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神秘法师
    沙漠中,你才能体会到它的雄伟,一眼望去都是无边无际的黄色,仿佛置身于沙子的世界,而自己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沙子,起伏不定的沙丘像是被静止的波涛暗涌的大海,耸起的巨大沙涛仿佛下一刻就要由静而动,狠狠的扑下来将一切淹没。

    柔风下的沙漠是平静而壮丽的,那波浪般的纹理线条,让人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走在柔软细腻的黄沙上,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沙子的热情,每一个脚步都能在上面留下清晰的足印。

    就在这片平静的沙漠上,一串清逆着纹理的晰足印延伸至沙丘尽头,等待着风沙将它们淹没。

    追寻着这串足印,一个突异的黑点出现在这片黄色的海洋里面,全身笼罩在黑袍底下,消瘦的体型让袍底几乎拖地,和时下人手一件黑色斗篷不同的是,他的黑袍是正宗的法师袍,身上也散着强烈的魔法波动。

    他的速度并不固定,时缓时慢,有时甚至一个瞬移,出现在沙丘的另外一边,撇开一个掌握瞬移的起码在四阶以上的高级法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谈,有经验的人一眼就能从他那并不算高明的行动中看出,他很有可能是在跟踪某人。

    突然,他停下来,呆呆的站了一会,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然后一个瞬移,出现在沙丘的顶端,居高临下一眼就看到了千米之外的绿色小点,他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却并没有向绿洲靠近。而是在原地休息起来,这一举动足以证明他的跟踪行径了。

    足足一个下午过去,夜晚的冷风悄悄刮起,这位神秘法师才站起来,看着远处那片绿洲,皱起了眉头,有些不对劲,对方自从进入绿洲以后。气息就完全消失了,而且按道理来说她是不可能会在绿洲呆上那么长时间地。

    果然是现了自己吗?

    她苦笑了一声,但是眼睛里却闪过一丝欣慰。

    犹豫的站了一阵。他最终慢慢的朝绿洲挪移过去,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踪。就这样慢悠悠的踏入绿洲之中。

    四周静谧的可怕,只有穿过草丛的沙沙声,还有偶尔被惊起的几声虫子鸣叫响起,四面八方都充斥着一股诡异地气息,经验丰富的法师知道,这就是所谓的杀机。

    他保持着缓慢地步调穿过草丛,根本就不在乎暗中**的敌人,然后来到小湖边。看了看周围,并没有篝火痕迹,连有人呆过地迹象都没有,最后一丝侥幸终于破灭。

    就在他蹲下身子。用手勺水准备喝下去的时候,蓄势已久的攻击终于动了,三个不同的方向,各三支箭矢呈品字形朝法师空门大露的后背袭去,借着夜色,这九支箭矢无声无息,与黑暗溶为一体。

    一眨眼的功夫,箭矢就已经临近法师后背不足半米远。九支箭矢死死的将其所有躲闪的轨迹封死。时间仿佛缓慢下来,蹲下来喝水地法师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九支箭矢。依然是神色自如的将捧起的水送入自己口中。

    就在箭镞贴近后背的一刹那,法师地身子突然诡异一扭,闪过了其中三根箭矢,另外六根则是扎扎实实的射在了他的后背闪,其中两支甚至直插头颅。

    奇怪的事情生了,剩下六支箭矢钉在法师身体上,却仿佛射在了铁块上一般,竟然毫无威力的被弹了开来。****

    然而,攻击并没有停止,紧跟在箭矢后面,五根着火的长矛从另外几个方向将他四面八方笼罩,法师目光一凝,紧紧的盯着朝自己逼近的六根长矛,最后目光停留在倒数第二根上,仿佛当其他四根不存在一般,只是勉强闪过了自己留意那一根,剩下地四根被插个正着。

