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回归
    格营地以东,穿过如同海洋一般的茫茫草原,再穿过般的迷雾森林,是一片充满了神秘气息的金色大漠——尽管对于罗格营地来说.已经是遥远的东方.但是那里的人民似乎并没:线,他们依然习惯称自己所在的地方为西部王国.而西部王国的王都.有着珠宝之城称号的海港城市-鲁高因.是整个暗黑大陆的商人都为之向往的巨型商业城市。

    鲁高因再往东,是一片被命名为双子海的无边海洋,穿过这里双子海,就是有着冒险天堂的古代城市——库拉斯特海港,如果说罗格营地是草原的海洋,鲁高因是沙漠的海洋,那么库拉斯特就是森林的海洋,庞大的迷雾森林,与那里的热带原始森林相比起来,就如同一个小孩子一般,当然,也有另外一种说法:其实迷雾森林,正是那里的一部分,庞大无比的热带原始森林,绕过了无际的双子海,一直蔓延到遥远的西方,迷雾森林只是它的一条小尾巴而已。当然,没有人能证明得了这句话的虚实,正如无法去证实宇宙有多大一般。

    鲁高因的南方,恰恰与东方双子海的水世界相反,是一片干燥的死亡沙漠,同样没有人能知道这片沙漠的中心在哪里,试图闯入沙漠深处的冒险,没有一个人能回来,据说在沙漠的最里面,是有着魔法族之称的赫拉迪克一族地墓地,史上最伟大的战士——塔拉夏。其实也是赫拉迪克族的一员,而塔拉夏最后的埋葬地,据说就在赫拉迪克的墓地里,久而久之,那里就被称为塔拉夏的古墓。

    据说,塔拉夏的古墓里隐藏着赫拉迪克一族无尽的宝藏,甚至连赫拉迪克一族的魁宝——赫拉迪克宝盒,也被藏在里面,一时之间。无数地冒险蜂拥而至,但是以魔法一族而著称于世的赫拉迪克一族,岂能轻易的让别人染指他们祖先的坟墓,即使是魔法文明空前繁盛地几千年前。也没听说过有谁能够接近墓地,更何况是现在?至于赫拉迪克一族是如何进出外界,这在整个暗黑大陆也一直是个无解的谜团。

    沙漠深处,广袤无垠的黄色土地上.遍布着如同大浪一般高低起伏的沙丘.黄沙漫漫.弥望无际.风沙一起更是昏暗.什么也看不见.四野黄云.上与天接.天低地来快要压到头上.偶尔大风一停.也并不是什么美事.昏黄色的天空一但撕开.便是那惨白的天空.那如同脸盆大小的.:个沙漠烤地像是闷炉一般.鼻子里吸进去的.口中呼出.尽是滚烫烫炙热鼻气息。只要在这里站上片刻,就能看到身体,头顶上,蹭蹭地冒着蒸汽。无论喝多少水也没用。

    恶劣地环境证明,这里离西部王国最接近沙漠深处地遗失城市,至少也有10天的路程。这里已经是连冒险都要为之警惕地距离了。

    而在这个烤炉一般的地方。却有几个披着斗篷的身影。如同沙漠里的幽灵一般,缓缓的在走在那高高凸起的丘陵上。轻细的脚步踏在上面,出“沙沙”的摩擦声,证实着他们绝对不是什么海市蜃楼所形成的幻想,而是确确实实的生命。

    “大哥,丘鲁顿那个家伙,似乎回到罗格营地那边去了。”

    左边的斗篷男子,将垂直额头的斗篷帽子往下拉了拉,用仿佛磨砂一般的嘶哑声音说道,处在这样的鬼环境里,即使是他也并不那么好受。

    “那个混蛋吗?”

    正这样的是一个刚直魁梧的男子,从体形看来,以圣骑士和野蛮人的可能性。

    “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废物,算了,既然他要去找死,那也怨不得我们。”

    被称为大哥的魁梧男子,眼睛里流露出一丝轻蔑的目光,看来对那个叫丘鲁顿的家伙并没有什么好感。

    “我讨厌那个家伙……”

    右边的消瘦的斗篷身影里,传来同样嘶哑的男性声音,只是这道声音带着无情,甚至是厌恶的冰冷。

    “任意妄为,嗜血好杀,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联盟要将这种家伙……”

    右边先开口的那个男子赞同的补充道,但是却被中间的“大哥”所打断。

    “够了,贝尔,让其他人自生自灭去吧,我们只要按自己的方式去做就行了,何必多说。”

    “……”

    “这鬼天气真是……我们真的能找到古墓吗?”

