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那就是大哥哥呀!
    疼,剧疼。

    当力量从内心深处涌出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如一只涨到临界线的气球,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疯狂的能量流肆虐纠扯着每一寸骨髓和血管,像是有无数把锉刀在不断刮磨着全身的神经,身体突然开始以肉眼能辨的速度膨胀起来,皮肤似也不堪折磨的渗出鲜血,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血人。

    更令我无力的是,这些能力不仅折磨着我的*,连灵魂也被其侵蚀,仿佛被黑夜笼罩一般,视线越来越模糊,身体变得麻木,轻飘飘的飞了起来,那些疼痛的感觉也在逐渐离去……

    “吼

    伴随着那让人胆战心寒的怒吼,一只血红色的巨爪从尘埃之中伸出,无尽的暴虐之气汹涌而出,顿了顿,尘埃再次翻滚,一只血红色的熊头,慢慢从里面浮出,仿佛滴血一样,没有一丝其他颜色的猩红色皮毛,血红如玉的瞳孔上覆盖着一层毁灭的黑气,狰狞的巨嘴张大嘶吼着,里面隐约竟有黑色的雷光在闪烁。

    “嘣——”

    当血色熊头完全露出的时候,以它为中心,仿佛高压气汞爆炸般迸出强烈的气流,一瞬间,方圆十多里以内想是被飓风肆虐而过,漫天的尘埃被吹的无影无踪,甚至是整棵的参天都树都被连根拔起,被刮飞的残枝断木更是成为凶器。倒霉被它们砸中地魔兽无不头破血流,命丧当场。

    这股暴风来的快,去的也快。只维持那那么短短地几秒,暴风过去,漫天的尘雾被吹得无影无踪,甚至连天空上的乌云也吹散了不少,光线徒然一亮,周围的森林先是经过安吉列斯兽的践踏,又被暴风洗礼一番,此刻已经完全化为平地。

    在这片平地中央。静静的伫立着两只庞然**,十多米高的恐怖螳螂足,黑色坚硬的钢铁蝎身,还有背后两条森寒地尾巴,其中一只无疑是安吉列斯兽。

    另外一只凭空冒出的巨兽,十米上下的血红色身体散着暴虐气息,有着巨熊的外表,但是却两脚直立,流畅的体线看去比笨重的熊不知要灵敏多少百倍,一双比水桶还要粗的巨掌。像暴龙一样的利牙,撕裂钢铁对它来说似乎也是小菜一碟,那嘴里闪烁着的雷光,还有淡淡黑气笼罩着的两轮血玉瞳孔,则是向所有看见它地人传达着最纯粹的疯狂、破坏还有毁灭。

    一红一黑两只巨兽,就怎么站在空地中央,静静的对峙着,虽然巨熊的身体要比安吉列斯小上几号,但是从它身上散出来的,比安吉列斯更强大也更危险的。让人自灵魂深处的战栗气息,让人毫不怀疑它有着匹配甚至是胜过安吉列斯兽的能力。在暴风中狼狈倒地的拉尔,此时张大嘴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看着眼前的两只怪物,那双眼睛就快要瞪了出来,不止是他,其他人几乎也是如此。

    “这……这究竟是什么怪物?”

    目光放在那只血红色地巨熊身上,拉尔失声喃喃道,并没有现自己的嘴唇已正在颤抖白,从对方身上散出来的气息,是他迄今为止从未见过的。最强烈也是最恐怖地暴虐和杀戮。强烈到即使封闭五感,自己的灵魂也无法停止战栗。他宁愿同时面对十只安吉列斯兽,也不想被这只怪物看上一眼。

    “究竟生了什么事,吴,吴呢?”

