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危机重重的古墓
    冰凉的落水滴在鼻尖上,散出一股淡淡的泥沙腥味,还好,大概是赫拉迪克人经常在这些石墓里历练,所以墙上燃烧着的魔法火把都很旺,光亮度比一般的石墓好多了。

    四只鬼狼在附近警戒着,提防任何可能出现的敌人,我微微扫了四周一眼,情况似乎不大妙呢,刚刚进来就是一个三岔路,究竟该往那边走呢?

    对了,不是有蒂亚在吗?

    说曹操,曹操就到,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接着衣袖被轻拉了拉,回过头,贴在我身后的正是蒂亚,还有如同幽灵般跟随在她后面进来的小四。

    “凡凡

    蒂亚的声音娇媚中带着些柔弱,这是我和她相处这几天以来从未听到过的,印象中,她的声音一向充沛着活力和自信,即使偶尔撒娇,脸上带着的笑容也是开朗无比,那有些晃眼的贝齿总是伴随着她的阳光笑容而展现,何曾像现在这样像个娇柔的小女人。

    “怎么了,蒂亚?”我歪着脑袋好奇问道。

    “呜没什么……”

    蒂亚吐着小舌,明朗的笑了笑,放开了紧紧抓着的袖口,其实她想说周围的鬼狼很可怕,还有凡凡你现在的样子也有点可怕,但是又觉得这样说很丢脸,赫拉迪克人的自尊心让她保持了沉默。“哦,这样啊,对了,我们现在该往哪边走才对?”

    见蒂亚露出从未有过的吞吐模样,我闪过一丝疑惑,也并未追问下去。

    “嗯左边。”

    蒂亚回过神来。指着左边地一扇厚实墙壁说道。瞪大眼睛观察了好一阵子。我才现她指着地墙壁上有道隐藏地机关门。不仔细找地话根本现不了。

    汗。这也太阴险些了吧。一般来说。刚刚进来地冒险都会被另外三个明着地路口吸引住注意力。又有多少个人会注意到其实真正地路是隐藏在另外一边地墙壁上呢。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异世界人地智慧不容小窥啊。

    “好了。蒂亚。一定要跟紧在我后面哦。”

    在打开机关门之前。我依然不放心地重复到。虽然知道她也是转职。更是接受了灵魂传承。但毕竟只是个体质薄弱地巫师。而这石墓。更是类似于罗格营地里地墓**三、四层。属于boss地前哨战。比一般地地形要凶险上好几倍。万一蒂亚出了个什么意外。以她地身份。冒险联盟和赫拉迪克族地关系恐怖就要闹僵了。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埋怨撒克隆。怎么不派个普通点地人来呢?

    “嗯。凡凡也要小心哦。”

    蒂亚也有自知。以前虽然也经常来这。但是都是好几个人一起来地。相互间配合无间。而现在只有两个人。彼此地战斗方式都不熟悉。还是乖乖地听话好。

    我笑着点了点头,按在开关上的手微微用力,唰一声,厚重的石门缓缓伸了起来。

    身为boss前哨战的古墓,怪物的数量种类和实力自然要比其他地方强得多,据蒂亚说,这里不但有沙漠王国的三大恐怖怪物:放电的钢铁圣甲虫,法师类的吸血鬼之王,还有法师最畏惧的血腹兽——一种体型巨大。拿着棒槌。普通攻击具有致晕效果地怪物,据说是万年以前用邪恶炼金术强化的战士。体质虚弱的法师,要是不小心被两三只这样地怪物围住,那基本是没活路了。

    除此之外,还有幽灵体的幽梦,能复活骷髅的解答,有解答,当然少不了和它狼狈为奸的大量骷髅,还有不朽死尸怪,木乃伊石棺,这些无一不是难缠的怪物,所以即使是我,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免得在蒂亚面前丢了脸。

    石门打开,零星几只半透明的幽梦从前面通道上亦梦亦幻的飞了过来,据说很多普通人就是被它们的美丽外表所迷惑,临死了都不知是怎么回事。

    当头的小雪眼睛闪过一丝不屑,率先冲了上去,其他四只鬼狼依然尽忠职守,围在我们……准确来说,应该是蒂亚周围。

    一只鬼狼能对付得了吗?

