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长老会议
    二天,阿卡拉的帐篷外,卡夏已经在那坐着了,说不伙为了不迟到,昨天晚上就在这睡呢,想想也不是不可能。

    “哟,吴,早啊!怎么回事,你的脸色有点苍白呀,身体还没康复,可别做太剧烈的‘运动’哦!”

    卡夏见到我脸色苍白的迈着摇摇晃晃的步伐过来,一脸坏笑的“劝慰”着我——难道这个八卦女已经听到了什么消息?不会吧!

    我无力的罢了罢手,示意自己没有心情说下去,虽然她的猜测不错,我是去了那种地方,不过虚弱的原因,可不是因为那方面……

    女人街,这个通俗直接的称呼,从道格这种粗鲁的野蛮人口中说出一点也没让我觉得奇怪,估计如果那些圣骑士或法师的话,肯定会有更加高雅一点的说法。

    街如其名,这其实就一个妓院的整合体,里面的每一个女人,都是那些失去家庭,无以为依的可怜女子,为了养活自己或那些同样没有劳动能力的家人,她们只能选择这种工作,这一点比起原来的世界,那些纯粹因为堕落而从事这种工作的女人,可有着云泥之别,因此,这里的女人地位并不低,至少,即使是高贵的转职,也不能强迫她们交易。

    波及整个罗格营地冒险的怪物袭击结束以后,女人街最近这几天的生意兴旺地很,野蛮人。德鲁依,刺客,甚至是法师和圣骑士都能看到,还有那些佣兵,当然,有一种职业是不大可能看见的……

    看到这种情形,我心里也不禁松了一口气,哈,大家都是男人嘛。

    不过。还没等我安心下来,突然却有几个白痴在我前面大喊了着:“吴凡大人,原来你也在这啊,哈哈……”

    刹那间。我仿佛感到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到我身上,我愣愣的看着那几个脑残体,脸色铁青,一时之间什么也说不出来。

    可以想像一下。如果放在原来世界,当你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在夜总会风流一下时,突然对面走过几个人,以压过重金属音乐的嗓门朝你打招呼:“xx市委书记。原来你也在这*呀,哈哈……真巧,大家一起嫖吧……”

    身临其境的话。就可以体会我当时的心情了。

    道格这个挨千刀的混蛋。好像还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拖着沮丧无比地我,如同游行示威一般。在整条女人街逛了好几圈,然后及其不负责任的将我塞到一个帐篷里,自己逍遥快活去了,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第一次,竟然是在这种失魂落魄的情况下完成地,幸好陪自己的那个姐姐,模样很清秀,身材也不错,据说是那里十分有名气的女人,要是恐龙的话,我非得活生生地将道格给撕了,哼哼……

    总之,以后没有必要的话,还是少去那种地方吧。

    “总之,这次有什么事情。”

    我有气无力的躺在草地上,嘴里叼上了一根青草。

    “还是等凯恩他们来了再说吧。”

    卡夏从腰间掏出一个酒瓶——没想到法拉竟然能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又给卡夏做了一个,效率还不错嘛,不过以我对那个小气老头的认识,估计是有什么把柄被卡夏抓在手里,才不得不替她做吧。

    不一会儿,凯恩驻着拐杖,精神奕奕地走了过来,然后是法拉,几乎是踩着时间点过来的,切,搞的好像自己是个大忙人,就我们很悠闲似地,三人不约而同地赏了他一记鄙视地眼神。

    法拉前脚来到,**oss阿卡拉,仿佛算准似的,也姗姗地拉开了帐篷,一手驻着拐杖,另外一只手拿着一个大瓶子,里面还冒着热腾腾的蒸汽,原来她刚刚正在里面准备招呼用的清神水呀。

    回过头,法拉这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物品栏里哪出一整套坐谈会式的精美桌椅,然后在周围布置了一个隔音结界。

    我说,你的物品栏里就不能装些有意义一点的东西吗?

    我嘀咕着拉出一张椅子坐下,椅子不多不少,正好五张,看来是早有预谋,这让我更加警惕起来,眼前坐着的四个人可都是老狐狸,而我在他们眼里,估计最多只是小羊羔级别的生物。

    “那么,我们先讨论一下这次战斗的报告吧。”

    阿卡拉仿佛没有看到我脸上的疑惑一般,从怀里掏出一张羊皮卷,里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一些文字。

    “这是凯恩统计出来的,有关于这次战斗的具体损失。”

    她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羊皮卷,不过,其他三个似乎并没有动手的意思,估计这些数据早已经刻在他们的心里面了。

