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密室
    知穿过了多少昏暗的房间,幽深的长廊,还有那死寂场,正当我感到身心俱疲的时候,卡夏隆重推荐的第一个目的地终于出现在眼前。

    这里是不知道第几栋军营的最深处,明显可以看出四周建筑所用的石料要高级很多,地板铺着的也不再是那种四处可见的灰褐色方石块,而是由更为精致的花砖所铺成,墙上逐渐频密起来的魔法灯,给幽深的长廊增加了一丝安全感,因为光线明亮起来的缘故,一路过来,那些善于偷袭的怪物我一只都没有再遇上。

    没走多远,前面已经是一条死胡同,我略微打量了一下两侧,便现了左手边一扇不起眼的木质厚重大门,颜色深的几乎都要和墙壁融为一体了。

    握着深铜色的门把用力一推,大门古老而沉重的叹息声便回荡于长廊的深处,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间简洁而透露着少许庄重的房间,与其他普通士兵的房间有所不同的是,墙壁上除了魔法灯以外,还钉着几个装饰用的武器架子,只可惜上面都是空的,不然估计能当成古董大赚一笔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床,一个几乎已经腐朽的空书架,一套沉实的书桌木椅,上面摆放着一盏布满灰尘的魔法灯,角落里摆着几个大小不一的瓦罐,门的侧边甚至还有一个独立的茅厕,这可是十分高级的待遇。至少在前面我从没有看到过这样地房间,估计应该是军营里的高级统帅才能分配到的房间吧。

    床上很干净,几乎是一尘不染,应该有很多冒险在这里休息过吧,也是,这个房间的特征太明显了,没理由现不了。

    不过,如果你认为卡夏所隆重介绍的就是这里,那就大错特错了,那个挑剔的老女人。岂会对一般冒险都能找到的房间感兴趣。

    我来到书桌后面墙上,在上面仔细的观察了许久,终于现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圆形凹点,我不疑有他的用手指在上面一按。

    “轰……”

    “啪……”

    “哇……”

    “……”

    以一个大字镶嵌在墙上地我无语的缓缓倒地,如果苍天此时能感受到我的怨念的话,想必也会狠狠赏那个老女人一个百万伏特的落雷吧。

    暗门的确是没错,但是这么说呢,却又不是普通的暗门,一般按照常识判断,所谓暗门的打开方式。应该是如同日式的拉门一样,或向上冉冉升起,但是眼前的这道门。却是另类地如同旋转门一般转了个9度,而且兼备速度快,其势猛的优点,很自然的,几乎都快将脸贴在墙上地我,躲闪不及的被这道旋转暗门给拍飞出去了……

    “可恶,你这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

    摸着被撞的通红的鼻子破口大骂。我说卡夏那个老女人为什么无缘无故要将这种地方告诉我,她绝对是在期待着这一幕的出现没错。

    要镇定,要装的不在乎,否则只会让她认为自己地奸计得逞而已,我燃烧起莫名的对抗意识,狠狠的咒骂了几句,然后踏入了里面。

    暗门里面是一道朝下的弯阶梯,仅仅容一个人比较宽裕的通过而已,阶梯十分短。没走一会,一个精致的密室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说密室其实也太夸张了一点了。其实这里的布局和外面几乎没两样。只是空间要小上很多,墙上除了魔法灯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而那庞大地书架上却堆了许多兽皮卷书,隔着老远便能闻到一股书香的气息,让人联想到这里一定是某个渊博地智隐居地住所。

    什么呀,不还是一个休息的地方吗?缺乏审美观地我自然不会在乎密室和外面房间的格调差距,对于我来说,都仅仅是睡一觉的地方而已。

    不过,这个书架上居然还有保留着书卷的事实到是让我大吃一惊,为了防止遭到破坏,外面的大多数文献都已经被收藏起来了,估计是这间密室的隐蔽性比较强,不防被人现破坏,所以里面的书才一直没有被取走吧。

