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大教堂里的隐藏事件?
    内侧回廊里兜兜转转了几天,等级也提升到了19级有愧是监牢的进阶地域,不但新增了黑色弓箭手这种能利用障眼法偷袭的难缠敌人,最主要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接近了安达利尔巢**的缘故,这里的精英和头目突然多了起来,以前十几天难得一遇的精英级怪物,现在平均每天都能杀上一两个,头目更是逢几批便出现一次,对于一般冒险来说,这的确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状况,精英怪物爆的东西固然比较好,但是也得掂估一下自己是不是有命去爆呀。

    不过,哈……我到是小小的丰收了一笔,除了少数实在没有把握去招惹的怪物以外,其他的我毫不客气的实行了三光政策,虽然其中并没有爆出什么特别好的东西,但相比那些连凑齐一整套装备都难的冒险来说,我怎么也能算是个小暴户了,恰西看到那么多装备以后,一定会很开心,不过也不能让她卖太多,要不阿卡拉可要哭了。

    这样继续走了好几天,感觉已经越来越接近自己所要寻找的目标——大教堂,当然,并不是我的路痴毛病被治好了,内侧回廊的占地面积丝毫不比外侧回廊要小,但是两之间却有一个很明显的区分——外侧回廊基本上都是大众化的建筑风格,大部分的长廊、花园和教堂都具有相似性,迷路也是情理之中;而内侧回廊里的建筑则是很容易区分,几乎每一处都有着不同的格调,这样一来。找过的地方大多都能留下一定地印象,然后慢慢的用排除法,再辅以从鲍尔那里学会的简单的路标标记,这样还能迷路的话,那就不叫路痴,而是白痴了。

    所以。最终,我凭着自己半吊子的方向感,来到了这个广场……

    尽管我比较喜欢以花园来形容那些装饰着花草树池,又或是宽广地平地。因为这样看起来会显得比较有境意,但是当眼前的一幕映入眼眶的时候,我脑海里第一个蹦出的就是广场,而且十分强硬地将花园这个名词挤了出去。

    因为,实在是太大了!!

    内侧回廊高大、协调、紧凑的建筑结构,将里面所有的人和事物都笼罩在阴凉的影子当中。即使是日当正午也难得一见阳光,但是这个广场除外。尽管周围同样被包围在了高达到上百米的建筑之中,但是却丝毫不能阻止它享受阳光的照耀,它仿佛就是整个内侧回廊地宠儿、独一无二的存在。

    整个广场分内外两层,外层是平坦地草地,上面长着许多类似蒲公英形状。花蕾上散着洁白色光芒的植物,微风轻拂着,让这些纤细的植物优雅的摇摆着。无数的光点从花蕾上飘散,如同萤火虫一般在整个广场上空轻舞着,如同梦幻一般美丽,每一个光点散着地光芒都十分柔和,但令人惊讶的是,即使是正午最猛烈的太阳也无法与之争辉。

    内层则是由洁白地大理石铺成,意外的让人感到十分简朴,但是那光滑可鉴的地板,与天空中的无数光点互相辉映,却恰似画龙点睛一般,给人一种皓月当空,镜湖相映的美感。

    但是,这一切只是承托而已,不,或许甚至是整个内侧回廊,整个修道院,也只是为了衬托它的存在而已。

    我所说的大,并不单单指广场的辽阔,相反,这恰恰是很容易被忽略的事实,因为在广场的正中央那一座耸立着的雕刻,才是真正让人目瞪口呆的景象。

    这是一座天使的石雕像,两脚笔直微分,双手持剑驻地的雪白天使,身上仅仅披着一件简单的白袍,脸部的线条精致优美,但五官却仿佛刻意模糊一般,让它看起来带着一股朦胧的神秘感,给人强烈的无法企及以及亵渎的威严,纤细的背后是一双微微展开的巨大翅膀,分毫毕现的洁白羽毛在无数的光点围绕下,灿烂的金色阳光之中,显得如此耀眼与圣洁,那威严的姿态,让它看起来带着君临天下的肃穆庄严,又有着慈父一般的安详与宽恕,明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却是那么完美的杂在一起。

