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抵达鲁高因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一阵强烈的颠簸所惊醒,慢慢的睁开眼睛,视线有点昏暗,起初以为只是刚刚睁眼,揉了揉之后,却现周围还是昏暗一片。

    这是在哪里,等眼睛适应下来,我左右看了看,才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不足四平方的昏暗“小房间”里,而且这个“房间”还在不停晃动着,怎么了,地震吗?我脑子依然有点迷糊。

    刚想坐起身子,眼睛却突然一黑,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似的,额头嗖嗖冒出虚汗,竟然一点力气都使不出,这种感觉以前也试过一次,就是在第一次变身过后,那时足足躺了好几天,跟着又是用了几十天体力才完全恢复过来。

    噢,该死,这次似乎更严重一些,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t***,我真是一头猪,一头蠢猪,光是那枚能量炮,就占了当时我所消耗掉的能量的十分之九还有多,如果省下来的话,现在就不会那么狼狈了。

    我唧唧歪歪的呻吟抱怨了好一会儿,然后使劲的挪动一下麻木的身子,却意外的现左手处传来美妙的触感,就好像女孩子娇小柔软的身体一样。

    不,不是好像,而是确实,偏过头,一张尚且透露着几分幼小和稚气的绝色容颜,立刻便映入我的眼中,除了我的小莎拉以外,还有哪个萝莉能长得那么多出色?

    看她樱唇微微张颌,然后将粉红色的小脑袋拱过来,娇憨可爱的睡姿。醉人香甜地气息,让人心生无限爱意,诶,真好啊。还有什么比刚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一只绝色萝莉睡在自己怀里更美妙的事情呢,这在以前可是连做梦都梦不到呀,我费尽力气翻转了一下身子。将这具娇小的玉体搂入怀里,嗅着那醉人的体香。心下一片安然。

    突然,怀里地身体微微一动,然后一张睡眼惺惺的俏颜从我怀里面抬起,正和我的目光对在一起,朦朦胧胧地看了一会,莎拉脸上突然绽放出喜悦,紧接着脖子一紧,一张小嘴紧凑了上来。在我嘴角上使劲吻了一下,那股子少女的香甜气味更加浓烈。

    “大哥哥,大哥哥……”不断用那粉红色地小脑袋蹭着,口中不停的娇声呼着,每一个动作,每一个音节里所满含着的憧憬和依恋,都是如此的让人心醉。

    “乖乖,小宝贝,我这是在哪里啊。”待莎拉逐渐平静下来,又静静的相拥了一会。我才轻声问道。

    “大哥哥,我们现在是在车里面哦!”莎拉看着我,轻笑着道。

    “车里?”有这样的车吗?

    经莎拉一解释,我才明白,原来自那天我昏迷过去以后,见我一直没醒,拉尔他们干脆就用了其中一辆货车,改造成现在这个样子。让我舒服的睡了个饱。***,那几个老条子还蛮细心的嘛。嗯,值得表扬,去到鲁高因后得好好请他们搓一顿才行,就吃面包吧。

    顺便一说,不单是瓦瑞夫那十多头骡驼兽没事,在之后我们返回原路,现被抛下地几辆货车竟然也完好无缺,可谓走了天大的狗屎运,不然的话我现在估计就不是睡马车抱萝莉,而是被某个大男人背着甚至是睡在骡驼兽背上,醒来就是一阵臭气熏天了。

    接着,我又问了几个问题,总算掌握了大致的情况,到现在为之,我已经整整睡了十天了,根据瓦瑞夫昨天所的,再有个那么七八天就能穿过迷雾森林了,在我睡着的这十天里也一路相安无事,估计是我和安吉列斯那场惊天动地的战斗,将大半个迷雾森林的魔兽都吓坏不敢出来了。

    将情况掌握得差不多以后,顿时松了一口气,可是这心里一放松,有不安分起来,原因?怀里抱着一只美味可口的小萝莉,而且是已经尝试过a接触的滋味,你说换你能安分下来吗?

