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鲁高因的商人们
    在我考虑着是否要找个人问路的时候,喧闹之中一阵几不可闻的清脆敲打声引起了我的注意。

    富有节奏感的敲击,如同脉搏一般跳动着,蓬勃而有力,不禁让我想起了罗格营地的恰西,不知道那个老实可爱的野蛮人女孩现在过的好不?是不是正在为没有好的装备修理而愁眉苦脸?

    顺着敲打声,我很快就来到了转角处的角落,一座热火朝天的铁匠铺,人还未近,就已经感觉一股惊人的热浪直袭而来,在这种大热天里简直是要人命,而让人惊讶的是,在这种温度里,一个一头红色垂肩曲,身着单薄的白色衬衣,下面配一条蓬松的长裤,大概三十来岁的女人,竟然高举着锤子站在炙热无比的火炉旁边卖力敲打着,*的香汗已经浸透了她的上衣,让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完全凸显出来。

    从那富有节奏和力量感的敲打声中,即使是我这个外行人也知道,她的水平可比恰西好多了。

    “哟,客人,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请尽管吩咐。”

    见我远远的走上前来,她放下手中的锤子,随手拿过一条毛巾擦了擦汗,热情的对我说道。

    “我的名字叫法拉,法拉.蒂亚,你可以称呼我为法拉,您似乎很面生,是从罗格营地远道而来的打败安达利尔的勇士吗?那可真是不得了。”

    这位叫法拉的铁匠口才远比恰西圆滑,若我真的如她所说的是刚刚打败安达利尔的冒险,恐怕现在已经稍微得意起来了,这可是商人下手的最好时机。

    不过,她的名字竟然也叫法拉,和罗格营地那法师公会的死老头一样,天啊,她的父母太缺乏审美观了,竟然取了和那怪老头一模一样的名字。

    “你这里有什么买,我可以看看吗?”

    我含笑点了点头。算是承了她话里地恭维。

    “当然可以,客人您随便看。”

    看我不大好糊弄的样子,她也没再多说。而是欠了欠身子,示意我进入铺子里面。

    这里可不像恰西那那么寒酸,里面摆放着数十把闪闪光的武器和盔甲,将整个屋子都照地亮堂堂,可惜大多都是白板装备,偶尔有几件蓝色的,属性也不好不到哪去。即使是这样,也能看出她的水平比恰西好上不止一筹,恰西那里可是连件白板装备都没有,当然,这跟阿卡拉她们的限制也有关。

    “这些武器对您这样的高手来说,可能还看不上眼,但是却不失为一把不错的备用装备。您看看属性。由我制作出来的,可比同类别地白板武器好上很多……”

    法拉.蒂亚滔滔不绝的一把又一把的介绍着,的确有几件名字前面增加了“超强的”前缀,或攻击防御,或耐久,都增加了那么一点点,有件白板硬皮甲上面甚至开了一个孔,法拉.蒂亚告诉我,这件硬皮甲可是自己的杰作。一般人她还不卖,看在我高大威猛,英俊不凡,前途无量的份上,给我打个七五折。3000金币就行了。

    汗一个。再呆下去我可能真地要被她那张能说会道地嘴巴给绕晕了头,买下一大堆无用的垃圾了。我连忙打断了她的介绍。

    “蒂亚小姐,对不起,我的备用装备已经足够了,而且这几天收获不小,多余出了一些,不知道你这里提不提供贩卖?”