    我甚至怀疑,整个内侧回廊的结构如此高大与紧密,以至于阳光根本无法透入来,就是为了凸显出这座雕像的存在,有着“只有在这里,在‘它’的庇佑下,我们才能享受光明的照耀”的意境。

    无论怎么看,这座雕像都是如此完美,除了五官模糊之外,其他的部位的雕刻即使用鬼斧神工来形容也不为过,特别是内侧回廊阴暗的色调,与雕像那闪烁着金色太阳光辉的躯体之间形成的强烈对比,更是让人自内心的感叹与震撼。

    我感叹的计算着,究竟要集合多少大师级工匠的力量?究竟要花费多少时间?才能制造一座如此完美的雕像!又或说,这座雕像原本就是一个有着凄美故事的天使所化身而成?

    唯一让我不解的是,虽然不知道这座雕像供奉的是哪位大人物,但是按照天使的等级区分,最高等级的应该六翼天使才对,怎么也轮不到眼前的双翼天使吧!?

    不过,似乎又有所不同,眼前这座天使背后的雪白双翼,似乎比我在末日战场上见到的双翼天使要大上一倍有多,难道是天使的变异品种?还是说当时的人根本就没有见过真正的天使,只是胡乱的设定一下翅膀比例?还有,总觉得这个天使手里哪着的剑有点眼熟,但是收刮所有的记忆,却偏偏想不起来,这种似是而非的模糊感……难道我年纪轻轻,就已经患上了老年痴呆?

    算了算了,反正我的目标不是它,我压下心头的疑惑,从雕像上收回目光。然后放到与它遥遥相对的一座大教堂上,这座大教堂也是特别地另类,那比其他教堂还要高大上一圈的躯体上面,赫然是双塔结构,看起来就如同与对面天使雕像的翅膀遥遥呼应一般。

    似乎不用考虑了,如果眼前的不是传说中的主教堂.

    顺着长廊,经过一个两个足球场大的庭院,我终于来到了大教堂的门前,光眼前这座雕刻着精细花纹的大门。就足有几十米高,大门完全打开地话,并排走过二十个人是绝对没有问题,罗格营地那扇据称是法师公会的得意之作的可怜小西门,跟它比起来就如同是巨人与小孩一般。

    幸好门是半轻掩着的,已经被打开了一道一人宽的小缝隙,否则我又得考虑破墙而入了。

    我丝毫没有迟疑地一脚踏入里面。却现光线顿时暗了下来,缝隙后面的世界光线仿佛被什么阻隔住一般,根本无法传达到里面,一门之间,仿佛隔着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而眼前的世界是如此纯净与虚无,似乎连空气也沉淀了下来,高达上百米的圆形天顶。更是让人有一种与世隔绝地空旷感,吊在墙壁上的华丽***,明明是如此明亮,但光线却仿佛被束缚住一般无法散开,看上去就如同黑暗里一个个红色的大灯笼一般,更显得阴森骇人。

    “踏踏……”

    我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地掂起自己的脚尖,一点点的落在青花地板上,但是无论怎么样放轻自己的脚步,那细微的脚步声还是会通过封闭的空间不断扩大,最后回荡在整个教堂的角落里……

    怪物啊,快出现吧!怪物啊,快出现吧!我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再在这种让人把心放在天平上的气氛中多呆一会,我非得被逼疯不可。

    仿佛听到了我的祈祷,又或是被我那夸张的脚步声所吸引,一群忽明忽暗的影子终于出现在我面前,噢!感谢你们,将我从这种鬼气氛里拯救出来,我几乎要冲上前去拥抱亲吻它们了,不过当现对方是十几只流着怪涎的污染怪以后,我明智的停下了感激的步伐,将小雪它们召唤出来,这个光荣的任务还是交给它们吧……

