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峰回路转
    在第二次转回原地的时候,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我排除掉了左门还有右门,选择了前面的直路,最终,在铲除三个黑暗魔营地,解决两波白骨弓箭手加白骨法师的组合,看破了两次翼魔陷阱的伪装,随便饱餐了一顿(当然是剧毒花藤)不知死活的鼠人偷袭,最后渡过了五天的迷路生涯,墓**第二层的入口,终于出现在了我面前。

    “不容易啊!”

    我抹了一把泪水。

    “哇!!没想到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入口,太感动了

    爱丽丝按照惯例的出那招牌式的短促惊呼声,那仿佛自内心的感叹能让最敦厚的老实人听了都额头上火。

    但是这句话无疑像一根刺一般,让我的心情瞬间阴郁了下来。

    “时间不早了,找个地方休息一晚吧。”我皱着眉头,轻轻的拍了拍小雪的脑袋……

    “啪啦啪啦——”

    干枯的木材在篝火中出清脆的崩裂声,黯淡的红色火光将整个房间照的更加阴暗,被光线拉长的昏暗阴影,正像我此时的心情一般,小雪眨巴着眼睛,窝蜷在房间的角落,拉耸的耳朵无精打采的贴了下来,懒乌鸦更是无力的窝在小雪身上,平时拼命想利用它那软绵绵的绒毛搭个临时小窝的劲头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主人的沮丧与痛苦,让身为召唤宠物的它们也郁郁不已。

    “小凡……”

    比那火光更加温暖的声音从胸口出,下一刻,从项链里散出一道柔和的白色光芒,光芒之间,爱丽丝那圣洁的光影,仿佛女神降临般静静的出现在我地眼前。

    那朦胧的身影。如梦似幻的在半空之中轻轻转了一圈,等身形完全凝结以后,她才缓缓的睁开那双银色的眼眸,月色的长在她身后无风自动的飘扬着,在柔和的火光照耀下是如此的神圣不可侵犯。

    “对不起哦,小凡,我又说错话了……呜

    半空地身子缓缓飘落在我面前,爱丽丝用手指轻轻的抚着我眉目间的皱纹,仿佛想将它抚平似的。一双银色大眼睛扑闪欲哭看着我,流露出温柔的润泽。

    我抬起头,默默不语的与她对视着,两个人地眼神紧紧交融在一起,散出悲哀与眷恋的气息。

    “小凡……”

    爱丽丝喃喃的呼叫着我地名字,整个娇小的身子钻入我怀里。小猫一般的脑袋从怀里顺着一直摩挲上来,两片苍白的樱唇轻轻的啜着,湿润的气息。从脖子上一直蔓延到嘴唇里。

    “嗯……”

    我反手紧紧的搂住爱丽丝,用舌头贪婪的舔舐她的嘴角,上唇,下唇,然后掠过她的整齐地贝齿,捕捉着那条香滑的软舌,舌头里品尝到的战利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地甘露,但越是这样,我的心却越是滴血般的绞痛。

    唇分。几道*的丝线依依不舍的挂在两人地唇上,爱丽丝突然伸出调皮地小舌,轻轻的添动着。如同嘴对嘴地吸着面条般将银丝缓缓的纳入自己嘴里,那诱人的樱唇也不免再次靠拢过来,然后紧紧的贴在我的嘴唇上,她继续像小猫一般用舌头舔舐着,直到将我的嘴唇**的一干二净。才意犹未尽似的呼出一道炙热的香气。缓缓的从我嘴唇上离开。

    “小凡……呜这个样子,连我都想哭了

    她轻轻的抬起头。用小手缓缓的在我脸庞上摩挲着,仿佛是要印证她的话一般,晶莹的泪珠已经在她的眼眶里打着滚。

    “这样不是越吻越痛苦吗?上帝真***混蛋。”

    我强硬的拨开爱丽丝的手,在她惊愕的眼神中将她整个身子紧搂入怀中。

    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吗?真的无能为力了吗?

