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下水道2
    我二话不说,朝最前面一个蹒跚而行的沙地骑士就是一个熊扑,也不知道是因为长多了一双手还是怎么滴,这些沙地勇士的平衡感有些欠佳,导致移动速度和攻击速度都比较缓慢。

    “碰——”

    在比野蛮人还要狂暴的力量面前,这个沙地骑士的四把长刀来不及落在我身上,就已经一掌打趴在地下,背部朝天的摔了个狗吃屎。

    可怜的小家伙,算了,你还是暂时在地上歇着吧。

    我怜悯的看了它一眼,然后毫不犹豫的一脚踏在它那光秃秃的头骨上,与此同时,左右前方各已经包围着一个沙地骑士,3个沙地骑士,12把长刀齐齐向我身上落下,我甚至已经听到后面凯特他们的惊呼声。

    我不屑的吼了一声,反将身体迎了上去,硬生生的让12把长刀落在自己身上,乘此间隙,两只手掌像单手抓篮球一般,掌指扣住左右两边沙地骑士的头颅,将它们凭空吊了起来,然后甩向前面,将对面几个迎面扑来的沙地骑士砸的人仰马翻。

    在暂时搞定两边的敌人以后,正前方的沙地骑士则是成了我的主要目标,几掌将它打的东倒西歪,毫无还手之力,最后在惨叫声中结束自己的生命。

    干掉一只沙地骑士以后,我才才将注意力转移到被我踏在脚下的那只,这可怜的小骷髅,像是被人用手指用力的摁住背壳的螃蟹一般,六只手脚拼命在地上挣扎着,可惜在我的“魔脚”践踏下却丝毫挪动不得。

    算了,就这样继续踩着吧,感觉还不错。

    我眯着熊眼。将注意里转移到重新整理好队形扑过来的沙地骑士。

    一共9只沙地骑士,在我的肆意地玩虐下也只撑了四五分钟,等我回过神来,小雪和剧毒花藤早已经将30多只燃烧死尸变成30多堆骨头碎片,正眼巴巴的看我将最后一只沙地骑士毙于掌下。一脸的幽怨。

    哎,一时失手,真是不好意思,我打了个哈哈,突然脚下微微一动,我才想起原来还有一只活的被我一直踩在脚下。

    “这还有一只,就留给你们吧。”

    我用力的跺了几下脚,才不甘心地大手一招,故作豪爽的将脚下这只剩下半口气的沙地骑士让给了小雪和剧毒花藤,老大吃肉。总也得让小弟喝几口汤不是吗?至于它们要怎么分配,那就与我无关了。

    “天啊,大人,您的防御实在太高,太厉害了。”

    见我收拾好战场,带着小雪二宠走回来,凯特的脸上除了惊叹。还是惊叹,能面不改色的承受三只以上的沙地骑士的四倍攻击的冒险不是没有,但是这些人至少也是30级以上。

    对于凯特的惊叹,我则是微微一笑,也不谦虚,因为纵观自己全身上下地属性,我对自己的皮糙肉厚也是最为满意,撇开身上的极品装备不说,熊人变身增幅60%的防御,131%的生命。橡木智的60%生命,如果拿上权杖,打开抵抗光环,还能增加个70%的防御,已经比一个30级地装备精良的圣骑士开抵抗光环后还要高了,什么?还不够,好吧,那么再来个冰封装甲,不单有30%的防御加成,并且附加冰冻敌人的功能。够了吧。

    所以,现在我很是有那么几分自信,除非是被精英级以上的怪物团团围住,或是面对几百个远程攻击怪物,否则大多数的物理攻击我都可以无视掉。若是以后能再爆个加野蛮人二阶技能“大叫”的专属头盔。哪怕是1级的大叫也能+100%的防御,想到那时候的自己。我都觉得有点欺负人了,对于精英级别以下地怪物来说,这不明摆着等同于套上一个“物理攻击无效”的属性吗?