    只有对这次战斗还没有一个全面认识的我,为了忘却现在诡异的气氛,才战战兢兢的拿起那份羊皮卷,仔细阅读起来。

    死亡,受伤,这是阿卡拉告诉过我的数据,还有粮食的具体消耗,金币支出,罗格营地的现有储备,甚至这场战斗对今年收成的破坏,有多少家庭因为这场战斗完全失去劳动力等等,都有比较详细的数据,真不亏是凯恩,简直是面面俱到。

    等我将这张羊皮卷仔细看完以后,四个人已经开始讨论起来了。

    “向转职募捐或……”阿卡拉。

    “这场战斗以后,食物的价格肯定会有所调高,但是平民的收入……”凯恩。

    “加强村子的防御,还有魔法报警的研究工作,就交给我吧……”法拉。

    “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跟鲁高因方面协商……”阿卡拉。

    感觉他们的对话,完全就是那些围坐在圆桌子上。挺着肚子,翘起二郎腿地高官们才会去触及的话题,对这些一窍不通的我,在一旁愣愣的着呆,完全插不上嘴,感觉比外人还要外人。

    啊,或许还有一个和我同病相怜的家伙,可怜的卡夏,似乎也没说上什么话。不过她的心态可比我好多了,又或可以说是脸皮厚,此时正在那一口麦酒,一口清神水的喝个不亦乐乎。喂喂,你就不怕拉肚子吗?

    而这次讨论会的两个主力,阿卡拉和凯恩,也总算让我见识到了他们地实力。那些在我眼里几乎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但是在他们细细协商之下,却又让我开始觉得这些问题似乎也并不是很难的样子。

    管理果然不是人人都能做的,阿卡拉和凯恩虽然没有法拉他们地实力。但是相对于整个罗格营地来说,他们两个才是真正不可或缺的人物。

    讨论整整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羊皮卷上的一个个难题。似乎都被化解的差不多了。在一。唯一听出来的,就是今年罗格营地或许会拮据一过今年,来年就能回复到战前的水平了。

    “好了,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阿卡拉淡淡一笑,将桌子上的羊皮卷收了起来。

    “亲爱地吴,让你久等了,真不好意思,恐怕你也在疑惑,为什么我们几个老家伙会特意把你叫来吧。”

    “恩恩。”

    我的头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似地,整整被无视了差不多3小时,此刻我真有点热泪满盈地感觉。

    “呵呵……”

    四人相视一眼,然后轻轻地笑了出来,仿佛四只老狐狸围着一只小鸡,在讨论怎么下嘴一般,顿时让我产生一种如背刺芒的毛悚。

    最后,还阿卡拉开口了。

    “虽然有点生搬公式,但我还是要问你几个问题。”

    “恩,”我点点头。

    “你喜欢罗格营地吗?”

    阿卡拉第一个问题让我有点摸不着脑袋,但我还是点了点头。

    “你想保护自己重要地人吗?”

    我继续点头,这不废话吗?

    “你能为罗格营地里的人有所付出吗?”

    “这要看是什么人,付出什么了。”我滴水不漏的答道。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阿卡拉赞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深呼了一口气,让我顿时紧张起来。

    “你很闲吗?”

    “咦?啊全出乎意外的问题,让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

    阿卡拉仿佛鱼儿上钩一般的笑着说道。

    “欢迎加入我们。”

    她从怀里拿出另外一张羊皮卷展开来,然后卡夏乘我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划破我的手指,然后在上面一按。

    “等等,你们在干什么……”我怎么有一种被强迫定下卖身契约的感觉。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罪魁祸的卡夏,此时一点自觉性都没有的握着我的手,拼命摇着,那高兴的样子就好像是在说,啊!终于找到替死鬼了。

    “呵呵,别在意卡夏的话,诺,你自己看看吧。”阿卡拉的笑容今天特别的恐怖。

    我颤抖的拿起那张羊皮卷,一时之间,只看到了上面鲜红的四个大字——荣誉长老。

    “荣誉长老?”

    “就是这么回事。”法拉一脸节哀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要我当?”

