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百章 鲁高因之王的野心
    第二天大早,我来到了法师公会,塔伦正在自己的书房里,听到是我,连忙站了起来。

    “塔伦会长,已经和国王陛下约好会面的时间了吗?”

    双方寒暄几句,我立刻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因为我现在十分想出城外一趟,去见识一下这里的怪物,几近一个月没活动身子了,手痒的厉害,不知道鲁高因的怪物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是的,大人,昨天您走后我就立刻去了皇宫一趟,鲁高因王对您似乎也很感兴趣,并告诉我,会面的时间随时都可以,越快越好,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大人您今天早上就能去一躺。”

    “哦!?”

    我应了一声,本来依照塔伦估计的两三天时间,我也正好乘这几天时间出外面走一走,没想到鲁高因王到比我还急了。

    “也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动身吧。”

    在塔伦的带领下,我们缓缓朝皇宫的方向走去,不过一路上,塔伦总是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

    “不知道鲁高因给你的感觉怎么样?”

    许久,塔伦才硬生生的憋出一句。

    “很好,特别是冒险乐园和双子海。”

    我颇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不,啊,这个,该怎么说呢?其实我是想问,不知大人觉没有,鲁高因城内的士兵和冒险之间……”

    塔伦吱唔了一阵,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直白的说道。

    “冒险和士兵?”

    我提高音调,不明白为什么塔伦突然会问到这个问题,不过还是仔细回忆了一下昨天下午的见闻。

    “我到也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不过总觉得……好像士兵不大喜欢冒险,总感觉没什么好脸色的样子。”

    我皱皱眉头,这样一说。我到还是真有那么点疑惑,为什么士兵会表露出这种态度。冒险与士兵应该是井水不犯河水才对呀,退一步讲,冒险们为了整个暗黑大陆的存亡在奋斗,你们这些士兵不尊敬也就罢,但是特意刁难的话那就太过分了,于情于理来说都不应该生这种事情。

    “看来大人也察觉到了这一点,那我就直说好了。s”塔伦苦笑几声,压低声音说道。

    “难道是冒险在城内犯事?”

    “并非大人您所想的那样,大部分冒险都是安分守己的。即使有人闹事,我们这些管理也会马上进行调解。”

    “那么究竟是为什么?”

    “所以说,这并不是因为冒险惹的祸,而且,也不是士兵讨厌冒险。”

    鲁高因地皇宫大门已经近在眼前“而是鲁高因王不喜欢冒险啊。”

    塔伦停了下来,看着我说道。

    我并没有做无谓的猜测,而是静静地等待着塔伦的解释。

    “试想一想。有哪个王愿意如此多不收自己约束的强大力量在自己的脚下出没呢,恐怕他也是寝食难安吧。”

    “的确如此。”

    这么一想也有道理,换做是我,只要想到自己身为鲁高因之王,而皇宫外面,却只要随便几个转职杀进来或许就能把自己干掉,恐怕我也不乐意。

    “因此,这个雄才伟略的鲁高因之王似乎打算拉拢冒险,并创建了一个皇家冒险公会,凡是加入公会的冒险都能受到特权。而那些没有加入的冒险则是百般刁难。

    “他就不怕惹火了其他冒险,偷偷把他干掉吗?”我汗然,这个鲁高因之王脑袋还真是秀逗了。

    “当然了,他并没有那么愚蠢,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给予皇家冒险公会地冒险特权,并不敢对其他冒险怎么样?”

    “那为什么现在会展到这种情况?难道是他认为现在皇家冒险公会已经有足够的力量与鲁高因的其他冒险抗衡了?”

    我皱起了眉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鲁高因之王也实在太愚蠢了点,要知道,鲁高因的冒险。对于那些第二世界的冒险来说,无疑是跟婴儿一样脆弱,要是真出动了冒险联盟的底线地话,随便拉回几个高级冒险,都能将这个所谓的鲁高因之王杀的片甲不留。而且。我也不认为这些心高气傲的冒险会甘心为一个普通人卖命。

    “恰恰相反。”塔伦的回答证实了我猜测。

    “当初皇家冒险公会的确招收了不少冒险,不过那些人也只是为了暂时图个方便而已。离开了鲁高因,谁还会继续听他的话,而鲁高因之王也不满足,因为他也知道,鲁高因的冒险只不过是一群婴儿而已,他想要的是哈洛加斯,甚至是第二世界的冒险,这样他才拥有自保地能力。”

