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苏醒
    我就是那把被你赋予乱七八糟的外形,乱七八糟的属七八糟的名字的什么斩杀天使之剑。”

    圣剑态度的转变之快,简直到了人类难以企及的地步,短短一瞬间,它就完成了从贤哲到泼妇的……呃……进化?

    面对这种巨大的转变,我一时如被雷轰,嘴巴张了大大的,好不容易才憋出了一句。

    “你……你是,我储存箱里的那把剑。”

    “正是如此。”

    “可是不是这个形状啊,我的斩杀天使之剑可比你好看多了。”我的脑子依然有点糨糊,一不留神就把心底话给说出来了。

    “你……你说什么……,我……”

    圣剑那由低大幅度拉高的语调,充斥着它的愤怒。

    “咳咳,算了,我们进入主题吧。”

    “我”字拉了老长,突然语气一转,咳嗽几声,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说道。

    应该是在转移话题吧,果然,你也对自己那平淡无奇外表感到自卑吗?真是个可怜的家伙,我同情的看了它一眼,没有继续刺激它。

    “慢着……”

    我大声说到,它的话有问题。

    被我赋予形态,属性和名字,名字还好,是我在储存箱里找到以后才命名的,但是形态和属性,分明是我在原来世界的电脑上赋予,为什么我在修改器里随便做的一把剑,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什么圣剑。听它地口气,似乎已经存在了很久的样子。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你知道我原来的世界?你知道回去的方法?”

    我嘶哑的声音问道,并不介意会暴露自己是穿越的事实,我现在是抓住了一根救命草般,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再换个角度来说,它的形态,让我很没有危机感。觉得即使是暴露了也没什么大问题。

    “是的,我知道你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地,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世界……”圣剑悠然的说道。

    “但是,你真的那么想回去吗?”

    “呃……?”

    它的下一句话。仿佛狠狠地击中我的心里最脆弱的地方一般,让我呼吸一窒。

    是啊,自己真的那么期待回去吗?原来地世界,有自己所熟悉的高楼大厦。汽车地铁,温暖的家,便利家电,还有自己所沉迷的游戏动漫。最重要地是,那里很安全,我完全不用担心下一刻会被杀死。

    但是。但是除此之外。在原来那个世界。我还有什么呢?父母已经死了,朋友也不算很多。都是那种介乎于一起玩玩游戏,讨论动漫的普通程度,房子,钱,家电什么的,都只是死物而已……

    而在这个世界呢?虽然陌生,并且充满了死亡地威胁,但是这里却有自己最爱地人,亲密无间地朋友、长辈,生死与共的战友,如同姐姐一般存在地亚马逊,还有那些关心着自己的人,纱拉,拉尔,道格,格夫,纱丽大婶……他们的脸孔一一在我心里划过。

    我突然有一种两难的感觉,就像处在大浪里的一叶扁舟上,随时都有翻船的危险,我曾经一直多么的渴望回到陆地上,而此时却看到岸边其实就在不远处,但是却站满了吃人的野兽一般。

    “这些不用你管,你只要告诉我,能不能回去就行了。”

    我压下心中纷乱的念头,暴躁的大声说道。

    “……”

    “对不起……我无能为力……”沉默了一会,圣剑低声说道。

    “是……是吗?”

    愣了许久,最后才如同虚脱了一般,跪倒在地上,我觉得自己应该很难过,难过的几乎撕心裂肺才对,但是实际上,我现在却远远不如想像中的伤心,这才是让我真正感到迷茫的地方,或许,不用选择也是一种幸福吧。

    “算了吧,那,进入主题吧,先,你是不是应该告诉一下我你的一切,还有把我叫来的目的呢?”我无力的抬起头,心里头那翻滚着的茫然若失和惆怅的感觉,让我一下子失去了说话的动力。

    “……”

    这次圣剑沉默了许久,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许久,最后它才终于开了口。

    “其实,以前的一切,我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

    “噗……”

    我差点被自己的一口气给呛死,那种感觉,就如同应约来到朋友家,然后被他一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给气倒的郁闷。

    “你脑子有问题吗?”我咬牙切齿的问道。

    “没办法呀,过了那么久,我几乎什么都忘记了……”

    圣剑的解释里带着一丝忧伤,让我轻轻的愣了一下。

    是呀,这把自称是圣剑的东西,极有可能是末日之战里被遗留下来的,从末日之战距今已经多久了?即使记性再好,恐怕也已经忘的一干二净了吧。

    “那么,就从你脑子里残留下的记忆,随便找点理由给我吧。”

    虽然觉得它有点可怜,但是这并不能促使我原谅它,一个人可以遗忘,但是一把剑遗忘,对于我那浅显的常识逻辑来说,就有点扯过头了。

    它顿了顿,然后清清嗓子,我仿佛看到它做出仰望天空,双手一副大鹏展翅状。

    “这是一个伟大预言!!……吧……”

    以一副相当之神气和高昂的语调说完前面一句以后,隔了好几秒,它才在后面轻轻的加了一个不大确认的“吧”字。

    我是不是该敲敲它的脑袋,看里面有没有被塞进一些稻草粪便之类的东西呢?

