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女人心 海底针
    摆的杀向法师公会,塔伦这老学究还以为另外两个人是来送行的,当看到三个人一起站在传送站里面的时候,眼睛都快突出来了。

    “长老大人,你为什么不找说要三个人啊。”他那张老脸立刻拉得比马还要长。

    “有什么区别吗?”

    话刚说完,顿觉周围的法师都隐隐露出看小白的眼神,我说小茉莉,你别学他们啊,难道你不是站在主人我这边的?

    “当然有区别了,我的长老大人啊,魔力消耗完全不同啊,诶哟。”说完,塔伦似乎觉得跟我这个魔法小白解释不清,在旁边的中年法师耳边说了几句,不一会儿,中年法师又带了五个老态龙钟的法师下来,站在五芒星位置。

    “幸好,刚刚有几个法师空余。”塔伦摸了一把冷汗。

    “那罗格营地那边怎么样?需要通知一下吗?”眼看塔伦搞出那么大阵仗,我也有点蒙了,不由后悔没有说清楚人数。

    “嘿嘿,没事没事。”

    塔伦奸笑几声:“有老师在那呢,他一个可是能顶百个。”

    汗,看来这老家伙对法拉的怨念也不小啊,不过想想也不奇怪,谁要摊上法拉那种不负责任的老师,估计都差不多会这样。长老大人。你确定吗?3个人可是要60个碎裂宝石。”传送阵启动之前,塔伦依然用一半疑惑一半劝告地眼神看着我。

    “哪来那么多废话。快点快点,我可是有急事。”

    塔伦长叹一声,似乎已经铁定认为我是要坐霸王传送阵了。

    白光闪过,一阵失重的天旋地转,好不容易脚跟着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头上已经被赏了一记爆栗。

    “混小子。你诚心让我出丑是不?”法拉怒极败坏地样子骤然在我眼中放大,若不是被卡夏架着,估计就要给我来个连环爆栗了。

    “好了好了,跟小p孩计较什么?”卡夏架着法拉,“好心”劝慰道,在死角却偷偷向我竖起了大拇指——gj。

    我这才现法拉的形象说不出的狼狈,大概是没料到竟然有3个人。让他一个措手不及吧。

    “法拉老头,来来,别生气,这个给你。”

    我像哄小孩似的将一个沉重的麻袋凑到他面前,似乎闻到了金钱的气味,这老头汗也不流了,气也不喘了。竟然一把甩脱了卡夏的束缚,两眼冒光地从我手中夺过麻袋。

    “算你小子识相,哈哈。我还以为你要坐霸王传送阵呢,害我演戏演了那么久。”这老厮哈哈怪笑着,摆出一副市侩的嘴脸,让同为长老的我感到万分蒙羞,你说是吧,卡夏。

    望过去,才现卡夏正用看着布袋流口水,口里不断喃喃计算着这些钱可以买多少麦酒。

    恕我失言,罗格里面除了我之外。一个正经的长老都没有。

    “老酒鬼。跟阿卡拉说一声,我有点重要的事情和大家说一说。让她这几天有时间空出点来,开个长老回忆。”

    离开之前,我对卡夏说道,见我这个视会议如猛虎的都怎么说了,卡夏似乎明白事情的重要性,她点了点头。

    “不用找她了,我知道明天大伙都有空,就在明天吧,在老地方,我会跟其他人打声招呼。”

    三无公主大概是第一次见到沙漠之外地景象,虽说沙漠也有绿洲,但是草原上的蔚蓝天空,湿润清新的空气,还有那懒洋洋的日光,是沙漠无论如何也造不出来的,因此一路上她的眼睛简直不够用,完全就无视前路,一路撞撞跌跌个不停,要不是我在一旁看着,这一段路下来,她起码要翻上百个跟斗。

    怎么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奶爸了?纱丽阿姨跟在后面,看到我们主仆关系简直是颠倒过来的样子,不由笑了起来,摸着我地头温柔笑道。

    “吴,你和拉尔一样,以后肯定是个好父亲。”