    感受到我灼灼地目光,莎拉顿生羞涩,有些慌乱,心里有如小鹿乱撞,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但是我却不想这样放过她,轻轻凑上去,我呵着她耳根子:“小宝贝,还记得那次从酒吧里出来以后的事情吗?”

    惊呼一声,她的耳根子顿时红了起来,下意识的头点了一下,然后又摇了起来,不知道是否认还是想将脑海里浮现出来的羞人回忆给甩出去,不过无论是基于哪种想法,对我来说都已经够了。

    也就是说……还记得罗!

    那就好办了,我还爬因为喝醉,事后忘记了呢,如果这样的话,那岂不是唐突佳人?既然记得的话,那就没什么问题了,想到这里,喉咙顿时着了火一样,身子一翻,轻挑着下巴,寻着那水灵灵地玉唇,便迫不及待地吻了下去,随着一声似有似无的**声起,两只细小地胳膊已经搂上了我的脖子,那对玉唇,仿佛是源源不断的清甜泉水,在滋润着我这片干旱的土地,小小的马车里面顿时满室皆春。

    “小宝贝,快点转职,到那时,我立刻就和纱丽阿姨提亲。”良久,我若即若离的分开嘴唇,添了添唇边留下的一丝香甜,看着身下娇喘不已的小萝莉说道。

    “嗯,大哥哥,莎拉一定会努力的……,做大哥哥你的妻子。”眼睛似蒙上一层水色,荡漾着无限的涟漪春意,明明是一张纯洁的天使脸孔,却露出淫媚魅惑的神态,这不是勾引人犯罪吗?我忍不住又吻了下去……

    “啪——”

    关着的车门突然被打开,众人纷纷望去,只见莎拉从里面跳了出来,脸上洋溢不住的喜悦。

    “大哥哥醒了。”

    “噢!!”道格顿激动的大喊一声。那副破嗓子差点没将旁边地骡驼兽吓得跪倒在地。

    “这头猪,都睡了十天了,以后干脆就叫猪凡好了。”拉尔骚包摆了个pose,将自以为创意十足的称号说了出来。

    “真的吗?真是太好了。”

    一旁的纱丽将刚刚烧开地水壶放到拉尔头顶上。在他嗷嗷大叫的悲鸣声中亲切笑道,看着宝贝女儿的眼神满是深意——那喜悦神情中隐藏着地一丝春意,能骗得过拉尔几个条子。却骗不过她,这对蜜里调油的小夫妇。究竟在里面做了什么呢?

    感觉到来自母亲饶有兴趣地目光,有些心虚的莎拉顿时俏脸浮现出一片潮红,不由自主的将头撇了过去,避开她的眼神,却不知道自己这种反应更是欲盖弥彰。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吵了,吴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大家暂时不要打扰他。让他安静的休息几天吧。”看着因为醒来的消息而变得热闹无比的条子三人组,纱丽含笑说道,接着又看了一眼莎拉。

    “至于照顾吴地任务,就交给你了,我的宝贝女儿,现在可是体验和锻炼成为和锻炼成为一个合格妻子的最佳时机哦。”

    被一语双关的调侃羞个满脸红通的莎拉,头也不回的转入了车子里面,“碰”一声将车门关了起来,不明所以的拉尔和爱情白痴的野蛮人兄弟不由面面相窥。不知道莎拉怎么就害羞起来了,平时不也是为吴端茶捏背烧水夹菜的伺候个不亦悦乎吗?那亲热的粘呼劲,就连拉尔夫妇有时都觉得害臊,在他们看来,两人也就差没当众接吻和睡在一起了。

    “怎么了,我地小宝贝。”看到莎拉莫名其妙的冲进来一把关上门,扑到我怀里不肯抬起头来,我不由好奇问道。

    “都是大哥哥你啦。”良久。小天使才抬起头来。轻嗔了我一眼,那眼角流媚处。竟蕴含着无限的少女媚姿,不得了啊不得了,这才那么一丁点的小萝莉,都已经学会勾引人了,我立刻食指打动,抱着怀里的小天使,心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了。