    在佣兵二人组带领下,四人在下水道里兜兜转转了不知多久,据说霍克说,因为下水道的特殊地形,虽然我们已经在里面走了几近十个小时,但是却并未前进多少,这里仍属于下水道的外围,想到真正走到下水道的最里面,也就是鲁高因城的正中央地下,起码要花上四天,这还是按照以前怪物稀少时的估算。

    而在下水道外围这段时间里遇到的怪物,除了燃烧死尸和沙地骑士以外,还有一种叫干尸的怪物,这些干尸的样子,就如被剥掉皮地走动行尸,一身纹理分明的肌肉线条,活脱脱一副生物室里的标本模样,简直比那些烂肚烂脸的腐尸还要恶心几分。

    不过,这些干尸也是实力较为弱小的佣兵们地最爱,因为他们地行动缓慢,虽然防御高了一点,但是佣兵完全可以耐着性子将它们一点一点的磨死,而且它们地暴率也不错,只是有一点要注意的是,这些干尸死了以后,尸体会立刻散出弥漫的毒气,所以最好是绕到后面将它们干掉,否则等它们一死,也会现前面的通道已经完全被毒气堵住,几个小时也不一定散的了,当然,也可以选择直接穿越这层毒气雾,只要你的抗毒高,而且能忍受得了那股恶臭的话。

    “大人,我们在这里休息一晚吧。”

    一处较为干燥的角落里,凯特如是说道,我点点头,这两个人的几次表现,已经让我完全相信,撇去那些怪物不说,下水道对他们来说熟悉的简直就如同家一样,也难怪格雷兹会选上他们。

    而我们的茉里莎公主殿下,则是默默的站在那里,两眼平淡如水,整个人散出一种淡然自若的气息,从开始到现在,我一直没有见她露出过第二种表情,而且她的沉默寡言也达到了专家级的水准,只要是能用身体表达出来的意思,她绝对不会用声音去表达,托人类肢体语言丰富的福。她到现在一个字也没说过,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嗓音如何,是不是哑巴。

    简单地去形容,就是她这个人,非常的没有存在感。

    这并不是我的错觉。一行四人,我们三个是负责保护的保镖,茉里莎公主才是队伍里的说话人,但是不单是我,连凯特和霍克也经常忘记她地存在,就比如说这次休息的建议,也是凯特先问了我,然后才恍然想起我也只是个陪同,旁边那个不起眼的小不点公主殿下才是这次的正主,连忙一脸赔笑的补充着向她建议。换来的是茉里莎公主的轻轻点头,她似乎已经习惯成自然,也并不在意自己的存在被无视。

    整是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女孩,我轻声的嘀咕着,熟练地扎好帐篷以后,再次看了她一眼,便一头转了进去。

    “嗯……”

    “怎么样。我们目光如炬的圣女殿下也没则了吧。”

    帐篷里,我看着一脸思索的爱丽丝笑道。

    “呜

    小幽灵出困扰不甘的可爱鼻音,一双闪亮的银色眼睛凶猛的盯着我。

    “好了好了,睡觉吧,早睡早起身体好。”

    我将兽皮毯子铺好,一把拉过郁闷不已的小幽灵,抱着她那香喷喷地身子躺了下去。

    “呜等着瞧吧,我一定要揭这个所谓的公主殿下的真面目。”

    犹自不甘的小幽灵气呼呼的从我怀里钻出一个小脑袋,信誓旦旦的说道。那的气势,就如同侦探小说里的废柴警部在自信满满的阐述着自己自以为是的推论一般。

    “是我地无所不知的圣女殿下。”

    一个温柔的吻,顿时将气势满满的想要继续表宣言的爱丽丝给堵住。

    第三天,凯特二人终于确认,我们现在已经踏入了下水道的内层,里面的怪物将变得更多,实力也更为强大,就算是没有生突变的以前,也很少会有冒险队伍会来到里层历练。一般只是在外层兜转,而在最里层,也就是鲁高因的下水道正中央部分,根本就没多少个人去过,凯特和霍特也只是听闻而已。

    而这里的里层。据凯特说。有一种十分恐怖地怪物,燃烧的死亡弓箭手。顾名思义,从燃烧死尸那附带火属性的物理攻击就可以推断出,这些燃烧的死亡弓箭手射出的箭矢也一定附带着火伤害,甚至可能是射出火焰箭。

