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母爱真可怕
    第二百二十八章母爱真可怕

    屋顶上,一道娇小的身影正蜷缩在角落里头,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沙漠的冷风总是会夹杂着一些沙子,打在黑影'裸''露'出来的大片雪白肌肤上,隐隐地做疼,幸好四面还有一些围墙,让她不至于完全暴'露'在冷风之中。

    “真是,糟糕透了……。”

    努力的缩小身子,不断的摩擦着冻僵的手臂,茉里莎紧咬着发白的嘴唇,抬起头望了望天空,隐约能看见阴沉的乌云笼罩着夜空。今晚似乎要下雨……,不,应该是冰雹才对,加上整整一天没吃饭,用又冷又饿形容她此刻的遭遇真是再贴切不过。

    “真是,糟糕透顶……。”

    抱紧冻僵的身子,她又回想起那个别扭的笑容,回想起那个笨蛋惊讶的样子,胸口立刻像被堵住了一般透不过气来,可能……,不,是一定很难看吧,简直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自己为什么,基于什么理由要设计那个步骤,只是打击那个坏女人的话,明明不需要这个步骤也没关系的。

    丢脸,太丢脸了,是从出生到现在从未遇到过的耻辱,娇贵的皇家公主,此刻茫然不知所措。

    空腹和寒冷,让她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这种天气对于现在状况下的她来说,虽然还不至死,但大病一场是绝对避免不了的。

    数次被冻醒,蜷在角落里不知睡了多久,茉里莎突然被一阵细微的响声惊醒。

    “嘘”

    对着睁大眼睛看着我的茉里莎,我比了个禁声的手势。

    “让姐姐知道的话,连我都要完蛋了。”

    小声的朝茉里莎眨了眨眼睛,不料她却倔强的撇过头去,一副我才不甩你你给我回去地样子。真让人有点火大,殊不知她还在为刚才的事情闹别扭,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

    看那紧缩在墙角跟里头,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娇躯,我的气也不知该从何而发,只能摇头苦笑着走上前去,取出一张毯子将她那'裸''露'在外的身体里三层外三层的裹了起来。

    感觉身体暖和了一些,茉里莎鼓着脸颊回过头来。眼神躲闪,依然不大乐意的样子,难道我前世真是欠着她了?不过……

    我偷笑着,突然拿出一块还冒着热气的烤肉。

    扩散在空气中地香味,让小公主的鼻子顿时敏感的抖动起来,只见她不由自主的翘起可爱鼻子,小鼻翼一颤一颤的,东嗅嗅。西嗅嗅,最后目光停留在我的手上。

    “来来……”

    我将手中的烤肉,像耍逗猫棒一样在她眼前摇了几下,本以为整天未进食过的她一定会'露'出小狗地表情,出乎意料的。茉里莎却硬生生的把头转了过去,只是嘴角不免还有些亮晶晶的线丝。

    “不想吃吗?”

    “不要。”小公主添了添嘴角,语气竟然貌似十分强硬。

    “哦,这样啊。”

    我不大知道该怎么去劝人。看到茉里莎一副很决绝的样子,挠了挠头,转头便想离开,反正毯子已经给了她,今晚是冷不着了,至于食物,普通人三两天不吃饭也没问题,何况是佣兵。

    刚刚转过身子。一道仿如带着刻骨铭心深仇大恨地目光,毫无预兆地直直地刺向我背脊,强烈到连我这种迟钝的人也不禁'毛'刺悚然。

    回过头一看,茉里莎依然撇着头一副你给我走开的漠然,那恐怖的目光也随着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错觉吗?转回头,脚步还未迈开,凌厉地目光又紧跟着刺向背脊……

    猛回过头,终于让我逮着了那因为来不及抹杀证据而显得惊慌失措的目光。

    “你究竟想要我怎么样啊?”