    道格比拉尔也好不了多少,不过这厮毕竟是二愣子加傻大胆,因此比拉尔先反应过来一步,不由焦急的扯开嗓子喊道,看着那两只对峙中的巨兽,语气里面透露出强烈的担心与不安,他并不知道,也根本想不到,他口中的吴就是那只血红巨兽。

    其他几人也是目瞪口呆,眼前两只庞然巨兽的对峙场景,恐怕就是转职一辈子也难得见到一次,恐惧,惊讶之余,心里面也翻滚着对吴的强烈担忧,只有莎拉,俏脸惨白地看着那只血色巨熊,神色呆滞,一丝铭刻心底地熟悉味道,让她想确定什么,又不敢确定。“嘶噢——”

    安吉列斯低低的吼了一声,身为迷雾森林地王,一出生就处于食物链的顶端,从来没有遇到能到威胁它的对手,它根本不知恐惧为何物,但是此刻,眼前这只“小矮熊”,却第一次让它产生了不愿意与之战斗,后退,让路,远远的避开,它并不知道这就是恐惧,此刻,它恐怕是内心最复杂的一个。

    它再次吼了一声,似乎想给自己壮壮胆,看到敌人用一双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睛看着自己,就好像是看着一件正待处理的垃圾一样,它怒了,迷雾森林的王何曾受到过如此蔑视,愤怒掩盖过了它内心的不安与恐惧,挥舞着自己所向披靡的两把镰刀,它率先开始行动了。

    上百米的距离,对于安吉列斯兽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六只巨足交叉挪移,连眨眼的功夫都不到,它已经逼到了巨熊面前,双镰居高临下的举起,然后笔直滑落。

    鲜血飞溅,两把黑色镰刀顺利的切入了巨熊两边的肩膀,连安吉列斯也没有预料到会如此顺利,它之前做了n种的可能性预测和应对措施,结果统统都用不上了,不过这并不影响它此刻的好心情,看到自己的镰足割破皮毛,深深陷入血肉里面,刀锋都隐约能碰触到了对方的肩骨,它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原来对方只是个草包,也就气势比较吓人而已。这一刻,它原本内心地不安和恐惧一扫而空。

    干脆就这样,加把劲。将它两条胳膊切掉吧,自信心爆棚的安吉列斯兽,竟然打起了削人棍的注意,两只镰足加力下压,就想将触手可及地骨头也一口气切断。

    就在这时,巨熊动了,仿佛肩膀上两道伤及见骨的伤口根本就毫无感觉一般,两只巨爪抓住了头上两把镰刃。缓缓道顶起。

    “轰隆隆——”

    两股力道相持不下,安吉列斯兽吃足了奶尽的往下压,却惊骇的现,对方虽然小了自己几号,但是力量并不逊色于自己,不,甚至有犹有过之,毕竟自己是占了居高临下的优势啊。

    当然,也并不代表着安吉列斯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甩了出去,毕竟它也不是吃素的。巨熊虽然顶住了它下压的力道,但是一时之间也摆脱不了,两只巨兽就这样,仿佛角斗士一般,不断在原地转圈,不断地互相较劲,那轰隆隆的脚步声,将整个迷雾森林扰得片刻不得安宁。

    “大家快躲入洞里面!!”

    由这场巨兽与巨兽之间的对决中清醒过来的拉尔,突然对着其他犹自被惊心动魄的战斗所吸引的众人惊呼道,其他人也纷纷清醒过来。立刻也意识到了拉尔的担忧——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虽然离战场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对那两只庞然**来说,这段距离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很可能不知在什么时候就波及到他们。

    “莎拉。别愣了,快点。”

    纱丽拉着还呆呆往着战场上那只血红巨兽的莎拉地手,以为她在担心自己心上人,不由轻声安慰道:“放心吧,你的大哥哥一定不会有事的,他是那种注定要成为英雄,受到世人瞩目的人,上帝绝对不会让他就此轻易陨落的。”

    呆呆的被纱丽拉着。莎拉的头依然时不时转过去。愣愣的看着那只血色巨熊,失去血色的樱唇微微抖动。似乎想说些什么。

    “吼——”

    这时,僵持的战场上生了变化,比拼了一会儿后,安吉列斯惊骇地现,自己那引以为豪的能将钢剑铁盾当豆腐切的镰足,被对方抓着的部分竟然开始隐隐传来一阵剧痛,喀拉喀拉地硬物崩裂声响起,出现了一道细微裂痕,然后是两道、三道……,最后竟然龟裂成蛛网的形状。

    这究竟是什么爪力啊!!!!安吉列斯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不过它毕竟是智慧生物,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再这些下去,自己的镰足非要报废不可,眼前的办法,只有抽手,或加大力气先一步将对方削**棍。

