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 小看路痴是不对的
    “蒂亚女士,你,错了!!”

    我大掌往前一推,义正词严的说道,只觉全身散出一股严肃之风,很好,就是这种气势。

    什么,你说我撒谎?没错,我是在撒谎,但凡事不能看表面,你得往深层次想一想。

    罗格营地现在常驻的有四位长老,阿卡拉、凯恩、卡夏、法拉,四人当中,只有阿卡拉和凯恩正经一点,瞧瞧卡夏和法拉这两个成天闹事的家伙,不给冒险联盟抹黑就是上帝显灵了,因此,身为第五位长老的我,如果再被认为是**女子的色狼,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别人会以为营地有超过一半的长老不正经,进而对联盟失去信心,导致联盟崩溃,然后地狱一族加大力度,整个暗黑大陆将毁于一旦。

    没错,正因为这样,作为一个高尚的,纯粹的,有道德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我不屑于撒谎,但是为了正义,为了拯救整个暗黑大陆,贯彻爱与和平,我只能强行扭曲自己的意志,宁愿自己遭受委屈,独自在黑暗中流泪,即使被大家误认为是一个谎话连篇的人,也在所不惜。

    小幽灵:“其实你就是死要面子对吧。”

    我:“少嗦,睡你的觉去。”

    这些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我咳嗽几声,继续为拯救世界,维护宇宙和平牺牲自己的尊严的说道。

    “其实,当时我盯着你看,是因为从你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魔法波动,因此一时惊讶,没想到反被误会了。”

    “原来是这样,不愧是长老,好厉害哦。我都无法轻易感受到别人的魔法波动呢。”蒂亚露出释然的笑容,双手在胸口轻轻合十,看着我的目光变得尊敬起来。

    “哈哈,凡长老果然不同凡响,蒂亚可是我们部落仅有的几个接受了灵魂传承地人呢。”

    我的解释效果竟然出乎意外的好,这不,撒克隆大长老掩饰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孙女的目光充满了骄傲。

    “原来是这样。难怪蒂亚女士小小年纪实力就如此强大,将来前途一定不可限量啊,哦呵呵我也附和着撒克隆笑了起来,整个屋子顿时回荡着一老一少夸张的笑声,充满了诡异地感觉。===

    太可怕了,我真是太可怕了。哼哼。别以为我刚刚地解释是在胡吹乱掐,然后瞎猫撞上死老鼠,其实,里面包含了恐怖的智慧含量,从撒克隆仅仅一句“我知道你经常去那座古墓冒险”,就得出蒂亚的实力强大,然后瞬间在脑海里组织好语言,这种急智,现在回味起来。我自己都感到畏惧。

    说不定我长大以后会是一个智深若海,谈笑之间扼杀百万生灵的恐怖人物呢。

    小幽灵:“你已经长不大了。”

    我:“你少吐我一次槽会死吗?”

    于是就这样,我和蒂亚收拾还行旅,一起同行步出村外,向赫拉迪克族的古墓进。

    “蒂亚女士……”

    “叫我蒂亚就行了,或小亚也行哦。”走在前面的蒂亚回过身子,背着双手,俏脸凑上前,一边倒退着前进。一边对我露出甜甜地笑容。

    “嗯。那……蒂亚。”

    看着这样活泼开朗地女孩,我神色微微一顿。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样才对嘛,我们现在可是伙伴哦,要是叫的太正经的话,不是会很别扭吗?好吧,就这样,我以后就叫你凡凡好了。”面带着笑容,蒂亚干脆小跑几步,与我并行起来。

    “不,拜托请千万别这样叫。”

    “有什么关系,我们现在是生死与共的伙伴嘛,快点走吧,凡凡。”说着,她干脆拖着我的手臂,哼起古怪的小调大步向前迈进。

    感觉自己好像被牵着鼻子走诶,偏偏那种热情里面带着的纯净无邪感又让生不了气,元气系的少女真可怕,果然不是自己应付得了地。话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活泼的巫师呢,印象中巫师给我的感觉应该是像琳娅那样,含蓄而内向,或沉稳寡言,当然,法拉那种怪胎必须除外。

    “对了,凡凡,你刚刚是想问我什么吗?”走了几步,蒂亚突然回过头,歪着脑袋问道。

    “啊,也没什么,只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穿扮的法师,你平时就是穿这些的吗?”

