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罗格旅行团
    “哈哈哈哈哈哈

    某别墅的时空回荡着一连串惊栗的恐怖笑声,让我们将镜头拉近。

    这是一间典雅中透露着朴质的书房,名贵却不显眼的木料所所制成的家具,柔软皮毛铺成的地毯十分干净,散着墨香的手札卷轴,还有兽皮古书,整齐排满了长长几列书架,房间里弥漫着的书香气息,能让任何希望用书房的人为之一清,很显然,书房主人是个十分有品味的人。

    但是,本该是充满文学气息的书房,此时却透露出一股暴户味道,五颜六色的璀璨光芒将整个书房照亮,蓝色的,绿色的,红色的,紫色的,白色的,各种各样颜色的宝石铺满了大半个书房,花花绿绿的颜色将书房渲染的跟夜晚的迪厅似的,说不出的空虚浮华。

    此时,正有一人躺在上面,身子在宝石铺成的地面滚来滚去,那让人毛刺悚然的笑声,正是自他口中。

    “呜呜这次财了,真的财了。”

    我捧起一手的宝石,抛洒半空,眼睛顿时被那迷离的璀璨光芒深深的吸引住了,笑容更是益“灿烂”。

    七天,短短的七天时间,我就捞了四百多块碎裂宝石,不但补回了损失,还大有剩余,唯一的消耗品生命药剂和法力药剂对我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主人……”

    茉里莎面无表情的捧着魔法基础坐在椅子上,端正雍容的坐姿,白皙绝美却没有一丝生气的面容,就如唯美华丽的歌德萝莉人偶一般。

    “哈哈,财了。”

    某人毫无自觉。

    “主人。”

    “这些都是我的,全都是我的。”

    “主人!”

    “明天就去飚远程传送,我要带上十个……。不,两个就好,我要带上两个人,哇咔咔咔

    细细地眉目抽了几下,茉里莎抱着书,从对她来说有些高的椅子上跳下来,踏着满地的碎裂宝石来到满地打滚的某人旁边,粉红色公主靴没有丝毫犹豫的提起,然后重重落下。

    “咚!”

    与硬物的沉闷撞击声响起,让人战栗的笑声顿时愕然中止。

    “咚咚咚咚咚咚

    粉红公主靴保持着一个有节奏的韵律。不断的提起——落下,毫无疑问,这是华丽的歌德萝莉式地华丽连击,其招式之连贯,落点之精准。那什么街霸什么春丽的连环飞腿是完全不能比。

    “主人,该学习了。”

    地狱式攻击终于停了下来,茉里莎终于停了下来,将怀里厚重的魔法基础呼的一下展在离我眼睛不到十厘米处,粉嫩嫩的脸颊似乎有些鼓起。

    “是地,遵命。”

    我捂着下体,浑身抽搐的应道。完了完了,都怪格夫那死乌鸦嘴,这次第三条腿真的完蛋了。

    “小……小茉莉。”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我将手伸向茉里莎离去的背影。

    “我……,我还真的是你的主人吗?”

    “当然了,你是我的主人。”

    茉里莎回过头,用那人偶般地亮黄色瞳孔看着我。漠然而肯定的答道。

    “太好了,原来我还是主人,真的是太好了。”

    这一刻。我深深的被感动了,连泪水都流出来了。

    话说,我是不是被骗了呢?

    “主人,请坐。”

    指着椅子,茉里莎对跟在后面,因为觉得自己还算是个主人而重新神气起来的我说道。

    我乖乖的坐下,等待三无公主……,哦,现在应该说是三无老师。嗯。三无老师的魔法课程。

    然后,我们地三无老师。啪啪的将书本放到我前面的书桌上,右手牵着自己心爱地裙摆,理所当然,熟能生巧的将自己的香臀挪移到我大腿上,身子靠着我的怀里,看样子似乎对“椅子”感到挺满足的。

    话又说回来,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我的大腿被设定成了她的御用宝座?大概是被宝石冲昏脑袋了,我迷迷糊糊的回想了一下,终于想起。

    似乎从教我的第一天开始,以重温“父爱”地名号,自己地大腿就不知不觉被攻陷了,哦,昨天晚上教着教着还在我怀里直接睡着了,真的有那么舒服吗?我真地能散出如此滂湃的父爱气息吗?这难道就是异世版的《美少女梦工厂4》?

    “继续课程吧。”

    耳边传来那仿佛夏日冰激凌般冷澈的萝莉清音,我连忙端正身体,开始了充满“父女情深”一幕的课程。

    第二天,当我吃呀咧嘴的左右摇摆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好死不死又遇上了无良三人组。

    “哈哈哈……”一阵爆笑。

    “色狼的下场。”

    拉尔的眼睛里满是正义的呵斥,却似乎没考虑到他的女儿也要落入我这个“色狼”的魔爪之中。

    “吴,我都说了,这事急不得。”道格继续用力的拍着我的肩膀。

    “第三条腿终于被打断了。”格夫将我从地上提起,一脸唏嘘。

    怒然爆,一人赏了记连环腿。

    “对了,拉尔,有样东西给你看看。”

    打闹过后,无良四人组围着桌子喝茶,我抬起头,用看肥羊的眼神看着拉尔,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啥东西?拿出来就是了。”

    拉尔被我的眼神看着有点抖,却又忍不住好奇心,不由警惕起来。

    我将上次合出来的吸血属性长剑摆到桌子上,嘿嘿直笑,不怕这条子不心动。

    条子三人组立刻好奇的拿起剑,刚刚看见属性。道格就大吼了一声。

    “我靠!极品!!!!”

