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安吉列斯兽
    “瓦瑞夫……”

    我追上了在前头气喘吁吁的催赶着骡驼兽前进的瓦瑞夫,动物对危险的预知总是比人强,这些骡驼兽似乎也感到了那股庞大的压力,也不用瓦瑞夫怎么抽打,自个撒起四条腿跑的飞快,让那拉着的货车轮子基本没怎么着地。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声音里压抑不住的紧张和恐惧,让我的嘴唇有点哆嗦,面对那十几米高的巨兽,不说其力量,光是体型上的魄力就能让人双腿软,恐怕也只有仙侠小说里的高手才能在它面前处之泰安吧。

    “现了吗?那就是安吉列斯兽。”瓦瑞夫苦笑一声。

    “你不是说它不会攻击我们吗?”跟在后面的三人脸色一变,拉尔焦急的上前一步,就要抓起瓦瑞夫怒声质问。

    “拉尔,冷静点。”

    我知道他太担心纱丽阿姨和小莎拉的安全了,关心则乱,不由抓住他的手:“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我也不知道啊。”瓦瑞夫的回答满是无奈和苦涩:“在我赶车的这几十年里,从来没有生过这样的事情,甚至在之前,也从未听说有谁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现在解释有什么用,你只要告诉我们,现在怎么办?”冷静下来的拉尔感激看了我一眼,当下便问道。“应该没什么问题。西北边不远处就是断崖,那里有个石洞,只要我们躲进里面。将洞口封住,安吉列斯兽应该现不了我们地气息,而且现在安吉列斯兽会不会攻击我们也说不定。”

    “那好,我们加快脚步,该死,这些货车就不要管它了,大不了丢掉,我们赔偿就是了。”看瓦瑞夫还顾着他的车队。拉尔不由的怒声骂道。

    “这可不行。”瓦瑞夫顿时慌张地摇着头,看到众人面色一沉,连忙补充道:“不是我心疼这些货物,而是这十多头骡驼兽,它们走这路已经有十几年了,如果没有它们,我可不能担保自己以后能不能找对路。”

    也就是说其实带路的不是瓦瑞夫,而是这些骡驼兽吗?众人相视一眼:“没办法,至少将这些货物卸下,加快速度。”

    说着。我们将缰绳砍断,将货车抛在路上,没有了这些货车的束缚,骡驼兽的速度果然加快了不止一倍。

    “咚咚咚咚

    就在这时,地面传来震动的悲鸣,并不是安吉列斯兽那清晰的,仿如心跳一般的有节奏的跳动,而是杂乱无章地,仿佛数万头大像齐奔般的嗡嗡鸣响,紧接着。无数野兽的吼声开始慢慢逼近,夹杂着脚步声,树叶沙沙的摩擦声,甚至是大树被断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快点,快点,其他魔兽也暴乱了。”瓦瑞夫抹了把冷汗,该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安吉列斯兽的情绪突然会那么暴躁。

    身为迷雾森林的王,安吉列斯兽这一脾气,那可不得了,方圆百里内的魔兽均被安吉列斯兽的暴躁气息吓得魂飞魄散。开始慌乱起来。像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窜,只想远远逃离愤怒的离森林之王。

    上万只魔兽地暴乱可不是开玩笑。幸好它们是从四面八方逃窜,而不独从我们这方向,否则也不用跑了,光踩就能踩死我们了。

    随着大地悲鸣的加剧,连那无数魔兽的喘息声也开始清晰起来,空气之中充满了不安和慌乱的气息,忽的,前面窜过几只雪白的如同豹子般的魔兽,那迅猛的速度恐怕比起小雪也不遑多让,不过它们并没有理会我们,而是带着惊恐身影,嗖一声在我们眼中窜过。

    在雪白豹子后面,又是很多其他魔兽,公牛大小的黑狼,大象大小的狮子,双头蛇,还有许许多多稀奇古怪地魔兽,简直就想是迷雾森林里魔兽的博览会,有些就连走了几十年的瓦瑞夫也没见过。

    稍微强大一点的魔兽智慧较高,都忙着逃窜,哪还有功夫理我们,只是那些低级魔兽却已经被安吉列斯兽地气息压抑的疯狂,它们完全失去理智的无差别向旁边的活物攻击,自虐一般,就连自己的同类也没放过,疯狂的怒吼声,撕咬声,悲鸣声,热乎乎的鲜血不但绽放,尸体铺满了一路,宛如人间地狱。

    “咚”

    突然,地面猛的一震,就好像拿着几吨重地铁锤往地面狠狠一瞧般,是如此地强而有力,心中顿时一凉——是安吉列斯兽!!

    “该死,怎么那么快,瓦瑞夫,还有多远?”我大声问道,多骇人的速度,记得刚刚看时,安吉列斯兽还是远方地一个黑影,离我们起码也有十多公里的距离,现在估摸却已经逼近到了我们不足两公里远。

    “还要十多分钟才能到。”瓦瑞夫额头上冷汗冒个不停,估计他也意识到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

    “拉尔,道格,格夫,你们保护其他人先走一步。”我想了想,让小二和小三背起纱莎拉母女,小四和小五则是保护瓦瑞夫和他的骡驼兽,凡事有个轻重,当务之急是莎拉她们的安全,瓦瑞夫和他的骡驼兽,只能悠着点了。

    “吴,你呢?”拉尔回过头惊呼到。

    “我留下来。”我淡淡一笑,和小雪停了下来。

    “不行,我也留下来……”拉尔这混人,竟然真的也停下了脚步。

    “猪!!难道忘记了我们出之前的约定了吗?快点给我滚。要是莎拉和纱丽阿姨掉了根毛,我唯你是问。”我怒瞪着拉尔,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

