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姐姐的温柔
    “姐……”

    我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喜不自禁的叫道,可是却突然想起了和卡夏的约定,这次来鲁高因,身份对谁暴露都没问题,但是却偏偏不可以被莎尔娜姐姐知道,否则以她的精明,我们这次的目的一定会暴露无疑。

    所以,我连忙捂着来不及收声的嘴巴,强忍着心中的喜悦与激动,这次来鲁高因能在最后一刻见上莎尔娜姐姐一面,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没有必要非要相认不可,等下次堂堂正正到达鲁高因的时候,才是我们姐弟相见的时候。

    我这样想当然的认为着,又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好,卓越头盔已经戴上了,相信就算是姐姐也别想轻易认出我来。

    “咦——”

    我情不自禁出的声音,同样也令莎尔娜震惊不小,那是她已经牢牢记住在心底,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掉的声音,她出一声惊疑声,夹势欲出的长枪在半空中优美的转了几个圈,收回了身后,她微微颤抖着身子,迫不及待的走了过去,看看那究竟是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弟弟。

    灰尘在距离拉近中变得淡薄,莎尔娜有些急切的皱起了眉头,手中的长枪突然猛的一挥,宛如平地刮起一阵狂风,那烦人的灰尘也随之烟消云散,对方的样子也终于被她尽收眼底。

    “哟,小姐,抢了你的怪真是不好意思。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披着紧身斗篷,头上带着一顶古怪地卓越头盔的男人,当然,古怪的不是卓越头盔,而是他的装扮,卓越头盔若是和全身铠甲一起穿。无疑是威猛勇猛之极,但是与他身上的短锁环甲配上粗麻裤,外面披上一层黑兮兮的披风地话。无疑则像是农夫头上镶宝钗一样,显然。眼前之人要么审美观不怎么样,要么行事大咧不注意形象。

    他用与刚刚截然不同的嘶哑声音朝自己挥了挥手,虽然看不到表情,但是动作很僵硬,卓越头盔上的两个斗牛角也抖了起来,看起来就像一头站立地摇头晃脑的公牛一般,滑稽地可爱,想到这里,她万年冰封一般的粉脸突然带起了一丝浅浅的微笑。若是让其他人看到似乎根本不知感情为何物的冰之女王莎尔娜。竟然也能露出这样的笑容,恐怕会大跌眼镜吧,当然,前提是他能从眼前惊艳中的一笑之中清醒过来的话。

    站在莎尔娜姐姐对面,虽然极力压抑自己,我的心还是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她只是将手中地金色长枪轻轻一挥。就将阻隔于我们两个之间地障碍给驱除。那迎风挺立般的松姿,威风凛凛的气势。就如伫立在那阶梯最高处那王座上的女王,只能远远注目,怪不得来到鲁高因短短不到两个月,她就已经彻底征服了所有整个西部王国,那罗格女王的传奇也一直延续到这里,变成了鲁高因女

    只是,级个月不她却变得越的冰冷了,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被冰封住地海蓝色双眸,还有身上那生人勿近地气势,比罗格时还要极端,还未接近,就让人感到一股排斥的气息,即使是一向高傲地转职,怕也会在她面前自惭形秽,不敢抬起头多望一眼。

    但是,从那被冰覆盖着的眼睛里,我看到了隐藏在冰层下面,那深海的孤独,难道整个西部王国都没有一个人得到你认同的资格,至少能说上一句话,让你那颗孤寂冰冷的心不再冰冷下去吗?看到那双美的,同时也冷漠的不似人类的海蓝色眼眸,我心疼之极。

    不过,随后从她脸上露出的,仿如冻结了万年的冰层突然崩溃离析的笑容,却让我为之沉迷,不过,怎么也算是整个暗黑大陆或许是看过她笑容最多的一个,我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大呼好险之余,心里也隐隐觉得情况不妙,自己没露出什么破绽吧,应该不会被识破吧,但是姐姐会对一个陌生人露出这样温暖的笑容吗?想到这里,我不禁又有些吃自己现在这个身份的醋了。

    “是吗,竟然是这样,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带着那浅浅的笑意,莎尔娜姐姐的声音似乎也柔和了几分。

    “就……就是,一切都是一场误会而已。”

    咦?莎尔娜姐姐什么时候对一个陌生人变得那么好说话了?我连待会被她追杀着狼狈逃命,到奄奄一息的时候迫不得已表明自己身份的情节都构思好了呢。

    “那么,能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吗?”

    姐姐脸上的笑容有灿烂了许多,她一改刚刚冰冷无情的气势,笑脸盈盈的将脸凑了上来,离我的脸只有不到一尺的距离,从她对面隐隐传过来的幽暗体香,比起古墓那*湿闷的气息来说简直就如处鸟语花香的天堂庭园,还有那张近在咫尺,美的让人炫目的脸蛋,直欲让我一把拥抱过去大声欢呼“姐姐,你就是我的天堂啊”。

    不能激动,咳咳,我心中不断的提醒着自己,不能被姐姐的美色所诱惑,身为男人,要有定力,嗯嗯。

    “本来,由于身份实在太特殊,我是不该暴露自己的。”

    我微不可察的退后一小步,勉强摆脱了姐姐那无不散着致命魅力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撇过头去,我深沉的回答道。

    “但是竟然你诚心诚意的问,我就大慈悲的告诉你吧……”习惯性的推了推自己虚构出来的眼镜之后。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守护大陆的和平,贯彻爱与真实的罪恶。可……,咳咳,穿梭在空间和时间裂缝地旅,漂泊于三个世界之中,我,就是大名鼎鼎的西部王国三剑客——阿斯兰。但丁!!!”