    “我才靠嘞!”

    被道格的大嗓门震得不轻的我,顿时将茶泼了过去,别出这种看a片时才会出地吼声好不好。

    被道格这么一吓,另外两人很快就从震惊过渡到兴奋。

    “你不用?”拉尔露出疑惑的目光,这种吸血武器,价值可比普通的黄金装备好要高。

    “不大用得上,再说我狼人变身后的野性狂暴也能吸血,到不如卖了更实惠。”我重新倒上一杯茶,淡淡的喝了一口。

    拉尔点点头,他也知道我暴户的属性。装备那是绝对不缺。

    “吴,打个商量吧。”眼睛咕噜转了几下,他突然涎着脸笑道,那谄媚的样子说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38个碎裂宝石,一个子都不能少。”我五指一张。嘿嘿笑道,这三个条子肚里有多少货,我可是一清二楚,38个碎裂宝石,刚好将他们的全副身家,连的钱都没剩。

    不要说我刻薄,并不是我不想送他们。冒险有冒险的高傲,拉尔他们也不例外,这吸血长剑地价值可不比我以前我给他们的一些小货色,如果直接送的话,他们肯定拉不下脸,38个碎裂宝石的价格,对于这把堪比黄金装备的吸血属性长剑来说。真地已经算得上是亲情价了。

    “我靠。”

    望着我一副奸商脸孔,拉尔突然转身赏了道格一个爆栗:“让你这大嘴巴藏不住话,将我们的东西都爆出来。这下好了,接下来咱都喝西北风去。”

    “大哥,我这不是没想吗。”

    道格委屈了,突然又转身赏了格夫一个爆栗:“让你小子闷骚,当着我的面数钱,都是你的错。”

    顺便一说,三人的共同财产是由格夫保管的。

    这下,格夫又委屈,眼睛望向我。我连忙一个激灵。与他拉开十米的距离。

    “好了,你们别耍宝了。跟你们说声吧,我过几天要回罗格一趟。”重新坐下地时候,我脸色一正。

    “回罗格?你小子又有什么大事?”拉尔瞪了我一眼,心想你小子暴户啊,这回罗格,一来一回可就是四十个碎裂宝石啊。

    “嗯,有点事情和阿卡拉他们汇报一下。”我含糊道,并不是我想隐瞒他们,而是塔拉夏的事情实在是太匪夷所思,我怕他们吓得睡不着。

    听到这里,三人哦了一声,也知道我的确是有正事。

    “对了,我去告诉纱丽,看她有什么话或是东西,哪怕是封信也好,顺便稍给莎拉。”拉尔突然站了起来,激动的说道,跟在自己身边十多年的宝贝女儿突然分离,恐怕只有拉尔最能体会纱丽这些日子的孤独了。

    “不用了,我看纱丽阿姨这几天也无聊的紧,就带上她一起回去见莎拉一面吧。”我拦住了正欲行动地拉尔。

    “靠,你小子是不是嫌钱多了。”

    拉尔不可置信的抓着我的肩膀摇了起来,他当然希望这样地结果,但是多一个人来回,就要多40个碎裂宝石啊,他不想因为自己的私心而让兄弟陷入困境啊。

    “我就是嫌钱多了你不服吗?别给我废话,又不是带你回去,这事由我和纱丽阿姨做主决定,你还真没插嘴的余地。”我bs的看了拉尔一眼——也不瞧瞧你妻管严的衰样。

    尔狠狠的比了个中指,心下却有些酸楚,他当然知道,就算将吸血长剑半卖半送的从自己身上赚得38个碎裂宝石,也必须再贴上2个才够一趟来回,而如此巨大的代价,仅仅只是为了让纱丽见宝贝女儿一面而已,什么叫兄弟,这就是了。

    “我也要,去罗格。”

    在我决定回去的前一天晚上,坐在大腿上面地三无公主突然说到,吓得我差点没抱着她一起滚倒在地。

    “能给个理由吗?”

    我头疼地捂着头,我明白这小不点究竟是哪门子的心血来潮。

    “书,还没教完呢,不许中断。”

    哦,看不出这小不点那么有责任心啊,这一刻,我真有些被打动了。

    喂喂喂,你这样地说法根本靠不住吧,如果我是出去历练呢?我敢保证她绝对不会想跟着一起去,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个理由吧——

    被拆穿了。

    当我用极度怀疑的眼神打量着对方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撒谎的孩子要被打pp觉悟的露出这样的意思。

    “安心吧,我那一份钱,会自己负责的。”

    “怎么可能安心得了?根本就不是这个原因啊!”我郁闷的几乎想翻恶狠狠的在她那香臀上打几下,如果不是考虑到后果的话。

    最后的结果,当然还是我这个主人惨败,罗格旅行团中又多了位成员。

    话说,我真的是她的主人吗?

    或许又有人抱怨:又回罗格了,情节怎么那么慢,嗯,透剧一下吧,回了这趟以后,鲁高因差不多也要通关了,毕竟塔拉夏古墓已经有线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