    作为好战分子,它几乎没怎么考虑就毅然选择了后,双足顿时再加一分力,连将整个前身的重量也开始压下去,效果果然是明显的,安吉列斯能感觉到自己的镰刃已经接触到了对方的骨头,而且正在一点一点地往下陷。

    就在它以为胜利垂手可得之时,异变突生,巨熊开始反击了,一张闪烁着雷光地巨嘴毫无预兆的朝它压下来地脖子猛咬了过去,狰狞的锯齿在安吉列斯惊恐眼神中放大,它毫不怀疑这两排牙齿能将它的钢铁外壳洞穿。

    该死,一心急竟然让对方有了可乘之机,好在安吉列斯反应快,身体也够灵活,在这千钧一之间,它脖子猛地一个后仰,总算躲过了那张猩红巨嘴,脖子上被热气喷到的感觉,让它心里凉飕飕的一阵寒意。

    就在这时,巨熊却乘胜追击,利用它后仰的势道猛一用力,竟然将它整个上半身举了起来,连前面的一对巨足都偏离了地面,那两只巨镰更是顺着喷溅而出的鲜血一抽而出,巨熊终于摆脱了安吉列斯的压制。

    “吼吼吼

    怒吼着,巨熊抓着镰足的双抓,猛地用力一转,竟是想将安吉列斯整个转翻倒地,脚多果然还是有用的,关键时刻,安吉列斯着地的四脚猛地一沉,身子狼狈的被巨大的力道扯来扯去,一阵冲天的尘土激扬,大地鸣震以后,但总算避开了狗吃屎的下场。它迅速找回了重心,挣扎着双镰想从巨熊爪中抽出。

    望着对方那近在咫尺地血玉眼睛,仿佛在滴血一样的殷红。里面充斥着疯狂与暴虐气息,而且这种气势方仿佛永无止境一般,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与之交手地安吉列斯兽对对手这种气息的转变体会最深,它心里突然划过一道明悟,这只巨熊刚刚出现的时候,就好像沉睡着的恶魔一般,而现在。恶魔正在逐渐的睁开猩红双眼,展示它那真实恐怖的一面。

    这该不会是诸神为了毁灭这个世界而创造出来的杀戮机器吧。

    这一刻,安吉列斯兽心里剧烈翻腾——当它的眼睛完全睁开地时候,自己还有胜算吗?自己会死吗?

    正如安吉列斯兽猜想的那样,对手的动作开始疯狂起来,身上散出的暴虐气息,连身为魔兽的安吉列斯也觉得,比起自己对方更像一只魔兽,一只逐渐失去理智的疯狂魔兽。

    凭借着身体上的优势,稳下身子以后的安吉列斯将镰足高高举起。左右剧烈摇摆几下,终于将对手甩了出去,自己那“脆弱”的镰足总算是保住了,它觉得自己在这么想着的时候,有种眼泪汪汪地委屈。

    还没等它松一口气,对方又疯狂扑至,安吉列斯眼睛一红,也是怒急了,竟然你那么不知进退,那就来战个你死我活吧。无边的战意激起,迷雾森林的王终于展现出了它那强之势。

    “轰——”

    曲起两只镰足,安吉列斯正面迎向对方,两只巨兽撞在一起。有着身体优势的安吉列斯顿时将巨熊整个装飞了出去,自己的脖子也被对方的爪子摸了一下,顿时在黑色的钢铁甲壳留下三道深深的爪痕,一丝丝绿色的液体潺出,这怕是它自出生以来第一次流血。

    “嘶嘶——”

    安吉列斯的愤怒咆哮,在迷雾森林里激起一波又一波地回荡,森林里的魔兽可谓是处于冰火二重天的煎熬之中,一方面被血色巨熊的暴虐气息吓得胆战心寒。另外一方面安吉列斯长久以后地积威也让它们颤抖不已。也不知经过这一战以后,会不会在它们心里面留下什么阴影。