    于是,因为这一句话带来的双重打击,我足足消沉了好几个

    在岔路上,我和纱丽阿姨分道扬镳,她急着回自己的家里看一看,纵使那里已经是一间空荡荡地屋子。

    “看,这就是我在罗格的家了,不错吧。”

    我指着眼前白色的小帐篷,自豪的说道,维拉丝和莎拉并不在里面,十有是在训练营那学习吧。

    “很温馨,的味道。”

    缓缓的摆弄着一束用心点缀在帐篷里面的,草原里随处可摘到的小野花,三无公主喃喃道。

    我一愣,没想到她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接着自内心地自豪笑了起来:“是呀,家地味道。”

    回过神来,三无公主已经躺在椅子上,已经打起了可爱的小迷糊。

    “喂,别无视我这个主人啊,别睡觉啊,大白天地,你究竟有多想睡啊。”

    “晚上……,睡不着……,看了很多……,罗格的……,书……”三无公主模模糊糊的说道,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你还是小p孩吗?为了一次旅行而激动得睡不着觉,你确定真的有十六岁而不是六岁吗?

    “你这小不点。”

    看着已经沉沉入睡的三无公主,我无奈在她的小琼鼻上轻弹了一下,每次面对这不点地时候。总是会心软,不由自主的纵容她。大概就是因为她那“不是没有感情,而是无法表露出感情”地样子,让人无法抑制的去疼惜,产生保护欲,想打破那张呆板的面具,让她笑上一笑吧。

    哼哼,算你这小p孩走运。今天主人我就带你去个好地方吧,我得意的轻笑一声,将三无公主羽毛般的身体抱了起来,走出帐篷,穿过一片小丛林,好吧,到此为止。那些脑子里转着“睡.奸”、“打野战”等类似这两个词眼的家伙,给我用小在水泥地上做俯卧撑一千个。

    这里是这片丛林的制高点,放眼望去,包括不远处一个蔚蓝湖泊在内地大半个丛林都可以看到,躺在柔软的草地上,眯起眼睛享受着被树叶的间隙分割成无数缕的阳光,还有从湖泊对面吹过来的凉风。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将小不点公主放到自己常常霸占的树荫下,我也躺在旁边。闭上了眼睛,睡一觉的话,维拉丝和莎拉也刚好回来吧。

    梦中,我看见了维拉丝,莎拉,还有莎尔娜姐姐,就围在这片树荫下,一家人有说有笑,不远处。一个五六岁地身影正在草地上蹒跚的跑着。一身公主小洋装,装饰着的缎带随风舞动。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仔细分辨面容,竟然和三无公主有些相似,不,应该说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缩小版的茉里莎。

    “靠!!”

    从梦中惊醒,我不由自主骂到,应该将刚刚那个梦划分为噩梦吗?

    回到小帐篷的时候,天色已经接近黄昏,还未拉开帐门,就听到了里面热闹地喧哗声,打开一看,原来是莎拉和纱丽阿姨母女正在喜庆相逢,维拉丝静静的站在一旁,笑看着这温馨的一幕,眼睛却不由自主地老是瞄上了帐门,自然是第一个现我进来。

    “大人!!”

    这一刻,维拉丝忘记了莎拉母女的存在,也丝毫没有现后面的三无公主,心神已经完完全全的集中心上人身上了,随着一声娇呼,她的身子跑了上去。

    我忘情将飞扑过来的维拉丝抱在怀里,将头埋在她的间闻着那魂思梦牵的体香,激动的喃喃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样算来地话,我已经有整整二十年没有见到维拉丝了,汗

    “还有莎拉,我地小可爱。”