    “继续说呀。”

    我看它又沉默了下来,不耐烦地催促着。对于在冒险游戏和热血动漫里经常能见到的预言之类的俗调,我已经是相当的具有免疫力了。

    “别吵,我正在回忆着呢。”

    它恼羞成怒的咆哮到。

    “咳咳……”

    它又清了清那让人无法辨别雌雄的中性嗓音。

    “平凡的王子,手持着惊天地泣鬼神的无敌圣剑,在森林里邂逅了七个美丽地公主,然后……”

    “慢着……”我举手打断。

    听着似乎有点耳熟啊,似乎是在和纱拉聊天的时候,有点印像,但是却很模糊。众所周知的,在这个以英雄为荣的暗黑大陆,那些狗血地英雄小说已经泛滥到什么一个可怕的程度,大概比原来世界所有的加起来还要多上几万倍吧。

    先不论有没有印像。光是里面的内容就让我

    不爽,那不要脸的形容词是怎么回事?而且为什么是么暧昧的情节呢?有什么依据?

    “我说埃芙丽娜……”

    “是埃弗利亚……”它愤怒的嚷嚷道。

    “不要随便给别人起女性地名字,你有什么根据?”

    “我觉得你的嘴巴比较像女人……抱歉了,原来你是个男的。”

    “我总觉得你这句话像是在讽刺我……”圣剑顿了顿。十分敏锐地说道。

    “不过,我也不是男地……”

    “……”

    “不要用同情地眼神望着我……”

    它气愤的咆哮着。

    “也不要用鄙视地眼神……”

    “……”

    “更不要用怜悯的眼神,你个混蛋……”

    不得不说,它的感觉真是让人意外的敏锐。

    “那你想让我怎么办?我知道了。你以前在天界里一定是扮演着喜剧的角色,是一把有着圣剑外形的搞笑演员是吧……”

    我突然想起,原本那些天使们。就是因为上帝寂寞而突其想的创造出来的。这些自称是神的鸟人们。正是以上帝侍的身份降临的,说不定这把剑还真是上帝座前御用的相声演员呢。这样说来,那它身份还真是不得了哇。

    “hoho~~,,,,是这种眼神……”

    我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它,让它顿时有种轻飘飘的满足感。

    也因此,我又凑近了几步,想仔细的好好看一下这把圣剑,说不定还能从地里拔起来,一睹它真正的姿态,剑尖究竟是什么形状呢?说不定意外的连着一个好大的铁锤呢。

    然而,下一刻,我就为我这个决定而感到后悔,当我凑近它大概只有几十厘米的时候,很自然的被“碰”的一声,弹了出去,在地上连续“沙沙”的连续打了好几个滚,整整滑到几十米以外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原来在梦中也是会疼的呀。

    “你在干什么呀……”我忿忿的说道。

    “我没有干什么,是你自己凑上来,被弹开出去而已。”

    圣剑的语气带着一丝窃笑,然后及其无辜的解释道。

    “还有这样的设定?为什么你不早说?”

    “我怎么知道你会突然凑上来,而且,归根到底,还不是你的能力太弱,连接近我的实力都没有。”

    “这不是在梦里吗?”

    “即使在梦里,你的能力也还是不足……”

    “……”

    还真是让人火冒三丈的答案呀。

    “那么,你究竟找我有什么事呢?”

    最后,我无奈的回到了正题。

    “其实,我真的想不起来了,只是在突然感觉与你的一丝联系,就把你拉了进来,可能这也是最后一次……”

    圣剑突然用它刚刚开口时的语气说道,让我顿时有点拘束了起来。

    “或许,我只是想找一个人,和我说说上几句话而已,哪怕听到一点别的什么声音也好,这片土地,我已经看腻了……”

    我沉默了一会,然后一**坐在六翼那些高积起来的尸体上。努力地说道。

    “那好吧,那我就陪你聊一聊吧,恩,说些什么好呢?你想知道我原来世界的事情,还是现在的情况?我都可以给你说说。”

    “谢谢,如果可以的话,那该有多好啊,只是,时间已经不多了……”

    它用既高兴又失落的语气回答道。

    “不要说话。听我说……”