    蒂亚看到只有一只鬼狼上前,不由张大嘴巴,虽然那只鬼狼最是高大,看起来是其他四只鬼狼的头领,实力应该不弱,而幽梦的攻击力也算不得很强,但是它们却有着十分高地物理和法术防御,数量多时地叠加攻击也十分恐怖,以前自己和战友都是用冰系控制其行动,然后一个个费力磨死。

    正当她想开口相劝,免得战友轻敌的时候,我轻轻道了一声。

    “好吧,继续前进。”

    咦?

    蒂亚下意识地往前面往去,才现不知在合适,刚刚还来势汹汹的几只幽梦,已经变成一堆晶莹的尸体,得胜归来的鬼狼无聊的打了个哈欠,露出轻松至极的表情。

    咦咦咦?

    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结束了?自己刚刚究竟呆了多久?一分钟?没有吧!十秒钟?不可能吧!这一刻,蒂亚脑子里尽是问号,眼睛也转起了漩涡。

    “幽灵就是穷呢。”

    我捡起幽梦掉落的几枚金币和一瓶轻微生命药水,自顾自的喃喃自语道,差点又让蒂亚一个踉跄——这还叫穷?自己平时杀十只幽梦能掉一个金币就算不错了。

    当然,同时爆的还有我们的小幽灵圣女,在项链里张牙舞爪着威胁我收回那句话,并向广大致力于推动世界和平的幽灵人士道歉,诶,谁叫她和幽梦是同一类型生物呢?

    “凡凡那个,是不是所有的德鲁伊都那么厉害呀。”

    衣袖又被拉住了,蒂亚指着小雪。再次用娇弱的声线问道,她被严重打击到了,以她的个性,是绝对无法欺骗自己刚刚在不知不觉中呆了许久。是的,绝对不过十秒,也就是说,仅仅一只鬼狼,便在这十秒之内干掉了自己和所有伙伴起码要花上半分钟时间才能解决掉的五只幽梦。

    “嗯,这个嘛……”

    我抓着下巴沉思起来,也知道是刚刚小雪地实力吓着她了。说来内在那么短时间内解决掉敌人也有着几分运气,因为刚刚小雪连续爆了几次巨爪撕裂,否则至少也要……,呃,15秒才能干掉敌人。

    但是,虽说自己的确和普通的德鲁伊已经有着很大区别,又不好意思黄婆卖瓜,自卖自夸,所以思索了好一会儿,才迟疑着说道。

    “应该是我比较特殊一点吧。不然以我的年纪,哪能坐上长老地位置。”

    这的确是实话,如果不是凭着实力。我是绝对无法与阿卡拉她们打成一片的,更别说成为长老了,某些方面来说,暗黑大陆人的思想更市侩更现实,实力,就是实力。没那个实力,你就没那个权利。

    “呜原来是这样……”

    蒂亚似乎很好的理解了我的意思,大松了一口气,就在刚刚,她那内心的赫拉迪克骄傲差点被击溃,若是外面世界地冒险都是这样的实力的话,那赫拉迪克人还有什么优秀可言,原来只有凡凡一个那么厉害呀……

    呃。看她的样子。似乎过分曲解了,其实外面还是有不少天才存在的。虽说比不上塔拉夏那种怪胎,但也不会逊色于你们赫拉迪克人多少,本想这么说,想想还是算了,到不如让她出去以后亲自见识一下更好。

    入口附近的怪物比较少,算是苦战前的开胃菜,清理完石墓长廊上的小猫三两只以后,我们终于遇到了点像样数目的敌人。

    木乃伊石棺。

    这种让人厌恶的非生命物体,它并没有攻击力,但是却能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木乃伊,当然,如同血鹰巢**一样,所制造出来的木乃伊并不是没有限制的,一个石棺最多能释放一百上下地木乃伊,然后只有等木乃伊死后才能再次制造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足够让人恶心了,一个石棺就能造一百只,要是几个石棺排在一起,那还不杀到手软。

