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又迷路了
    先结束战斗的是小雪它们,四只鬼狼加上小雪,在它的暴风雨攻击下,几只普通的雅提根本就没有抵抗的能力,四声惨叫以后,地上只剩下四具血肉模糊的硕大身体。

    然后是我练习的对手,那只雅提头目,虽然没有变身,但是凭着从卡夏那里锻炼出来的技巧和反应力,我还是比以前更轻松的解决掉了它,恩恩,怎么说也有快上那么一两秒……吧!

    最后结束战斗的是剧毒化藤,因为独立应付草丛里所有的剃刀山脊怪,所以落在最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我们并未等多久,吞下几只刀山脊怪以后,它的肚子似乎已经得到了暂时的满足,因此也不再手下留情,载满毒素的攻击迅速在剃刀山脊怪之间传播开来,它们那猩红的皮肤瞬间便与草色紧紧的溶为一体,再无分隔,不一会儿,连续不断的“唧唧”尖叫声从里面传了出来,一滩滩花绿的肉泥在草丛中绽放开来。

    放下草丛那边的战况,我先走到最早结束战斗的小雪那边,杀了十多天的低级怪,除了血鸦的大型护身符和**oss贝利尔以外,我已经很久没看到其他怪物掉什么好东西了,希望这群雅提能给我一点惊喜吧。

    老天这次似乎没有辜负我的期望,最早被干掉的那只雅提,身体已经开始逐渐消失,一大块黑糊糊的物体。慢慢地露出了它的形态,看体形有点像弓,但是又有所区分。

    等尸体完全消失以后,这件装备才完全露出了它的轮廓——居然是一把轻巧的十字弓!!

    十字弓

    伤害:9-

    需要力量点数

    需要敏捷点数:

    需要等级:3

    凹槽,明明已经快要下雨,却还拼命着点火驻营的小恶魔部落,在这种地形里根本久是避无可避,每次遇上都要经过一翻战斗,我已经失去刚刚开始见到它们时的怀念与喜悦,尽管经验蹭蹭的涨着。

    哎,早知道久跟阿卡拉拿张地图,或跟外侧回廊的守卫们询问一下也好,明明已经知道自己没有什么方向感,却还带着那莫名其妙的自信,认为只要走多会,就一定能找刀入口,真是太大意了。

    看刀长廊正中间的一条醒目的石柱上,那一个十字划痕,我就知道,自己已经十分菜鸟式的迷路了。

    黑色的天空,已经下起了凄凄厉厉的小雨,再加上已经逐渐接近夜晚,即使以我现在德鲁依的得天独厚的视力,周围建筑的轮廓也逐渐开始暗淡下来,冷湿的阴风从那敞开的窗口,还有那些破落的缝隙之中挤吹过来,除“咻咻”的呼啸,不但能将身体吹冷,似乎连心也凉了下来。

    侧回廊采用的西方式建筑,是以巨大和超然来强调其本身的庄严,恢弘与永恒,但是在这种鬼天气中,我却丝毫也早不到一丝感觉,气势宏伟的建筑,现在带给我的只有虚无和孤独感,仿佛置身与一个巨大的监狱之中一样,偶尔闪电划过,那雕刻与石墙之上,庄严神圣的天使降临,还有平民顶礼膜拜的石刻,在黑暗和惨白雷光的渲染之下,如同邪教的血腥仪式一般,竟然散着一丝摄人的恐怖气氛。

    我颇为丧气的趴在小雪的身上,从那毛茸茸的身体上摄取着丝丝温暖,刚开始时的兴奋已经给这场接踵而至的磅礴大雨给缴的一团糟,而且,如果再找不到地方避雨的话,我们几个极有可能会窝在某个长亭的角落里抱做一团了,雨中战斗的浪漫,那也得看看雨有多大才行吧,早知道就听从传送站里守卫的意见,先滞留上一晚再走也不迟,年少冲动啊。