    走了一会儿,左边的斗篷男子狠狠的灌下一大袋水,抱怨着说道。

    “谁知道呢……”

    右边的消瘦身影,依然用那简短而冰冷的声音回道,看得出来,他也很不喜欢这种鬼地方。

    “再走一会吧,如果到时候还是没找到任何线索的话,马上回去。”

    中间的魁梧的身影低头思索了一会,然后坚定的回答道,从遗失城市出,他们已经走了将近半个月了,食物和水源到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继续深入的话,他们赖以脱离的传送卷轴就很有可能会因为距离过大而失效,到时候,面对这个地狱一般的沙漠,他们也只有等死的份。

    “我们休息一会吧,到傍晚再出。”

    看着越升越高的火红太阳,走在最前面的魁梧男子擦了把汗,即使是他们,也不得不遵循夜行晓宿的沙漠守则。

    “哟,我去找合适的地方……”

    左边的男子高兴的说道。

    ……

    随着眼中漫天白光的消散,周围的轮廓也逐渐清晰了起来,没错,这就是我最后走过的那个传送点——外侧回廊,泰摩高地上阴沉灰暗的天空。还有那带着淡淡血腥味道地鲜美空气,都在拼命的刺激着我的神经末梢,让我脉搏中的热血不断的高涨沸腾起来。

    “凡大人,欢迎您。”

    驻守传送站的法师和罗格士兵,看到只有一个人走出来,惊讶的了一会,待看清来人之后,便立刻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估计等会就要下雨了,请问您要休息一个晚上再走吗?”

    一阵寒暄以后。好心的士兵建议道。

    我抬头望了望天空,地确,那沉甸甸的乌云,几乎都要压到到头顶上了。而且现在的时间也已经接近傍晚,士兵的建议很实际。

    “感谢你地建议,不过,雨中战斗似乎也别有一番风味。所以只能心领你的好意了。”

    我笑着向他们道别,不一会儿,就已经接近了怪物出没的区域了。

    看着不远处一个无风自动的小花丛,还有微微颤抖中地大树。我轻笑一声,喝了一瓶

    剂,然后。小雪。巨毒花藤。懒乌鸦,橡木智。只鬼狼,被我一一的召唤出来,咳,技能等级高也不是什么好事啊,法力差点不够用了。

    久未出场的小雪,按照惯例的清清嗓子,仰起头颅,张大嘴巴。

    “敖呜……”

    一声贯天地狼嚎,带着凛冽而豪迈的气息,悠久的在整个外侧回廊上空回荡着。

    “沙沙沙……”

    声音刚刚消散,周围顿时起了动静,一只只巨大地身影从那庭院地大树上跳了下来,草从和花园里也荡起一圈圈涟漪,并且正向这边扩散。

    “瞧你干地好事。”

    我用里的揉着小雪那毛茸茸地雪白脑袋。

    “呜~~~”

    小雪低头委屈的叫了几声,接着用力的甩了甩头,打个喷嚏,然后呼呼的向我喘着气,一副“长官你们快跑,让我来断后”的夸张表情。

    “我看你是想一个人独吞吧,门都没有。”

    我一眼就识破了小雪心里盘算着的小九九,更加用力的揉踏着它的脑袋。

    剧毒花藤也夸张的在地里转着小圈圈以示对小雪的抗议与鄙视,看不出,它原来也是好战分子呀,不过等战斗开始以后我才明白,它不是好战,只是肚子饿了而已……

    几只灰白色的身影正逐渐逼近,不用说,这正是巨大野兽的二进体——雅提,而那些在花丛草丛里钻溜着的,是硬毛老鼠的三进体——刀山脊怪,在怪物袭击中,尽是杀些低级的怪物,最牛也也不过是地底通道的残废怪而已,已经好久没有看过这么高等级的怪物了,看到它们,我几乎已经看到无数的经验在漫天飞舞着,顿时感动的两眼汪汪,好同志,你们都是好同志啊。

    五只雅提,其中一只为头目等级,还有n只刀山脊怪,片刻之间,他们就已经进入了攻击范围,只听“嗖嗖……”几声,剃刀山脊怪仗着远程的优势,十多根血红的针刺先迎面朝我们射了过来,又麻又痒的疼痛,让我迅速的找回了战斗的感觉。

