水送过来,几十个小p孩将团团我围住,一切都依然历历在目。

    然而现在,这座依然保留下来的凉棚。却被几只沙漠土狼所占据,一只土狼从不远处将尸体拖进去,然后围在一起大口啃嚼,臭的尸肉,腐烂的肠子和内脏,被它们那尖锐的利嘴拖出,咬在嘴里甩了甩,然后一口咽下,神情说不出地满足。一具干瘪的尸体很快就去了大半,甚至连骨头都没有剩下。

    一只土狼现了不速之客的到来,咽下口中的腐肉,低声嘶鸣了起来,其他三只土狼也纷纷停下,缓缓转过身子,用幽绿的眼睛和危险的咆哮向不速之客宣布,这里是它们的地盘,这里的一切食物都归它们。

    可是不速之客对它们的警告置若罔闻,依然不断前近着。领头最健壮地土狼终于按耐不住,率先冲了上去,身为头领,无论是对敌人还是对自己人。它都必须用武力来维护自己的威信。

    张着血盆大嘴,那口涎流溅的牙齿之间似乎还粘着些许残留下来的肉沫。散出一股让人作呕的臭气,土狼头领以与它干瘦体型完全不匹配的迅猛速度朝敌人冲了过去,待会又能享受上一顿新鲜的大餐了,它这样想着,阴冷的瞳孔越透露出狰狞之色,近了,更近了,还有几米之遥的时候,它四脚全力一蹬,像一道利箭般朝敌人扑了上去。^^^^藏肉垫里的利爪根根展出。强而有力地下颚张大,在它的世界里。还没有东西能防御得了自己的利爪,更别说是嘴巴的啃咬,这是土狼头领而简单而又狭隘地自信。

    “咚——”

    身体就仿佛撞在一堵铁墙上,被硬生生的遏停了下来,过高地速度反而让它头疼欲裂,脑脖子几乎被折断,等它回过神来,才现自己竟然是被一只紧箍着自己头盖骨的大手抓住,高举在空中,大手越箍越紧,头盖骨清脆的裂声刚刚穿到它的耳朵里,还未来得及感受到疼痛,土狼头领的生命便就此结束。

    “滋——”

    一声清脆的碎裂声,热乎的鲜血和脑浆从指间缝隙里溢出,滴落在地上,染红了洁白的牧师袍,手一松,整个头颅只剩下半张下颚的土狼领的尸体缓缓掉下。

    “我不明白……”

    其他三只土狼见头领轻而易举地被干掉了,顿时出一声恐惧地吠声,仓惶着四处散去,一根冰箭,一分而三,在空中划过一道绚丽的轨迹朝三只沙漠土狼追了上去,在魔法面前,这些土狼显得如此脆弱,逃窜地身影瞬即被追上,普一接触到冰箭,土狼的身体便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皮毛,肌肉,血液,内脏,大脑,通通被瞬间冻僵,意识瞬间泯灭,保持着生前奔跑的姿势,就这样变成了三座冰雕,带到明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他们的身体将和冰块一起溶化,从这个世界消散。

    “嗖嗖——”

    接连不断的冰箭激出,然后分成几份,如同精确的追踪导弹一般,划过优美的弧度以后,将惊惶四起的秃鹰一个个冻成冰雕,掉在地上摔成粉碎,整个废墟上空都在上演着绚丽的冰雨,不一会儿,整个废墟方圆几千米之内,除了一个人静静站在中心以外,再也没有任何生命。

    “我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已经有地狱在入侵了,还嫌不够吗?为什么还要残害自己的同类?费那么大的劲清剿沙漠强盗究竟有什么用,费那么大的劲清理叛逆堕落还有何意义?”