    我笑了笑,眼神在蒂亚身上停留了一回,无怪我那么大惊小怪,实在是蒂亚的穿着根本就看不出是法师的样子。

    一身合体的皮衣,上衣短紧,那盈盈不堪一握的小腰,修长性感地颈项,还有小半截手臂,都是那么地吸引眼球,下半身也只有一条短得不能再短的紧身裤,将她半条大腿以下部分地优美曲线完全暴露出来,配上麦色的健康肤色,高挑的身材,纤细的身腰充满了少女的张度和活力,看起来更像是亚马逊而不是巫师。

    而且前面我也说过,大概是因为紧身佩戴再加上衣着暴露,她的身材看起来真是好的不得了,简直就是完美的黄金比例,修长纤细的大腿,盈盈一握的柳腰,竹笋般坚挺可爱的玲珑,还有那细腻工整的五官,甜美的笑容,看起来充满了少女的青春张扬,又不缺一份性感的女人味。

    诶,我干嘛开始品头论足起来,反正又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是这样啊,的确不像个法师呢。”

    明白我话里的意思,蒂亚牵了牵胸衣,又扯了扯短裤,打量着自己说道。

    “其实我也想想穿穿法师袍呢,可是凡凡你也知道,我们部落根本无法自己制作衣服,而属于装备类的法师袍爆率又低。诶……”

    蒂亚皱了皱眉头,脸色稍微的黯淡了一下,下一刻又瞬间充满了活力。

    “不过没关系,以后肯定能爆出来的,在有生之年能穿上就行了,嘻嘻……”

    不愧是元气少女,恢复的还真快。不过在“有生之年穿上就行”这样地愿望。对于一个转职来说是不是太渺小了点?

    “对了对了,我还想吃很多很多水果,还有鱼,嗯嗯,书上说有一种叫果酱面包的食物,我也一直想试一试……”抵押扳着指头。高兴的笑了起来。

    呜呜真是太渺小!太可怜了!!

    我在一旁听得几乎黯然泪下,多可怜的孩子啊,用充满了满足和幸福的笑容说出这些渺小的愿望,更让人觉得同情啊。

    “没关系,下吃我带你去吃鲁高因特产的果酱海鲜面包,一口气满足你所有地愿望。”我扳过蒂亚地双肩,坚定的目光与之对视,无比认真的说道。

    被我强行扳过身子的蒂亚愣愣望着我,突然有些小害羞的低下头。哧哧的笑道。

    “男孩子地力气,真是大呢。”

    “啊,对不起。”我连忙松手。

    “不过……”我嘿嘿笑上几声。

    “你地第一个愿望,我马上就能满足你哦。”说着,我卖关子的咳嗽了一下,装腔作势的拿出一件法师袍高高迎风举起。

    “真的是法师袍耶。”蒂亚还不掩饰眼中的惊奇。

    “盛惠,五万个金币。”我的笑容不变。

    “呜蒂亚顿时像斗败的公鸡似的低下头。

    “人家没有那么多钱啦。”

    “嗯嗯,是吗,五万个金币其实很便宜了哦。”

    我忍不住摸了摸她拉耸下去的小脑袋。笑着说道。不知为什么,就是有一种想欺负她地感觉。大概是嫉妒她散出来的无忧无虑的青春与活力吧。

    话说,为什么我会嫉妒呢,明明才26岁——在暗黑大陆里才算刚刚成年的我,已经青春不再了吗?

    “嗯,呜家知道很便宜啦,但是……”蒂亚悲鸣着在物品栏里翻找了一阵,露出小学生将自己乱涂乱画的作业交给老师时的表情,可怜兮兮用手捧着十多颗碎裂宝石。

    “这……这……,我身上就那么多钱,呜

    看着蒂亚摇头苦闷困扰的模样,我笑的更乐了。

    “其实到也不是不可能少一些,但是这样就失去意义了,比如说,我将它送给你,行吗?”