    不用我说,剧毒花藤瞬间便潜入地里,朝花丛里面潜伏过去,而我则是迎上了那只头目等级的雅提,小雪它们也是各有目标——对付这些怪物,还用不着它们五只一起协作。

    雅提头目,迈着飞快的步伐,巨大的身型,迎面便朝我逼过来,快,好快,完全和笨拙的巨大野兽不是同一个等级的,我略为有些不适的看着那飞速砸过来的双拳,身子下意识的一偏。

    “轰……”

    雅提的双拳擦过我的右臂,狠狠的砸在了黑褐色的坚硬石砖上,结实的地砖立刻出一声刺耳的声音,几道细微的裂缝,在雅提头目的拳头上砸凹下去的小坑龟裂开来。

    恩,躲过来?

    看着我脚边上拳头大的凹坑,虽然只是动作较为迟缓的雅提,但是对于能如此完美的躲开它的攻击,也足够我欣喜上一小会了,对于敏捷不高的德鲁依来说,要做到这样完美的躲闪,的确是一项需要技术的活儿。

    何谓完美的躲闪?并不是那种见到敌人攻击,就狠狠的跳开去的方法,那样简单的动作估计就连法师都能做到,真正的近战躲闪,是要以最小的动作与幅度去躲开敌人的攻击,躲闪的幅度越小,移动的动作越细微,对身体的平衡感影响则是越低,在躲闪中保持良好的身体协调性,以最快的速度,给予不及反应过来的敌人迅猛一击,这就是防御反击的一大基本要点。

    当然,也不一定说躲闪的动作和幅度越小越好,世事无绝对,如果敌人的动作和反应比较迟钝,或依仗自己高速高敏,也可以做出一些幅度较大的躲闪,拉开一顶的距离以后再攻击,因为较大的距离有助于冲刺,这样可以挥出武器更大的伤害值。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本身的攻击速度比较快的话,一开始以较小距离躲闪,说不定能连续攻击两次,总之仁见仁,智见智,一切都要以双方的实力对比来判断,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一成不变的战术。

    在我思索着卡夏的话时,随手拿出一把伤害4-10的蓝色长匕并未作任何停留,在顺势与雅提那巨大的身型交错的瞬间,狠狠的在它腰肋上划了一剑44点的力量,已经足够我将长匕的攻击伤少在7-10间的一个较高水平了。

    一道一指深的血痕,顿时出现在长匕所经过的位置上,雅提头目出一声疼呼,不过它的防御也不是盖的,几秒之间,那道血痕就已经完全愈合,只在腰上流下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而已。

    “吼……”

    一击无功,反到被对手先行一着,生性残暴的雅提怒吼一声,那唯一光溜溜的嘴巴如同的两瓣白嫩的**一般鼓了起来,粗短的脖子让它气呼呼的脑袋如同镶嵌入肩膀之间一样,整个样子看起来既狰狞,又搞笑。

    它急速一个转身,又粗又长的手臂如同旋转的中的起重杆一般横扫过来,对于雅提那咄咄逼人的气势,我一个弯腰,低着身子向前迈了上去,试图躲过它的手臂之时,再次在它的腰肋上划一刀。

    “呼”的一声,我的身子并没有来得及低下足够的幅度,背部立刻传来被什么擦过的一阵*,不过,以我现44点的力量,没有让我陷入任何负面状态,所以我不失时机的在它肩膀上砍了一刀,躲闪失败也就罢了,若是连以伤换伤都做不到,那真的是连以前的水准都不如了。

    哎,这次失败了呢,我叹了一口气。

    果然如卡夏所说的那样,即使是最基本的防御反击,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达成的事情,越是基本的工夫,越是要花费工夫,想要做到如同本能一样,看来还得花上一段时间。

    我略为打量了其他战场一眼,剧毒花藤正娴熟的在剃刀山脊怪之间来回穿梭着,将它们戏弄的团团乱转,兴致一起,便将一只大小适宜的刀山脊怪给骨碌一声吞下去,而小雪它们更是进退有矩,来去如风,那精妙的技巧与战术,仿佛就是它们与生俱来的本能一般,看的我羡慕不已。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呀,我可不能被自己的宠物给比了下去,想到这里,我微微的弯下腰,凝神盯住眼前的雅提头目,手中的匕与盾牌紧着朝它提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