    望着姐姐呆滞的眼神,我酷酷的一笑,哼。被震住了吗?始终还是女孩子啊,怎么可能品味得了这股男人的**和豪迈。

    “咦——?”

    冷不防的。姐姐突然抓住我地手,微略粗糙的触感同时带着少女特有的冰凉和柔软地小手,让我心里飘飘然的差点又忘乎所以。

    “才那么一会没见,该不是被怪物敲坏脑袋了吧。”姐姐皱着眉头,用我无法听见地声音暗自低估道。

    糟了,论细心,论精明,我都无法和姐姐相提并论,再继续下去的话。身份暴露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看到姐姐亲昵的动作,我开始觉得情况不妙了。

    “竟然误会解开了,名字也通报了,如果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我慌张的将手从姐姐的掌心中抽出来,结结巴巴的说道,然后掉头招呼着小雪它们。准备脚底抹油。

    “别急着走。”身后传来姐姐的声音。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脑袋就被一股巨力给扯住。丝毫不得动弹,而脚下依然跨前,差点让我没将腰给扭了,会过头,只见姐姐的右手正抓着卓越头盔上地一只牛角将我扯住。

    原来如此,卓越头盔地牛角虽然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给予敌人伤害,但是也极容易被人抓住,这的确是个盲点。

    “那个,还有什么事吗?”

    看到姐姐那双带着笑意的海蓝色眼睛,不知为何,我突然感到一股毛刺虽然的冷意,里面蕴含着的具备实质性威胁的险恶眼神,可比小幽灵光有气势而毫无威胁地怒火可怕千百倍。

    “就打算这样走了吗?”姐姐静静地看着我,问道。

    不知为什么,看到她的眼睛,无论我怎么硬下心肠,那个简简单单地“是”字,都仿佛是哽在喉咙上的鱼刺,根本无法吐出。

    “那……,姐姐你打算怎么办?”

    看着逐渐逼近的佳人,我心醉神迷,已经完全忘记自己在说些什么,要说什么,只凭着自己的本能回答。

    莎尔娜姐姐并没有回答,而是逐渐逼近,丰满而坚挺的*已经完全挤压我胸口,呈现出如完美无瑕的玉碗般的形状,不想,也根本无法后退躲闪,因为后面已经是墙壁了,在凑上来的时候,姐姐就已经用了不知什么手段将我逼入了角落。感觉帽子上的牛角又被抓住了,而且在缓缓的向上拉着,下巴,嘴唇,鼻子……,一点一点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嗯——”

    才刚刚拉到鼻子处,一双薄薄的,形状如樱花般优美的湿唇就已经贴了上来,炙热而香甜的气息,就仿佛要将我融化掉一般,如此激烈,如同动情,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激动起来,然后剧烈的回应着。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什么时候终于紧抱在一起靠在角落里,彼此感受着对方的急促呼吸,凌乱而喜悦的心跳,不断痴迷的注视着对方,一刻也不想移开。

    姐姐靠在我肩膀上,用手温柔的我梳理着头,没次用了卓越头盔以后,头总是乱糟糟的。

    “姐姐——”我轻抚着她那丝缎般的脸颊,喃喃着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刚刚装的还不是挺像有模有样的嘛?”感觉在我间穿梭着的小手突然用力。

    “咦——,大概是这卓越头盔有点紧,老带着,脑子里的东西也被挤了出去。”我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连我的东西也全忘了吗?”仿佛故意在呵气一般,让人酥痒不已的气息呼在脖子上,让我不禁全身一抖。

    “我错了,姐姐,你原谅我吧。”

    我立刻低头认错,这时候若是再嘴硬的话,根据我以往的经验,莎尔娜姐姐有的可能性会由温柔可人的姐姐变身为黑社会大姐头。

    感觉头上的小手缓和下来,我在心底里才暗暗松一口气。

    “傻弟弟……”

    感觉间的小手更加温柔起来。

    “只有你,无论怎么撒谎,隐瞒,甚至欺骗我,背叛我,我莎尔娜都能容忍,整个世界,也只有你一个可以做到而已,知道吗?”

    感觉脖子一紧,下一刻,我已经被拉至姐姐的怀中,脸颊紧紧贴在两团软肉之间,那幽然的体香夹杂着紧贴盈鼻的*,骤然变得浓烈起来。

    “谢谢你,姐姐,姐姐,我爱你。”

    埋在那温暖的怀中,我心中没有一丝欲念,听到姐姐自肺腑的真言,眼睛强忍着才没有落泪。

    多少年了,已经完全记不得父母的样子,我与他们的关系并不像很多小说里描写的那么动人,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去世了,小到甚至我没来得及感受到他们的爱,所以,在他们死的时候,当是的我并没有什么感觉,更不要说哭的要死要活。

    在将我一路拉扯大的奶奶去世以后,我终于变得孤零零一个人,成天呆在空荡荡的大屋子里,与世隔绝的在虚拟的空间徘徊游荡,寒冷与孤独,让我几乎忘记了亲情的感觉。

    而如今,我确确实实的在这个异世界里,感受到了一份自己渴望已久的亲情,包容,毫无瑕疵,不求回报的奉献,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我如此贴切这份亲情,只有莎尔娜姐姐,只有她才可以,我无法形容此刻对她的感觉,既是像母亲和姐姐一般的存在,同时又带给我如妻子般的爱情与甜蜜……

    莎尔娜姐姐,你是我一个人的,谁也别想把你抢走,枕在那温暖的怀抱中,我暗自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