    和箭矢一样地情况出现了,另外四根竟然也没有什么威力,射中以后就弹了出去,而被他躲过去的那只直没湖中,随着红光从湖面上闪起,整个绿洲震动起来,平静地湖面突然冒起强烈的气泡,一股庞大的爆炸气流突然升起,将湖面整个掀了起来,上吨重的湖水被冲上几十米高空,然后唰唰落下,整个绿洲都被这股人造的磅礴大雨打得一片狼藉。

    若是有眼光的人见到这种威力,恐怕立刻就会惊呼出来,这一根哪是什么火焰长矛啊,分明就是亚马逊的爆裂箭。

    雨水迷糊了视线,唰唰的雨滴声中,林子里那轻微的“啪啪”的跃动声完全被掩盖,随着声音响起,又有九支箭矢朝法师逼近,不过仔细分辨的话,虽然这九支箭矢和第一波的完全一样,但是却并不像同一时间射出的,前后顺序似乎有一点点差距,不是有心人绝对看不出来。

    然而,倾洒而下的雨水早已经模糊了视线,纵使法师再怎么厉害,也无法分辨出这一点微小的差距,他轻轻一愣,无奈之下只好和第一次那样,闪过其中一组箭矢,却被另外六支箭矢射个正着。

    这次的箭矢可没像第一次那样被弹开,而是货真价实的射入法师体内,但是法师的装备似乎不错,六支箭矢**黑袍中,陷的却并不深,一看就知道并未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大雨过后,干燥的绿洲已经变成了一片湿地,小湖的水平线起码下降了一个分米以上,而在湖边的法师,则是整个已经变成了落汤鸡,身上还插着六根箭矢,看起来不出的狼狈,再也不复刚开始时候的神秘形象了。

    遭到如此羞辱的法师,出奇的似乎并未恼怒,眼睛里似乎闪过一丝痛苦、缅怀、欣慰,神情复杂,然后嘴角付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看来不能让对方得意下去了。

    这样想着,缓缓举起双手。一股庞大到恐怖的魔法波动从他身上散出来,璀璨炙热的红火以与他缓慢举起地双手成反比的速度聚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红色光芒便遍照亮了整个傍晚的绿洲,仿佛第二颗太阳一样,让那未来得及沉下去的太阳完全失去了光芒。

    当耀眼的红光达到最巅峰时,突然一凝,一个几十米直径。闪烁着熊熊烈焰的圆形巨石虚浮在法师举起的手上空,那散出来地庞大热量,瞬间便将旁边的湖水沸腾蒸。

    陨石——这是所有看到这颗燃烧巨石后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念头。

    将这仿若太阳一般地陨石高高举在手中。斗篷下的法师带着从容微笑,嘴角微喃了一句。

    “陨石——爆裂。”

    灾难地导火索被引。原本稳定的陨石在这句话过后,毫无预兆的裂开无数缝隙,从缝隙喷出的火焰将方圆百米之内的植物烤成了焦炭,下一刻,整颗陨石爆了开来,裂成上百块脑袋大的红色彗星,向四面八方散去郁翠的绿洲化为地狱,每一颗飞射出去的炎石。*****威力都更甚于德鲁伊地熔浆巨岩,伴随着仿佛数百颗炸弹同时爆炸的声音,原本的绿洲,现在只剩下一片坑坑洼洼的火海。

    放下手。法师仿佛完成了一件再微不足道地事情一般,一脸轻松的观察着以自己为中心环绕着的火海,锐利的目光似乎透过了那熊熊的火焰,将周围的一切看个通透。

    随着时间的流逝,火海慢慢矮了下去,就在逐渐熄灭的火海之中,突然浮现出一道黑影,缓缓地向法师走近。

    金色地头在火焰中飞扬。让身影看起来仿佛威不可侵的战神一般。碧蓝色地双目不带一丝感情,紧紧的盯着法师。冰冷的目光透露着野兽的气息,杀戮的本能。

    纵使被法师的陨石爆裂弄得狼狈不已,但是她的身形依然孤傲挺立,目光中透露出坚定的杀戮,弱肉强食,猎与被猎,这些丛林的不二法则她早就看透了,手中沾满的毛血,身上遍布的伤痕,让她早已麻木了死亡的恐惧。

