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追
    残阳的照耀下,被鲜血染红的传送站散着让人刺目

    我深呼吸了一下,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时候一定冷静下来。

    尽量避开地上的血迹,我小心的挪移到尸体的旁边,在与卡夏练习的休息时间里,她也没忘记给我灌输一些杂七乱八的战斗小知识,简单的辨认尸体痕迹就是其中一项,当时的我并不认为这项技巧有什么用处,能耐下心去学习,也只是出于对侦探小说的兴趣,还有打法一下时间的念头而已。

    我颇有些苦笑着想到,如果可以的话,我情愿一辈子都不用。

    先,我来到最接近的一具尸体,这具尸体背部朝天,倒趴在地上,从鲜血的出处看来,致命伤应该是在脖子上。

    仔细的观察了一会,确认没有任何遗漏以后,为了得到更全面的了解,我小心翼翼的翻动了一下他的尸体,打算把他转过身,正面或许能现点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很可惜,我只成功了一半,尸身虽然翻过来了,但是他的头颅只是扯了一下,却没有跟着转过,看起来就像是脖子被活生生的扭转了似的,几乎让我吓了一大跳。

    强忍着只有在恐怖片里才会出现的景象,我凑了上前——原来尸体脖子处的伤口十分深,几乎都要整个被砍断了,断层上那蠕动的气管与血肉,还有颈骨都清晰可见,仅仅剩下一层薄薄的皮肉与身体连接在一起。

    得出结论以后,我把尸体的头部也转了过来,看到出现在自己眼中的苍白面孔,我的心不禁微微一窒,就是这张面孔,昨天还一脸真诚的向我建议休息一个晚上再走的罗格弓箭手,此时,他的脸上已经再也没有昨天的笑容,浮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张惊骇欲绝地面孔。以及即将被死神召唤的人所共同拥有的——对生命的眷恋而已。

    一击毙命,从他那完整保留下来的惊骇神色,我就可以立刻判断出,他即使不是被秒杀,也没能支撑多久,而从只有脖子上的一处伤口看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一击毙命。

    即使是士兵等级的战士,也不可能如此弱吧!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秒杀得了他呢。我不禁拿自己对比一下,如果不使用魔法地话,即使是熊人变身,拿上那把4-27伤害的大砍刀打出最大伤害值。我也没有什么信心一定能将其秒杀。

    再翻了翻另外两个人的尸体,无一例外的一击毙命,脸上都残留着惊讶地表情,看样子根本就没来得及抵抗,从这些迹象判断,我脑子里所能想到的只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是敌人不止一个,第二种是敌人的速度非常快,因为三个人倒下的位置并不是在一起的,也没有搬动过的痕迹,从伤口的相似度。还有现场并不凌乱这一点看来,明显是应该是后面一种情况。

    究竟是什么敌人,能让这些坚毅的士兵流露出如此惊讶的眼神,而罗格营地里又有什么人,能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想到这里,一个身影在我脑海里重合。是地,今天早上那个带给我强大迫力的斗篷男子,而且他的目标不正是外侧回廊传送站吗?尽管我不想承认,但是种种迹象表明,他的嫌疑都是最大的。

    “可恶……”

    不管有什么理由。为什么要残害自己的战友?为什么

    我咬紧牙根,拳头握的吱呀吱呀地响,无法原谅!

    地上的鲜血已经冰冷凝固,从时间上判断,至少已经死了好几个小时了,而还有意想不到的现是。在尸体不远处还有一小摊篝火,上面还带着一丝余温,几粒肉沫子被遗留在地上。

    看样子凶手根本就不妨被人现,杀完人以后竟然还在旁边大摇大摆的休息了一会,吃了不少东西,这是自信吗,还是说在挑衅?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也是一个坏消息,凶手没走远,应该还能追上,这的确是一个不错地消息。但是坏消息也很糟糕——这个人心性坚定残忍,而且实力强大,绝对不好应付。

    关键时刻,小雪又帮上了大忙,理解我的意思以后,它在周围饶了一圈,用那比狗还要灵敏的鼻子四处嗅着,不一会儿就有了新的现。

    不一会儿,在小雪的带领下,我们就从外侧回廊里追出了泰摩高地,其他四只鬼狼和剧毒花藤落在后面,明显跟不上小雪的速度,虽然我也很想快点追上凶手,但是我不得不让小雪放慢一下速度,面对未知地敌人,我必须保持全力状态才行。