    “或许,应该可以试一下圣光弹……”怀里的爱丽丝模糊不清的说道。

    已经有着光明属性的爱丽丝,如果使用圣光弹的话,说不定能为她补充力量,这是我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半吊子方法,如果没有亚历山大临终前那一番告诫的话,我或许说不定真的会试一试。

    但是,亚历山大说的对,力量的本质就是毁灭和破坏,虽然爱丽丝有着光明属性,但是别忘记她本质却是一个幽灵,如果对她使用圣光弹的话,后果绝对不可能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等到最后一刻吧,如果没有其他办法的话。”我思索了良久,才咬着牙说道。

    “嘻嘻,能死在小凡的手里,也是一种幸福呢。”

    憋不住的爱丽丝从我怀里抬出俏丽的脑袋,对着我吐了吐舌头,满脸向往的说道,这一刻,她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母亲倒在父亲剑下时的幸福笑容,自己好像终于能稍微体会到一点点了。

    “胡说八道,看我撕烂你的嘴巴。”

    我两只手捏着怀里的脸蛋,稍微用力的揉捏着,将爱丽丝那原本端正精致的五官搓成一团,让她整张脸看起来可爱而又搞笑。

    “呜呜不烙哄哇了累吧,嘿别出了……”

    被我**着脸蛋的爱丽丝模糊不清的说道。

    将这张手感极佳的脸蛋**的通红通红以后,我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手,爱丽丝瞪着圆圆的眼珠,呲牙咧嘴的像只愤怒的小老虎一般向我出“你给我记住”的不怀好意的目光。

    “来,乖……”

    我抬起她的下巴,像是将可爱的小猫咪戏弄一番之后再递上一条鲜美的小鱼让它开心般,将自己的嘴唇凑了上去。

    “你不是说越吻越伤……呜……”

    爱丽丝地话还没说完,就被我堵住了嘴巴,银色的眼眸渐渐的染上一层雾水,玉臂也不由自主的缠上了我的腰间。

    越吻越伤心。但是不吻的话那就更伤心了……

    十分钟以后,我不得不放开爱丽丝,看着她逐渐黯淡的身影消失在我面前,我几乎一夜都没合上眼睛……角,将其整个按在地上,然后缓缓地加大力气,看着它痛苦的呜咽着。身子逐渐被我摁入地里,我的心中莫名的一阵快感。

    是的。让更多的战斗,更多地鲜血,更疯狂的杀戮麻痹自己吧,只有这样,我才能暂时忘记爱丽丝,暂时忘记滴血的伤痛。

    “呕——”

    被我摁在地里地污染怪乘我一愣神的功夫。微微的张开自己细长的丑陋嘴巴,一个雷光闪烁的白色闪电球瞬间砸在我身上,麻痹的疼痛让我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嘿……”

    我不痛反笑。狰狞的嘴巴裂开一条缝隙,两只大手徒然用力将它整个摁下去,然后右手高高的锤起,落下,一阵血水顿时飞溅在我身上,头部已经完全埋入地底的污染怪出一声痛苦地呜咽,声音逐渐低沉了下去,我的眼睛仿佛被血水染红了一般,不停的将自己地拳头高高的举起,然后狠狠的锤下去。浓稠的腥血随着我的每一次手起手落而“突突”地溅起,将整个地面染地通红,直到污染怪的尸体消失地前一刻。那个被我摁下去的大坑,已经血肉模糊成一片。

    抹了摸身上残留的鲜血,我目无表情的朝下一个目标走去,并非丧心病狂,只是需要不断的鲜血获取快感。不断的杀戮麻痹自己而已……

    “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回荡在墓**二层。昏暗的魔法灯中,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现在转角处。埋伏在阴暗角落的鼠人敏锐的感觉到,伴随着转角那道巨大身影的沉重喘息声,整个地板似乎都微微的震动起来,它们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长矛或菜刀,准备在敌人拐弯的一瞬间给予致命的偷袭。

    “轰隆隆——”

    地板震动的越强烈,那道被魔法灯拉的长长的昏暗身影正逐渐放大,到最后仿佛巨人一般耸立在墙上,一股浓重暴戾到极点的杀气从拐角处传了过来,让这十多只鼠人仿佛老鼠闻到了猫的味道一般,刹那间整个身子僵直了起来,从那巨大的影子里传过来的沉重而疯狂的杀戮气息,让它们本能的感到危险,它们丑陋的毛绒脸上露出畏惧的神色,彼此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在那未知名的恐怖对手现它们以前,“呼啦”的一下从阴暗角落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仰天怒吼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一只怪物也没遇到,难道就连这些怪物也要和我作对?