    这就是莎尔娜,那双不屈的眼睛,那股视生命如草莽的狠劲,就像不知伤痛,永不败退的野兽,让人未战先寒。

    看到这样的莎尔娜,法师的神情剧烈波动起来,眼神骤然炙热,干裂的嘴巴动了几动,仿佛想说点什么,握了握拳头,神色一黯,最终还是变回了那一副古井不波的表情。

    乘着一点点短促的时间,莎尔娜急速调整着凌乱的气息,为了躲闪对方那无差别攻击的恐怖一式,她只能屏息将身体埋入深泥里,幸好这之前她早就准备好了不少陷阱,当然还有自保手段。

    细微的喘息声,还有未熄灭的火焰“啪啪”声,回荡在两人周围,谁也没有说话,一股肃杀弥漫在两人之间。

    大火带走了大量的氧气,莎尔娜觉得呼吸中有股窒息的眩晕感,但她还是凭着坚定的毅力和亚马逊独有的方式,很快平整了凌乱的气息,呼吸逐渐细微悠长,直至消失,连最敏感的野兽凑上去也觉不了。

    陷阱?虽然她在一个下午的时间,已经将整个绿洲布置成一片亚马逊的猎食死亡区域,但是在法师的陨石爆炸中,这些陷阱已经被破坏的七七八八,纵使还剩一些,莎尔娜也已经不打算使用了。

    她有一种感觉,眼前的法师敌人对亚马逊的陷阱十分熟悉,否则的话,一个法师即使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单凭眼力就她前面两波陷阱识破,至于第三波,那完全是把握住天时地利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不会出现第二次,让她不解的是,敌人明明已经掌握了陨石这种法师的高阶技能,为什么不用瞬移躲闪自己的攻击呢,她可不认为一个掌握了陨石技能的法师会不学瞬移。

    戏耍猎物吗?莎尔娜并未恼怒,在她四岁被赶出部落,在森林里与猛兽为舞的时候,凡是实力强点的,智商高点的猛兽,只要不是太饿的话。都有戏耍猎物的嗜好,当时在猛兽地眼中还是一个幼弱体的她,便遭遇了无数次这样的待遇,有许多次甚至比现在的情形更加凶险,双方实力差距更大,但是她都赢了,或反败为胜,或顺利逃亡。在若干年后将对方斩于刀下,凡是戏耍过她的猛兽,最终都成了她的食物。===

    只是。这里并不是她最擅长的森林环境,敌人也不再仅仅是一只聪明狡猾的野兽。或许,这将是自己有生以来最艰难地一战,莎尔娜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输,哪怕是面对着三大魔神,未战先思败,对她来说是一个绝缘的词语。

    无声无息的,她背在后面地右手握上了一根金色短矛,那双碧蓝色的眼睛眯了起来。在火光地照耀下透露出一层血红色,重心以不可察觉的角度缓缓放低,连原本在烽火中不羁张扬着的那条灿烂金色的马尾束,似乎也受到影响。逐渐的安分下来,紧紧贴在背后,这一刻的莎尔娜所展现出来的气息,已经完完全全是一头有着优美流畅线条的——无情嗜杀地猛兽。

    看到这样的莎尔娜,笼罩在魔法能量之中的法师一阵无言,紧握着的拳头,指甲陷入肉中,流下潺潺地鲜血。将长袍染红了一片。

    强行抑制着感情。他身上的魔法暴涨,环绕着的恐怖能量甚至让他的脚尖缓缓离地。火与雷交织的色彩在他身体周围咆哮着,怒吼着。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现我的吗?”