    “哦!?那当然,呵呵,我第一眼就看出来了,你一定是位强大的战士,这些武器对你来说根本就是多余的。”

    听见我并不想买她的装备,法拉.蒂亚心下有点失望,不过收购武器对她来说也能赚上一笔,所以她瞬间就打起精神,再次露出营业用的热情笑容。

    当下,我将从下水道得来的十几件装备一股脑拿了出来,除了死亡弓箭手精英掉落地金色戒指,幽暗蝙蝠精英的蓝色卓越头盔,还有在罗达门特那里的收获以外,其他包括死亡弓箭手精英掉落的白板鳞甲和几件蓝色装备在内,还有大量的箭矢和十字弓弹,这些都要卖掉,虽然不是什么好货色,但是比起法拉.蒂亚店里地就要好上那么一筹了。

    “哦哦,这个……”

    法拉.蒂亚目不暇接地将一件一件装备捧在手上,特别是几件蓝色装备和白板的鳞甲,更是让她高兴,要知道她自己能制作上限地也仅限于锁环甲这一等级的装备,而且成功率低的惊人,鲁高因的冒险更是不会将这类高级的装备贩卖,在暗黑,不光装备的暴率奇低,损耗也相当的惊人,一个冒险队伍三至五个队员,每个队员都要准备上好几套装备,备用装备,加各种属性装备,抗魔法装备,抗物理装备,即使是一个精锐的冒险小队也未必能凑齐,哪来的多余装备卖出去?

    “这些怎么卖?”

    将最后一件取出来以后,我直截了当的问道。

    “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我直接估价,然后卖给我,另外一种是放在我这里拍卖,我取5%的利息。”

    法拉.蒂亚一边打量着装备一边熟练的回答道。

    “恩——,直接卖掉吧。”

    我沉思了一会,最终决定还是直接卖掉,这些装备的大概价格我还是知道的,而放在这里贩卖的话,又不是正规的拍卖行,我可不担保法拉会不会做什么手脚,虽然我不在乎这几个钱,但是也不想被人痛宰一顿。

    “对于一个陌生的商人来说,这的确是个英明的决定,但是你很快就会现,我法拉是一个诚实守信的商人。”

    法拉蒂亚很明显看出了我的算盘,她到也不介意,这是人之常情。

    “我正是那么期待着。”我笑着应了一句。

    “客人,你是想要金币,还是宝石?”结账的时候,法拉蒂亚问道。

    “哦,这个怎么算?”

    “宝石在冒险交易之间较为流行。现在市场上宝石与金币的兑换率最低是1:1500,这个价格动荡比较大,如果你想兑换宝石的话。我就算你1:1500的比率吧。”

    “那给我宝石吧,最好是碎裂地钻石。”

    我点点头,法拉并没有骗我,在上次托克为我导游的时候貌似也随口说过这个比率。

    到最后,十多件装备共卖了27450个金币,一共宝石,法拉给了450个金币和18个碎裂宝石。其中包括9个碎裂的钻石,这可是大消耗品,渡过刚刚开始地不适应期以后,最近小幽灵有变本加厉的趋势,估计以后碎裂的钻石对她来说就成零食了。

    而从罗达门特那的宝箱里得到的一些普通的珠宝饰,据我看来,这些珠宝饰的历史都十分悠久。估计每一件都价值不菲。但是法拉蒂亚遗憾地表示她这不收这些东西。因为没人会来这买这些东西,毕竟她这里是武器店呀。

    从铁匠铺走出来的时候,我才现自己真的是蠢的可以,莱恩不就是大商人吗?交给他卖掉就行了,不过在这之前得先留一些给莎拉,维拉丝和爱丽丝,她们才是一切的前提,我最重要的宝贝,恩。丽莎阿姨也留几件吧,以前老是在岳母大人那蹭饭,总得意思意思才行。

    打定主意以后,我继续在周围闲逛,鲁高因这的冒险商人十分自由。不像罗格营地那样受到束缚。如果把罗格营地形容成共产社会大公社大锅饭制度地话,那么鲁高因这无疑是资本主义。能来到鲁高因地冒险都已经具备一定经验,因此冒险联盟也不会再限制商人和冒险之间的交易,不过,太过分也不行,比如说大量贩售回复活力药剂,大量制作高级黄金装备等等,当然,这也得有那个实力才行,就拿法拉蒂亚来说,她至多也只能制作白板锁环甲这样的程度而已。

