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意识
    黑暗,无尽的黑暗,当意识被那狂暴的力量吞没时,我就处于这一片黑暗的虚空之中,无边无际,也没有人其他东西,仿佛整个宇宙中只有自己一个孤零零的存在。

    “这是……”我看着自己微微光的双手,脑子有点蒙,莫非这就是传说中介于牛a和牛c之间的意识海?

    稍微活动手脚,感觉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觉得身体有点轻,仿佛能随意飞起来似的,不过话说回来,我现在本来就是浮在虚空中,没有固定的参照物,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究竟移动了没有。

    “也就是说现在是灵魂状态?”我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并没没有传说中的穿体而过,感觉暖暖的,和触摸小幽灵是一个温度,不过小幽灵的身体却更加柔软,难道连灵魂也有男女之分?真是的,反对性别歧视。

    胡思乱想了一会,我无聊的叹了口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自己还能不能回去?就在这时,身体,准确来说是灵魂,突然产生一股奇妙的感觉,就好像突然被无数细线缠绕住一样,和另外一样“东西”相连起来。

    我仔细体会这种神奇的感觉,突然,眼前一亮,一道强光闪过,将这无尽的黑暗和虚无破开,视线变得开阔起来,郁翠可爱的森林,不错不错,蓝色……呃,是乌云密布的天空,还好还好,还有……眼前一只超大号的蝎子螳螂结合体,凑合凑合……

    呃……?!蝎子螳螂结合体?!!!

    我几乎吓的一**坐在地上,安吉列斯兽,我滴妈呀,再不跑就要被它踩死了。

    可是,无论我怎么挣扎。视角还是没有变,安达列斯兽依然站在我前面,默默的看着我。眼神似乎有点不安,却并没有冲过来,我这才逐渐冷静下来,仔细一看,诶。不对劲,虽然和安达列斯兽一模一样。可是感觉怎么变小了许多的样子?

    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我回忆了一下前因后果,被那股狂暴力量冲得有些神志不清的大脑终于完全清醒过来——小雪为了保护我,被那只该死的怪物打伤了,为了替小雪报仇,为了变强。自己终于启动了那禁忌地力量。

    这就是卡夏所说的血色妖熊吗?原来不是安吉列斯变小了,而是自己变大了,真不可思议,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变成这种怪物,此刻,我内心地惊讶比拉尔他们更甚。

    心中一动,竟然这只巨熊就是自己,那么自己能不能操纵呢,如果能掌握这股力量。那以后就算不依赖小雪它们,不依赖bug护身护,自己也能理直气壮的说——我,是一个强。

    想到做到,我开始操纵着身体那股奇妙的感觉,努力将“自己”塞回身体里面。

    “可恶啊,这些该死的能量!!”我憋着一口气,一边努力控制着。一边破口大骂道。找是找回了感觉,但是身体里那些狂暴的力量意识却来捣乱。根本就不给我连接身体地机会,就好像一个身体内有两个灵魂在争夺着身体控制权一样。

    “怎么可能输给你们这些没有意识的力量呢?我要变得更加强大啊啊啊啊!!!”我愤怒地咆哮着,力量,我要的是属于自己的力量,而不是不受自己控制的力量啊。

    事实上,动画里面那些人物一旦认真或愤怒起来,就能爆出无限力量转危为安的情节,在现实根本不通用,尽管我现在对力量的坚定渴求达到了一个最高峰,但是还是拿股狂暴地力量没则,这家伙颇有点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的高手风范,无论我怎么催促,怎么爆种,它就是毅然不动。(

    它不动,对手反倒动起来了,这时候,安吉列斯冲了上来,还没等我反应,两把镰刀就砍了下来,刀刃直没肩膀,虽然感觉不到疼痛,但我还是一阵心惊肉跳,这毕竟是自己的身体啊。

    焦急之下,我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无果之后又破口大骂,可是无论我用什么方法,那股狂暴的力量就是巍然不动,好一派临危不惊的高手气度,惊个屁啊,身体是我的,又不是它的,它当然不急。