    从书架上随手拿起一本书卷,嗯,很重实的手感,因为那个年代连粗纸都没有,只能用这种坚韧的兽皮记载。

    刚刚翻开,一股带着古朴气息的墨香味便迎面扑来,兽皮保养的很好,并没有出腐烂的味道,上面的字迹也依然清晰。

    传记——

    圣光十字军第二军团长——亚历山大.尔其顿,我的父亲为我取一个伟大的名字,而我也没有辜负他的期待,圣历2547年,从一个无名小卒做起……

    ……

    一直到到现在军团长的位置,毫不夸张的,可以说是受万人所仰慕,每当我率领我坚定而忠实的部下穿过人群熙攘的街道时,我总是这样的自豪。

    但是,如果说到我的童年,或许会令很多总是用尊敬的眼神仰视着我的部下失望,但很遗憾,这是一本传记,我必须忠于自己,忠于现实。

    我的童年,并不像现在这样辉煌,甚至可以说恰恰相反,父亲为我取了一个响亮名字的不久以后,母亲久去世了,接着,我的后母,一个恶毒的女人,我实在不想这么称呼她,她带着我那两个恬不知耻的哥哥闯入了我平静的世界,也宣告了我悲苦生活的开始,在他们的逼迫下,我穿着最破烂的衣服,做着最脏最累的活,为了填饱肚子,甚至盗窃,抢劫,就差没杀人了……

    啊!!愿上帝原谅我,原谅一个为了生存而痛苦挣扎着的可怜人的无奈行为吧……

    好吧,无聊的童年不提也罢,在诸多的压迫下,最后我终于选择了背井离乡,然后参与了神圣教廷护卫军的选拔,并最终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教廷军,虽然只是一个最底层的小卒而已。

    每当想到这里,我就会独自跪下,向仁慈而万能的上帝感恩,他最终还是没有抛弃我,甚至我的后母,还有那两只如同猪一般的哥哥,我也得感谢他们,他们一定是上帝给我安排好的磨难,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圣光十字军军团长——我,亚历山大.尔其顿……

    ……

    依哈克国又生了叛乱了,这群不知道感恩的家伙,甚至比我那两个哥哥还要贪婪、恬不知耻,一边享受着上帝的恩赐,一边却违背着上帝的指引,他们必将走向毁灭!我带着这样的决心,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战斗,结果是毫无疑问的,在上帝荣光的照耀下,神的叛徒——依哈克如同一根朽木般被摧毁,那些亵渎上帝的人,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而我也凭着战斗的表现一跃成为小队长,我相信,这一切都是上帝的指引……

    ……

    是的,我现在已经成为了万人之上的军团长,甚至能带领自己的军队独立讨伐一个小国——那些违背上帝指示,堕入邪道的国家,我享受着上帝的庇佑,享受着部下的尊敬,享受着权利的荣光,有着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但是,不知何时,我现自己的笑容越来越少,本该满足的内心却充满了不安和恐惧。

    当我用手中的剑,将那些面露恐惧的平民的头颅砍下时,尊敬的教皇陛下告诉我:他们是神的叛徒,应当受到惩罚;当我指挥着自己的部下,将教廷周围的边界线擦掉的时候,教皇陛下微笑的向我解释:他们是堕入邪道的王国,应该被抹杀……

    是的,我坚信着,我是为了他们好,是在解脱他们那受到恶魔所诱惑的灵魂,否则他们死后将会遭到更严厉的惩戒,他们甚至应该感谢我。

    可是,为什么我的内心依然如此彷徨,不知从何时起,我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无法洗掉的鲜血,浓烈的腥味几乎让我产生砍掉它们的*,每到深夜,那凄苦无助的悲号就会在我梦中出现,以上帝的名义保证,我已经好几年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仁慈的上帝,万能的上帝,请可怜可怜我这个迷途的羔羊,请指示我以后的道路吧,上帝啊……

    ……

    当我手伸手,准备翻页的时候,才现,这已经是最后一页了,也不知道这个叫亚历山大的军团长最后结果如何,不过,料想应该不会好到哪去,因为从笔记末尾上的语句可以明显看出,他的表现已经开始有点神经质了,甚至到最后,他口中深爱的妻子,也因为一点小事而被他冠以亵渎上帝的名义杀掉了……

    “呼……”

    我大大的呼了一口气,虽然由始至终这个军团长都可以说是一个虔诚的教徒,但是以这本笔记的内容来说,却完全可以成为反神论的典型例子教材,难怪卡夏她们没有**去,也没有焚烧掉,估计放在这里应该是最明知的选择。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抬头一看,小雪它们已经趴在地上,呼噜呼噜的睡着,在这种安全的地方,让它们放松一下也无所谓,今天的在军营里它们可是帮了大忙了,否则我可真要被那些怪物给搅的焦头烂额了。

    上帝吗?可以的话,也请你告诉我,你真的存在吗?……

    靠在小雪蜷起的身体上,盖着的毛绒绒的大尾巴如同羽绒被子般的舒服,我逐渐的进入了梦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