    四人齐齐点头。

    “开什么玩笑,这个我干不来。”

    我把头摇的像磕了几公斤摇头丸似的,要不是卡夏和法拉这两个老bt在,我保证撒腿跑人。

    “没关系,我们会考虑到你的能力问题的。”

    “荣誉长老的责任是什么?”我可没傻到先去yy有什么权利。

    “也没什么,一些紧急的任务,就如同这次怪物袭击一样,你现在最要紧的是提高实力,其他任务以后再说。”

    仿佛看出了我心里面的忧虑,阿卡拉继续笑着说道。

    “放心吧,我们不会强人所难的,而且,如果你同意的话,大家以后就是平等地身份。谁也没办法去强迫谁,如果你对任务有任何疑问,不想做的话,大可以拒绝,我们对你下的不是命令,而是请求。”

    “那你为什么非要给我这么一个荣誉长老的身份呢?即使不给,如果你们有什么任务的话,只要难度不高,我也会很乐意接受的。”我冷静的分析着里面的疑点。

    “吴。或许你不是一个天才,但是毫无疑问,你是一个务实的人,我就是欣赏你这一点。”阿卡拉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们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希望,拥有这个身份的你,凡事都能为罗格营地……不,是整个暗黑大陆多考虑一下。”她叹了一口气。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

    也就是所谓地羁绊吗?我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回忆起那只血红的妖熊,愣愣地想着。

    “那么,能告诉我,荣誉长老。有什么权利吗?”我愣了许久,最后才展颜笑道。

    阿卡拉四人顿时松了一口气,这真是最好的结果。如果我不答应的话。她们也不可能真的拿我怎么样。

    “可以调动整个罗格营地地士兵。甚至是佣兵,关键时刻。即使是转职也必须服从。”卡夏一旁诱惑道,看我一脸的不感兴趣,不由大失所望。

    “可以自由进出法师公会,甚至优先体验最新的魔法道具。”法拉在一旁十分神气地说道,不,这个绝对免谈。

    “可以随意翻阅资料,包括最机密地文件。”凯恩笑着抚了抚白胡子,有这个功夫,我不如多陪一会纱拉呢。

    “拥有使用远程传送地权利。”阿卡拉言简意骇,却最是令我心动

    “远程传送?指的是我甚至能从罗格营地里直接传送到哈洛加斯,也能从那里回来。”我两眼放光地说道。

    “你只对一半。”阿卡拉神秘兮兮的对我说道。

    “你能从罗格营地里传送到任何地方,包括哈洛加斯都行,但是从那里回来,却不在我权利之内,你必须征得那里的领同意才行。”

    “哎?也就是说,只单向传送而已?”我失望的叹道。

    “不要丧气,到时候老婆子我会亲笔写上一封书信,想必他们还会卖上几分薄面,不过,也有可能会给你一些小考验,这些对你来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绝对没有。”我心花怒放的说道,远程传送呀,这不就如同游戏一样,可以四处乱跑?

    “别高兴过头了。”法拉在一旁瞪着我。

    “远程传送消耗是很大的,别随便给我们添麻烦。”

    “最多我补偿就是了……”

    高兴之下,我开始败家起来了,刚刚说完,就现自己在自掘坟墓。

    “哟,口气不小嘛,不过,听说你这小子的暴率的确不错的样子。”卡夏两眼放光的看着我。

    “小子,以后法师公会就靠你了。”

    法拉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你想传送多少次都没问题,包在我身上的神情。

    “哎……”这就是所谓得意忘形的下场吧。

    不过,这点损失对于我来说也不算什么,想了想,我对于他们刚才讨论的几个问题有了定案。

    “哗啦啦……”

    一阵清脆的金属撞击声,源源不断的金币,从我的物品栏里倒了出来,不一会儿,就积累到了桌子一般的高度。

    “阿卡拉大人说过要向转职募捐或借贷吧,那么,我就做第一个吧。

    “哎呀呀,

    阿卡拉笑着说道,其实这些钱也不算很多,想想,光辨识卷轴就要50金币一张了,只是几万枚金币银币堆积在一起,那耀眼的些夸张而已。

    “真可恶呀,早就听说你这小子富有了,没想到那么富有。”卡夏一脸不甘的说道,似乎后悔在维塔司村的时候怎么没有多勒索一点。

    哈,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在储存箱里还有一大堆,看到卡夏和法拉一副财迷的样子,我心里默默的想到。

    不过说实在的,我现在对金币已经没有什么概念了,如果不是懒乌鸦对收集这些乐此不疲的话。我说不定已经懒得去拣了呢。

    “一共是18432金币,13508银币,我就厚颜收下了。”

    阿卡拉地话吓了我一跳,这才过了多少分钟,就已经算好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立体扫描+人型计算机功能?伟大之眼的能力。在我心中顿时显得神秘莫测起来。

    然后,法拉用魔法刻印了2羊皮卷,一份由阿卡拉保管,一分交给我。

    “不能因为你是长老。就白收你的金币,一切按规矩办事。”阿卡拉如是说道。

    接下来……

    “小子,我一个人管理六个训练营,蛮辛苦的。怎么样,帮我分担一下吧。”卡夏故作友好的拍着我地肩膀说道。

    胡说八道,你什么时候认真管理过训练营的事情,我bs的看了他一眼。

    “吴。我那边的纪录工作出现了一点麻烦,你看是不是……”凯恩地话让我很为难,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准文盲吗?