    我持续的咆哮着,若是在往日,这震天的怒吼早已经不知吸引了多少怪物前来,可是今天仿佛所以的事物都要和我作对一般,一只也没有出现。

    “可恶——可恶——”

    我一边咆哮着,一边拼命的捶打着地面,心中的愤怒与悲哀,在熊人状态下不知不觉的转化为滔天的怒气,让我全身仿佛有着泄不完的力量一般,处于般疯狂状态的我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正逐渐的膨胀着,全身的肌肉出紧绷的拉扯声,身上的毛也如同挑染一般,逐渐的变成血红色。

    “吼——”

    我仰头咆哮着,正欲泄自己的怒气,不料头部却突然遇到了阻碍,微微一愣,我弯腰抬头,才现自己的视线离足有五米多高的墓**顶部是如此的接近,我并未想到是自己身上生异变,只以为连天顶也要和自己作对,不由愤怒的猛伸直身体,头部玩命似的的顶撞上去,整个墓**似乎也随着我这一撞抖了三抖。

    果然是会疼啊……

    我摸了摸自己略微凸起地后脑勺,脑子稍微的清醒了一些。算了,还是别拿自己的脑袋来玩,省得落个脑智障的下场。

    于是,我将目标放在侧面那堵墙上。

    “吼——”

    奋力的一击,半米厚的青花石墙顿时开了一个巨洞,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大掌,什么时候自己的力气变地那么大了,记得用料更为劣质一些的监牢的石墙,我至少也要用四五击才能洞穿啊。

    不过。我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洞里面的东西所吸引住了。

    墙的对面,是一个大概十平方米地小房间,房间里面,一个火红色的黑暗魔法师,正与十多只黑暗魔瑟瑟抖的缩在角落里,如同被一群大男人剥光地小处女似的紧抱在一起。正用惊恐绝望的眼神望自己眼前巨大的黑影。

    我添添嘴唇,血红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这还真是错打错着呢。

    “哇——咚——吼——咚-

    随着我身影钻入洞口。被我命令守在洞外的小雪它们只听见连续不断的怒吼声,惨叫声,悲鸣声,还有那拳头接触*所出来的“咚咚”打击声,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才静下来。

    “呼——”

    我由熊人变身回到人类的状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从早上开始一直靠法力药水维持着熊人变身地状态,让我现在的身子疲惫无比,再加上内心的疲倦和痛苦一起爆,我无力地一头靠坐在墙脚上。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起了呆。

    “呱呱——”

    已经有了勤务兵自觉的懒乌鸦,一如既往的开始打扫起战场,刚刚那只精英级的沉沦魔应该爆了不少东西。若是往日,我一定会兴致勃勃地看着懒乌鸦将一件件东西叼过来,可是现在我实在是没有这个心情,哪怕是爆了暗金装备。

    正在这时,胸口突然闪过一道白光。几秒地功夫。爱丽丝已经亭亭玉立的出现在我面前,我正欲呵斥她不要做无谓地消耗。可是她的目光却紧紧的盯着懒乌鸦那边,一动也不动……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正想问,爱丽丝却已经抢先开口。

    “小黑,过来,过来,嗯,把你嘴里的东西也叼过来。”

    懒乌鸦闻言,立刻从地里叼起一块光的物品飞了过来,出于对所有闪闪光的物体的喜爱,这只贪婪至极的懒乌鸦特别喜欢听爱丽丝的话,简直就快要将她当成第二主人了。

    等懒乌鸦飞上前来,我才现它的嘴里叼着的是一快碎裂的钻石,爱丽丝轻手一伸,将懒乌鸦递过来的钻石接过来,然后扑闪扑闪的盯着手心里的碎裂钻石。

    难道爱丽丝特别喜欢钻石?想想也不奇怪,原来世界的女人不是都有这样的嗜好吗?

    爱丽丝紧紧的盯着手心里的钻石,眼睛里露出困惑为难的神情,一般来说,她出现这种神情的时候,下一步十有*会有惊人举动。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眼神一凝,好像决定了什么似的,下一刻,她毫不犹豫的将碎裂的钻石放到自己的嘴里,然后“咕噜”一声,仿佛糖果一般的吞了下去。

    “笨蛋——会死人的。”

    我大吃一惊,想阻止已经来不急了,只能快步冲上前去,希望还来得及将那块连地狱之火也融化不了的钻石弄出来。

    然而,就在我碰触到爱丽丝的那一刻,她的身上突然散出一道耀眼的白光,将措手不及的我狠狠的弹了出去,然后,她的身体徐徐的升上了半空之中,那强烈至极的圣洁光芒让我产生一种破茧而出的天使即将翱翔远去的恐惧感。

    幸好的是,光芒持续了一段时间以后便逐渐减弱,爱丽丝也并未如我所料的消失不见,徒然之间,她的身子从天空上掉落,我连忙冲过去一把接住了她。

    “嗯——”

    几分钟之后,怀里的爱丽丝缓缓睁开眼睛,银色的眼眸迷糊的转了几下,然后便紧紧的锁定在我的脸上。

    “小凡,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

    她的手轻轻的抚着我的脸庞,喜极而泣的泪水不断从她的脸上划过。

    “嗯,真是太好了……”

    我紧紧的抱住她,声音逐渐哽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