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层 入口处的熟悉身影
    除了这些恐怖的被驱逐外,三层还有另外几种难缠的怪物,分别是腐尸的二进体——食尸鬼,残废怪的三进体——苦难怪,还有一种十分特殊的怪物,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用怪物来形容。

    这种怪物叫飞空弯刀,外表和普通的武器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据凯恩的书里介绍,这些飞空弯刀原本只是普通的武器,但是它们的主人,那些拥有强大灵魂的武士,当它们死的前一刻受到非常强烈的死亡创伤时,死去的灵魂偶尔就会附身到武器上,正是这些原因,这些附着灵魂的武器会像那些武士曾经战斗一样不停的挥动着,由于被使用时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消灭对手,它们会袭击任何靠近的生命,试图完成死前的目标。

    我就曾经被这些飞空弯刀给阴了一把,记得是前几天,我正带着小雪它们,谨慎的在一个一个房间里搜索着寻找四层的入口时,懒乌鸦那双锐利的眼睛突然现了猎物——长廊的角落里,一把雪白的弯刀静静的躺在那里。

    我顿时好奇心大起,脑子骨碌转了几下,却没有得到一个比较合适的答案——先,这应该不可能是一把日常用品类的弯刀,我想没有人会那么无聊将这种垃圾丢在这里,而且就算是真的,在这种阴暗潮湿的环境中也应该早已生锈腐烂。也不可能是怪物掉下来地。一般来说,除非死亡,否则怪物是绝对不可能会扔掉它们的武器,而怪物死亡以后,这些武器也会随着消失。

    那么,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那就是这是一把怪物爆出来的,或冒险用的装备,不过仔细一想也不大可能,有谁会把一把珍贵的弯刀丢在这里。哪怕是白板的,而且,如果真是装备武器的话,也应该早就被路过的怪物或冒险顺手给捡走了。哪轮到我现?

    当被好奇心驱使的我走上前,想捡起那把弯刀仔细观察的时候,沙沙地脚步声刚刚靠近五米开外,那把静静躺在冰冷的青色地板上的弯刀,却如潜伏已久的毒蛇般露出自己地獠牙。整把刀突然暴起一阵幽蓝色的光芒,还没等我从惊讶中清醒过来,它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刺在我胸口上,接着如同被身经百战的武士握在手里一般,以飞快的速度在我身体上切割着,凌厉地刀式将我全身上下笼罩,我想,如果我只是一个脆弱的雇佣兵的话。此刻说不定已经被它砍死了。

    但我不是,在挨了十多刀,生命掉了差不多五分之一以后,身后的小雪反应过来。忽的朝弯刀扑了过去,并将它死死的按在地上,任弯刀怎么折腾也无法逃脱小雪的爪子,接下来就好办了,回过神来的我立刻挥舞着着地武器。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它干掉再说吧。

    很可惜,等这把刀的幽蓝色光芒黯淡下来以后。整把刀也化为一团黑色的灰烬,让我收入囊中的幻想破灭,而且其他东西一点也没掉,真是穷鬼一只。

    有了防备心以后,这些落单地飞空弯刀自然不足为惧,不死心的我又灭了几把飞空弯刀,最终还是得出一个结论——穷鬼一只,经验也不多,绕道吧……

    另外两种新品种,食尸鬼和饥饿死几乎一个模板里印出来的,有区别的是,食尸鬼日子似乎过的比较滋润一些,你看,可怜地饥饿死饿地身体都青了,食尸鬼充其量只是青黄不接,颜色呈土黄色而已,这样一想着,突然就觉得食尸鬼的身体比饥饿死足足胖了一圈……

    不过与此对应地是食尸鬼的能力也强了许多,先是它们引以为豪的防御,武器打在食尸鬼身上,似乎已经有了一种金属的质感,仿佛是在用力敲着黄铜一般坚硬的很,攻击也提高了很多,所幸的是速度依然没有什么长进,只有一次遇到的数量不超过5个以上,而且没有其他怪物掺杂在里面时,完全能毫不费劲的将它们消灭,前提是要有足够的耐心,因为它们的皮肤实在是太硬了。

    除此之外,如它们的名字一样,它们还会食用其他人的尸体以补充自己的生命,甚至在战斗的时候,如果它们的生命值不足三分之一,旁边恰恰有尸体,它们也会放下所有的事情扑上去“补充能量”,甚至就算你在后面拼命攻击也没有用,它们会用尖锐的利爪划破尸体的肚子,优先将里面的肠子和内脏抓出来吃掉,“呼噜呼噜”的吞咽声,伴随着那些肝脏被啃食的“滋滋”作响,恶臭的鲜血从它的手里和牙齿上四溅着,隐约还有半截肠子挂在嘴角……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时,足足有好几天吃不下任何肉干,幸好还有维拉丝为我精心准备的高保质期素食,这一刻,我觉得即使用再华丽的辞藻也无法完全赞美这个女孩的善良与贤淑。

    至于最后一种——苦难怪,说实在的,我不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就能力来说应该可以称得上是污染怪的升级版,唯一不同的是它们还增加了音波攻击,在战斗中,它们经常出的一些凄清的怪叫声,就如跪在墓碑前那些嗷嗷大哭的亲人一般,特别是在这种阴森森的墓**环境下,更是让人听了浑身毛刺悚然,所谓的“苦难”,指的就是这个吗?