    法师终于开口了,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嗓音,有些沙哑,但更多的细腻,甚至压抑着一丝泪水,一些温柔——多少年了,终于,终于面对面和他接触了,那眼睛和头多像啊,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地。

    毫无疑问,如果声音能决定一个人地相貌的话,那笼罩地魔法波动里面的中年法师的面貌,无疑将是秀气而俊美的,或许还要添上一丝沧桑和悲凉。

    中年男法师——姑且这么称呼他,对莎尔娜如何现自己有些好奇,自己的追踪技巧虽算不上高明,但却是在千米之外的地方用精神力捕捉对方的踪迹,对于一个二十多级的冒险来说,是绝对不防会被现的,而且进入绿洲以后,连自己的精神力也能瞒过这一点,也不是普通的亚马逊能做到的。

    如果这时有人能听到他的心声,恐怕会惊骇欲绝,延伸至千米之外的精神力,那不是和法拉一样已经初步掌握了伪领域了吗?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那是因为,我……”

    不带任何感情的话语从莎尔娜口中吐出,正当法师期待着答案的时候,迎接他的却是一抹金色。

    金色等级的短矛,可投掷武器,最大投掷数量四十,金色的武器本来已经稀有了,更何况是投掷武器,就连某暴户主角都舍不得扔上一根,莎尔娜这下可是下了血本了。

    金色级武器的投掷伤害,就连中年法师也不敢抗,虚浮着的身体微微一抖,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百米开外,正是法师最依凭的技能——瞬移。

    然而,仿佛早已看破法师路线的莎尔娜,在他瞬移后的下一刻,身形已经出现在了不足十米处,手握着金色短矛,身形跟在几只破空利箭的后头,像猎豹一般俯身冲前,由识破行踪,再到急速奔驰,射箭,切换短矛,一气呵成,这份判断,这份速度,这份技巧,即使是法师也不禁暗地里喝彩。

    大火球。

    法师五指一张,一个红中带白、足足是普通火球几倍大小的巨型火球瞬间凝聚在掌中,并朝莎尔娜扔了过去,巨大的火球立刻将箭矢吞没,然后轰在地面上,一声剧烈的爆响,火焰冲天而飞,黄色的身子被溶成晶体,莎尔娜所在的位置变成了一个亮晶晶的圆坑。^^^^

    “呼——”

    心中闪过一丝警惕,法师的身体突然望上一拉,一道金色的光影差之分毫的从他脚尖掠过,法师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拉高身形直到离地面上百米高。

    下一刻,铺天盖地的箭雨将他尽数笼罩起来,让人难以置信这机关枪一般射出的箭雨。竟然是从一把战斗长弓里射出来的。

    手轻轻一挥,一道由蓝色光点组成地墙壁,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起来,法师冰系五阶技能——寒冰装甲,不但有着超强的防护性能,能将远程的箭头和法术弹开,并且在遭受远程攻击以后会施展复仇性质的复仇冰箭,可谓是无论专精哪个系的法师都有必要掌握的实用技能之一。

    寒冰装甲施展出来以后。场面顿时壮观起来了,无数的箭雨倾巢而上,射在法师地装甲以后被弹开。然后由寒冰装甲释放出的复仇冰箭又望下倾洒,上下的火力顿时交织成一片。丝毫不比现代地防空对地战逊色多少。

    莎尔娜一边躲闪着雨点般覆盖下来的冰箭,一边精确地将箭矢和长矛扔上去,法师也并不是一甲在手一劳永逸,对于长矛,还有魔法箭,冰箭和爆裂箭等亚马逊的弓系技能,他还是会识相的闪开,寒冰装甲的远程防护性并不是万能的。他专精的也并不是冰系魔法。

    战斗视乎处于焦作状态,但傻子也能看出莎尔娜处于劣势,中年法师只是施展了一个寒冰装甲,随意的躲闪一些长矛和技能就行。沙尔娜却必须消耗箭矢和体力还有魔法,长此下去,她必会因为耗光魔法、体力或箭矢长矛而先败阵下来。