    脚步一跄。我转回身子无力的吼道。为什么周围尽是难伺候的主啊,好吧。你是主人,你全家都是主人好不好,别再为难我了。

    “没什么,我的肚子其实一点也不饿。”

    一眨眼的功夫,茉里莎已经又从惊慌之中回复过来,死板着脸,撇过头去若无其事的胡说八道。

    “但是……”添了添嫣红的嘴唇,灼灼地目光看着我。

    “但是,如果是主人的命令的话,那就没办法了,不得不吃了,虽然是被'逼'的,其实我一点也不饿,但因为是主人的命令,身为侍女的我是无法抵抗的,虽然很可怜,但是不得不被迫服从……”

    头低的越来越低,最后几乎埋在毯子里面。

    “……”谁能教教我,我现在该'露'出什么表情才好。

    沉默已经无法诉说我此刻地无力,但是我还是不得不保持沉默,左摇右晃地蹲在她面前,拉耸着脑袋将烤肉递了过去,拜托快点接手吧,别再折磨我这颗脆弱的小心灵了。

    “好吧,我命令你……,不,我求你了,算我求你了行不,你就快点吃了,放我一马吧。”

    左等右等,烤肉还捏在我手上,并未有接过去地迹象,我抬头怒目,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你这家伙,真不想吃滴干活?

    却见茉里莎靠在墙角落里,正在努力的伸长脖子将小嘴凑过来,身子不肯移动分毫,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据说从前有一个懒得不像话的懒人,有一天他老婆要出门,便将做好的一张大饼挂在他脖子上,结果等她回来,丈夫已经饿死了,一看,才发现那张大饼还在,只有靠近嘴巴的部分被吃掉了,其余的丝毫未动……

    “用手拿着不行吗?”

    身子左右挪了挪,茉里莎示意,手已经被裹在毯子里面了。

    “那就抽出来啊!!”

    “啊……!!”

    不理会我的无力咆哮,茉里莎想当然的,十分自然的,仿佛嗷嗷待哺的雏鸟般。张开圆圆地小嘴,'露'出两排整齐健康的牙齿,看着我。

    “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两边眉头剧烈抽动着,这家伙,以为凭着自己一张好康的脸蛋,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得寸进尺。我……我……,我就再忍你这一次吧。

    这样想着,我将手中的肉凑了上去,啊呜一声,早已经迫不及待的茉里莎咬了上去,用力的一撕,几乎连我地手都要扯了过去。

    “啊呜……啊呜……啊呜呜……”嘴巴虽然很小,但是茉里莎却以极快的频率吃着。一块手臂大小的烤肉,不一会儿就'露'骨了。

    “瞧你,慢点吃……”

    看吃的那么开心,我不禁怒火稍平,并升起了一点点成就感。忘了说,晚餐是我和姐姐共同完成的,烤肉由我负责,做炖肉汤的则是姐姐。可不是我自夸,野外两年多的功夫,我做的烤肉不敢说能比得上茉里莎,但味道却也绝对是一流水平。

    “呜呜,难吃”嘴巴塞得满满地茉里莎犹自不忘给我一记当头棒喝。

    “就算是奉承,你就不能给点面子给你的主人我吗?”你这小混蛋,将来一定找不到好男人。

    乘着我说话的功夫已经将烤肉吃完的茉里莎,犹自不舍的用小粉舌添着被啃得干干净净地骨头。

    “喂。别添我的手指呀。”

    见那油腻腻的小嘴拱过来,我连忙将手缩回,这家伙和小幽灵一样长着一口好牙,难保不会见肉垂涎,顺着我的手指一口咬下去,还是小心点为妙。

    “好吧,小家伙,就服侍你到这了。”

    随手将手中地骨头一扔。茉里莎的眼睛犹自跟着骨头的抛物线轨迹移动。一直到消失在黑夜里面,才念念不舍的将视线收回。

    你是小狗吗?想将骨头叼回来吗?看那可爱至极的动作。我忍不住在心里挪揄。

    慢着,就在我打算离开的时候,突然觉悟自己这次是亏大了,无私奉献?这可不想我的风格,老子服侍了你那么久,总该有点表示吧,提个要求也不过分吧,我'摸'着下巴琢磨道,问题是怎么开口呢,难道要挑起她的下巴'淫'笑道:“妞,给爷笑上一个”?

    “小家伙,那个,能不能再笑一个?”酝酿了许久,我才迟疑着开口道。

    “不要!!”