    我地推断立刻得到了凯特地证实,这种叫燃烧的死亡弓箭手地怪物,射出的就是正宗的火焰箭,虽然与亚马逊的火焰箭相比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也不可小看,在以前,三四个这样的燃烧弓箭手就已经足够让一队佣兵队伍头疼了,而现在,谁也不知道变异以后的下水道会有多少燃烧的死亡弓箭手聚集在一起,因为遇到它们的人,都已经死了。

    即使是对我有着极大信心的佣兵二人组,脸上也隐约的透露出一层焦虑。

    “那以前你是怎么对付这些燃烧的死亡弓箭手的。”我不由的好奇问道。

    凯特霍特两人的脸上一红:“如果不超过四个的话,我们会事先埋伏在拐角处,可以绕到它们后面偷袭的话就好办多了,不行的话,就必须冒一定的风险,先扔出一件物品,吸引它们的第一轮的齐射,然后再乘机逼近它们,幸好它们的智商不高,每次攻击总是会集体齐射,被近身以后也不会逃跑。”

    原来是这样,我点点头,很简单,也很实在的办法。

    正如凯特所说的那样,我们已经进入了下水道的里层,消灭了一波干尸和燃烧死尸的组合以后,走了刚刚不到一个小时,前面的小雪就出警惕。

    “喀……拉……,喀……拉……”

    一阵十分细微的骨骼摩擦声传来,如果不细心的话,根本就注意不到,凯特和霍克两人的脸色顿时大变。

    能出这种响声的十有*是骷髅型怪物,而沙地骑士和燃烧死尸都是活泼儿,就算没有敌人,它们也会来回走动。因此远远的就能听见它们的骨骼摩擦声,十分好辨认。

    而眼前的敌人,明明感觉到杀气就在转角地通道对面,却只出如此细微的声音,按照在罗格营地时的经验。十有*是不喜移动的骷髅弓箭手。

    我一脸询问的向凯特望过去,他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这下可怎么办呢,要是对面有上百只这样的燃烧死亡弓箭手的话,即使是我也没有那个把握冲过去呀。

    “有没有办法知道它们的数量?”

    听到我这样问,凯特愣了一愣,然后点了点头。

    “如果只是探测数量的话,我想应该没问题。”

    很明显,他并对这次的行动并不看好,估计是想建议我绕道而行。

    只见他轻轻的向前挪移着,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小心。为了保持不出一点响声,他甚至把鞋子也脱掉了,*着双脚悄然无息,一段十多米的距离,他足用了几近十分钟才走完,来到拐角处,他停了下来。拿出一个面镜子,然后捏着镜子的边缘缓缓伸了出去……

    骤然间,他脸色一变,捏着镜子地手也不小心的抖动了一下,而就在这一刹那,一道红光穿过镜子,“啪”的一声,整面镜子顿时被射出碎片,掉在地上。

    凯特捂着自己的手,轻轻的退了回来。张开手一看,他捏着镜子的两只手指已经被烫伤了。

    我立刻拿出十多瓶轻型治疗药剂递给他。

    “没事,只是擦到一点,损失了几点血罢了。”

    凯特受宠若惊的拒绝道,但是在我强烈地要求下,他还是收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放到自己的空间里,对于他们这些实力较弱的佣兵来说,药剂可是奢侈物,就算是轻微的治疗药剂也十分宝贵。更何况是轻型的治疗药剂。

    霍特我也同样给了十瓶,至于另外一位,我犹豫了一下,为了不让这个存在感稀薄的公主殿下感到不公平,我同样拿出了一些递给她。里面还夹杂着几瓶法力药剂。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的动作似乎顿了一顿,等我有点不耐烦了。她才从宽大的衣袖里伸出小手,将药剂接了下来,而乘着这个空挡,我也终于能够一睹她地小手的庐山真面目——和她的个子一般,十分纤细,修长,白皙的如同牛奶,让不不自觉的联想到,若是用这双手去弹钢琴的话,究竟能演奏出何等优雅的乐曲呢?

