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家用万能型公主侍女
    “阿兹陛下,请问别墅里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当我怒气冲冲的闯入皇宫里面的时候,死肥猪正埋在如山一般的文件里面,手上握着饰金的羽笔急速在上面挥洒着,看见我闯进来,他似乎早有预料,不慌不忙的放下笔,抬起头望向我。

    “长老息怒,我也是迫于无奈啊。”

    “究竟要怎么个无奈法,才能将她弄到我家里。”我冷冷回瞪道。

    “长老大人大概是忘记了,她怎么说也是15级的佣兵啊,而且对皇宫十分熟悉,你说要是把她留在皇宫里面,我能睡得着觉吗?”阿兹拉耸着耳朵,一副声泪俱下的可怜状。

    “这……”

    我哑口无言,总不能说,其实这次行动就是她策划的,所以放心把她留在皇宫里面吧,她绝对比任何一只生物都更加人畜无害。

    而且站在不知情角度,死肥猪有这样的顾虑并不足为奇,自己可是将她“挟持”为人质,把她父亲赶下台,让她从高高在上的王国公主变成阶下囚的凶手,即使他再怎么大度,也不可能将这样一个定时炸弹留在身边吧。

    “长老阁下,让表哥一家衣食无忧的的安度余生,已经是我所能做出最大限度的让步了,也请你体谅一下本王的难处吧。”看我的脸色逐渐缓和下来,阿兹连忙乘热打铁的说道。

    原来给我安家是借口,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打身边这颗定时炸弹呀,我就说,这只肥猪怎么看也不像是那么大方地人。

    “竟然这样。那么一开始就跟我说清楚,难道你认为我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

    “我这不是为了给长老一个惊喜吗?虽然性格古怪了点,但是茉里纱在圈内见识过她容貌里的人口中,可是有着鲁高因之花的美称啊!”阿兹露出了一个所有男人都心照不宣的暧昧笑容。

    “我不是那种人。”

    我大义凛然的背过双手,远目仰望着窗外耀眼的阳光,感觉自己纯洁的内心日月可鉴。

    “那是那是,长老怎么看都不像是为美色所诱惑地人。”阿兹擦擦额头上的冷汗,笑着应是。

    无奈的告别了阿兹亲王以后。我大步朝法师公会走去,一脚踢开塔伦的房门,劈头就问。

    “塔伦法师,我给你们法师公会介绍一位成员,不但年少有为,资质过人,最关键的是,这个人还很好养嘞。”我带着诱惑性的语气说道。

    “呼呼——”

    埋在书海里的塔伦抬起头。左手端一个大海碗,右手甩着两根竹筷子,冷不防的被我吓了一跳,两只手愣愣地张开,嘴上还挂着未来得及吃进去的面条。滑稽的样子活脱脱一只口吐白沫的大闸蟹。

    “罗,是狼老叻下啦。”他下意识的应道,结果嘴巴一张,里面地面条似瀑布般顺着他的胡子滑了下去……

    “怎么样?介绍费就免了。”我强忍着笑意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副你捡到便宜了的模样。

    “有这样的好事。”

    他愣愣地看着我。大脑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低头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脸色突然大变。

    “这……这个……,长老阁下有所不知,最近法师公会人事臃肿,人员杂乱,我正装备着手整理裁员呢。怎么可能再收新人。”

    他见鬼似得从我旁边跳开。仿佛我身上携带了新型传染性病菌一样,惊恐失措的说道。然后一拍脑袋,做出突然想起了什么要事的恍然状。

    “哦,你瞧瞧我,都忘记了,还得去参加一个宴会呢,那么长老阁下,我先走一步了。”说完以后,他脚下像挂了风火轮似的,呼呼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幸好我机灵,要是让她跑这来,那我们法师公会还不得……”远远的,塔伦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着。

    参加宴会?我望着桌台上面放着地碗筷,里面还有一半未吃完地面条——即使要找借口,也要找个好一点的吧。

    莱恩地大别墅里,我围绕着整个别墅转了一圈,然后坐在莱恩对面,深沉的摆出一个思考的pose。

    “你,不觉得这别墅太空荡点了吗?”

    “哦?长老阁下有什么好建议?”沉溺在书里面的莱恩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觉得,你需要一个孙女!!”我斩金截铁的答道。

    我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在莱恩怜悯的眼神目送中走出来的,回去的路上,我闷闷不乐的想道。

    打开大门,那道白色的身影,依然站在原来的位置,摆着那仿佛永恒不变的姿势,我敢担保,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她一动都没动过,呆傻正是她的唯一性隐藏职业技能。

    “欢迎您回来,亲爱的主人,您是要先出饭,还是先洗澡,还是说——”

    她挪着碎步上前,脸蛋轻轻的靠在我怀里,食指在我胸膛的敏感部位上转着圈圈。

    “如果表情能稍微害羞一点的话,或许我会更高兴一些。”