    “吼巨大的身影再次交错。分开,大地开始逐渐龟裂,平地生起一个个巨坑,两只巨兽形成的战场,丝毫不比一次八级大地震,那充斥着暴虐战意的空气,更是让人热血沸腾。

    泥土飞溅,安吉列斯被巨熊一巴掌拍个正着,饶是以它那钢铁的躯体,也忍不住疼吼一声,庞大的身体竟然硬生生的横移了几步才站稳。

    怒吼一声,双目尽赤的安吉列斯不甘示弱地用镰背一扫,顿时将还未来得及收势地巨熊拍

    “呼哧……呼哧……”

    安吉列斯喘着粗气,三角形的利嘴一开一合,支持庞大地身体让它体力消耗十分巨大,若是在以往的话或许没什么关系,但偏偏是现在自己处于虚弱的时候……

    意识到对手的强大,安吉列斯更是无比的担忧和暴躁,不能输,绝对不能输,就算无法将它干掉,至少也要赶出迷雾森林,绝对不能让它靠近自己刚出生的孩子一步!!!

    母爱,是一种所有生命都共同拥有的感情,它的伟大之处就在于无私的奉献,而这种感情,更是能激出强大的力量,就比如此刻的安吉列斯,尽管处于虚弱期,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孩子,它全身就仿佛有使不完的劲,自己,就要化身成为那么一座大山,将这只残暴的巨兽,将一切的危险都拒之门外,为自己孩子的成长创造出一个安全而舒适的环境。

    不过……

    安吉列斯深呼吸了一口气,对方实在是太诡异了,不单单是那散出来的恶魔一般暴虐和毁灭的气势,它的眼睛转向对方的肩膀——刚刚被自己的镰足造成的,深可见骨的两道巨大的伤口,如今只剩下两条疤痕,这是多么恐怖的恢复速度啊,安吉列斯的恢复速度不慢,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根据父母的教导,它知道就算自己赖以攻击地镰足和尾巴断了。也能在一年之内重生,这已经是十分恐怖的再生能力,但和眼前的敌人相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十多米高地巨大身体再次交错而过,大地不堪的出了悲鸣,巨熊再次飞起,而安吉列斯身字一歪,上面又多出了几条爪痕,如今它的身上已经交错了许多这样的爪痕,绿色的液体从伤口处渗出来,将安吉列斯小半个身体染绿。看起来煞是狼狈,虽然每道伤口都不重,但是蚁多也耗死象啊。

    还没等歇一口气,巨熊再次咆哮着扑了上来,按吉利斯现,对方眼睛里笼罩着的那层黑气变得更加浓烈,散出来的暴虐气息又提升了一个层次,而且肌肉也在逐渐的膨胀,明明刚开始地时候只有自己背部那么高,如今已经长上了它的脖子。激的母爱让安吉列斯变得更加强大,但是巨熊的力量也在不断变强,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

    还有两条尾巴没用,安吉列斯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后面两把利器,但是它同时也知道,面对这样的敌人,尾巴是它的杀手锏,同时也是它的弱点,若是不小心被敌人抓住,那可不是被爆菊就能了事的问题。一定要找准机会,一击必杀,安吉列斯这样打算,从前几刻就一直将体内的毒素汇聚到蝎尾上。如今那根蝎尾已经绿得黑,看上去几乎要滴出墨汁来了。

    就在它一愣神之间,对方却乘机翻上已经地背部,该死,又是这招,安吉列斯嘶吼连连,再也顾不上王的尊严,在巨熊还没来得及造成伤害之前就地一滚。顿时。二兽的身体交织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不断的嘶吼咆哮着试图将对方压下去。

    就在这时,安吉列斯一直在等待着的机会终于出现了,它拼着眼睛被拍上一记,三角利嘴咬住对方的胳膊,鲜血飞溅,双方同时怒吼一声,巨熊的右掌被咬得鲜血淋淋,安吉列斯更是凄凉,眼球竟然被这一爪打了个稀巴烂,绿色的血浆顿时如同溃坝般从它的眼睛里喷出几米以外,破碎的眼珠顺着鲜血掉在地上蠕动不已,说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强忍着剧疼,安吉列斯嘴巴用力一甩,竟然将巨熊整个抛到了上空,一直等待着地时机终于来临,在这一瞬间,安吉列斯再也顾不得自己眼睛,另外一只眼紧紧锁定着空中的巨熊,时间也仿佛变慢,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中,两条黑色的巨尾,慢慢地,慢慢的朝空中的巨熊刺了过去……