    情况比我预料的要乐观一些,在醒来的第二天下午,我已经能勉强站起来,晚上休息的时候,更是摇摇晃晃地走下马车,摆出一副国家元派头,粗声粗气地和拉尔他们打了个招呼,结果一会儿我就后悔,这三个条子竟然已经亲近为名,把我虚弱得风一吹就能倒的身体推来攘去,道格这厮心肠最是歹毒,竟然想将自己那比头蠢驴还要重地身体往我肩膀上压,我怒瞪着他们,不料三人却恬不知耻的表示,此时不欺,以后就没那个机会了。=

    吼吼,我要立刻变身血熊,将他们扔到安吉列斯兽的巢**里去。

    最后,还是纱丽阿姨一人赏了一记铁锅,三人才安分下来,由莎拉搀扶着我,大家围在篝火旁边,有说有笑的渡过了自安吉列斯兽以后最欢乐的一个晚上。

    我很感激他们,无论是拉尔,还是莎拉,他们都没有问我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知道,该说的我自然会说,不想说的,他们也不会介意,谁没那么点秘密呢?无论变得什么样,大家都是一家人,这一点共识,早就已经烙在彼此心中。

    事实上,除了自己的身份和bug小护身符以外,我也从没有隐瞒过他们什么,有这么一帮善解人意的兄弟,亲人,我还有什么好奢望的呢?

    “你这混蛋,该解释解释了吧。”大家熟睡以后,我从车里探出一个头,瞪着犹自用木棍拨弄着篝火的瓦瑞夫说道。

    “其实原因想必你心里已经很清楚了,又何必多此一问了,我和卡夏他们一样,都是迷失了道路的冒险,第三世界不需要我们这些懦夫,所以就回来养老了。”目光凝视着那通红的火炭,那被炭火照得通红的眼睛,透露出淡淡的忧伤。

    “这趟旅程,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对冒险的一次考验,但是从罗格营地里走出来的每一个冒险,都是暗黑世界地一份希望。自然不能在半路出事,所以我便接下了这份工作,不到迫不得已,不能暴露自己的实力。这是众位长老之间的约定,就这么简单。”

    “切,我早就猜到了又是这该死的俗套缘由。只是问出来,心里比较舒服一点罢了。”我朝他比了个国际手势。

    “哈哈。那你可是高估我了,虽然理由和卡夏她们差不多,但是我可不像那几个变态,只是一个普通地高级冒险而已。”

    “管你呢,反正对我来说都是变态,没差。”我摇了摇头,将脑袋缩会去,心里思绪万千——就连瓦瑞夫都说老酒鬼是个变态了。哼哼,看来我身为男人的第七感果然很灵验,就是不知道她有着什么样的过去。

    一路无事,这样走了七八天,我们终于走出了这片该死地迷雾森林,感受到视野的开阔,周围茫茫地树海逐渐变得稀疏,那湿热的阔叶林木被一些矮小耐旱的植物所取代,从没有觉得眼前这片干燥的黄土竟然能散出如此可爱的气息,道格一路兴奋的扯着那颇嗓子。拉尔这条子更夸张,竟然俯下身子趴在地上,像条穿着皮甲的老狗一样在上面闻了又闻,然后大声吟唱:啊!这就是干燥的气息,啊!沙漠地味道。

    恶,这厮还真当自己是吟游诗人了,在瓦瑞夫忍无可忍的告知他现在还没走出迷雾森林,就算走出了。也还要穿过几天路程的戈壁才能见到沙漠以后。饶是脸皮再厚,我们的冒牌吟游诗人也不禁臊红了脸。

    然后。过了几天,终于到了戈壁,在这里树木已经是能称之为绿洲的稀罕物了,脱离了危险地带,其他商队也多了起来,昨天路过的一个小村子,让五个从来没有踏出过罗格营地一步的人,充分见识到了什么叫沙漠风情,当然,并不是很正宗,因为毕竟这里是边缘地带,等到了鲁高因,估计还有得他们吃惊。