    在这其间,我见到了一个怪老头,名字叫雷山德,大热天依然穿着一身厚厚的衣服,一手拄着根精致的拐杖,另外一只手托着一个绿色水晶球,脾气拽的可以,去到第一句话就是。

    “小鬼,我并不信任你,你可能和那只该死的狡猾老鼠——艾吉斯一样诡计多端,如果你需要药水的话,我可以为你制作,当然,你必须提前支付三倍的价钱,为什么?哦,老天,我刚刚说过吧,因为我不信任你,而且还有几十个冒险排在你前头预定呢……”

    这老头地脾气真怪的可以,明明还有解毒药剂和溶解药剂,但是他偏偏就是不卖,理由只有一句,我不信任你,汗一个,我还懒得理你呢。

    一脸无奈的告别这个怪老头以后,没走多远我就遇上了另外一个大名鼎鼎的魔法商人,卓格南,据托克说,这个卓格南以前也曾是法师公会的一份子,大概是现自己地资质太差,所以很快就转而成为一个商人,也找到了属于自己地真正道路——他在制作药水和卷轴上面竟然表现出了不错的天赋,现在已经是法师公会以外最大地药水卷轴制作商。

    很显然,卓格南比那个雷山德可会做生意多了,见顾客上门,他立刻笑呵呵的走上来。

    “哦,尊敬的客人,你似乎很面生,是刚刚打败安达利尔的勇士吗?我知道,要打败她并不容易,但是在鲁高因的历练中,你会遇到更大的麻烦,我叫卓格南,或许你应该看看我为你们这些可敬的冒险准备了什么。”前头和法拉蒂亚的介绍差不多,不过让我感到诡异的是,为什么他们都知道我是刚刚从罗格营地来的,难道他们已经将鲁高因每一个冒险的模样都记住了?不可能吧,更诡异的是,我现在穿着斗篷罩着脸,究竟他们这个“你似乎很面生”是打哪里来的根据?难道是凭着气息?开玩笑,这又不是七*珠!

    不过,卓格南和法拉蒂亚这两个人都给我一种奇妙的感觉,隐约觉得他们并不简单,法拉蒂亚还好说,托克也说过,她年轻时也是位骑士,似乎曾经不辞辛苦到库拉斯特接受了撒卡姆的圣骑士训练,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在这当起了铁匠,至于这个卓格南,虽然他自称只能放点小火球,但是直觉告诉我,不可能那么简单。

    卓格南这贩售的是一些辨识卷轴和药剂,至于回城卷轴,因为是抢手货,所以依然要预定,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冒险会将装备放在这里代为出售,所以也能经常在他这买到一些便宜实惠的装备,只是可惜的是,卓格南并不会制作溶解药剂和解毒药剂,需要这两种东西的话,还是得去雷山德那里忍受他的怪脾气才行。

    离开卓格南的店子以后,我继续漫无目的搜索着自己的旅馆,不过,目光很快又被一个小店给吸引住了。

    这是一个十分标新立异的商店,在喧闹的大街之上,一间破旧的仿佛风一吹就能倒的木屋,静静的坐落在一个十分不起眼的角落里,只有木屋门前顶上随风摇摆的破旧木牌在说明,这的确是间商店没错。

    木屋门前的架子上摆放着一些书籍和陶瓷,均铺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里面卖什么则不得而知,架子旁边的小木椅上坐着一位老人,正悠闲的啜着一口酒,一副爱买不卖的样子,而他的脚下则是趴着一条和他同样老的褪毛老狗,正有气无力的吐着舌头。

    不起眼的破旧店子,神秘的商品,老人与狗,这一切的一切加在一起,给人一种神秘而沧桑的感觉,就仿佛rpg里的超级隐藏商店一般,而那位老头,在瞬间也被我定义为和扫地僧同一个级别的隐士高手。

    如此富有挑战性的地方,怎么能错过,这一刻,我的灵魂熊熊燃烧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