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离开(上)
    大人……”

    维拉丝俏生生的从门口里走进来,微微的吐了吐可爱的粉舌。

    “阿卡拉大人就那么可怕吗?”

    我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她在外面已经站了好一会了,只是大概看到里面的阿卡拉,还有几个彪悍的战士守在门口,所以一直没敢进来,话说阿卡拉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真有维拉丝表现的那样让人难以接近吗?

    “才不是可怕,只是没想到尊敬的阿卡拉大人,就在自己面前,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打招呼,说些什么话才好,所以就一直犹豫着,没有进来。”

    她皱了皱鼻子,笑盈盈的将一杯水递给我。

    “恩,谢了!!咦?维拉丝,你的头怎么变了?”

    睡了几天,我真口渴的厉害,一边感激维拉丝的体贴,我抬头一看,却现她的型似乎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那如丝绸般光滑的微卷长,现在已经被她梳的笔直,只有尾部分还留着一丝波浪状,大概是没来得及弄直,要知道,这个世界可没有电或啫水之类的东东,要改变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然,也可能有其他的小诀窍,毕竟这里的人智慧绝对不低。

    总之,维拉丝原本的那一头乌黑的微卷头,已经被拉的笔直,柔顺的披在了后背,咋一看似乎长了不少。额头前边则是梳了一个齐眉的刘海,不过,最令人注目地是,是她左边的一侧黑,大概在鬓角处以上的位置,被挑出了一束两指粗的整齐束,束的中间被一圈深蓝色的小束圈固定起来,束的尾部还吊着一个带着民族特色的可爱饰品,与后面那瀑布般的垂至腰间地长相比。这束独立的头被摆在了前面,显得特别可爱并且引人注目。

    “哪里,也没什么变化!”

    我这么一问,维拉丝的脸蛋不知为什么。通红的突然垂了下来,两只小手一个劲地轻轻摆弄着胸前那条乌黑整齐的束。

    “难道有什么意义?”

    我好奇的问道,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多了,我也大致上有了一些了解。在这个种族林立的世界里,光是人类,不同地部落之间就可能有不同的风俗习惯,一般来说。这里并不像原来世界那样,为了漂亮,总是时不时的更换型。大多数人如果没有什么特别意义的话。型一般来说。一生也不会再去改变地。

    “啊…啊……,哈哈……这个。对…对了,大……大人,刚刚睡醒,您的肚子一定饿了吧,想吃点什么,我立刻给您做。”

    维拉丝双手合十在胸前,乌黑的眼珠左右乱转,就是不敢直视,显然是想避开这个话题。

    也罢,反正再过不久我就要离开这个村子,以后,大概也没什么机会再见到维拉丝了吧,想到这里,我地心里不禁有一丝难过,这个善良可爱地女孩,还真是让人无法轻易地忘却掉呢。

    “那么,就做上次你做的莫莫面给我吧。”

    我想起上次她做地那种颜色古怪,但是味道却非常不错的早餐,不禁笑着说道。

    “是~~的~~,,一,维拉丝的脸凑了过来,食指轻轻竖起,一副十分期待我点头认同的样子。

    “好吧,你做主就行了。”我点头应到。

    请耐心的等待一会儿,马上就好哦。”他蹭蹭的跑几步,又回过头来朝我笑了笑。

    看到那灿烂可爱的笑容,我的心情不知不觉也高涨了起来,怎么说呢,维拉丝有一种比较特别的魅力,一般来说,成熟所代表的含义是稳重,对于女孩来说可能还有一层性感或妩媚的意思,但是维拉丝的成熟,我只能用可爱来形容,仿佛小猫一般,即使再成熟,在别人眼里也依然是可爱无比,有着其他动物所没有的,让人不知不觉的溺爱和保护的魅力。

    不到几分钟,维拉丝就捧着两个木碗走了进来,然后如同上次一样,将两个碗里的东西混合在一起搅拌,现场的制作了她特制的莫莫面起来,味道依然如上次一般美味,只是,如果能将颜色改进一下就更好了,毕竟,再美味的雪糕,如果做成粪便一般的颜色和形状的话,也不会有多少人吃得下。

    吃完了早餐,我的体力似乎又回复了几分,此时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出去看看,在这个昏暗的小屋里待了几天,我的眼睛都快光了。