    这一进城的乡下人,普通来分大致有两种,一种是比较拘束,另外一种就是变得傻里傻气,拉尔他们无疑属于后一种,而且是很丢人那类。

    “道格道格,你看,那里有个更漂亮的石头,天啊,要是将它带到罗格里,准能卖个好价钱。”拉尔将手中原本让他赞叹不已的石头一扔,又看上了另外一颗,听过那只捡了芝麻掉了西瓜地故事吗?眼前就是最好一例。

    “大哥大哥,你看,我觉得还是这颗石头最威武。”顺着道格的手指,我们高高的仰起了头。

    目标,是一颗足足有道格几倍高的怪石,这种经长年累月风化所形成的形状,在戈壁随地都是,看他跃跃欲试,大有将其占为己有的样子,不得不说,道格的思维还真是让人意外的……有幽默感啊。

    三人土包子地表现,纷纷引起了过路商人地瞩目,甚至有些专门跟在后面株守围观,这三个条子还以为自己的眼光获得了众人地赞同,竟然表演的更加卖力了。

    “瓦瑞夫,我看我们还是先走一步,让他们在这里自生自灭吧,说不定能被哪个路过的马戏团看中收留,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呢。”我再也看不下去了,不是我看不起土包子,无知不是错,谁一生下来就什么都懂?但如果将自己的无知拿出来炫耀,那就是丢人了。

    莎拉和纱丽阿姨对我的建议也是万分肯,纷纷表示自己没有这样的丢人的父亲,以划清界限。

    “喀拉喀拉——”

    随着城墙上士兵的吆喝,在震耳欲聋的齿轮转动声中,那扇十米高的铁门缓缓打开,向众人展现一个新的世界。

    “大家跟好了,可别迷路。”瓦瑞夫喝了一声,赶着他心爱的骡驼兽,随着在城门口处排成一条长龙,足足蔓延出几公里以外远的商人队伍的步伐,鱼贯的进入鲁高因城。

    拉尔他们依然是呆呆的往着十多米高的城墙,然后又木然的望着那钢铁巨门,从昨晚来到开始。他们就一直保持着这样呆楞地状态,怎么看也看不腻。

    只有真正看到过这种宏伟的建筑,才能体会到其震撼之处,拉尔他们的反应不奇怪。当初我刚刚走出鲁高因城的时候,也是痴迷地看了一整个下午,只是这样一大清早的等候城门打开。到还是第一次。

    异域的情调,富有节拍地音乐。随处跳舞的,露出小蛮腰地麦色鲁高因少女,谈笑风生的朋友,吆喝买卖的商人,引路跑腿的小男孩,拿着烟斗坐在门前的老头……,大清早的,鲁高因就显现出一派热闹气氛。那刷得雪白的石屋,甚至是用大理石砌成的宫殿,将蛛网密布地街道布置的宛如迷宫一般,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我牵着莎拉的小手,莎拉则是拉着纱丽阿姨,卡尔、道格和格夫紧跟在后,众人内心的彷徨不安从背后清晰传来。

    “不要紧,过一段时间也就熟悉了,你看我现在。”无奈之下,我只好拿出自己做例子。果然,看到身为罗格营地新一届路痴王的我这么说,大家顿时去了几分不安,就连莎拉也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呜呜莎拉你不能这样对我。

    “所以说,其实鲁高因城那么大,就算住上十年八年,也不可能完全熟悉。我们只要将自己经常去的几个地方摸熟就行了。”我咬牙切齿的说道。恨恨地在莎拉柔软的小脸蛋上轻捏了一下。

    除了莎拉以外,这里哪一个不是有着比我更为丰富的人生经验。道理大家都懂,只是进入一个全新的陌生环境里,一时乱了阵脚而已。

    接下来,大家都已经将刚刚忐忑不安地心放下,专心欣赏起这别致一格的异域风情,条子三人组更是恢复了往昔的风范,一路上指指点点,大惊小怪,口沫横飞,真有点后悔提醒他们了。