    愣了愣,蒂亚重新露出甜甜的酒窝,笑容依旧开朗,但是语气却十分认真:“不,不行,凡凡,你不能将这么贵重地东西送给我,我也不会接受。”

    果然吗?我叹了一口气,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赫拉迪克人虽然穷困,但是那自万年以前辉煌时代遗留下来地高傲却一点都没有变,他们坚信着赫拉迪克族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种族,又怎么能容忍他人怜悯和同情。^^^^

    当然,其实在暗黑大陆存在着这种想法地其实也不少,比如说亚马逊族,精灵族,矮人族……,啊,说起来其实每个人都会认为自己的种族才是优秀的吧,只是这种信念有强有弱,赫拉迪克族无疑就是最强烈最执着的一个,比如说凯恩的家族,即使过了上千年也依然坚持自己就是赫拉迪克人就可见一斑。

    “是啊,绝对不会接受是吧,该怎么办呢?除了宝石,你身上还有其他东西吗?”看蒂亚一副十分想要的样子,我也不忍继续作弄她,只要她随便再拿出点什么,我装出“这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的样子,高价收购,这样就行了。

    “呜

    蒂亚继续苦恼着,似乎在想自己身上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装备?自己只有几件属性很一般的蓝色装备,实在拿不出手。

    “咦,有了。”

    蒂亚拍了拍手心,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也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小时候爷爷说过,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就是自己的身体。虽然我不知道宝贵在哪里,也不知道该如何和你交换,可是凡凡见多识广,一定知道是吧,我的身体,能交换吗?”

    露出那仿佛深山小溪般清澈纯净地笑容,蒂亚用毫无戒心的目光看着我。前胸凑了上来。微微敞开的领口暴露出来,里面那对可爱的小兔子若隐若现的出现在我视线之中。

    “咦,凡凡,你没事吧。”看我抓着一根石柱狂撞,蒂亚连忙从后面扯住我的脖子。

    “没……,我没事……”

    撒克隆老头。你偶尔也该让你的宝贝孙女接触点性知识啊混蛋!!

    “算了。这件法师袍暂时借给你玩玩,这样总行了吧。”最终,我无奈地呻吟道,生怕又搞出什么事来,让我失血过多而亡。

    “这样啊……”蒂亚露出疑惑地眼神,骨子里的高傲和少女天性抗衡了一会,最终被我这种绕圈子的借口给击溃,迟疑着接了下来。

    “怎么样?怎么样?凡凡,好看吗?”穿上法师袍的蒂亚。牵着袍子在我面前转了一圈,俏脸上的笑容似乎能绽放一整年。

    “嗯,的确不错。”

    我点了点头,少了一份野性,多了一份气质,总体来说,我还是觉得穿紧身皮衣更适合她地性格。

    “瞧你高兴地样子,也没必要那么开心吧,第一次穿吗?”

    “也不是啦。我小的时候偷偷拿爷爷的试穿过哦。这是秘密,凡凡你可千万别告诉他。”蒂亚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咯咯笑道。

    又走了一段长路,眼看太阳逐渐下山了,我不由有些疑惑的嘀咕起来。

    “走了那么久,怎么还没见只怪物啊。”

    “哦,那是因为我特地避开了它们呀,我们出来是为了去查探墓**吧。”

    蒂亚应道:“看,前面不远处就是吞噬出没的地方哦,还有那边,是压碎,在我们刚刚绕过的地方,还有地狱猫,地狱投石怪哦。”蒂亚点着几个方向说道。

    “看不出这里的怪物种类到是蛮多的。”我有些惊讶,不过更多是惊讶于蒂亚对这里的了解。

    “哼哼,厉害吧,古墓还有更多厉害的怪物哦。”蒂亚抬头抱胸,骄傲的说道。

    其实我想说,这并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地方吧……

    “凡凡你想试一试这些怪物的实力?”

    “不,还是算了吧,战斗地话,到了墓**想避不都避不过呢。”我摇了摇头,对着小喽实在提不起多大地战意。

    蒂亚很明显是赞同我的说法,带着我绕过了吞噬地领地。

    “还有多久才能到达目的地。”

    “这样一直走的话,大概要两到五天的时间吧。”蒂亚指着前方的路线说道,沙漠的气候变换莫测,远不是转职所能抗衡的,就算是她也不能肯定具体时间。

    “那边的方向?”我迟疑的看着她所指的方向。

    “但是我觉得是这边诶。”

    我指着与她呈60度角的方向说道,只觉得冥冥中自己所指的方向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召唤着自己,一定没错了,这股神秘力量一定就是督瑞尔。

    “是……是吗?”