    刚刚踏出大门,一阵刺眼的光芒照了过来,逼的我不得不用手遮挡住眼睛,过了好一阵子才适应过来,展现在我面前的,是碧绿的大草原上,维塔司村美丽的早晨,早上清新的空气迎面拂来,我狠狠的呼吸一了口,脑子顿时清醒了许多。

    “大人,您的斗篷……”细心的维拉丝追上出来,手上拿着我的白板斗篷。

    “哦,谢谢了。”

    一时高兴,竟然忘记,不过真幸运,在昏迷的时候,竟然没有被卡夏那个酒精中毒的女人给贪污了,算她还有点良心,我愉悦的穿上了斗篷,带好帽子,装备那特有的能量,顿时流畅在我身体的各个部位,只可惜,斗篷上附带着的巫师技能“冰封装甲”,我试了一下,并没有启动起来,看样子自己的身子还没有完全的恢复,我想了想,也没有勉强的去启动,一切等养好了身子再说吧。

    踩在乡村的硬泥小路上,呼吸着晨间清新的空气,我整个人似乎都活过来了一般,连脚步都轻快了几分,维拉丝则是慢慢的跟在我后面。当我问她酒吧地工作怎么样时,她只是眨着眼睛笑了笑,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哎,这小丫头在我前面似乎也越来越没有拘束了,虽然不能说不好,但是刚刚见面的时候,她那兔子一般的胆怯和乖巧,也是挺值让人怀念的呀。

    战斗已经结束了好几天。负责留守维塔司村的一部分战士,已经回到落个营地,勤快一点的,说不定已经重新的踏上了历练的步伐。但是,当然也有例外,就比如说……

    “拉尔大叔,还有道格和格夫叔叔。你们玩地似乎挺开心的嘛?”

    来到维塔司村那间精致的小酒吧里面,我一眼就现在三个让我牙痒的身影。

    “呀,这不是我们地好兄弟——吴吗!?哇哈哈哈哈……”三个在酒吧里堕落的男人,一脸尴尬的笑着。

    “你说的这是哪里话呀。我们可是一直在担心着你,所以才特地留下来地呀,可绝对没有什么乘机放松享受一下的念头。要知道。我是多么急着回家。去和我那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团聚啊,还不是都为你了!”

    拉尔站起来。严肃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神情不似有假,如果能将另外一只手上喝到

    麦酒杯放下,顺便擦擦嘴角上地酒沫子地话。

    “那是,老大说地那可没错,这几天以来,我们一直在担心你,你看看,我几乎都有好几天都没怎么说过话了。”

    道格的神色黯然地说道,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话,那可是真是不得了的牺牲呀,只是,是不是能将另外一只手搭着马顿肩膀的手松开,可信度会比较高一点呢?

    格夫这家伙到不错,起码没有撒谎,不善于表达的他,只是高兴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一个劲的喝着手里的麦酒,比另外几个家伙可爱多了。

    “吴,恭喜你康复!”德鲁夫站了起来,真诚的拥抱了我一下。

    “可爱的小吴弟弟,姐姐很担心你哟。”

    她的妻子——哈依娜,也轻轻的抱了我一下,抿着嘴巴,用那温柔的眼神仔细的看着我。

    “恭喜你……”马顿这家伙嘴巴真是不甜。

    “来,坐下来,喝就杯酒,你现在可是大名人啦。”

    道格这小子用那比大象还好惊人的力道,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忍着疼痛的肩膀,瞪了他一眼:“酒还是不用了,睡了好几天,待会我想去村子里走一圈,看看情况,还有……”我难得的雄起一次,挺挺胸膛。

    “什么叫现在是大名人,难道我以前不是吗?”

    看道格还想说什么,拉尔一手制止住了他,虽然腹黑了一点,但是他是个细心的家伙,大概在道格拍我肩膀的时候,看出了我身体的不妥。

    “好了好了,强迫的酒可不甜,让吴走一趟吧,身为村子的特别行动队员,他这样做也是应该的。”

    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那么,你们慢慢聊吧,我先走了。”

    我扬了扬身上的斗篷,在其他人各种各样的眼光中,走了出去。

    “维拉丝,你在干什么?”

    打开酒吧的厚木门,我朝柜台里几个凑在一块的女侍喊道,这个丫头跟在我后面,刚刚进入酒吧,就被其他几个女侍拉了过去,叽叽咕咕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恩,大人,等等我嘛!”