    倒塌的房屋明显有烧过的痕迹,尸体没有被吃掉,很明显不是地狱一族或魔兽所为。

    如血的残阳,太刺眼了,刺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五脏六腑仿佛被放在烤炉里一样,炙热而憋闷,捂着胸口,我突然仿佛好不容易从水里浮出的溺水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睛酸的厉害,用手一擦,残留下了热湿的触觉。

    此时此刻,我已经无法分辨出自己的内心。究竟是愤怒多一点,还是悲哀多一点,只觉得五味杂陈,就像在网络上看到不知廉耻叫嚣着地崇洋媚外的汉奸一样,甚至犹有过之,或许。^^^^我已经将自己当作了暗黑的一份子,才会如此的憋气,如此的痛

    心,好疼,全身的力量都在流窜,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泄了吗?喘着粗气,眯起眼睛扫视着周围,除了尸体还是尸体,好难受。好想做点什么,如果那些袭击在这里地话,我……

    “小凡,想泄的话,就泄出来吧。”

    怀里的小幽灵,那淡淡的,带着明睿和温柔的语气,化作了一股甘泉,将我内心的堵塞疏通,挤压在里面的负面感情。仿佛火山一样爆出来。

    谢谢你,爱丽丝,这次,就让我任性一回吧。

    没有选择和小幽灵合体。我将体内的狂暴力量统统引,一股暴戾的气息以我为中心。将整个村落笼罩,心里面地愤怒和悲哀和狂暴力量化作一体,宣泄出来,仿佛像吸毒一般,让我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借酒消愁愁更愁,道理谁都知道,但却没有人能抗拒得了。

    “吼

    低沉暴虐的低吼声响起,仿佛天空响彻着的闷雷一样,勉强保持着一丝清明。我大步大步的朝村外走去。越走越快,最后干脆两手着地。四脚狂奔起来,每弹跳一步都在地上留下四个触目惊心的巨坑,好热,身子好热,仿佛着了火一般,好不容易遇见抓住几十只“矮小的爬虫”,我兴奋的怒吼一声,迫不及待的将在体内流窜着的热量爆出来,化作熊熊地烈火将这几只爬虫烤成灰烬,还不够,远远不够,我咆哮着站直身子,继续搜索着方圆十里之内的一切“爬虫”。

    今天,碎石荒地西部某地的一大片怪物遭了殃,方圆几百里之内,几乎所有的怪物都遭到了惨烈地屠杀,有些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熊熊的烈火烧成了灰烬,十多米高地,全身燃着熊熊烈火的血红色巨熊的传说,在酒吧流传开来:一只仿佛从地狱里走出来的血红色巨熊,全身围绕着鲜红的火,大手一挥,它就将成片成片的怪物烤成灰烬,光是那股暴虐气息就让我像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样,动弹不得,当时我被它现了,还以为要完蛋了,但是它只是看了我一眼,就咆哮着离去。

    目击这样说道,怕别人不信,拿出了几件被烤得有些变形的装备:看,这就是那只巨熊走后留下的装备。

    尽管听起来有点玄虚,但是由于目击冒险一定的威望,再加上有冒险证实那里地确一只怪物也没有留下,并且有被烈火大面积烤过地痕迹,因此很快就呢哦认同,风头一时盖过超级隐藏商人,只是自此以后,它却并没有像超级隐藏商人一样,时不时的出现,久而久之,便成了西部王国地一大奇闻,甚至越传越虚,出现了多个版本——遇到这只血熊的冒险,1.会被吸走灵魂;2.进入隐藏区域;3.得到超级装备;4……

    悠悠醒来,一眼便看到了小幽灵俏丽的面容,手里还拿着一只空的精力药水瓶,正用那双水汪汪的银色眼注视着我的脸庞,将一半的精力药水交给她保管果然是是否恶魔明智的决定,我苦笑了一声,伸手在她那滑腻的脸上轻抚起来。^^^^

    “小家伙,我睡了多久了。”

    “一天。”

    小家伙温柔的将小手贴在我的手背上,似乎想用自己的柔弱的存在温暖我冰凉的手心。

    半天啊,有精力药水果然方便多了,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将小雪召唤了出来。

    “走,回村子去。”我跃上小雪背上,向小幽灵伸出了手。

    “小凡,我们不要回去了好不好。”大概是怕我又触景生情,小幽灵看着我伸出的手,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不行,我得会去看看,或许还有生还也说不定。”我坚定的说道。

    咬了咬樱唇,小幽灵伸还是默许的点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