    放开维拉丝以后,莎拉也跟着整个腻在了我身上,真是小粘人虫呢,我亲昵的在她脸上亲了

    “原来妈妈说地意想不到的人,就是茉里莎姐姐啊”视线从我的肩膀跃过,莎拉终于现了跟在我**后面的茉里莎。

    轻点了点头,茉里莎没有完全清醒似的,依然有些睡意朦胧。

    众人之中,只有维拉丝没有见过茉里莎,但是却早已经从我这里得知她的存在,对于这个被我描绘的性格古怪却又惹人心疼的小公主也是好奇不已。

    “咳咳,各位,今天我还要向大家介绍一个人。”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以后,我大咧咧的坐下,郑重其事说道。

    “喂喂,快点出来吧,大家都在等着呢。”我对着项链说道。

    “呜呜,不要嘛

    里面传来小幽灵瑟瑟抖的悲鸣声,我几乎能想象她抱着脑袋缩成像田鼠一样的姿势。

    “你不是下定决心了吗?”

    “决心什么的,就像水泡,摇一摇就没有了啦。”

    “你这是哪门子借口,这样还算是圣女吗?还算是言出必行的圣女大人吗?”

    “呜呜这样的话,从现在开始到离开罗格营地这段时间,你就把我当成游戏人间,欺骗恶势力于股掌之间的游女好了。”

    喂喂,欺骗“恶势力”是什么意思,抵赖还不忘记损我吗?我该吐槽吗?

    我重重的叹了口气,不行,论口胡我可远远不是这只小幽灵的对手,得用点暴力手段了,这事越往后拖误会就越大,现在是最好地时机。

    一旁的四人看我对着项链自言自语。早就云里雾里,不知道玩的是哪出戏。在她们诧异的目光中,我将项链摘了下来。

    呔,吃我这招,吴氏一百零八式调教之——秒速六百转*4之三百六十度绝对变态无敌急速疯狂旋转木马攻击。

    将项链狂甩了十几秒以后,我停了下来,老神定定的喝了一口茶,像倒抖布袋似的轻轻将项链抖了几下。一个白乎乎的东西就从项链里面掉了出来。

    嗯,调教成功。

    “呜呜臭小凡,你给我记着,我要买柴刀,我要买锯子……”

    眼睛像蚊香一样转着的小幽灵,摇摇晃晃地趴在地上。犹自说些让人不寒而栗的威胁。

    在看看其他人,嘴巴早已经张大,不可置信的揉着眼睛——一个大活人,竟然从项链里抖出来?

    “哇,这位姐姐好漂亮。”

    正对着小幽灵的莎拉将对方看了个真切,不由自主的惊叹道,那股货真价实的圣女气质。罕见的月色长,比星河更加璀璨神秘地银色眼眸,还有那丝毫不逊色自己的容貌。身材更是比自己好不知多少,看着看着,就连莎拉也产生自叹弗如的挫败感。

    “呜呜

    稍微清醒过来的小幽灵,抬起头,现四对闪亮亮的眼睛正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自己,不由悲鸣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藏到我这个“仇人”后面,从肩膀上露出一小半银色眼眸,怯生生地看着其他四人。

    小幽灵的举动。顿时将一屋子人逗乐了。都忘记了她从项链里跑出来的诡异事实,进而产生了一种忍俊不禁地接近感。

    “来。小家伙,打声招呼吧,这些人你都认识不是吗?”

    我回过头,又怜又惜的抚摸着她的长,虽然不明白缘由,但是爱丽丝并不想和除了我以外的人接触,这一点我是知道的,但是没办法,作为我的女人,她必须得和维拉丝她们见上一面,在这方面,我也只能委屈她一下,纵使不情愿,打声招呼,让维拉丝她们知道她的存在也好。

    “对不起,这小不点有些怕生。”

    我回过头,对着大家惊异的眼神致歉,小幽灵由始至终都是将脸埋在我怀里不肯面对。

    “不介意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你吧。”无奈之下,我只好相处这个折中的办法,在获得了小幽灵地默认肯之后,开始向大家讲述爱丽丝地经历。

    女人是多愁伤感的动物,这一点不假,还没讲到十分之一,除了三无公主之外地三个女人眼睛已经水汪汪起来,完了以后,整个屋子早已泣不成声,笼罩在一片哀愁之中。

    再看看三无公主,虽然没有流泪,但是眼眶却比平时湿润了几分,眼神茫然,想要将心中的伤感化作泪水流出,却又不得其门的彷徨,那张仿佛带上了呆板面具的里面,那无法表露出来的真正感情,也是让人心疼。

