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沉睡千年的贵夫人
    呃……啊……”

    棺材里面的女人微微张开苍白的嘴唇,出一声低吟,似乎已经有很久没有开口,声音带着严重的嘶哑和生硬,那双逐渐睁大的蓝色眼眸,仿佛失去了焦距般一眨不眨的定着,许久以后才适应过来,重新焕出晶莹的色泽。一切迹象都在表明,眼下这个女人已经沉睡了很久很久。

    好像在整理脑海里散裂的碎片,她足足在里面躺了好几分钟,才缓缓的挪动了一下,似乎想坐起来,可惜刚刚苏醒过来的身体实在太僵硬了,上身只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又“啪”的一声重新躺了下去,这样试了好几次,她才成功的坐了起来。

    咦……?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相当之漂亮,虽然无法和我家的莎拉相比,但那张圆润的鹅蛋脸上吐露出的清素淡雅,混合着修长丰盈的身段,还有那婴儿一般雪白的肌肤,却也别具一番成熟的魅力。身上所穿着的雪白长袍未起一丝皱褶,由此可见在她“沉睡”前,一定是被很小心的呵护在里面,不过按照暗黑大陆的习俗,这种白袍一般是给即将入葬的死所穿的,难道她当时被误当死人?但为什么会摆在最神圣的祈祷大堂里?并且沉睡了那么久?她究竟是谁?

    我仔细的打量着她,三十岁上下的样子,美丽的容貌,姣好的身姿,还有一举一动中所透露出来的高贵气质,一切都符合一个完美的贵妇人形象,呃……不过,按照暗黑大陆的年龄。三十岁上下地容貌,真正的年龄应该有四五十岁,如果是拥有力量的强的话,可能还要大上许多,看看卡夏那个死不认老的老太婆就知道了……不对不对,年龄什么的。都没关系吧,最重要地是她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睡夫人”坐起身子以后,似乎察觉到了后面的动静。她一点一点的回过头,用迷茫的眼睛望着站在身后十字架上地我,缓慢僵硬的动作,让她看起来如同一台好几十年没有被启动过的机器一般。

    我并没有回避她的眼光,又或说,一直在希望她做出点什么。好让自己观察到更多的线索资料,以补完脑海里不断翻滚着的好奇与疑惑。

    “……”

    她地嘴巴动了动。似乎说了点什么,不过却因为太久没有说话,导致喉咙里只出了一些意义不明的音节,她呆呆地低下头,口里不断的喃喃着。似乎正在努力找回说话的感觉,好一会儿以后,她才有了把握似的重新抬起头。用呆滞的眼神看这我,小嘴里吐出来地一字一句虽然还严重走调,犹如大舌头的外国人用生涩的普通话阐述一般,但是却不妨碍我听出里面地意思……

    “能……救救……我……的……丈夫……吗?”

    “……”被打击了……

    虽然并没有对眼前的美女抱有什么图谋,但是一般来说,遇到这种几乎只有在恋爱小说的开头部分才会出现的事件,只要是男人,或多或少都会有所期待吧……所以说,一开口就听到那样的话,还真让我有点百般滋味的感觉,落花有意,我花还没落,她流水到是先无情起来了……

    “这位夫人,你能说清楚一点吗?最好能从头开始说一遍,比如说,您的名字,还有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对对方无厘头的恳求只能抱以无力的苦笑,请求别人帮忙之前,至少也应该先将整件事情交代清楚吧。

    “对……对不起……”

    她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困扰,似乎到现在也不能很好的理清自己脑子里的东西,由于身子还坐在“棺材”里,所以她只能低头表示歉意,即使如此,那只有名门贵族才会展露出来的优雅气度,却也能让人充分感受到里面所包含着的诚意,看来她以前的确是位身份颇高的贵妇人。

    “我的名字叫玛奇丽.耶里斯……”

    “您好,耶里斯夫人,能有幸见识到一位如此美丽的女士,是我,德鲁伊吴凡的荣幸。”

    我轻轻的行了一个男士的礼,对于暗黑世界里的礼节,我现在或多或少都已经熟悉了一点,虽然大多数都是从莎拉所讲述的英雄小说里学来的……

    对于耶里斯夫人这个称呼,她显得有些迷茫,沉睡了那么久,产生这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也是十分正常的,不过,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看见过,哎,为什么最近我老是有一种丢三忘四的感觉呢?