    不知道另外几个人说了些什么,维拉丝俏脸通红的在其他女侍古怪的眼光中追了过来。

    “咦?……”走出大门,我才现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妥。

    自己为什么要叫她呢,而且那么的自然,难道自己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

    身后那轻巧的碎步声跟了过来,我摇了摇头,大步的走了出去,反正不久以后就要离开这里了,还是别想那么多,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我对感情的态度,特别的谨慎,我害怕伤害别人,更害怕别人伤害我。

    一路上,我特地放慢脚步,仔细的观察着这个经历了战争洗礼的小村,战斗已经结束了好几天,一部分冒险已经走了,但是本来迁移到落个营地里避难的维塔司村民,又全部回来了,所以整个维塔司村不但没有冷清,反而更加热闹了,除了那些冒险之外,在以前比较少见的年轻村民,还有小孩,现在四处都能看到。

    一路上,其他冒险仿佛不约而同的让开一条路,一些高级的,或有过一面之缘的冒险,恭敬的走上前来,向我打着招呼,并对我的康复表示了最衷心的高兴与祝福。

    冒险们的表现,让很多刚刚从罗格营地里回来的年轻人和小孩们,纷纷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我,那些大大小小的议论声不断的传到我的耳朵里,一些比较小的小孩,甚至凑了上前,用那童真无忌的大眼睛,仔细看着我,若不是受到周围那些敬畏气息的影响,或是大人们拉着,恐怕他们就要迎上来,好奇向我问东问西了。

    我总算明白,自己似乎又已经成了整个维塔司的焦点,出来这一趟也不知是对还是错,现在还真有点后悔的感觉,不过,不仔细走一圈,看看自己曾经努力去保护着的小村的状况,我的心里始终安不下来,所以现在只能硬着头皮走着。别说是我,就是后面的维拉丝,似乎也受不了现在的气氛,她凑前了几步,紧紧的跟在我背后,一只小手微不可察的扯着我的衣肘,一副怯生生的样子。

    哼哼,害怕了吧,终于能体会到我的感受了吧,看到维拉丝的样子,我内心的别扭仿佛被分担了一部分般,不由的松了下来。

    脚步加开了几步,我和维拉丝不一会儿就穿过了人群最密集的村子广场,看到周围炙热的目光终于弱了下来,我和她都不禁齐声的叹了一口气,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苦笑了出来。

    “我现在总算是明白大人的感受了。”

    维拉丝心有余悸的说道,她实在搞不明白,那些平时她再熟悉不过的村子里的伙伴们,竟然让自己如此的不自在。

    “哎,所以我才说,我想当一个牧人……”我叹了一口气。

    “嘿嘿,大人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维拉丝在后面轻吐舌头,高兴的安慰着我。

    埃?那个老头是谁,一身灰色的袍子,还有那跟熟悉的拐杖,特眼熟啊。

    想要看看村子里现在的状况,我第一个来到的,自然是与怪物大军接触的部分——村子的西北边,只是,去到那以后立刻便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还没来得及拆卸下来的哨塔上,周围还有几个士兵,来头似乎不小的样子。

    我略为思索,就已经有了答案,不是凯恩就是法拉,但是法拉那个老bt,他的实力,还用得着带几个士兵招摇过市吗?

    “凯恩大人,您怎么也来了。”

    我笑着走了过去,身后的维拉丝看又是一个大人物,早早就停下了步伐,在不远的地方为难的打转。

    “呵呵,吴,你醒过来了,真是抱歉,没有来得及去探望你。”

    凯恩转过头,手中拿着一本笔记和一根沾着墨水的羽毛笔,大概是在纪录着什么。

    “哪里,我也是刚刚才醒来,大人你现在是在纪录着什么吗?”

    “没错。”

    凯恩点了点头:“这次的怪物袭击的规模,在整个罗格营地的历史上也是十分少见的,我觉得有必要将它完整的纪录下来,所以就厚着脸皮跟着阿卡拉后面,将受到袭击的10个村子的情况具体的纪

    凯恩的答案并不出奇,拥有史学家身份的他,对于这种比较少见的,较大规模的战争,不感兴趣才怪呢。

    凯恩轻轻的挥了挥手,周围的士兵立刻散了,整个哨塔顿时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迎着那轻拂着的晨风,他站在高高的哨踏上,仔细的俯视着半个维塔司村,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一直在怀疑这场战斗的必要性,四个人当中,我是唯一持反对的意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