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神诞日的二三事
    如果有人告诉我是外星人攻打暗黑大陆,又或是卫星大炮的太空偷袭,甚至是恐怖份子的人肉炸弹、罗格居民集体造反,我都丝毫不会怀疑。

    即使是只在这里呆上区区两年的我,也知道整个法师公会在法拉的带领下,声名已经狼藉到什么一个程度,用天怒人怨来形容似乎夸张了点,但是起码也是人人喊打的级别。

    尤其是身为罪魁祸的法拉,我估计可以许一个愿的话,罗格居民里十个有九个会祈求能把这个无聊的法师老头在罗格营地最高的哨塔上赤身*的吊上三天三夜,让他们能过上几天宁静的生活。

    所以,我惊讶的压根本就不是法师公会突然变成废墟这档事,在我的心里,这只是迟早会生的事情而已,不是罗格居民忍无可忍的造反,就是法师公会那帮研究狂人们在玩集体自爆。

    我所警惕的,是周围那股不同寻常的气氛,尤其是路人那种了然于心,甚至习以为然的态度,就好像在说:“你在惊讶个什么劲啊!外星人攻打暗黑大陆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每天总会有那么几次的,习惯了就好。”

    “咕噜——”

    我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僵直的步伐向前迈进了第一步,光在外面胡思乱想是没用的,最好的解惑方法就是去里面探究一下。

    “呜呜凡,真的要进去吗?”

    爱丽丝那欲哭的声音在我心里回荡着,这个胆子贼小地候补圣女似乎对于这种几近灵异的状况感到十分困扰。

    “说……说什么傻话呀。这……这有什么好害怕的,我还想回……回家睡觉呢。”

    我故作不屑的对小幽灵说道。

    “哇!!为什么我觉得你的声音在颤抖呢?”

    丝毫不懂得什么叫人情世故的小幽灵一针见血。

    “牙疼!”我冷冷的从牙缝里憋出两个字。

    “呜…”

    感受到我字句里地杀意,小幽灵终于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出乎意料的,本来我还以为要玩好一会捉迷藏才能抓住几个主谋,没想到没走上多远,在几个帐篷连在一起的门口前处就出现了一道熟悉身影。

    更让我惊讶的,这道熟悉的身影并不是法师公会里的成员。而是罗格营地的第一酒鬼兼战士——卡夏。

    她正翘起二郎腿。前面摆着一张黑漆漆的长木桌,看起来就像是那些等待着肥羊上钩地空手套白狼的奸商。

    看见是我,她抬起头,扬起那头酒红色的齐肩头,朝我露出一个自认为和善,但是在我看起来却更像是大灰狼盯着小红帽般的笑容,然后以非常夸张的上扬语气大声说道。

    “哟,这不是我们罗格营地的第一勇士吴凡大长老吗?没想到第一个客……咳咳……”

    说到一半。她仿佛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急忙刹住车,喋喋不休的嘴巴停了下来,而那张笑脸也仿佛突然由得意洋洋的地主黄世仁变成身世凄惨地白毛女似的干巴巴的皱了起来。

    “你,知道吗?”

    她突然背对着我,双手背对,抬头远目,仿佛忧国忧民的大诗人一般努力的装出一副苍茫叹息地模样。

    “我。不想知道。”

    我直截了当的回答道。

    面对我的不配合举动,卡夏终于装不下去了,她猛的转回头,横眉竖眼将脸逼上来,在一霎那间完成了由诗人到恶霸的转变。

    “你.知.道.五.天.以.后.是.什.么.日.子.吗?”

    一边说。一边将拳头握地喀拉喀拉响,摆出一副“小子,识相点,别逼我”地非暴力不合作态度。

    “好吧,那么五天以后究竟是什么日子。麻烦卡夏大人您解释一下吧。”

    这年头。拳头大就是硬道理,我无奈的屈服了。并在心里狠狠地记下一笔。

    “什么,你真的不知道?”

    这下轮到卡夏摆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而且不似作假。

    “……,难道是很重要的日子吗?”

    我无辜的看着一脸震惊的卡夏。

    “天啊,我真怀疑你以前是从那座深山老林里跑出来的野人,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

    “好了,就当我是深山野人好了,能请无所不知的卡夏阁下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我语中带刺的恭维似乎让卡夏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她盯着我绕了一圈,一副孺子可教般的点了点头。

    “竟然你诚心诚意的问我,那我就大慈悲的告诉你吧,听好了,五天以后,可是整个暗黑大陆最重要的日子,普天同庆的神.诞.日。”

    “神诞日?”