    所以说,木乃伊石棺的存在极为让人厌恶,木乃伊的实力虽然不怎么样,在冒险心目中的实力等同于罗格营地的沉沦魔,但是胜在数量够多,刷刷经验还好,若是想赶路,偏偏几百只木乃伊堵在前面,后面还有石棺不停的制造,足够让你恶心上一阵了。

    眼前就有怎么一大群地木乃伊,身上的污浊绑带垂了下来,露出来的部分爬满了让人恶心的蛆虫,整条通道都充斥着它们散出来的恶臭,从数量上看,它们后面的“基地”起码也有两个以上。

    “怎么办?凡凡。”

    远远的观察着木乃伊群,蒂亚捏着鼻子问道,若是平时的话,她们都会绕过去的,当然,如果队伍里有个三阶法师,那用烈焰之径对付这些木乃伊也是个不错地办法,只可惜自己还没有到达三阶,在远程群攻环节还略微薄弱。

    “还能怎么办,杀过去呗。”

    我并不知道还可以绕着道走,莫名地看了蒂亚一眼,现她正捏着鼻子,不由摇了摇头。

    女孩子爱干净是没错,但是作为一个冒险,如果连这点臭味也要捏上鼻子的话,那可不大妙,当然,我知道蒂亚并非无法忍受这股臭味,但这是态度问题,从一个微小地举动就可以判断出这个人的心态,至少我敢肯定,如果是琳娅站在我旁边的话,她绝对不会捏上鼻子。

    看来赫拉迪克人被关了上千年,战斗意识已经开始逐渐沦丧了。

    “凡凡真严厉。”

    蒂亚朝我皱了皱小鼻子说道,在她看来,与其花费大精力对付这些经验不多的木乃伊,不若绕点远路,不过向来我行我素的她,如今也不敢提出抗议。弱服从强这一点,赫拉迪克人也不例外。

    “少抱怨了,快点干活吧。”

    我又气又好笑的往她凑过来的小鼻子上弹了一下,率先冲了上去。

    “呜

    娇嫩的鼻子被偷袭。蒂亚悲鸣了一声,往我背后做了个鬼脸,也跟了上去。

    “嘶——”

    当头的木乃伊已经现了我们两个的行踪,不由张着那腐烂地嘴巴怪叫一声,充斥着污血的空洞眼眶望过来,迈起一摇一摆的步伐,浩荡的向我们杀过来。

    呃所以说实在不是我小看这些木乃伊,它们地速度实在太慢了,就算是平民遇上了,不被包围的话也能逃脱,除了皮厚一点,数量多一点,它们几乎没什么值得称道的优势。

    “喝

    距离木乃伊还有几十米的距离,旁边的蒂亚招,随着一声娇喝,前伸的掌心中凝聚出两根手臂粗的冰箭。冰箭高速旋转着,散出阵阵寒气,却并未射出。停顿了一秒,突然一分为三,六根比刚刚那两根冰箭小上一号地冰箭漂浮在半空中,伴随着点点冰晶迸,看起来很是壮观,然后。蒂亚手轻轻一挥,六根小冰箭才朝对面的木乃伊射去。

    “不错嘛……”

    我朝蒂亚竖起了大拇指,初期的冰系魔法本来就不以杀伤力著称,它最大的作用是控制战场,冰冻的力量能减缓敌人速度,而蒂亚将一根冰箭一化为三,虽然杀伤力小了,却能同时减缓三个敌人的速度,将冰系魔法的能力充分挥出来。这样的技巧。别说是我,估计就连琳娅也还做不到。灵魂魔法的作用果然是非同凡响,可想而知,随着将来实力的增强,有了灵魂魔法地蒂亚和琳娅的实力差距将拉得更开。