    抵挡在一阵,处于优势的法师突然微微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在莎尔娜面前,明明一开始地时候只想着在远处看上几眼就行了,但是却抑制不住冲动,由看几眼到跟踪。由跟踪到面对面。然后战斗,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用试探实力的借口安慰自己?现在目的也已经达到。这孩子已经确确实实长大了,展开了幼嫩地翅膀,向自己无法企及的方向展翅飞去,二十多级的便达到这种实力,如果是抱着不想让她受伤的念头与之战斗,就算是自己也会一时手忙脚乱,这已经是能媲美四五十级高手的实力了,自己在那时候哪有这个实力,看到这样的她,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只是,那些家伙,竟然敢……

    中年法师的神色变换莫测,一时欣慰,眼睛里满是慈蔼,下一刻却又变得怨毒无比,那充满了仇恨怒火的目光让人心不寒而栗,如此变换了几次,终是平静下来。

    下一刻,他身上地寒冰装甲消失了,取而代之地是无穷无尽的精神风暴,浩瀚地精神力被极力压缩了近千倍,在中年法师周围逐渐形成一个二三米直径的,仿若实质的透明能量球,远远看去,置身球内的法师身形也变得模糊和高大起来。

    这一瞬间,所有接触到球体的箭矢,仿佛被施加了时间缓慢术一般,突然变慢起来,慢得法师用手也能一把抓住,就连那爆裂箭上的熊熊火焰,也被压制得苍白无力,像鞭炮一般出轻响后逐渐消失。*****

    伪领域,动。

    这一刻,法师宛若天神,无视那些蝗虫一般的利箭,朝莎尔娜俯冲过去。

    中年法师爆出来的那股庞大精神力,几乎瞬间让心灵的重力增加了好几倍,但是莎尔娜依然面不改色的进行射击,在丛林里生死拼搏里学得的能力,如果需要的话,她甚至能让自己身体甚至是心灵暂时的“死去”。

    在现自己最强的爆裂箭也无法挥作用以后,面对着俯冲过来的法师,莎尔娜脸色一凝,果断的换上一把金色长矛,重心猛地放下,右手抓着长矛末端三分之一,左手轻轻顶着前段,矛尖微微想下,紧紧盯着法师俯冲过来的身影。

    近了,更近了。

    一瞬间,莎尔娜的眼睛猛地瞪大,那根静止不动的长矛活了过来,矛尖微微一抖,左手顶上,右手急旋,然后轻轻一松,猛的移至后端,矛尖正对着法师的位置,猛地一推。

    刺爆.改——旋爆。

    急速旋转的枪头化作一道电光,矛身瞬间消失在莎尔娜手中,下一刻,莎尔娜右手高举,掌推长矛末端,另外一头矛尖却刺入了中年法师的领域。离他的脸只有不到一分的距离,但却被他紧紧的抓在了手里,再也不能前行分毫,整根长矛还不安分在旋转着,在法师手中摩擦出一股焦烟。

    “啪——”

    清脆地声音响起,金色的长矛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应声而断,

    放开手中半截矛尖。中年法师看了看自己快要熟透的右手,不由暗暗咂舌,脑中晃过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这一招。还真是眼熟啊。

    在他失神的一瞬间,一道白光朝脖子抹了过来。原来是不知何时手握着长匕的莎尔娜的翻身一击,中年法师淡然一笑,身形瞬间逼近,将莎尔娜笼罩在自己地伪领域里面,顿时,她只觉得全身仿佛陷入了泥沼里面,每动一分都要花上比平时多上数倍的力气,动作也不可避免的缓慢了下来。握着匕地左手被中年法师轻松的抓住。