    “公会里还缺少一个长老,我看这个位置非你莫属。”法拉神秘兮兮的在我耳边附声说道。

    切。我要做了魔法公会的长老,保证不用半天就声名狼藉,而且我觉得你那神色不像是缺长老。到有可能少一只研究用的小白鼠。

    我一眼就看穿了法拉地念头。

    “好了好了。吴现在最要紧的是历练。提升自己的实力,你们谁也别想打什么歪主意。”强盗头子阿卡拉话。顿时让其他其他三人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对了,如果我能随意使用远程传送地话,那我能不能现在就去鲁高因,不杀安达利尔也行?”我征求似的问道。

    “以长老的身份,当然可以。”阿卡拉给了我肯定地答案。

    “不过,你真地确定现在就要去鲁高因吗?如果是地话,那我得去准备一份书信了。”

    “不,我只是说说而已。”

    高兴的劲头一过,我就立刻清醒过来——这么着急干嘛,难道自己地内心深处就那么想去当救世主?我狠狠的自嘲着。

    “也好,以你现在的等级,我觉得在罗格营地里还有一定的提升能力,例子可以不破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去破坏的好。”阿卡拉建议道。

    “恩,我会好好考虑一下的。”

    其实我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至少要将安达利尔干掉以后再去鲁高因,毕竟我曾经也是一个暗黑迷,以我现在的实力,连安达利尔都没见过的话,怎么能走的心安理得?退一万步讲,安达利尔暴的东西,也让我有点欲罢不能。

    “那么,好了,这次的会议就到此为止了,在最后,让我们再次欢迎吴的加入……”阿卡拉总结的说道,然后四个人齐齐的向我拍着手。

    “嘿嘿……”不用别人提醒,我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脸色有点红润,从今以后,我也是强盗头子的一员了。

    “那么,吴,我还有最后一个提议,乘着这段修养的时间和法拉和卡夏好好交流一下吧,至于你上次和贝利尔战斗时出现的问题,你们三个人也自己商量着解决吧,老婆子我对于这方面的知识并不在行,好了,我要招呼客人去了……”

    远远的几个冒险走了过来,法拉立刻撤掉隔音法术,阿卡拉也瞬间收拾好瓶杯,转身钻进了自己的小帐篷里面。

    “啊,对了我们几个人正要解散的时候,卡夏突然叫住了我。

    “这是上次贝利尔掉的东西,我差点忘了。”

    然后,她从自己的物品栏里面拿出一块完整的钻石,一块裂开的蓝宝石,一个符文,一件散着绿色光芒的皮手套,一件淡金光芒的重靴,还有一件蓝色的鳞甲,还有一个蓝色的————狼头???

    &nbsp……

    “哈,放心吧,我没有帮你辨识,自己的东西,必须自己亲自辨识才有价值。”

    卡夏不亏是老鸟,一语就道出了装备的兴奋点所在,没想到她也有善解人意的时候。

    “不过,那件绿色的皮手套就明摆着了,也没有什么兴奋和期待的价值,节约起见,你还是让凯恩老头帮你辨识吧。”

    “凯恩大人,麻烦你了。”

    我从兴奋之中清醒过来,高兴的点了点头,卡夏说的没错,绿色装备的属性一般都固定的,有凯恩在这里,的确没有必要去浪费珍贵的辨识卷轴。

    “呵呵,吴,你现在也已经是长老了,再叫大人的,那我可要浑身不自在了。”凯恩笑温文有礼的接过我的皮手套。

    “说的没错,以后就叫他凯恩老头就对了。”卡夏立刻附声说道。

    我瞪了卡夏一眼,尊老爱幼可是咱华夏的传统美德,再说无论是凯恩的学识还是风度,都绝对值得我去学习和尊敬。

    “那么,我以后就叫你凯恩爷爷吧,你不会介意吧?”

    “恩,啊,这样可以吗?我当然不会介意……”

    凯恩没想到我会这样说,愣了好一会,才露出喜悦的笑容。

    “哼,嘴巴到是挺甜的嘛。”卡夏在一边哼声连连。

    “卡夏婆婆……”我转过头,木无表情的看着卡夏。

    “你这个混小子……”卡夏气的牙齿咬的咯啦响。

    “两姐弟都是一个样,我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孽啊……”

    “对了,除了这些装备和宝石之外,应该还有不少金币吧。”

    本来想放过她,但是看到她那夸张的样子,我就忍不住为难的说道。

    “阿,我突然想起训练营还有事,那就先这样吧……”

    没等我回过神来,卡夏已经不见踪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