    两道鲜血喷雾而出,没能躲开,也根本无法躲开,两条尾巴一左一右的插在巨熊的胸膛上,那条三菱锥形,尾部如针刺的左尾,直接贯穿巨熊的右心膛,尾尖部分从背部露了出来,而另外一条蝎子尾,则是深深的**左心膛,从伤口部位开始,一层幽绿色慢慢扩散开来,逐渐将巨血色地皮毛染绿……

    时间定格在这一瞬间,乌云密布地天空下,一只状如螳螂和蝎子的结合体地怪兽,浑身染血的迎风伫立着,仰天长嘶,后面两条尾巴高高举着,在尾巴末端,一只逐渐染成绿色的巨熊被串连着举在半空,四足下垂,一动也不动,鲜红血液从它的胸膛源源不断的涌出,顺着尾巴流下,将整片大地染成红色,勾勒出一副宏伟而又悲壮、凄美的画面。

    结束了吗?

    拉尔他们呆呆的望着,不知为何,突然涌出一股空虚和失落,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不对……!!!”所有人当中,对这场战斗,准确来说是对那只巨熊最为关注的莎拉,突然睁大眼睛喊道。

    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中,莎拉坚定的指着巨熊——是的,大哥哥是绝对不会输掉的,他是莎拉命中注定的丈夫,不可能就这样抛下自己不理的。

    顺着莎拉指着的方向,在众人的瞩目中,那只被高高举起,咋一看仿佛已经气绝多时的巨熊,不知是不是错觉,突然动了一下。

    这种伤害,不可能还活着吧,是错觉?正待擦亮眼睛仔细望去,突然……

    “噗通噗通普通——”就如巨熊刚刚现身那时一般。那操纵心脏跳动地恶魔之音再次响起,而且一开始就以十分恐怖的频率跳动着,根本没有停顿的声音。在它地操纵下,五人的心脏仿佛要爆体而出一般,顿时头晕作呕,耳鸣不已,最弱的纱丽鼻子已经开始渗着鲜血——

    悲哀,愤怒,绝望,疯狂。暴虐,杀戮,毁灭……

    毫无预兆的,一股仿佛聚集了整个世界的负面情绪的气息,从本来应该已经死绝的巨熊身上散出来,大地微微颤抖着,连整个天空也黯淡了下来,翻滚的乌云中不断落下闪电,打在森林里面,被闪电击中地树木燃起了熊熊烈火。大火很快就蔓延开来,将整个迷雾森林烧得通红,四处都是野兽惊慌绝望的奔跑声和悲鸣声,宛如末日降临。

    离得最近的安吉列斯,还没有从胜利的喜悦之中清醒过来,当场就几乎给这股突然爆的负面情绪吓得趴倒在地。

    老天,是世界末日还是魔神降世了?刚刚那头巨熊的气势于这股负面力量比起来,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还没等反应过来,它就感觉到,尾巴似乎变重了。准确来说,是尾巴上挂着的死熊变重了,又怎么了,真是一波未平令一波又起。它慌乱的仰起头,却看到了一副让它惊骇欲绝的景象。

    那只本来应该死得不能再死的巨熊,此时正被一天黑气缠绕,身体正以肉眼能辨地速度膨胀着,涨大自己的尾巴几乎承受不了的重要,而一开始那股负面气息,也正是从它身上散出来,一切灾难的源头。就是这只巨熊。

    沉睡之中的恶魔。终于完全将眼睛睁开了!

    在安吉列斯呆滞的眼神中,巨熊的身体足足膨胀了将近二分之一才停了下来。停下来的瞬间,它终于睁开了双眼——再也看不到那两轮血玉,而是完完全全被黑色的负面气息所覆盖的双眼,血红色地身体更加鲜艳,仿佛刚刚从血池里走出来一般,清晰的散出一股血腥味道,那双巨爪更是粗了将近一倍,上面环绕着丝丝黑气,光是被这样的敌人看着,安吉列斯就觉得脚跟有点站不稳。

    “轰——”双尾再也承受不住重量,带着再次狂化的巨熊掉落在地,扬起一地地尘埃,安吉列斯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迅速抽回自己的尾巴。