    “好孩子,苦了你了。”

    纱丽阿姨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想将手伸向爱丽丝,到一半却又无奈的缩了回去。

    “前后就是这样,所以维拉丝,莎拉,隐瞒了你们那么久,不会怪我吧。”

    两个人拼命的摇着头,她们已经哭得连话都说不出了。

    “好了,爱丽丝,如果觉得累了的话,就先回去歇一会吧。”搂着将身体缩在我怀里的小幽灵,我轻声安慰。

    就在这时,让我目瞪口呆的事情却生了,这只不安分的小幽灵并未回到项链里面,而是“哇!!”的一声突然将我一推,竟然……竟然往维拉丝的怀抱扑了过去。

    徒然的突事件,让众人不知所措,维拉丝更是愣愣的抱着小幽灵,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呜呜根本不是小凡说的那样,小维拉丝,我好可怜啊,自从被小凡骗到他身边以后,就一直过着性.奴一样的生活,呜呜呜

    小幽灵的话,犹如一颗重型炸弹般在帐篷里面炸开,一道道锐利的目光从我身上刮过,仿佛要将我千刀万剐似的,就连最信任我的维拉丝,眼神也不由严肃起来,谁让小幽灵的过往已经深深感动了她们呢,在这种情绪下,她们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相信。

    该死,我这是做作茧自缚啊,大喷了一口鲜血后,我晕倒在地,当然,是装晕的,这时候解释没用,等她们冷静下来之后就会想明白的,我正直的为人,她们还不了解?嗯……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小幽灵已经能很融洽的跟大家打成一片,虽然还给人一股很刻意的疏远感,但是维拉丝她们并不介意,彻底打开小幽灵的心房,她们有信心。

    “小维拉丝,叫小维拉丝有点别扭,我以后叫你小露露好不好。”

    “哇哇!”维拉丝惊慌失措外加大声掩饰的害羞娇呼传来。

    “小莎拉,以后将你小莎拉好不好?”

    “嗯,爱丽丝姐姐。”这是我的宝贝莎拉那天真可爱的声音。

    “小纱丽……哇!!”

    “虽然按年龄来说的确是这样的叫法没错,但是以后还是要叫纱丽阿姨哦。”纱丽阿姨和蔼而又有魄力的声音。

    “呜呜,是的,小……,纱丽阿姨,呜呜

    很明显,小幽灵捂着额头扑到我怀里,看来是尝到了纱丽阿姨的弹指神功。

    看到这样一副情景,我不由大为安慰,看来大家都已经接受了爱丽丝的存在,不过同时也产生了疑问,难道她们就对爱丽丝成为我第三个女人,一点反感都没有吗?像是莎拉,当初知道我和维拉丝的关系以后,虽然没有反对,但是我可以明显感受到她好一段时间都在吃醋。

    在很久以后,我将这个疑惑提了出来,得到了维拉丝的答案:“或许爱丽丝让人同情的遭遇是一部分原因,但是这并不是全部,我想,应该是因为她幽灵的身份,总是让我们无法产生吃醋的感觉吧,最重要的是……”

    说到这里,维拉丝脸色红润了起来,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我知道这样说很自私,但是,我认为我们无法产生嫉妒心理的最重要一点原因,不光是爱丽丝的身世遭遇还有她的幽灵身份,而是因为爱丽丝不能给大人生孩子,我想,这一点莎拉和我看法是一样的……”

    汗,女人心啊……阿卡拉帐篷里赶了过去,不出所料,拨开帐门以后,四大长老已经稳稳坐在了里面等我,在卡夏恶狠狠的眼神中,我讪笑着坐下,正了正眼神,看了四人一眼,缓缓吐声道。

    “我这次想跟大家汇报的是——关于塔拉夏大人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