    我们一边打着路上遇到的怪物,一边四处寻找着合适的地方落脚,现在我对军营的入口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能找到一处没有怪物的地方睡上一觉,对我现在的景遇来说,就已经是很奢侈的一件事情了。

    骑着小雪,其他四只鬼狼围绕在四周,橡木智被我抱在怀里,懒乌鸦则是停留在肩膀上打哈欠,至于剧毒花藤,说实在的,我已经无法在黑褐色的石砖地上现它的踪影了,只有偶尔传过来的心灵联系告诉着我它的存在,“踏踏——”的脚步声,不断的响彻在静谧的回廊之间,与外面那雨滴打在花草树木上的轻柔声,打在石墙屋顶上的铿锵声,还有打在泥地里沉闷声混杂在一起,再经过响雷的渲染,让人的心情不由自主的紧凑起来。

    “呜——”

    不知道走了多久,杀了多少批怪物,黑暗中的小雪突然停了下来,朝前面呜咽了一声。

    我打着盹,缓缓从小雪身上抬起头,借着刚刚一闪而过的白色雷光,一道残墙碎柱所构成的废墟,将前面的整条通道给堵住了,现在给我的选项只有,左转,右转,迂回……

    我正想随便指个方向,砍能不能来个瞎猫撞上死老鼠,却突然现,眼前的景象有点……陌生?

    虽然我是个路痴,但是并不代表我记忆力不行,在外侧回廊里悠转了那么久,这里的大致风格已经被我掌握,而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风格,却是我前面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莫非,莫非这里就是外侧回廊通向内侧回廊的路线,很有可能,因为据凯恩说,就是因为这条路线被堵住了,所以大家才不得不采用迂回路线,从军营,再到监牢,绕了足足好大一个***。

    要不要试着打通这条路线呢,以我熊人变身的力量,要搬开这些碎石或打穿厚硬的石墙,或许不是不可能,一个诱人的念头突然出现在我脑海里。

    不过,想了想,我最终还是放弃了,不说工程有多巨大,罗格营地里能洞穿石墙的不止我一个人吧,我都能想刀的主意,为什么其他人不能想到呢?我想一定有他们不这样做的原因吧,最有可能的是,外侧回廊与内侧回廊的怪物等级跳跃幅度太大,要是被打通以后,冒险要是一个不小心,傻愣愣的从里面穿过去还不自知,那极有可能生危险,到时候我这个长老的罪名可就大了。

    想到这里,我还是乖乖的选了一个方向绕过去,遵循渐进才是王道啊,再说我还要去军营杀铁匠,实现当初与恰西的承诺呢,哪能这样久跳过去。

    似乎为了回报我明智的决定,拐弯以后不到一会儿,我就找到了一个颇为庞大的教堂,走进里面,似乎没有见到怪物的影子,而且,似乎也不会刷新怪物的样子,我判断的依据久是,从教堂上面的神像上,依稀的散着圣洁的光芒,有这一股力量的庇护,一般的怪物是绝对不会在这里出现的。

    而那座蕴涵着力量的神像上面,此时正若隐若现的飘聚着一个能量构成的盾牌,不用我说明,想必就是一个三岁小孩怕是也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装甲神殿了,它的主要力量就是能提供给接触它的人一段相当之长时间的防御增幅,

    这些祝福的神殿可不是那么好遇到的东西,一旦被碰触以后,它久会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下一次又不知道会在哪出现,rp不好的冒险,或许一辈子都难遇上一个呢。

    哈,看来今天是pr爆呀,我深深的打了一个哈欠,外面阴冷的天气拼命刺激着我的困意,带着淡淡的喜悦,我迫不及待的拿出维拉丝给我准备好的毛毯与被子铺好,然后靠着小雪一头钻了进去,被子上面似乎还散着维拉丝那独特幽香,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轻轻的合上眼睛——果然,还是家里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