    而这时,安吉列斯眼神中的一丝狰狞映入眼中,那把镰刀似乎在往下压,t***,你到是得寸进尺起来了,老子不威,你真当是病猫啊,看我的……

    我立刻将控制力度降低,那股疯狂力量顿时像脱缰地野马一般,开始迫不及待的行动起来了,看到“自己”终于动起来,并将安吉列斯的双镰拖住,避免了被削人棍的命运之后,我松了一口气,虽说攘外必先安内,但是人家都拿着原子弹打算将我们一窝端了,要再争下去的话,我们非得变成鱼和蚌不可,没办法,谁叫咱更懂事呢,就让你一回吧。

    在我的退让下取得身体控制权的狂暴力量,开始展示出了它的威力,简直就像一台不知疲惫地机械般,对安吉列斯动了猛烈地攻击,我在一边看的是心惊肉跳,我说哥们,你就不能小心一点,动动脑子,好好利用一下这具身体地灵活性吗?一定非要这样猛打猛冲不可?

    看到自己的身体像乒乓球似的被安吉列斯拍来拍去,我那叫一个心疼,好在恢复能力强,不然我找就跟它拼命了,不过,稍微让我有点意外的是,这股狂暴力量除了有点不知变通,不讲究战术*只知道一味往前冲以外,就没什么缺点了,特别是它的战斗意识,强得惊人,每每被安吉列斯撞飞的时候,都会在它身上留下一记,看到安吉列斯身上的伤口逐渐累积,我心下一阵沉默——换上自己的话,就算将身体的灵活性利用上,自己真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还有一点让我忧心的是,这股狂暴力量在取得身体控制权以后,似乎正在逐渐加强,自己对它的压制力越来越弱,可另一方面,安吉列斯兽的力量也在变强,这样一来,我不得不任由这股狂暴力量加强下去,否则不用它侵蚀,安吉列斯就会先将我们干掉了。

    然而,就在这时,狂暴力量猛打猛冲的战术终于遭到算计,而且是十分致命的算计,眼睁睁的眼着那两条尾巴**自己的胸口,我脑海里一片空白,自己就要这样死了吗?

    不,不是的,心里另外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只将自己不再压抑,让那股狂暴力量完全解放出来的话……,愣了一会,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终于放弃了对那股狂暴力量的压制。

    连身体都无法控制,自己果然还是什么都做不到,一无是处啊,我蜷着身子,呆呆的看着那股狂暴力量完全解放后的情景,情绪颓废失落之极。

    就在这时,一只白皙的小手,从身后无尽的黑暗之中穿过来,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与此同时,一道带着明显恶作剧趣味的清脆呼声在我耳边响起。

    “哇!!”

    “哇我靠!!!”

    “呜

    好吧,让我解释一下这些声音的来源出处吧,先,是那恶作剧的短促呼声,然后,没有想到自己的“意识海”竟然会出现其他不明物体的我,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惊叫一声,连爬带滚的回过头。

    本来按道理来说,对方恶作剧成功,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但是她似乎没有预料到我的反应竟然那么大,竟然反被我的夸张反应给吓了一跳,此时满眼汪汪的看着我,一副“你吓死我了”的恶人先告状模样。

    吓人反被吓,由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对方是个喜欢调皮偏偏却又胆小的小不点,看着那满头月色长,银色的眼眸荡漾着一层水雾的不明光物体,我不由哭笑不得。

    “我们的小不点圣女殿下,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伸出拇指和食指,捏着她那软呼呼的脸颊,然后轻轻一拉。

    “咧了落聊落敛!。”在我极具技巧的**下,我们的圣女殿下不断变幻出一副副可爱又搞笑的表情,却仍自含糊不清的反驳道。

    “好吧,我们英伟雄壮的目光如炬的圣女殿下,请问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意识海里?”我松开了手,继续问道。

    “总觉得这话不像是在赞美我……”敏锐的小幽灵似乎察觉到了我话里面的破绽,揉着红扑扑的脸颊,看着我暗暗嘀咕道,然后,顿了顿,她的眼神转而怜悯。

    “笨小凡,什么意识海啊,你是不是小说看太多,脑子烧坏了?我才要问你呢,为什么,又是怎么样跑到我家里来了,难道你连我最后的*都不放过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