    “其实我还记得一些东西,但是,我觉得对于现在的你来说,知道这些并没有什么好处……”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因为它的隐瞒而感到生气,反而有一种松一口气的感觉,我的好奇心并不强,对于这些无用地。反而会徒增我的责任与负担的东西,更是敬而远之,是的,我所憧憬着地。是出外面打打怪物,赚点小钱养家过活的日子。

    “那么,时间也不多了……”

    似乎从眼睛里读出了我的想法。它欣慰的笑了笑。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它地笑声。有一种很悠然清雅的感觉。

    “没关系,如果你真的想帮助我的话。那就快点增强自己地实力吧,到时候拿起那把剑,说不定就能和我交流了……”

    它用“那把剑”来形容,似乎并不承认它就是自己的本体,真是一把骄傲的剑,连那样地绚丽地外表,那样地bt的属性,也不被你放在眼里吗?

    然后,我眼中地世界开始慢慢的模糊起来,它那挺直的身影,不断的在我眼前扭曲旋转着,眼睛一黑,我已经失去了知觉。

    “哎……”

    空旷的末日战场,传过来一声幽幽的叹鸣。

    “多少年了,我本来还以为已经忘记该怎么出声音了呢,不过……”它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战场,苦笑着说道。

    “似乎更加寂寞了……”

    救赎吗?啊,忘记问他的名字了。不过,是一个很有趣的小伙子,虽然嘴巴毒了点,但是心地很善良。

    真是让人期待呀。

    下一刻,它所伫立的整个尸山,突然颠簸起来,那些堆积在它下面,号称永不泯灭的天使尸体,全部如同灰烬一般,飘散开来,整座山的真面目,也随之出现。

    被埋在尸山里的,是一座巨大的黄金骷髅,它保持着半蹲在地上的姿势,头骨朝天,下颚张开,一副仰天长啸的姿态,背后长着一双无与伦比的巨大骨翅,散着璀璨的黄金光芒,那是被掩盖的,天地之间的第二种颜色。

    但,它只是一具尸骸而已,因为圣剑,就插在它仰起的额头骨上,静静的,静静的……

    救赎,与我同为破坏“规则”的存在,我的主人,你究竟是要延续末日的悲哀,还是创造新的历史呢……

    ……

    ……

    睁开迷糊的眼睛,慢慢映入眼眶的,是一个昏暗的小房间,还好,还算正常,我想揉揉眼睛,但是却现,自己的手被紧紧的握住,是一双温暖,柔软,而微略有点粗糙感的小手,从掌心传来的微微潮湿的汗水可以看出,这双轻柔的小手,握的很紧,也很久。

    我缓缓的转过头,一张亦喜亦嗔的绝色容颜,慢慢的浮现在我面前,那海蓝色的眼睛里的惊喜与温柔,似乎能将我融化了一般,昏暗的屋子里,淡淡的烛光下,那张白皙的脸蛋,染上了一层昏暗柔和的色调,让她看起来如同散着女神一般的圣洁光辉,一时之间,我惊艳的说不出话来……

    许久,我才脖子

    然后用迷茫的语气说道。

    “你……是谁……”

    ……

    拉尔和野蛮人两兄弟,正在酒吧里喝酒吹牛,维塔司村的战斗在昨天就已经结束了,而他们的好兄弟吴,也在前几天就回来了,呃……虽然是被卡夏大人抬回来的,虽然以后一直昏迷不醒,不过既然卡夏大人说他安然无恙,那他们也就将心里的担忧放了下来。

    而且,据卡夏大人说,他们英勇强大的好兄弟,以一个人的力量,将这次的幕后主谋——刚刚降临于暗黑大陆的魔王贝利尔给收拾掉了。这可真是个让他们又惊又喜地好消息,虽然他们为贝利尔的出现而感到一层忧虑,但是毕竟山高皇帝远,贝利尔还轮不到他们来操心,所以他们更多是为自己的好兄弟而感到高兴与自豪。

    道格这个大嘴巴兼吹牛大王,此时正口沫横飞的向冒险吹嘘着他的好兄弟,是怎么将贝利尔打的东倒西歪,毫无还手之力,那利索的嘴巴如同机关枪一般快速流畅。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亲眼目睹呢,不得不说,道格的吹牛功夫实在了得,即使大家知道里面没有多少真实地成分。但是依然听的津津有味,放在原来那个世界,他说不定能成为大神级别的写手。

    “啊——啊——”

    就在道格说大正精彩的时候,如同残废怪一般丑陋狰狞地贝利尔。是如何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时候,一道连他那大喇叭的声音也要盖过地凄厉叫声,远远的从某个方向传过来过来,三人对视一眼。这声音咋那么熟悉呢?难道是……