    “嘻嘻……,那还用说,虽然比不上凡凡,但我的实力还是蛮强地哦。”蒂亚朝我比了个元气十足的手势,开朗的笑容看起来憨呼呼的,很是可爱。

    回头一看,六根冰箭并未落到木乃伊身上,而是掉落在它们前面,将一小段通道冻成了冰面,踏在冰面上的木乃伊纷纷滑到,原来如此,这样的确更实用。

    而此时蒂亚已经准备好了第二个魔法——充能弹,凝神片刻,十多枚充能弹从她手中挥出,雷光咆哮地朝对面的木乃伊冲过去,充能弹接触到冰面,立刻传导开来,站在冰面上的木乃伊顿时散出一阵烤肉的焦味。

    冰系+雷系,果然是绝佳的配合呀。

    看蒂亚熟练的将敌人操纵在股掌之间,我微微一笑——也不能让赫拉迪克人小看了外面的冒险不是吗?继续前冲,知道离最前面的木乃伊不到五米的距离,我才将蓄势已久地魔法放出。

    三重火风暴。

    一片熊熊燃烧地火海自脚下燃起,呼啸着朝木乃伊群蔓延过去,片刻之间,前面的一大排木乃伊倒在火海之中,不断悲鸣着化为灰烬。

    “凡凡地魔法也不错嘛。”

    看我释放出三重火风暴,蒂亚惊讶的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叹道。

    那是当然,我也一样接受了灵魂传承,虽然不能和你们这些赫拉迪克族的怪胎相比,但这点小技巧还是能做到的。

    塔拉夏的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蒂亚,一来是赫拉迪克方块的问题,虽然是由塔拉夏亲自托付给我,也不担心他们会厚着脸皮要回来,但毕竟心里有个疙瘩,还有一点最主要的是,万一我告诉她的话,你猜猜口直心快的蒂亚会怎么说——塔拉夏大人的传承啊,能获得他的认可,凡凡的魔法一定很厉害了,也教教我吧。

    你要我怎么回答,总不可能说自己是临危受命,塔拉夏迫不得已才将灵魂魔法传承给我这个魔法白痴吧,正所谓头可断,血可流,面子不能不要。

    “呜不可能,这还是火风暴吗……”

    当看到几十只木乃伊倒在我的火风暴之中的时候,蒂亚又悲鸣了起来,今天她惊讶的次数。或许比一年的份还要多。

    当然是火风暴,只不过是八级火风暴罢了,我翻了翻白眼,决定继续保持自己高大神秘的形象。

    蒂亚也跟了上来。我们两个简单交换一下意见,决定尽快收拾掉这群木乃伊,于是,冰火二重天组合就这么诞生了。

    极地风暴。

    刺骨的冰冻气团从我手中喷出,在前面几排的木乃伊身上扫了一圈,顿时将它们冻成半个冰棒。

    地狱之火。

    溶铁消金的熊熊焰团自蒂亚地法杖射,优美的落在“冰棒”上。火焰过后,地上只剩下一滩沸水。

    一边谈笑风声,一边施展着极低风暴和地狱之火推进,说不出的轻松恰意,有队友配合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呀。

    不到半个小时,几百只木乃伊就倒在了冰火二重天地攻势之下,化成一滩污水,木乃伊身后露出了三个木乃伊石棺,犹自不死心的制造着木乃伊。我摇了摇麻的脑袋,手轻轻一会,小雪它们顿时一拥而上。将三个木乃伊石棺抓了个稀巴烂。

    “凡凡,你的精神力还不行哦。”

    见我摇头晃脑的样子,玩魔法大的蒂亚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由咯咯笑了起来,哼,原来你也有弱点嘛。

    我嘿嘿一笑。掏出一瓶精神力药水喝下,顿感精神大振。

    “咦咦,这是什么?”

    见我拿出一个瓶子,将里面的透明液体喝下,精神力顿时恢复过来,好奇宝宝蒂亚不由凑上来,一把将我手中地空瓶子夺过,在上面嗅了嗅,然后用粉舌轻轻添了添瓶口。

    喂喂。你就不知道什么叫间接接吻吗?