    这样的敌人,恐怕只有上帝才能战胜得了,带着恐惧的神色,安吉列斯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意,迷雾森林就让给你这怪物吧,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执着这个家,带孩子出去见见世面也不错。

    这样想着,安吉列斯认为自己赢不了,逃跑总还是能的,但还是低估了完全狂化后的巨熊的实力,尾巴刚刚抽回一半,尘雾之中就被两只大手给抓住了。

    “吼

    在安吉列斯无力的挣扎中,已经长到和它齐顶高地血色巨熊,抓着它地尾巴仰天咆哮,无穷无尽的气势从它身上爆出来,眼下,安吉列斯对它来说,恐怕也只是一只小猫而已。

    泄过后,巨熊抓地双爪猛一用力,扯着尾巴,竟然将安吉列斯几十吨重的身体高高抛起,然后再往下一拉,安吉列斯的身体顿时落在地上,砸出一个几十米直径的大坑。

    在对方求饶的悲鸣声中,巨熊意犹未尽的再次抛弃,砸下,如是重复了几次,那两条尾巴终于承受不住,在第五抛弃的时候,“啪”的一声断了。

    安吉列斯再次悲鸣一声,双尾断裂的疼痛丝毫不比眼球被打爆轻多少,摇摇欲坠的从地面爬起来,眼前一幕又是让它又惊又恐。

    手臂被砍断以后,敌人当着你的面啃食自己断掉的手臂,此时,安吉列斯面对的就是这种感觉。

    那只血色巨熊竟然疯狂的将尾巴塞到嘴里,大口大口的撕扯嚼咽着,绿色的血液不断从嘴里溅出,但是它的目光还是紧紧锁定着自己,那种眼神安吉列斯知道,自己以前也经常露出来——是看见食物时的眼神……

    它想将自己吃掉!

    安吉列斯心中一凉,将整个迷雾森林当作自己的厨房的它,没有料到自己竟然也有那么一天,就在这时,一只爪子有拖住了它的后腿,拼命撕扯起来,安吉列斯那惊恐的悲鸣声顿时响彻百里。

    “呕——”

    看见这活生生血淋淋的残酷吞食过程,纱丽终于忍不住回过头干呕起来,拉尔他们到还好,毕竟是经历了无数生死的历练,这样的景象对他们已经造不成什么影响,只是心里有些凉飕飕,毕竟这样的场面过于残酷和震撼。

    感觉脸上有股湿意,拉尔下意识的摸了摸,不由惊讶的咦了一声,左右看看,道格和格夫的眼睛也不自觉的湿润起来,看着那只疯狂暴虐的巨熊,心底涌出一股悲哀的感觉,让他们悄悄的流下了泪水,只有经过历练的他们才能感受到,巨熊身上散出来的并不仅仅是负面情绪,更是一种丧失意识,无法操纵自己的悲哀,空有强大的力量却迷茫,无法控制,被命运所操纵,上帝的玩偶,这和自己这些冒险是何其相视啊。

    擦干泪水,拉尔回过头,却现自己的宝贝女儿还在盯着那副血腥场面,不由担忧的伸出手:“莎拉,不要勉强自己,这些对于你来说过于残酷了。”

    心里想着自己的女儿也要走上这样的道理,不由悲从中来,幸好有将她示弱珍宝的吴在,跟在他的身边,女儿应该会比其他冒险要幸福吧,对了,吴呢,他从战场上逃脱了吗?小雪速度那么快,那小子也是个鬼机灵,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爸爸,没什么,莎拉一点也不怕。”莎拉回过头,望了望自己的父亲,眼神有点古怪,然后复又将目光放回战场。

    “大概是……,大哥哥肚子饿了吧。”

    “呃……?”拉尔一时没有理解这话是什么意识,吴的肚子的确是饿了,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一直在抱怨,可是这关这什么事?

    脑海里闪过一丝联系,拉尔不可置信的哆嗦着白的嘴唇。

    “你是说,那只血色巨熊……”,却没敢接着往下说下去了,不是他不相信自己的女儿,而是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下轮到莎拉露出疑惑的眼神:“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她指着那只正残忍地将安吉列斯的后腿撕断,并开始大口吞嚼起来的血色巨熊说道。

    “那就是大哥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