    “但是……”

    “没有但是。我和小雪速度最快,你少留下来拖后腿!!再不给我滚,我就让小雪拖着你走,快!!”我几乎是扯着喉咙吼道,***,你以为这是热血动漫小说吗?大敌当前还会给你唧歪的时间。

    咬了咬牙,拉尔他们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吴,你可千万别有事。不然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说着,三人带着两只鬼狼率先加快了速度。

    “大哥哥被拉尔强按到小二背上的莎拉回过头,梨花带雨的呜咽喊声,让我心酸至极。

    “吴,你要小心,莎拉不能没有你!!”纱丽阿姨的声音也远远传来。

    紧接着,瓦瑞夫和他那些宝贝骡驼兽也消失在森林深处。

    “老伙计,我们又要并肩作战了。”看着所有人离去,我轻轻一跃,跳上了小雪背上。俯下身子摸着它的脑袋,地面的震动已经越来越明显了,即使坐在小雪背上,我也能轻而易举的感受到,眼中地事物正随着安吉列斯兽的每一步而晃动个不停。

    “呜呜小雪呜咽一声,心灵相通的那边传过来了骄傲和不屈的战意。

    “咚”地面的泥土被震得弹起,几只胆小的魔兽胆裂而亡,就倒在我的前面。

    “咚”树木的断裂声,尘土漫天飞扬,一股令人窒息的压力突然而至。就好像重力加大了几倍,让我的身形微微一僵,呼了一口气,我稳稳举起了狂风之怒。暗金色地光芒在弓身上流淌,纯白的引导箭能量,缓缓流入搭在弓弦上的箭矢上面。

    “轰——”毫无预兆的,一根黑色三人合抱的“黑柱”落了下来,深深的陷入地面,强烈的震动将小雪整个也弹离了地面,“黑柱”落下的地方,巨树仿如纸折一般纷纷断裂。

    一双猩红的眼睛。隔着头顶那层层重叠着的碧绿枝叶。透到了我身上。仿如实质性地暴躁和杀意,竟让我一时如同被毒蛇盯住的青蛙一样。动弹不得。

    紧扣着的弓弦下意识一放,引导箭划过一道弧线的白线,“哧”一声落在“黑柱”上面,激起一道火光,然后,折断地箭矢在我惊骇的眼神中弹了出去,在看看“黑柱”,连一丁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凭着小雪它们,说不定可以很安吉列斯兽斗一斗。”脑海中,我不禁回忆起前些日子的豪言壮语,嘴角竟然笑了起来,何谓坐井观天,何谓井底之蛙。

    勉强定了定心神,和我心意相通的小雪立刻撒开脚步,朝反方向窜去。

    “嘶——”身为迷雾森林的王,安吉列斯兽还是第一次遇到敢反抗的,暴躁之下,不由出怪异的嘶吼,仿如声波攻击的吼声,又是让整个迷雾森林一阵鸡飞狗跳墙。

    听到那恐怖地吼声,我不由驱使小雪加快速度,突然,头顶上一暗,还没等我来得及下令,机灵地小雪便硬生生横着一跃,下一刻,那根“黑柱”带起着风压,从我们身上刮过,然后落到地上,地面又是一阵悲鸣,捡起来的泥土纷纷打在我们身上,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竟然是如此地临近。

    “嗖嗖——”落在地上,小雪几个灵敏的跳跃,避开那些断裂的巨树,毫不慌乱的继续条窜着,时间,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时间,一定要拖到拉尔他们安全才行。

    “轰轰轰——”整个迷雾森林都在安吉列斯兽的铁蹄下悲鸣着,我和小雪则是在安吉列斯兽的铁蹄底下逃窜,“黑柱”数次擦着我们的身边而过,感觉就像在打地鼠一般,可笑的是,我现在连安吉列斯兽的全貌都没看到,只知道那根有着钢铁的坚硬,三人合抱大小的黑柱,大概就是它的一条大腿。

    无数次从安吉列斯兽的铁蹄下逃生,我现在的心情,与其说对小雪有信心,到不如用已经麻木来形容,丝毫不知道那一次会被踩个正着,也不知道踩着以后自己的小命还能剩多少,只能一直机械的,麻木的任由小雪挥着它的速度与敏捷,在死神的镰刀下狂飙。

    “轰——”又是一声巨响,随着大树的断裂倒塌,眼中的光线突然一亮,原来却是周围的参天大树都已经被安吉列斯兽折腾的差不多了,而头顶遮挡着的枝叶一去,安吉列斯兽的全型也终于暴露出来。

    天啊!!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头颈部分像螳螂一样,猩红的眼睛,三角形的利嘴,让人不寒而栗,两把镰刀般锋利的螳螂足,恐怕就是盾牌也能当即斩断,躯体部分则是像蝎子,后面甩着两条铁尾不断在半空舞动着,左边那条如蝎子尾勾,闪烁着幽绿的光芒,一看就知道有剧毒,右边那条则是尾端则是想缀一般,越来越细,水桶粗的尾巴,尾端竟然如同针尖一般细小,要是被刺中的话那可不是说笑的,那刚刚将我们踩得抱头鼠窜的黑柱,足足有三对支撑着它十多米高,几十吨种的躯体。

    最让人心惊的是,这只安吉列斯兽通体黑色,身上就如刚甲虫一般,布满了密不透风的黑色甲壳,这些甲克凹凸不一,却是有菱有角,可想而知,若是一拳打在它身上,别说能不能对那层甲克造成伤害,自己的拳头还能不能用都成问题。

    没错,这就是一只仿从异形里跑出来的庞大生物,钢铁的刺猬,战斗的堡垒,仿佛就是为了杀戮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