    身为安达利尔的巢**大门,墓**三层对于普通的冒险来说的确艰难无比,就如同在暗黑游戏里的——第二关卡的塔拉夏的陵墓,第三关卡的憎恨的牢笼,第四关卡的混沌避难所。第五关卡地世界之石要塞和毁灭王座一样,这几个地方都是让人闻之色变的boss前哨战场。

    最明显的地方就是一路上遇到的尸体多了起来,按照正常情况,应该是最前面几个新手历练的区域的尸体比较多,越到后面,虽然怪物越来越强大,但是冒险的实力和经验也都丰富了起来,只要不遇上特大群怪物或是特别难缠的精英,甚至是小boss,冒险即使不敌。也能充裕的逃脱开来。

    所以自从来到黑色荒野以后,一直到墓**第二层,我遇到的遇难地冒险尸体反倒少了很多,而如今在墓**三层。却几乎每天都能遇上几具,可想而知,这里对于冒险来说是何等危险的地方。

    “嘭——、嘭——”

    我手中连续喷出几道火焰,朝地上的四具尸体飞扑过去,这些已经腐烂的完全看不出外表地恶臭尸体。顿时被淹没在火海之中,烤肉的焦味顿时代替了空气里的腐臭味,七八只冒猩红的老鼠从火海里逃了出来……

    从各种因素判断,这又是一个团灭的可怜队伍,尸体没有被啃食地迹象,所以敌人应该是被放逐之类的怪物,这已经是我不知道第几次处理这些尸体,明明已经一路走到这里。最终却还是功亏一篑,哎……不过,当这四具尸体在火焰中付之一炬的时候,我却现地上留下一个闪闪亮的东西。

    还真是大现。一般来说,死去的冒险身上能脱落的装备都会被怪物顺手拿走,我俯身捡起这个闪闪亮的东西,是一枚孔上镶嵌着椭圆红宝石的蓝色戒指。

    工匠地戒指

    +1最大伤害值

    虽然属性不怎么样,不过只要是戒指。无论再来及也总是会有市场的。我小心的将着枚戒指收好,说起来。墓**三层的怪物虽然很强大,但是相应地,爆的装备也要多上很多,这几天的收获,甚至要比这几个月加起来的都要大,值得拿出的有一件蓝色胸甲。

    深红地胸甲

    防御:66

    耐久度:50-50

    需要力量:30

    需要等级:19

    +21%抗火

    说胸甲,可是那些法师和刺客梦寐以求地好东西,因为胸甲需要的力量点数比鳞甲要少上14,防御却要高上10点上下,而且这件地属性也正好是我需要的,穿上以后火焰抗性顿时提升到了50多60,这样一来,即使同时面对20只以上的被驱逐,我也有足够的自信能将它们的火球全部挡下了。

    还有一件金色的骷髅帽,可惜属性有点菜。

    野蔷薇之额头骷髅帽

    防御:24

    耐久度:24-24

    需要力量:15

    需要等级:12

    +30%防御强化

    抗寒+10%

    抗闪电+15%

    +5法力

    +5生命

    回复耐久1点于1天之间

    虽说这顶骷髅帽已经算是我现在的帽子当中最好的一顶,但是相比起其他黄金装备,这件帽子的属性真的烂上很多,考虑到被驱逐那团团的火球攻击,我还是继续带上那顶抗火+25%的骷髅帽比较保险一些。

    在我闷着脑袋,数着日子在墓**三层里小心翼翼摸索的第十二天,等级也达到了22级有多,上帝似乎终于向我抛了一记媚眼,不知不觉中,周围的魔法灯光突然明亮了起来,我心中大喜,按照前两层的经验,这可是接近入口前的征兆啊。

    一般来说,入口附近是没有什么怪物的,但是我依然小心的放慢着脚步,逐渐顺着光线越来越密集的地方走了过去,一个拐角过后,一道身影在我眼睛里晃过,我连忙缩了回去,从墙边上探出一双贼溜溜的眼睛,仔细的打量着那道熟悉的身影,仿佛小孩即将恶作剧般在心里奸笑了几声……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