    话未落音便被拒绝,我地请求明显刺中了茉里莎内心深处的羞耻感,她用那明亮的黄'色'眸子紧紧盯住我,仿佛随时都要扑上来咬一口。

    “真可惜,明明那么好看”我小声嘀咕。

    “等一下。”在我刚想转身的时候,茉里莎突然开口。

    “真的吗?你刚刚说,可……可……,算了,主人的命令,侍女是没办法拒绝的。”她低着头,用蚊子般细微的声音断续嘀咕着。然后仿佛鼓足了勇气般,抬起头望着我。

    嘴角缓慢地变化着,一如那时,并没有因为做过一次而变得熟练,足足用了一根烟地功夫,才勉强让嘴巴形成一道别扭的弧度,就像是嘴角在抽筋一样,脆弱得只要一个微小地动作就能崩溃。

    “很难看吧,我知道的,明明对着镜子练习了一个下午……”维持了不到两秒,她便立刻放弃,重重的偏过头去不肯看我。

    “的确不像是在笑!”我忍俊不禁的重新蹲下身子,大手缓而有力的'摸'着那小小的脑袋。

    “但是啊,却比任何笑容都要耀眼,结果往往不是最重要的,美丽的是为了追求而去努力的过程,知道吗?”

    我的一番话,让茉里莎重新抬起头来,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

    “好吧,追加奖励。”

    我拍了拍手心:“就将我最喜欢的‘床’借给你一晚吧。”

    “……”

    小公主的眼睛瞪大,一副“你该不会是把床也塞进物品栏里吧”的样子。

    并未理会她的疑'惑',而是朗声的念起了召唤咒语,白'色'的魔法光辉道道升起,在那磅礴的魔法阵中央,小雪的身影逐渐升起。

    “今晚就麻烦你了。”在茉里莎不解的眼神中,我'摸'着小雪柔软的'毛'发。指着它后面那条'毛'茸茸的尾巴笑道。

    “呜~~”

    被沦为床垫的小雪,委屈的挤在茉里莎的背面,蜷起身子,用自己的尾巴将其整个围起来,雪白的巨狼,靠在其上的美丽少女,简直就像在画中一样,当然,如果少女能穿点更像样的衣服而不是毯子的话。

    眼看茉里莎疲倦的闭上眼睛,我才顺着楼顶一跃而下,十米上下的高度,到还没什么问题……诶,不好,脚发麻了……

    狼狈的从草地上爬起来,一道鬼魅般的黑影已经站在我面前。

    “姐姐,那个……,就知道瞒不过你。”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知道就好。”沙尔娜姐姐瞪了我一眼。

    “看你的样子,连这点高度都弄得那么狼狈,快去洗个澡,不然不许上床。”

    “遵命,我的女王殿下。”我笔直的敬了一礼。

    “其实我一直想问,为什么姐姐会对茉里莎百般容忍?似乎……,不大像姐姐的'性'格呀。”

    在进入浴室的前一刻,我斟酌着词语,突然回过头问道,即使说是为了我,也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吧。

    “不像……是吗?”眼里满是回忆的茫然,姐姐这样说道。

    “因为,有点怀念小的时候啊……”

    “小的时候?”

    看着姐姐消失的身影,我不断的琢磨着这四个字,脑子突然闪过一道灵光难道说的是像姐姐小的时候?

    将现在茉里莎和姐姐的关系与小时候姐姐与卡夏的关系重叠在一起,我发现还真有这个可能,无论是那另类的'性'格,还是双方之间的实力对差,都是如此相似,非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卡夏的个'性'可远比现在的姐姐要糟糕得多,可想而知小时候的姐姐,肯定比现在的茉里莎还要惨上一百倍。

    但是茉里莎心里到底怎么看待姐姐呢?真的也如姐姐看待卡夏那般吗?据说她也是年幼丧母……

    “可怕的另类母女情结啊。”我小小的恶寒了一下,不由在心底许下两个愿望。

    第一个愿望,自然是不希望茉里莎以后走上姐姐的老路,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姐姐以后千万别变成第二个卡夏呀。

    此时,项链里的小幽灵情绪依旧低落。

    “我输了,我输了,我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