    他们“呼”的一下站了起来,抛下那些好奇不已的冒险们,在酒吧老板那微弱地抗议声中直奔而去。

    “碰——”的一声。大门被粗鲁的道格一把踢开。他两手展开。做出一个拥抱地姿势,嘴巴也是满满地张大。似乎又想用那胜过狼嚎似地大嗓音给予热情而激烈的问候,但是很可惜,下一刻,他地声音被活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保持着嘴巴张大,一脚金鸡独立,两手大鹏展翅的姿势,那满是刺青的大脸被憋的通红,显得十分搞笑,但他就是不敢将喉咙里的声音吐出来。

    怎么了?在后面的拉尔和格夫好奇的对望一眼,这可不像道格平时的表现呀!?于是他们将自己的脑袋从道格与大门之间的缝隙里挤了进去,好奇的张望了里面一眼。

    英勇强大的屠魔战士,他们的口中的好兄弟——吴,此时正趴在床上,腰上跪坐着一个金女人,这个恶毒的女人,正跪坐在他们的好兄弟吴的腰上,身体微微向前倾,一手勒住吴的脖子,将他的后脑勺搂在怀里,另外一只手狠狠的勾起他的两只腿,将他们的好兄弟给箍成一个型,那暧昧的姿势,与其说香艳,不如用痛苦来形容。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级自创技能——女王u字箍?

    三人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感同身受般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腰,光只要看到这副姿势,就觉得很疼的样子,可想而知他们的好兄弟,此刻正遭受着什么样的痛苦。

    但即使是这样,他们也不敢制止,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出。

    “嗯……?”

    那个金的女人,用剩余的目光,轻轻的瞟了他们一眼,白皙小巧的的鼻翼,轻轻的出了一道带着实质威严的质疑音调,那如同大海一样深蓝的眼睛,仿佛正刮着十二级的风暴一般,惊涛骇浪,吞天没地,让人如同置身里面,惊骇欲绝。

    他们顿时如堕冰窖,身子下意识的站的比白杨还要笔直,眼睛没有在他们的“好兄弟”那求救的眼神中逗留哪怕一秒,便立刻高高的抬了起来。

    “实在是失礼了,请大人放心,我们什么也没看到。”

    不错,他们就是女王靡下最忠诚的士兵,狠狠的敬礼以后,他们大声说道,然后眼睛微不可察的一低,现他们的女王陛下已经没有再看他们一眼,而是把全部精力放在了身下的“好兄弟”身上,从他那更加凄厉的叫声可以看出,似乎力气又加大了几分。

    他们如赦大罪般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在那凄厉的惨叫声中,果断的转过身子,道格还不忘记轻轻的将门上,然后再给关紧了,真是个好士兵。

    在屋子里一声悲愤欲绝的“叛徒”声中,三人神态自若的走远了,就连格夫这个貌似忠厚老实的人,脸上也不忘记假惺惺的抹上一滴泪水。

    吴,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纱拉,明年今天,扫墓的时候,绝对不会让你看到她哭泣的面容的。

    三人抬头看着那一闪而逝的流星,心里默默的想到。

    ……

    “哈……呼呼……”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确信的揉了揉几乎被折断的腰部——以后真的还能用吗?

    不过,我还是没能起来,莎尔娜姐姐依然罪坐在我后腰,坐似乎并没有放过我的打算,呜~~

    正当我心惊胆战的等待着接下来的惩罚的时候,头突然传过来滴水的感觉,我几乎立刻转过身字,看了姐姐一眼。

    她的的腰弯了下来,手正搀扶在我的脑袋的两边,那张气质优雅,美丽动人的脸蛋正对着我,满头的金色长如同瀑布般的笔直的垂在我的脸颊上。

    最重要的是,她的脸颊划过了一道微不可察的湿痕,几乎让我的心立刻纠急了起来。

    “我身出双手,穿过柔细的长,轻轻的搂在她的脖子,然后微微用力,她并没有抗拒,如同威过后的小猫一般,温顺的被我搂入怀里……

    “你这个混蛋弟弟,难道想吓死我才甘心吗?”

    她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喃喃着,声音细微的如同轻风一般。

    “对不起……,我双手微微用力,此时此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我心里的悔恨,明明姐姐是那么担惊受怕,而我却丝毫没有体会到她的感觉,竟然开起了这样顽劣的玩笑。

    接下来的剧情会是比较轻松的战后调整,主角要虚弱上一段时间,然后乘机接受一些训练,所以后面的几章都是比较轻松的步调,然后继续踏上历练的步伐,好吧,大多数人不喜欢的情节过去了,欢呼吧,其实以后你们就会现,前面这几章是多么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