    耶里斯夫人用手支撑着躯体,身子略有些

    扭的站了起来,然后小心的从台上跃下,即使是如此作,由她做出来也显得十分赏心悦目。当然,在我做出评价的时候,也并未想到,如果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一定会很荣幸的伸出自己的援助之手吧,很显然,我这个冒牌绅士只是在一旁默默观察而已。

    “这里是……大教堂的祈祷大堂?”

    耶里斯夫人似乎并没有怪责我缺乏礼数的意思,脚踏实地以后,她用那呆呆的眼神环绕着周围,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我们,边走边说吧。”

    她看着我,有些生硬的说道,然后率先迈出步伐。

    “如你所愿。”

    我对她的丈夫也很十分好奇,她想必已经沉睡了不少时间了吧,那么她的丈夫呢,真的还活着吗.斥着一种不自然气息,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难道是神态?!对了,她从刚开始就一直显得很呆滞,仿佛一具木偶似的,不过联想到她睡了那么久,自然不可能如此迅速就能恢复过来,心下也就释然了。

    不过,我还是拦在了她的面前。

    “耶里斯夫人,我能感受到你的焦虑,但是前面很危险,还是让我为你开路吧。”

    “危险,这里可是大教堂呀,会有什么危险吗?”她愣愣的看着我。

    “……”

    我说,你究竟是哪个年代跑出来的……

    “能冒昧的问一下,你的丈夫叫什么名字吗?”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开口询问道。

    “亚历山大.尔奇頓……”她依然用那缺乏生气的表情回答。

    “噗”的一声,我差点一口气没咽过来,脑子里迅速回忆起前些日子在军营密室里看到的那本传记,难怪觉得她的名字有点熟悉——不正是在那本传记里出现过好几十次的名字吗?

    “圣光十字军第二军团长,亚历山大.尔奇頓?”

    我不确信的重复问了一遍。

    “是的,他就是我的丈夫!”

    她的坚定有力的看着我,那张僵硬的俏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自豪。

    我心里剧烈的翻滚着,打死也没想到,自己现在被委托去救的,竟然是前些天在传记里看到的大人物,不过,最重要的是,亚历山大.尔奇頓不是在地狱势力入侵以前时代的人物吗?距今至少也有好几千年了吧!眼前的耶里斯夫人,他的妻子,如果说的是真的话,那她也一样沉睡了好几千年了,这有可能吗?而且据传记里的记载,她不正是被她的丈夫亲手所杀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无数的疑问在我脑海里膨胀着,几乎裂了开来,呃,不行了,此刻恐怕就是福尔摩斯附身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将所有的疑问暂时压了下来,一句一句的和她聊着,当然,也不会忘记向她透露一些信息,当她知道距她那个时代已经整整过了好几千年,而且在她死后不久,地狱势力就开始全面入侵整个暗黑大陆,现在已经岌岌可危的时候,呆板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诧异。

    “耶里斯夫人还记得自己沉睡以前生的事情,还有为什么会在这里吗?”我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

    愣了好一会儿,她眼神里掠过的悲哀没能逃过我的眼睛,看来传记里所说的十有*是事实,不过,她最终还是摇头否认,用我刚刚陈述的事实作为理由拒绝了回答——几千年过去了,很多事情已经模糊不清了……

    “那么,几千年过去了,亚历山大大人真的还在吗?”

    在尽量不刺激她的情况下,我又问了一个问题,既然想要我帮忙,那么这些最基本的问题也应该告诉我吧,不然辛辛苦苦跑过去,结果只找到一具骸骨怎么办?

    “在,我敢肯定,因为即使在沉睡之中,我依然能听到他悲切的呼喊,所以,请你一定要救救他……”

    听到她的话,我全身顿时打了一个冷战,多灵异的对话啊,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在耶里斯夫人的带领下,一路上,我们消灭了好几拨怪物,看到往昔神圣的大教堂竟然充斥着邪恶丑陋的地狱生物,她终于完全的相信了我刚刚所说的话,没办法,在她被杀死的时候,地狱势力还没有大举入侵呢,自然不会轻易的接受“强盛的神权时代,拥有上百万强大战士守护着的修道院”竟然会在短短的数百年时间里被地狱势力所击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