    蒂亚露出迟疑的眼神,回周围的环境,又望了望天上的太阳:“应该是这边没错呀。”

    我挥手周围的环境,望了望天空上的太阳,然后沾湿手指感受方向,再观察了一下仙人掌的分布趋向,摇了摇头:“不,我觉得应该是这边才对。”

    “可是,依我的观察,应该是这边才对啊。”蒂亚的眼神越困惑。

    “不不不,男人的第七感告诉我,应该是这边才对。”我摇了摇食指,啧啧说道,复语重心长的托着蒂亚的小手。

    “孩子,世间万物的形态变化莫测,往往是最能迷惑人的,一个无恶不作的人站在你面前,你的眼睛只能看到他英俊的外貌,你的耳朵只能听到他温柔的声音,这些都是骗人的,只有你的心,才能了解他的本质,因此,别被你的眼睛和耳朵所欺骗,我们唯一能相信的只有自己的心,跟着自己的心走,才是最正确的抉择。”

    “因此,相信我的男人的第七感绝对没错!!!”

    “是……是吗?”蒂亚也迷惑起来了。

    “是呀,你想想,或许你指的方向在以前是正确的,但是督瑞尔搬家了也说不定呢。”

    “也……也有道理哦!”

    “再说,就算迷路又怎么样,小说里的主角,不都是因为迷路才会遇到奇遇吗?简单点说,不迷路的人生是毫无**的,只能让人度过平庸的一生。”

    “你的话……前后似乎有些矛盾呢……”

    “因此,我们往着边走吧。”

    不待蒂亚将我的话消化完毕,我兴冲冲的拉着她的手往自己所指着的方向走去,哦,感觉到了,那股强烈的召唤,越来越强烈的冲动。

    小幽灵:的确是迷路之神在召唤着你没错。

    于是第三天,我们出现在了古墓门口。

    “没错了,凡凡,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哦。”指着古墓上方一个风车型的标记,蒂亚脸上的笑容越俏丽。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无力跪倒在古墓门前,不可置信的呻吟道,这根本不是自己所想的目的地啊,奇遇呢?宝藏呢?强烈的召唤呢?

    无奈之下,我只好求助小幽灵。

    “你能那么顺利找到目的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想……大概是你被那女人牵着鼻子走了吧,沙漠那么大,也没什么方向感可言,说不定她明里附和着你这路痴,暗中却一点一点将路线纠正过来呢。”

    是……是这样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蒂亚还真是个可怕的女孩呢,此刻,她脸上那灿烂无邪的笑容也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不过小幽灵的口气也实在让我伤心啊。

    “蒂亚,要紧紧跟在我后面。”

    诶,既来之,则安之,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将内心的失望抛之角落,我眯了眯眼睛,回过头对蒂亚说道。

    “嗯……嗯,我知道了……”

    蒂亚眼睛里闪过一丝迷惑,眼前这个男人,气质好像变得陌生起来,那是比自己还要强大的自信,以及让人透不过气的战意。

    小雪,剧毒花藤,橡木智,出来吧。

    瞬间,五只硕大的鬼狼出现在我们周围,身上所散出来的强烈气息让炙热的沙漠也透露出一股阴冷气息,剧毒花藤在沙子里出没,出抗议——它不喜欢干燥的沙子。

    “蒂亚,我们出吧。”

    将橡木智抱在怀里,我添了添干燥的嘴唇,率先和小雪进入了古墓。

    “嗯……好……”

    蒂亚呆了许久,直到最后一只鬼狼在她前面用鼻子喷了口气,示意她快点走,那带鬼狼独有的阴冷气息打在她脸上,她才反应过来,神色恍惚的看了比自己还要高大的巨无霸鬼狼一眼,与那双阴冷杀戮的眼睛对上,不由面露惧色,委屈无助的连忙跟了上去。党的生活,6k果然很累啊,希望大家多支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