    正在我一愣神之间,那双小手已经缩了回去,我回过神来,看着凯特。

    “大人,有三十只以上,而且其中有一个精英。”凯特的声音哟点哆嗦,无论是数量,还是精英级的怪物,都不是他这样的佣兵敢去想象地。

    “不,我的意思是说,最多不超过多少个。”我摇了摇头。

    “大人,您……”凯特明显一愣,他本来以为报出数量和精英级的存在以后,即使是他也会明智的选择回避,没想到却得到出乎意料的答案,看着样子,他似乎还想去挑战一下。

    “无须多说,你只要告诉我就行了。”我强硬地回答立刻让凯特闭上了嘴巴。

    “是地,虽然没有看个大概,不过我估计应该不会超过一倍。”他最终咽了一口口水,无奈的答道。

    一倍,也就是不超过六十只?这样地话就没问题了。

    我看了其他三人一眼。

    “你们在这等我,记住,不要乱动。”

    也不等他们回答,就径直变身狼人,带着小雪和剧毒花藤。另外四只鬼狼也被我全部聚集起来,橡木智则是远远的跟在我们后面,努力的用自己的灵气将每一个战友笼罩起来。

    将抗火的装备全部穿上以后,我和小雪它们,在凯特二人的惊呼声中冲了出去。

    “嗖嗖……”

    还没等我转过头看见这群该死的弓箭手,眼前就一阵火红,似乎有无数道红光齐射过来,打在身上火辣辣的疼。一股轻微的焦作味直冲入自己灵敏的鼻子里面。

    我怒吼一声,转过身子,只见对面一群密密麻麻的火红色骷髅,手持着鲜艳的战弓,其中有一个红的紫,很明显就是凯特所说的那个精英。

    冲,乘着这个间隙望前冲,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带着小雪它们,一往无前的冲了上去。

    直到在其他三人的眼中,连身后的最后一只鬼狼也在消失在拐弯处,我的嘴角才微微弯过一道弧线。

    刚刚一切的小心和谨慎,都只是我故作出来,逗你们玩呢,我可没忘记跟在自己身边的,还有一个似敌非友的公主殿下,怎么可能在她的面前将自己的老底展露出来。

    空投围杀——

    在我的命令下,许久不曾用的自创战术终于再一次施展开来,跑在周围的鬼狼突然一阵波动,然后如同幽灵一般消失不见,而在下一刻,骷髅群里顿时传来一阵骚乱。

    而这群骷髅的第二轮攻击,只有将近二十箭射出,在小雪的带领下,五只鬼狼已经成功的将差不多三分之二的弓箭手给拖住。

    而这二十多根火焰箭矢,对于我和剧毒花藤来说根本就不疼不痒,第三轮,只有不到十根左右射了出来,鬼狼已经成功的吸引了所有燃烧的死亡弓箭手的注意力,而这时,我和剧毒花藤已经冲了上去。

    靠近以后,第一件要做的,就是取消变身,将早已装备好的神语法杖拿在手上,如此密集的骷髅群,不用点法术还真对不起自己。

    一个一米多直径的熔浆巨岩在我手中飞了出去,将一条直线的骷髅辗成碎末,最后在骷髅群的中央爆了开来,熔浆巨岩过后,是一道熊熊的地狱之火,如同激光般的转过一个扇形,扇形内的一切骷髅顿时化为骨水。

    这样就ok了,看着最后剩下来的十多只燃烧的死亡弓箭手,包括那只贼溜的精英,我扭着四肢松了松筋骨,并未再出手,甚至让小雪它们尽量的“尽兴”一下,慢慢来,好好玩,不要那么快的敌人消灭。

    若是被佣兵二人组知道我只用了不到一分钟,就将将近六十只在他们眼中极为恐怖的怪物消灭,不知道会不会吓的晕倒过去,至于那个公主殿下,也要小心防范一下,可不能让她高估了我才行……

    我干脆一**靠在墙脚上,饶有兴致的看着小雪它们戏弄剩下的十多只骷髅,尤其是那只精英,更是受到了重点的待遇,剧毒花藤和小雪甚至为了虐待它的权利,差点翻脸呢,真是可怜的家伙。

    我到是低估了它们的能力,到最后,十多只骷髅,硬生生的被拖了将近十分钟才完全消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