    与此同时,法师另一只手按在莎尔娜地额头上,微微散着光芒,本欲挣扎的莎尔娜突然静止下来。眼睛露出茫然的神色。

    伪领域的力量,慢慢感悟吧,孩子,这是我现在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情,中年法师两眼闪烁着闪电般的光辉,将伪领域的威力,夹杂着一些只能感受无法口传的体悟,毫无保留地从手心向莎尔娜传递过去。

    一般来说。这种强迫式的传授是很危险的。伪领域的力量何其庞大,一般地冒险。比如说意志不坚的某人,被这样恐怖的力量威压后,恐怕会一辈子笼罩在阴影之中无法寸进,终生无法向伪领域跨进一步。

    但是莎尔娜不同,她那所有同等级冒险无法拥有的遭遇,让她有着极为坚定强大的毅力和自信,这种领域威压不但无法让她产生阴影,反而会刺激她的对伪领域的体悟,这种体悟虽然无法让她迅速掌握伪领域的力量,却能短时间内让她对力量地运用更上一层楼,假以时日,当她达到了可以形成伪领域地力量的时候,她或许将瞬间便跨过这道普通冒险可以一辈子也无法掌握地障碍。

    至于为什么同样拥有伪领域的法拉和卡夏不对莎尔娜传授,那是因为,这是精灵一族独有的能力,其他种族根本无法模仿。

    我的女儿,我的瑰宝,我的骄傲,安缇诺雅.帝.梵雅.嘉兰诺德,原谅我这个从未尽到一点父亲职责的罪人,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的母亲。

    等莎尔娜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中年法师早已经人去楼空,如果不是周遭的战斗痕迹,还有脑子里面多出来的模糊不清的东西,她或许会以为这只是一场梦。

    刚刚那个法师对自己做了什么?好像有一股恐怖到自己根本无法抵抗的力量,向自己的脑海里面汹涌而来,只能凭着意志和毅力苦苦的抵挡着,在不断的防御战中,自己似乎逐渐熟悉了那股力量,那究竟是什么力量?世间竟然有如此奇妙的运用方式……

    莎尔娜闭上了眼睛,沉浸在自己的领悟之中,仿佛抓住了什么,又什么都没有抓住,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轻轻摇了摇头,将一切纷乱杂绪都抛开,反正这股熟悉感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自己脑海中,以后在战斗中慢慢体悟才是最好的办法。

    随后,她回忆起了法师的奇怪举动,对自己并没有丝毫的杀气和敌意,甚至彼此之间,那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感,让自己不由自主的放下戒备的那股心灵亲近感,都让莎尔娜倍感疑惑。

    血红色的圆月逐渐升起,清冷的月光夹杂在沙漠晚上的寒风里面,打在楞自站在战场上呆的莎尔娜身上,她清醒过来,抬头望着月亮,心里面莫名的升起了一丝惆怅。

    优雅的背过双手,熟练将束着的金色马尾解开,那一头流畅的头仿若金色瀑布般轻轻从指尖滑过,轻柔的披洒在肩上,脸上,拂过了那粘着些微尘土的脸颊,冷清的月光照在上面,反射出金子的璀璨光芒,照亮了大地。照亮了她那张高贵绝美的脸庞,与天上那一轮血月毫不示弱的互相辉映着。

    或许是中年法师地出现,或许是因为那一轮清冷的孤月,莎尔娜突然觉得自己的心空空如也,只有那寒风在不断灌入,内心无法控制的产生了一股陌生情绪,让她海蓝色的眼睛里添了一份柔弱。

    轻摇着头,那一头披洒着的长卷起了金色波浪。在这种陌生情绪,陌生气氛的带动下,她突然心血来潮的将自己地鞋子脱掉。解开缠着的绑带,露出一双完好无暇的玉足。然后,便双手提鞋子,像淘气地小孩子一样赤着足在沙子上来回走动了几圈,望着沙子上面一串串小巧的足印,她呆了呆,露出可爱至极地表情,然后不由自主的用玉足开始在沙子上面来回比划。

    许久许久,当月亮升到了半空。她依然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卖力的不断后退着,更加熟练的用脚在沙上比划着,在她的前面。留下了一串望不到尽头的文字,写的都是同一个称呼,同一个姓名。

    你现在在哪里?好想见到你呀,弟弟!