    依依不舍的将它们收拾以后,战场则是交给懒乌鸦打理——如今它可是越来越能胜任“拾荒”这个角色了。我则是顺势点燃了一跟专用的火把,这个据某个一脸奸商样的小贩自称“能照亮十米范围”的玩意,打从买来以后根本就没怎么用,要么不敢用,要么懒得用,但是如今却刚刚好派上用场,反正脚步声已经十分显眼了。

    很明显,我被奸商骗了,用能买三片上好肉干的价钱买了一根劣质火烧棒,虽然不排除教堂里那诡异的能量在作怪,但是一根火把只能勉强照亮脚下一米范围的地方,这也太扯了吧!和没点根本就没什么两样,回去以后,一定要向商人联合会投诉,顺便告诉卡夏那里出售的麦酒兑了三分之一的生活污水,嗯,就这么办!

    我晃着手里那根与荧光棒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火把”,粗略的在周围绕了一圈,然后迅速决定了作战方案——直捣黄龙,一举拿下那个……叫啥来着?总之就是很毒很暴力的骷髅头子,记得游戏里的确有这么个小boss,虽然凯恩那本书里并没有提到……

    在粗略的勘察了教堂的地形以后,我避开那些偏房,朝大门正对着的方向笔直走了过去。

    “踏踏……”

    “我们现在算不算是深入敌巢呢?”

    清脆的脚步声不断的在空荡的教堂圆顶徘徊着,那根“荧光棒”早已经被我收了起来,望着在不远处的四周巡逻着的无数“小灯泡”,我扯起脸皮向站肩膀上的懒乌鸦轻声问到,本来没指望这小东西能作答,但是看到它瑟瑟抖的身体,黑豆般乌溜的眼睛剧烈颤抖着,我还是莫名的找到了一点安慰感。

    “你说,如果它们一起围过来的话,我们能不能逃的掉呢……”

    我继续磨练着懒乌鸦的胆量,这只可怜的小东西,如同在深林里遇到黑熊一般,身体顿时僵硬起来,然后如石雕一般从我的肩膀里滑落,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假死功夫堪称登峰造极……

    一旁苦中作乐的前行着,我们还是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几波怪物,幸好数量不多,在我和小雪它们全力以赴下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动静,最后总算让我们潜入了教堂深处,其实我不知道的是,其他冒险全都是从偏房里慢慢挺进的,因为那里的光线比较充足,怪物也比较少,像我这样,以为直线路径最安全最省事的做法,大概是前无古人,后无来。

    谁叫某人出的时候没有好好去打探消息呢……

    教堂的中心,也就是最神圣的所在地——祷告大堂,终于出现在我的视线当中,周围怪物的数量骤然减少,让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真是一刻也不能大意啊,否则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当成一堆肥料从某个怪物的排泄通道里被拉出来。

    定下心来,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所谓的祷告大堂,里面最瞩目的就是正前方那座高大的雪白十字架,可能受到十字架上残留着的圣力影响,这附近并没有怪物。

    “咦……咦……??”

    那我的小boss呢?记得这附近的确有一个小boss级的怪物呀!我不甘心的在周围转了一圈,除了那座巨大的十字架以外,依然是一无所获。

    “难道是隐藏着什么机关……”

    最后,我把目光放在了十字架上,凑上前去略微沉思了一会,然后胡乱的敲打了几下,本来没抱着任何希望,没想到不知触动了什么地方,背后却突然传来轰隆隆的沉重摩擦声。

    我警惕的回过头——离十字架最近一张长方形的祷告桌上,桌面突然移了开来,一具妙曼的“尸体”出现在里面,片刻之后,这具“尸体”的手指微不刻察的动弹了一下,眼睛缓缓的张了开来……

    怎么回事,莫非我无意中启动了某条隐藏路线?我好奇的盯着这具逐渐苏醒过来的“尸体”,心里面打满了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