    在小雪一路追踪的时候,我也在考虑着应付的对策,如果凶手真的是那个人的话,那自己究

    怎么做,来到暗黑世界一年多,可是自己应付的却全全没有和其他冒险真正较量过,也就是说,在经验方面,我们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

    而且,依据对方的表现,他毫无疑问的是一名诡异的刺客,从气势和那三具尸体的迹象观察,我对他的实力水平判断,是等同于莎尔娜姐姐,甚至是在她之上,不过也不会相差太多,否则我绝对不敢这样贸贸然的追上去。

    也就是说,他至少也应该会使用三阶技能,对于刺客的技能,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凯恩书里面的介绍,总共分陷阱,武学艺术还有影子训练,我并不清楚他究竟精通的是哪一系,但愿是武学艺术吧,否则以我的速度,连靠近他都困难。

    至于装备方面,我寻思了许久,最终决定以下几件。

    衣服,强壮的鳞甲,82防御。

    手套:死亡之皮手套,当然,外面套了一副普通的手套掩饰。

    鞋子:黄金重靴,12防御,+15确率,+10耐力,+5敏捷,+1照明,抗冰冻+19%。至于那个+30%防御,无视掉吧……

    腰带:黄金轻扣带,5御,+5捷,+18命,+15力,抗闪电+24%,抗毒+22%。攻击受到伤害

    武器:因为太多可供选择,所以我并没有决定用什么,先拿着权杖加强一下防御,到时候再随机应变吧。

    至于项链和戒指,也没有多余的给我调三拣四了。

    最让我犹豫的是帽子,其中有两顶都非常合适,一顶是蓝色的骷髅帽,+25%抗火,因为刺客的技能里,其中武学艺术系的二阶技能焰拳,还有陷阱系的三阶技能火焰复苏,都是以火焰伤害为主。所以抗火显得尤为主要。

    而另外一个选择是狼头,虽然它的属性比较垃圾,但是却胜在视野开阔,对于应付速度型的刺客十分有效,想了很久,我才决定先带上骷髅帽。

    虽然我敢肯定那个人没走多久,但是显然他赶路地速度不慢。直到夜幕降临的时候,一直保持着最大速度的小雪它们也没能见到什么踪影,若不是小雪那满满自信的告诉我没有跟丢,我都怀疑是不是走错方向了,毕竟要在广阔的高原上找一个人。对我来说绝对是属于天方夜谭级别的难度。

    在红月升起半空的时候,我不得不停下来,虽然一直追下去的话,很有可能用不了多久就能跟上,但是我并不愿意在夜间跟一个刺客较量,为了贮备充足地精力。我认为还是休息上一会比较好,反正小雪也没跟丢。

    扎好帐篷以后,我命令小雪它们务必打醒十二分精神,并在更外面设置了许多陷阱——虽然并没有多大用处。面对自己经验上的不足,我不得不用更多的小心和警惕来弥补,说不定那个刺客绕了个大圈,反客为主的跟在后面窥视着自己呢。

    不过幸运地是,我这一觉睡的十分安稳,想来那个刺客即使再神通,也不可能知道有人能跟上自己吧,他又没有阿卡拉的预知能力。

    第二天凌晨,在太阳还没有起来的时候,我就匆匆收拾好物品,骑着小雪继续向晨雾中的未知方向赶了过去。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下午,就在我以为小雪偶尔性的鼻子失灵,已经将人给跟丢的时候,一个空荡荡的小恶魔营地让我重新拾回了信心,营地上一个小恶魔的影子都没有,但是空气中依然飘荡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虽然也不能就这样断定是那个人干地,但是多少也给了我一点继续追下去的动力。

    事实证明,小雪的鼻子绝对没有出现任何失误,不过半个小时左右,一个黑豆大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范围,等身影的大小放大到可以清楚看到轮廓时,我终于确定,自己已经找到了正确的目标。

    很快,他地速度很快,即使小雪它们已经开足了马力,但是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近速度依然十分缓慢,难怪追了差不多一天,想到这里,我捏了把冷汗,将他的实力评价又往上提了提。

    不过,那个刺客很快就现了后面的追兵,他停了下来未花多少时间就跟了上去。

    他回过了身子,用一种我无法辨识的目光,打量着缓缓逼近地我们,在十多米远的地方,我停了下来,这是一个十分微妙的距离,刚刚好是空投围杀所允许的最大范围。

    我抑制着内心的紧张不安,尽量用冷漠的眼神打量着他,身下地小雪,

    在后面的鬼狼和剧毒花藤也让我镇定不少。

    他也在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说是饶有兴趣,其实眼神依然脱离不了从骨子里散出的那种阴毒与冷漠的个性,仿佛对所有事物都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让人丝毫感受不到一个冒险所该有的节操,反倒更像面对着冷血的怪物一般。

    静静的对视着,似乎都在等待着对方的开口,四周无形的气氛,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

    “传送站里的人,是你杀的吗?”