    “其实,我们冒险联盟从来没有要想过干涉鲁高因之王的权利,为了避嫌,我们甚至没有在鲁高因任命长老,但是,皇家多猜忌呀……”

    塔伦无奈的摇了摇头。

    “因此,一直无果之下,鲁高因之王的脾气也越来越暴躁,似乎开始变的不理智起来了,如今鲁高因的冒险里已经有了不少怨言,所幸那些士兵还不敢对冒险——特别是转职怎么样,所以到也暂时还算安分。”

    原来是这样,我苦笑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这次的会面还真是一场不小的鸿门宴呀,远程传送的资格,多半也会受到刁难吧。

    “说起来,其实杰海因陛下也算是个雄才伟略地帝王,如果是在和平的时代,未必不能开疆阔域,成就一翻帝王伟业,可惜呀,现在根本就不是能让他大展手脚的时代。”

    “谢谢你的提醒,塔伦会长,我一定会小心行事。”

    我真诚的弯腰道谢。

    “别这么说,大人您代表地可是我们所有地冒险,大人失了礼面,也就是我们冒险失了礼面,所以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塔伦意味深长地说道。

    “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以后还劳烦会长多多提醒。”

    说完以后,我们两个不再说话,继续迈开步伐,在两排士兵刷刷的注视下踏入了皇宫大门。

    里面是一个宽大宏伟的广场,塔伦到这里就停了下来,在一个士兵的带领下,我踏着一直延伸到脚下的猩红地毯,慢慢的向一座高大雄伟的宫殿步行而去。

    “哗,我靠,还真tm的壮观。”

    走在士兵后面,我目不暇接的打量着周围的高大建筑和雕石林宇,不由自主的感叹道。

    “马马虎虎,有点暴户的样子。”

    项链里,小幽灵的声音适时的传了过来。都忘记了,这小丫头可是候补圣女,而且那个时代也还算太平盛世,哪是现在所比得了的,这样的皇宫不如她的法眼那是再正常不过。

    长长的地毯尽头,是一座气势宏伟的白色宫殿,宫殿的大厅门前,吴树根巨大的雕刻石柱屹立挺拔,上百名身穿精光铠甲,手持锋寒长枪的士兵肃然站在地毯两旁。

    还真是大排场呀,我暗笑一声,这些森然竖立的士兵,气势到是十足,吓吓平民百姓应该已经差不多了,但是即使是我这个半吊子冒险的眼中,也是气势有余,杀气不足,说好听点,就是酒精训练,但是却并未经历过太多的血火洗礼,说的难听直白一点,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无视两边的士兵,我踏着地毯,徐徐的步上了高高的台阶,来到了这座巨人般耸立在面前的宫殿的门口。

    “大人请进,陛下已经等候多时。”

    领头的士兵还算礼貌,客气的侧身鞠躬,朝我做了一个请进的资势。

    &nbsp,这个宫殿可真是宽阔,恐怕比修道院里的大教堂也逊色不了几分,直耸天穹的天花板让人目眩,金碧辉煌的墙上绘满了华丽庄严的图案和天使,让我周围充斥这一股庄严肃穆的压抑气氛。

    猩红的地毯一直延伸到宫殿的深处,两边是高大华美的石柱,每个石柱之间都各有2名士兵目不转睛的整齐并列着。

    在宫殿的最深处,我终于见到了这个雄才伟略的杰海因陛下,正做在那张纯金打造,并用珍贵的兽毯铺饰的皇椅上,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我。

    我也看着他,说实话,这个鲁高因之王外表上看来,极具有人格魅力,英俊而成熟的面庞透露出坚毅的神情,那股久居高位所形成威严,一般人在他面前恐怕根本就抬不起头来,咋一看就像是童话里的中年版白马王子。

    皇室无丑人,这话果然不假。

    说时慢那时快,其实也就过了大概一两眼,将对方的外表收入眼底以后,我略表恭敬的取下帽子,稍微前倾了上半身,手捂胸口行了一礼,这个动作可是爱丽丝专门为我训练了一个多小时,不能说完美,至少也应该在合格线上。

    “陛下贵安,罗格长老,德鲁伊吴凡,向您致敬意。”

    这是一句最简单的面见语,非要正式隆重的话,爱丽丝清清嗓子将一段长达上千字的问候语念出,当场把我吓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