    我注视与她那热情的动作截然相反地一双漠然眸子,从缺乏感情的亮黄色眼眸中,很容易就可以联想到下面那张被纱巾蒙着的脸蛋,此刻究竟是如何一副呆板的表情,就仿佛一具洋娃娃靠过来般,实在让人很难兴奋起来。

    居高临下的一手按住脑袋上面那顶软呼呼的大帽子,我用力的揉了好几下,才心满意足地问道。

    “那么,我想知道你现在的想法。”

    大厅上。我舒展着身体躺在藤椅上,正前方是巨大的落地窗,上面镶嵌着比黄金还要珍贵的玻璃,从这里很容易就可以看到窗外院子里的花园,甚至可以将窗子掀开,享受外面扶过来的清爽凉风,哎呀呀,为了打掉三无公主。这只肥猪可是下了血本啊。

    茉里纱静静的站在我身后,从玻璃上反射过来的姿势和表情清晰映入我地眼中——她双手交叠在摆在腹下,脚跟并立,娇小的身体挺的笔直,如此规范完美的侍女姿态,很难想象在前几天她还是一位高贵的公主。

    “没什么。”樱唇轻启,她一如既往地用自己的口头禅答道。

    “不想和家人在一起?”

    “没什么。”

    “心甘情愿的当一名卑下的侍女?”

    “没什么。”

    “你知道侍女地工作吗?主人再要求的过分也必须答应。”

    “没什么。”

    我败了,我彻底败了。和这位三无公主较劲的我简直就是在自掘坟墓。

    为了转换心情,我转移了话题。

    “那个像储藏室的建筑是怎么回事?”我突然想起别墅后面那栋高高耸起,体积起码有别墅三四倍的圆柱形迷之建筑。

    “那是……侍女地房间。”茉里纱将头撇向左边,与我疑惑的目光错开。

    “真的?”侍女就你一个吧,需要盖那么大吗?

    “图书馆……”顿了好一会。茉里纱细弱蚊吟的声音轻轻响起。

    “什么?”我没听清楚。

    “那个……是图书馆。”

    她突然转过头来,眼睛里的淡然冷漠终于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地感情,三分地懊恼,七分的羞涩,就仿佛是被逼急的兔子似的。正以玻璃为媒介魄力十足的与我对视着。

    “呃。没,没什么——”

    我吓了一大跳,喃喃应道,心里却在将那只死肥猪千刀万剐——难怪那房子感觉像是匆匆做好一般,估计这次的阴谋,从我那天晚上赢了以后就已经开始在死肥猪脑海里酝酿实施了。

    气氛顿时沉默起来,本来就不善于说话的三无公主更是目无表情地站在我身后。一副如鱼得水地样子。尴尬的只有我一个人。

    “咳咳,对了。刚刚在门口是怎么回事?谁教你要那样做地。”

    我不自然的咳嗽了几声,仔细回想的话可以现,茉里纱的四次招呼中,每次的方式都有所不同,恰当点形容是一次比一次暧昧,最后一次更是露骨,我可不认为她是会做出这种曲意逢迎姿态的女孩。

    “那个……吗?”茉里纱沉吟片刻,小手轻轻一翻,变魔术似的拿出了一本书递给我。

    “从这里学的,侍女的方法。”

    我接过过看,一连串遍布整个封面的文字立刻便盈满了我的视眶。

    年轻力壮的单身男爵和他漂亮可爱的侍女们不得不说的睡前小秘密!!?

    这……这种充斥着吐槽点的书名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种书是打哪来的?”我作状欲昏的看着封面。

    “搬运皇宫书库时现的,因为与现在的工作有关,想作为参考便留了下来,需要吗,我亲爱的主人,有一整个系列。”三无公主依然用那没有一丝感情波动的语调答道,然后刷刷的又拿出十多本类似的书。

    《精力旺盛的单身子爵与娇小可人的女佣们的床上小游戏》、《蝴蝶伯爵夫人和她的骑士们的**一天》……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些带有强烈暗示性和可吐槽性的满满一摞子书籍,一时竟然无话可说。“扣押!!”

    愣了一会儿,我将这些书统统移到另外一边,斩金截铁的说道。

    “你还没有到看这些书的年纪。”

    我站起身子,在她软呼呼的肉包帽子上揉了几下。在她困惑地眼神中将书收了起来,马不停蹄移动到楼上的房间,准备“毁尸灭迹”,不过,没想到暗黑里竟然也有这些书啊,嗯嗯,内容也……

    我随手翻了几页,一边点着头。该怎么形容呢,暗黑大陆的词汇量之丰富精妙,描写之细腻生动,丝毫不比号称上下五千年积累的中华民族啊,博大精深,嗯,十分的博大精深!

    “说起来,呃。茉里纱,你究竟打算做点什么?”

    将书仔细的藏好,确认即使是一只老鼠也现不了以后,我才回到楼下大厅,看她依然呆呆的站在那里。我不由好奇问道,或应该说,你究竟会做什么?