    我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怒气,用略为抖动的音调说到。

    听到我的话后,他做了一个略微思考的表情,然后才用那独特的语调答到。

    “哎呀呀,杀地人太多了,你这么突然问我,我哪记得起来。不过……”

    他略为一顿,似乎眼睛紧紧的盯着我。

    “如果你是说外侧回廊传送站的话,的确是我杀的哦……”

    “……”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战士?”

    我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权杖,强忍着动手地*大声咆哮。

    “为什么?别这样说,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杀戮的人,只是那三个家伙太啰嗦了,我只是想回趟罗格。它们偏偏要问东问西的,实在太烦了,为了让他们安静一下,我也只好那样做了。”

    他用漫不经心的语调。继续刺激着我地神经。

    “只是几个小喽啰而已,有必要那么激动吗……”

    “嗖……”

    回答他的,是我骤然从物品栏里掏出的那把上好十字弓弹的十字弓,正好钉在他的嘴巴上。

    我已经彻底明白了,眼前的人根本就已经丧失了本性,跟他废话,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真是个性急的人,说实话,我并没有把握能杀你,否则在外侧回廊的时候就已经动手了。不过,你到是给了我一个好理由……”

    他轻轻擦干嘴角的血丝,语气里逐渐充斥着强烈的杀机。

    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了离我只有几米远地空地上。

    好快!比卡夏那魔鬼式的锻炼还要快上几分!!

    我眼神一凝,手中的权杖与盾牌,在射出十字弓弹以后就已经重新被我换上了。

    “蹭噌……”

    短短的几瞬,他就已经离我不到三米的距离。一瞬间,他的身体如同脱弦的利箭一般朝我直射过来,速度快地连身影都几乎要模糊起来了。

    在我眼中,只觉得一团黑影直冲过来,下意识的。我将左手的盾牌顶在面前,右手的权杖朝黑影砸了过去,面对高敏的刺客,我并没有选择徒劳躲闪,以伤换伤才是最稳妥地战术,在这之前我就已经喝下了好几瓶药水。而且手头上还有十多瓶回复活力药剂,足够耗死他了。

    “碰”的一声,左手一股巨力传了过来,右手挥空的权杖也不出我的意料之外,正当我以为自己的攻击挥空,而对方的攻击也被盾牌挡了下来地时候却突然现他的身影消失了,然后下一刻,从脖子后面传来一道凉嗖嗖的声音,让我的心瞬间凉了下来。

    “太慢了……”

    声音还未落下,我就已经感觉到一股冰冷澈心的寒锋向脖子逼近,

    在千钧一的瞬间,身下小雪突然一个横越,险险的让我躲过了这次的攻击,摸着脖子上的鸡皮疙瘩,我只感觉到一股透心的寒意。

    原来从左手盾牌上传来的力道,并不是他武器的攻击,而是他的脚尖借着盾牌的力道,一个快速的空中翻跃到我背后而已。

    不妙,德鲁伊与刺客碗肉搏战,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

    “我就知道你会是一个大麻烦。”

    在小雪的帮助下躲闪攻击以后,刺客并未乘胜追击,而是用冰冷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小雪,似乎比起我,他更加看重小雪的威胁性,可恶,等会我会让你后悔产生这种念头的。

    “崩……”

    他突然一个跃起,下一刻,他刚刚站的地上已经爆了开来,一条花藤破土而出,正是剧毒花藤的潜伏攻击,没想到也被他躲过了。

    “不错,真的很不错。”

    尚在半空中的刺客淡淡说道,虽然嘴里似乎轻描淡化,但事实上这一击他躲的也颇为惊险,要不是长期在死亡之中锻炼出来的直觉,说不定还真要被偷袭成功呢……

    一个漂亮的鹞子翻身,他稳稳的落在地上,目光闪烁的看着我们,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