    我在脑海里飞快的搜索着关键词语,终于从大嘴巴道格那里回想起了点相似的内容。

    所谓的神诞日,并不是指神诞生的日子,而是指神创造出暗黑大陆三世界,并在里面播撒生命的日子,为了纪念这一天,暗黑大陆的所有智慧生命都会不约而同的用自己的方式庆祝这伟大的一刻,神诞节日每三年举行一次,有点类似于原来世界的除夕或元旦,但是却更加隆重和严肃。

    “恩,这我是知道的。”

    我点了点头,同时也恍然大悟,难怪刚刚出去的时候,感觉满大街的人都一副喜洋洋地神色,今天并不是十天一次的市集。但是却比平时的市集更加热闹,而且巡逻的士兵也增加了许多。

    这可是暗黑大陆为数不多的几个节日之一,而且是最重要的一个,想到这里,我的语气也紧张起来了。

    “那又怎么了,生什么事情了吗?”

    “问地好。”

    卡夏终于从我地问题中找到了话题的接口,她高高的朝我竖起大拇指。然后重新坐回椅子上。

    “知道今年生在罗格营地里的怪物攻城事件吗?”

    “这不废话吗?我可是维塔司村的特别行动队员呢?”

    我鄙视的看了卡夏一眼。

    “那就好。想必你也从阿卡拉那里了解到了这次怪物攻城,对我们整个罗格营地的经济造成了多大的影响是吧。”

    卡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恩,话是这样说,不过阿卡拉不是也说过,勉强挨过这段艰苦的时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吗?”

    怪物攻城后的boss碰头会议我也有参加,也就是在那次被她们四个拉入荣誉长老这个无底深坑之中,每次想起我的心就隐隐痛,不由大叹自己年少无知。被区区一个荣誉长老的无用称号给迷惑了心智。

    “是的,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的确能勉强渡过,但是神诞日就是一个当时没想到地意外啊,作为普天同庆的日子,每次神诞日罗格营地都会花费巨资,力求能让所有的居民能在这个来之不易的日子里忘记一切痛苦,展颜欢笑。可是今年,别说花费巨资,甚至连给士兵节日加薪都无法做到,哎……”

    卡夏声泪俱下的说完,双手在桌子下面微不可察地拍了几拍。顿时,她身后的巨型帐篷的粗布门,仿佛戏台上的布幕一般被缓缓的拉了开来。

    帐篷内,仿佛表演话剧一般,三面围着几堵摇摇欲坠地围墙。墙上开了好几个大洞。仿佛一推就能倒下来似地,不知从哪里吹来的狂风。在帐篷里面四处地肆虐着,围墙上的破洞成了它们的游乐场,那呼啸的风声和破烂的墙壁,让人产生一种“住在这种屋子一定很冷”的真实感。

    而“屋子”里面,几个穿着一身单薄的不能再单薄,根本就无法掩饰那玲珑有致的美好身材的年轻女法师正坐在里面,每个女法师身上至少抱着两个婴儿,脚下起码还缠着三个流着鼻涕的小孩,正瑟瑟抖的抱作一团,露出貌似凄惨无助的神情。

    不知从哪里传来类似二胡的凄凄乐声,从帐篷后面传了过来,更是给此刻的场面增添几分凄凉。“自怪物攻城以后,人民的生活水平下降了许多,弃婴更创历年来的最高峰,几乎每天早上都能都能在法师公会的门口旁边现几个婴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能再将人力物力投入到神诞日里去……”

    配合着那仿佛二胡般的忧伤曲调,卡夏的声音也高低跌宕,看起来练习了不止一次两次。

    “啊,不行,不可以这样,这……这里,我……我没有奶……奶水啦……卡夏大人,呜呜

    帐篷里一个二十岁上下的清秀女法师露出惊慌失措的悲鸣到,她怀里的一个婴儿,正努力的将自己的小脑袋正透过那根本就无法掩饰任何东西的单薄法师袍上,粉嫩的小嘴在她那能让身材火爆的亚马逊也为嫉妒的胸部上面拱着。

    “笨蛋,不是告诉过你在借来之前必须让他们的父母喂饱先吗?活该,你自己想办法喂饱她吧,难道那对育过剩的胸部是装饰用的?里面真的一点东西都没有?……”

    刚刚还一脸悲哀的卡夏回过头,凶神恶煞的仿佛虐待长工的地主般教训着那个无助的女法师,不过从她语气看来,与其说是在教训,到不如说像嫉妒拥有丰满胸部的小妾的刻薄正室。

    糟糕!