    紧跟着瓦瑞夫走了好几个小时,正午的太阳已经开始施虐大地,大家都流了一身汗,终于,到了鲁高因商业最集中的贸易市场门口,瓦瑞夫停了下来,转身朝我们笑道。

    “恭喜你们,我的勇士们,你们通过了重重考验,终于成长起来,这里就是鲁高因,你们的目的地,能让你们变得更强地地方,我衷心地祝福你们,能在这里,在以后,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辉煌。”

    “得了吧,这些老掉牙地慷慨陈词,你以为我们还是新兵蛋子吗?”我毫不给面子的吐槽道。

    “咳咳。”可瓦瑞夫咳嗽几声,竟然没有丝毫脸红,这脸皮不愧是商人等级的。

    “竟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也就不多废话了,从这里一直走,就是冒险乐园,你们先到那里熟悉一下环境吧,具体的吴会告诉你们,我也就不多废话了。”

    告别了瓦瑞夫以后,众人在我的带领下继续前行。

    “吴,瓦瑞夫不是说了冒险乐园在那边吗?怎么往这个方向走?”拉尔左右看了看,终于问了出来,眼睛里充斥着“你该不会又迷路了吧”的不信任感。

    “既然不相信我,那你就自个往那边去吧。”我顿时眯起眼睛,不坏好意的看着拉尔,这个狗咬吕洞宾的家伙,最好一个人在冒险乐园彷徨等死。

    “吴大概是要带我们去他家吧。”纱丽扭着拉尔的耳朵,笑眯眯的说道。

    “还是纱丽阿姨聪明。”我连忙给准岳母来了一记马屁,至于拉尔,哼,没实权的岳父就算了吧,无须给面子。

    “他爷的,这帮子人,还真会享受啊,吴,你就是住在这种地方吗?”到了高级住宅区,众人的眼睛顿时被周围富丽堂皇的别墅给吸引住了,道格忍不住惊叹道。

    “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吗?国王送的东西,那还能差到哪去。”我随口应到,路上巡逻的士兵见到我们这么一群转职,纷纷侧目仰视。

    “看见了吗?就算在鲁高因,我们转职也是令人敬畏的存在,就算是国王也得看我们的脸色,所以给我把腰挺直了,别再大惊小怪,落了转职的脸。”我笑骂道。

    听我们这么一说,拉尔三人顿时将腰杆挺直——是呀,咱可是转职,站在人类巅峰的强,怎么能让那些平民士兵看笑话呢,就算要惊讶感叹,也得在心里面,绝对不能摆出来,要沉着,要有气度。

    “到了,就是这儿,这里以后就是你们的家了。”

    我停了下来,我感慨万分的说道,除了罗格营地,这里也勉强算是能让我找到家的感觉的地方了。

    “你这小子,可真会享受。”看着幽静庭院点缀着的白色别墅,拉尔大声感叹道,虽然比其他别墅要小上几号,但是精致程度却丝毫不逊色,死肥猪国王的品味还是挺高的。

    “不过,后院那……,那是烟囱吗?那东西是怎么回事。”不是道格的目光锐利,而是那像太空堡垒的东西,实在是太显眼了,几乎已经成为附近别墅群的一大奇景了。

    “一言难尽。”我无力的罢了罢手,他率先走了进去。

    还没等感叹完,让他们更加惊奇的事情生了。

    穿过院子,还没等我来得及掏出钥匙,大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头带着大得夸张,形状像肉包子一样的白色帽子,脸上蒙着纱巾,一身流线型修身雪白长袍的少女打开了大门,轻轻鞠了一躬,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

    “欢迎回来,我的主人。”

    看着眼前穿着古怪的蒙面少女,拉尔他们张大了嘴巴——鲁高因的女佣……还真是有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