    “哈欠!!!!!”

    监牢三层,我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其影响力丝毫不逊色于法拉地全屏嘲讽功能的珠子。

    此时,我们正位处三层的正中央,嗯。当然。这是凯恩告诉我的,我地话。能分清现在还在皇宫监牢就已经很不错了。

    “难道是有人想我了?”我揉了揉鼻子,一脸幸福的喃喃道。

    “别得意,说不定是哪个被你无情遗忘掉的女人正在诅咒你呢。”法拉回过头,冷冷嘲讽道,孤家寡人的他,自然是对我的女人运嫉妒无比。

    “我可以将这句话理解成是弱的悲鸣吗?”我立刻还以颜色。

    “好了,你们两个都别吵了,法拉,专心点你手头上的事情。”阿卡拉将拐杖轻轻一顿,我们两个顿时咽了生气。

    在我们前面,是一间在墙壁上刻满了符文独立牢房,上面没有窗,唯一的入口是一扇紧闭地大门,整个房间被数个深奥地魔法阵保护起来,看起来就像是关押重刑犯的牢房。

    但其实,在这之前,这所房子已经被一个隐蔽魔法阵遮盖起来,如果不是法拉已经破解掉了这层隐蔽魔法阵,现在我们绝对看不到这间诡异地“牢房”所在。

    综上所述,这间奇特构造的“牢房”很有可能就是赫拉迪克一族传送阵所在的地方。

    现在,法拉正蹲在墙角,一边啧啧有声的破解着“牢房”上面刻着的魔法符文,一边还要警惕周围的动静,还有功夫回过头来调侃我,这份敬业精神还真是让人钦佩啊。

    “阿卡拉,你看看那两个混

    回过头来,法拉指着从物品栏里摆出桌椅,正围坐在上面谈笑喝茶的我和凯恩骂道。

    “哦,吴,不介意也给我倒一杯吧。”

    阿卡拉回过头看着我们两,一愣,法拉正以为她要声张正义的时候,没想到却来了这么一句,而且已经笑呵呵的做在了我拿出的椅子上面。

    “你们几个……”法拉顿时气绝。

    “能多劳嘛,谁叫四个当中只有你才能胜任这份工作。”我们三个异口同声的说道。

    受到刺激的法拉一眼不,拼了狠劲的和那些魔法符文卵上了,不到一杯茶的功夫,他就大跳起来,喊一声成了,然后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拿起壶子咕噜咕噜灌了起来,仿佛这样做就能将我喝穷似的。

    “里面有一大群怪物,其中一只是小boss等级的。”

    灌了一气之后,法拉抹了抹嘴唇说道,眼神望着我,意思再明白不过,小boss级,如果是你杀的话,肯定能掉不少好东西。

    我想了一会,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干掉它快点出吧。”

    我并没有信心能够毫无动静的将小boss干掉,若是不小心将整个监牢弄塌了,其他事小,万一以后怪物都刷在皇宫上面,那整个鲁高因就得大乱了。

    大概是考虑到了我的顾虑,法拉点点头,率先打开了被封印的那扇大门,我们紧随其后,往里面一看,汗,怪物的尸体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其中有一只很显眼的红火色巨型怪物——火之眼,身形足足是普通入侵的一倍有余,应该就是法拉说的那只小boss没错了。

    也就是说,在我摇头拒绝到打开大门这一丁点的时间内,法拉已经悄然无声的将里面包括小boss在内的几十只怪物统统干掉了,这个老怪物!

    当我们看清这间所谓的“重型牢房”内的设施以后,脸色不由更是呆滞起来。

    厕……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