    噼里啪啦的教训一通,卡夏才想起当事人还在旁边,心里暗道不妙——别看吴小子脑袋瓜子不怎么聪明,但是性格却比兔子还谨慎,这下一定被他看穿了。

    她沮丧的回过头。仿佛能想象那个语气刻薄的小子会用着什么犀利地词句讽刺,但是迎接她的却是一张热泪满盈的白痴脸蛋,至少在她看来……

    “真……真是太悲惨了,没想到竟然还隐藏着如此不为人知的内幕,身为罗格营地的长老,我真是太失职了。”

    在卡夏说道可能因为资金问题而无法正常的举办神诞节日的时候,我脑子里就已经激动地装不下任何东西了。甚至后面出现地无数可吐槽的地方。比如说帐篷内为什么会有破烂的围墙,那莫名其妙的狂风是从哪里来的等等,都被华丽的无视掉了。

    是的,神诞日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恐怕没有人能体会到我此刻的感受,在这个没有电视没有dvd没有mp3——连个收音机都没有,没有pc没有psp没有ps2甚至没有gba和红白机,没有除夕没有新年没有五一没有中秋没有国庆没有圣诞没有情人节地鬼地方,如果你是一个现代人并且不小心流落到这种鬼地方。大概就能感同身受的体谅我现在这份激动的心情。

    娱乐,难得一次的娱乐活动,怎么能因为这种小事而被被取消呢?这一刻,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宅魂终于爆出来。

    “这些,这些,还有这些,全都拿去卖了吧,还不够?这里还有……”

    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装备的金币。卡夏地脸呈现十分精彩的变化,非要用两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崩溃。

    “一定要让神诞日热闹起来。”

    将物品栏里面对我来说没有用的装备一扫而空以后,我用力的握着卡夏地双手,眼神仿佛农民同志面见主席一般的热诚。

    “这小子,该不会故意装出一副受骗的样子来增加外面的负罪感吧。”

    卡夏目瞪口呆看着被骗光了家产还不自知。一副乐天派般哼着小调离开的身影,不可置信地喃喃道。

    “呜呜有想到竟然真地会有人上当,而且还是凡大人,呜呜们死后一定会下地狱的……”

    帐篷里面几个年轻貌美地女法师掩脸痛哭道。

    “这种情况,可真是让人心情复杂啊。”

    从帐篷后面走出两个人影。仔细一看。竟然是法拉,如果说是他还情有可原。毕竟法拉+卡夏可是罗格营地里公认的狼狈为奸,但是另外一个身影就值得让人耐人寻味了,竟然是凯恩。

    法拉手上拿着一把类似二胡的乐器,看来刚刚的曲调就是他拉奏出来的。

    “那么,两位好好加油吧,我要去阿卡拉那边做好神诞日的准备工作了。”

    凯恩呵呵的笑了几声,伛偻的身影竟然如同凌波微步般跑的飞快。

    “等等,你要留下我们两个在这里受罪吗?你这个伪君子。”

    阻挡不及的法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凯恩溜走。

    “呵呵,如果你觉得你能胜任神诞日的准备工作的话,那外面两个调换一下位置也没问题……”

    远远的传来凯恩戏谑的声音,看来这老头也不是什么任人宰割的主。

    “哈哈哈……光吴小子这里,加上装备的价钱就起码有十万金币,哈哈,得快点联系基德将这些装备卖出去才行,哈哈这次财了,罗格营地拖欠了我4个月的薪水,终于有着落了,呜呜已经有半年没有买过上等的麦子酒了。”

    旁边传来卡夏财迷般的狂笑声,法拉微微叹了一口气,也罢,下地狱就下地狱吧,至少明年的不用愁明年的研究资金了,想到这里,他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和卡夏狼狈为奸的开始清点一地的装备……

    等她们好不容易将第一的金币和装备清点完毕,今天的第二只“肥羊”也出场了。

    伴随着那魔法制造出来的呼啸北风,一道高挑靓丽的身影在沙尘之中逐渐变的清晰起来,那凛冽的威势,如冰般的目光,带着忽视一切的高傲,不是罗格营地的女王还能有谁。

    “刷——”

    莎尔娜从物品栏里拎出一个巨大的麻袋放到桌子上,桌子似乎也不堪里面的负重一般出痛苦的呻吟声。

    望了眼前的场景一眼,那单薄性感的嘴唇终于毫无感情的微微张了开来。

    “不要将你们那些劣作的演技搬出来献丑了,这是这次神诞日的捐赠……事先声名,可不是给你这个酒鬼拿去买酒,又或是法师公会拿去研究爆炸物品用的……?”

    毫不留情的用犀利的冰冷的语气揭露出两大主谋的真正意图,在莎尔娜咄咄的威凛气势下,帐篷里那几个年轻的女法师这瑟瑟的缩成一团。

    相比毫无威势可言的卡夏和法拉,莎尔娜这个名字在她们心目中显然是更为恐怖,特别是在生气的时候,仿佛只要和她对视上一眼自己的灵魂就要被夺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