    “这是精神力药水。”

    无奈之下。我只好解释了一下,换来蒂亚目瞪口呆的眼神。这东西可是法师的福音,不过,反正以后要大量生产,也不差赫拉迪克族一份,我索性给了她几十瓶,当然,还是“借”。

    “对了,你的法杖给我看看。”

    看蒂亚手中的法师杖,我想干脆给她来个大换装,一来大家都是队友,我也蛮喜欢她那充满活力的个性,二来她是长老的孙女,这个人情值得。

    接过蒂亚的白板法杖一瞧,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上面只有个+1火弹的属性。

    我在物品栏里找了找,最后拿出一根蓝色级地双手长棍,属性是+2暖气,+1霜之新星,抗寒+12%,+12法力,要比她原来那跟好上几十倍。

    “这个借给你用。”

    我一把将法师杖塞到蒂亚手中,反正蓝色装备我有的是,什么,你说金色装备?那当然是要给老婆用的,还真当我是凯子啊。

    “呜呜

    出乎意料地,接过新法杖的蒂亚并未显得多兴奋,而是用脚尖在地上打着圈圈,伸出五个指头在苦恼的计算着什么,好一会才弱弱的抬起头,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怎么办,这下我的身体大概也是不够付给你了。”

    “噗——”

    我喷血倒地。

    前路越地凶险,就连我也收起了轻松的神态,自己一个人自然是不惧,但是还有蒂亚在呢,出了个什么万一,别说赫拉迪克族,恐怕阿卡拉第一个会扒了我的皮。

    前头是十几只血腹兽,蒂亚光看到它们的身影,一张俏脸就开始惨白起来,无怪她那么害怕,这些血腹兽的致晕攻击对体力孱弱的法师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几乎是100%的致晕几率,一旦被缠上,除了死没有第二个选择。吼——”

    潜伏已久的身影一窜而上,一声怒吼,以巨大的熊人之姿朝最前面地血腹兽头领逼近,身后地破空声响起,六根小冰箭后先至,准确无误的将六头血腹兽染成蓝色。

    好养地,我在心理面暗暗伸了个大拇指,在状态下还能保持着如此的准度,赫拉迪克人真不是盖的。

    暴躁的血腹兽头目已经带着它的手下冲上来,出一声怒吼,在我头顶上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棒子,这些血腹兽的身材异常高大,就算我变身成熊人,也只是高出它们半个头而已。

    没那么容易,我突然一个加速,俯下身子,在棒子落下之前狠狠撞在头目身上,将它撞得一个踉跄,然后一圈轰在它脸上,让你尝尝面部变形的滋味。

    抓着踉跄倒退的头目的身体一甩,让它和另外一只逼近的血腹兽撞在一块,眼前突然一暗,头目后面的血腹兽狰狞着脸迎面冲来,可惜棒子还没落下,就被一旁的小雪扑个正着,巨爪狠狠在它腰肋上撕了一片肉,落地后前脚一蹬,一个回跃咬住了它的右手,鲜血喷出,这只血腹兽惨叫一声,手中的棒子应声掉落。

    随后的两只鬼狼和剧毒花藤也扑了上来,激烈的战斗正式打响,场面混乱一片,烟尘四起,一会过后,战场只有一人三狼站立着。好疼,我揉了揉肩膀,就算血腹兽的动作笨拙,我也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棒子砸了几下,那力道不是盖的,连我的熊人状态也有将近20%的几率致晕,更何况是法师。

    打扫一下战场,嗯嗯,有颗碎裂的宝石,咦咦?还有枚蓝色戒指,不愧是血腹兽,实力越强大,身家也越丰厚,辨识一看,蜥蜴之戒指:+7法力。

    没用,给蒂亚吧,刚刚她也出了不少力,不是她的冰箭在牵制,我少说也得多挨几下。

    两天以后,怪物逐渐密集起来,我们前进的步伐放慢了不少,蒂亚告诉我,前面的区域就连她也没去过,当然,通往深处的路线她还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