    这似乎是我第一次正式叫她的名字,总不能和以前一样继续叫她公主殿下吧。

    “什么都会。”她保持着姿势不变,身子转了一百八十度面对着我。

    拜托别说出这种引人遐思地答案好吗?我懊恼的摇了摇头。上下打量着她。牛奶一般细腻白皙的肌肤,如同洋娃娃般娇小精致的身段,还有那一身修剪得体的华袍,一看就知道是哪个名门贵族家的千金小姐,我不禁怀疑,她有生活自理的能力吗?我出去历练以后,她独自一人在家。会不会活生生的将自己饿死?

    难道我必须再雇佣一个侍女照顾她?话说。这样一来,究竟她来我这是当侍女。还是当主人?我地头又开始疼起来了。算了,不管她。

    不过,这次我算是看走眼了,当夜幕降临,肚子如同闹钟般准时的叫了起来,为了庆祝乔迁新居,我正准备叫上三无公主一起外出*的时候,一股诱人香味大老远的就飘了过来,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原本空空如也地餐桌上面,不知何时竟然摆满了让人垂涎欲滴的菜肴。

    另外一边的茉里纱正端这一盘冒着热气的酱肉片摆在桌子上,她身上系着一条白色围裙,那顶肉包形状的大帽子,估计是因为不大方便而被取了下来,一头乌黑齐腰地长顺着她地肩膀垂直倾洒,脸上的纱巾也摘了下来,如果忽视那副缺乏生气的表情,此刻的她无疑能让任何男人都为之惊艳。

    “主人,晚饭已经做好了。”

    她让过身子,并将椭圆形餐桌上位于主人位置的椅子拉了出来,相信即使是眼光最毒辣的侍女长,也无法再对她的姿势挑剔什么,当然,还是要排除掉她地表情在外,侍女摆出这样一副臭脸可不行。

    这可是公主殿下地伺候呀,我满怀感激的坐了下去,看着一桌丰富地菜肴直流口水。

    “那么,我先告退了。”服侍我坐下以后,茉里纱鞠了一躬。

    “你要去哪,不一起吃吗?”我回过头,疑惑的看着她。

    “主人用过以后,在厨房吃。”她简洁的答道。

    张大了嘴巴,我刚想说点什么,却突然一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目送着她的身影离去。

    我并不是那么讲究规矩的人,让辛辛苦苦做好一桌饭菜的茉里纱。一个人就着昏黄的烛光蹲在厨房角落孤零零的吃残羹剩饭,光到想这种情景,已经让我觉得自己在虐待萝莉了。

    但是很可惜,小幽灵刚好在这时候醒了,并且两眼放光的看着这一桌佳肴,她从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出现,这点我是知道的,衡量轻重,所以我还是抑制住了将茉里纱留下来的冲动。

    “哇哇!!”

    茉里纱的身影消失以后,小幽灵便迫不及待的从里面转出来,粉红小舌不断在樱唇上舔舐着,一副饿鬼投胎的模样。

    “喂喂,注意形象……”我的话还没说完,她整个人就飘在餐桌上面,连手都没用,嘴巴努力撑地大大的,“啊呜”一声便叼上了一块巨大的肉排。

    这算哪门子圣女?小狗还差不多,我溺爱的看着她满嘴流油地与肉排奋战的狼狈模样,不禁哑然失笑。

    满满一桌菜肴,不到片刻的功夫就见底了,别误会,我可没这么好的胃口,起码有三分之二的食物是小幽灵吃掉的,真不知她那盈手一握的小腰究竟该如何装下这些东西,还是说是幽灵可以无视空间法则?这种规则也太胡扯了吧,仿佛只要是外星人就一定能从手中嘴里眼上出xx死光一般的设定。

    当她的魔手伸向最后一点剩菜的时候,我连忙一个从天而降的手刀敲在她脑袋上面。

    “呜哇!!”

    遭到突袭的小幽灵终于从美食的诱惑中回过神来,杏眼圆睁的瞪着我。

    “竟然敢打扰本圣女就餐,这次别以为可以轻松的打过去,做好成为深海万年巨型霸王章的粪便的觉悟吧。”

    对食物的怨念让小幽灵瞬间爆,她一副恶狠狠的可爱表情,嘟着满是油腻的小嘴朝我直扑过来,可惜姿势实在欠缺攻击力,看起来到更像是主动投怀送抱。

    “我管你呢,也不怕吃坏肚子。”

    我一个闪身,让她扑了个空,然后从侧面锁住她的小腰,大手用力的在那形状优美的臀部上拍了一下,让茉里纱吃残羹剩菜已经够狠心了,若是连点残羹剩菜都不留的话,我铁定要遭雷劈,这小幽灵也该是时候消停一下了。

    “好了好了,以后天天都会有,别一餐就给撑死了,多不划算。”我捏了捏小幽灵雪腻的脸蛋,并在她香喷喷的唇上亲了一口,她才悲鸣着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