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暴菊
    药打针,咽喉炎还是没有好转,整天咳嗽,工作又忙也想空多点时间码字回报大家啊*,*何时才能到啊~~~

    “日了……”

    头顶上挂着几片树枝叶子,衣服也被熏的焦黄黑,我颇为狼狈的从小丛林里钻了出来,数百个黑色流浪那可真不是说笑的,带着它们整整在草原里逛了一大圈,每次看到后面那黑压压人头涌动,还有汹涌而来的杀气,我硬是没能股起勇气冲上去和它们拼命,只能催促着小雪尽量保持距离,争取多拖延一些时间。

    就这么悠晃了不知多久,才现这片大一点的丛林,然后领着数百个黑色流浪一头钻进里面,往日黑暗猎人和硬皮老鼠最佳埋伏地,如今却成了我狩猎的好地方,在丛林里兜兜晃晃之间,时不时用魔法偷袭一下,再加上小雪它们的帮衬,这些黑色流浪终于是给我磨掉了十之七八,只是可怜了这片丛林,若不是天上下着小雨的话,非得给我烧成一片焦土不可,放到原来世界那个是纵火烧山的大罪啊。

    剩下的几十只黑色流浪,即使能赶回去也形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了吧,这样想着,我掉头便朝维塔司的方向跑回去了,将还在丛林里“兴高采烈”的玩着捉迷藏游戏的怪物们弃之如履。

    等回到原来那个可以遍瞰整个战场的小山坡上,正好遇上沉沦魔法师威的那一幕,站在旁观地角度。我比德鲁夫它们更早现了毕须博须的踪影,但是却一样是无可奈何,别说我那瘪足的箭术,就算撑死来个超常挥,在这个距离我也一样够不着毕须博须,除非来个阿维娜的灵魂附体之类的狗血情节。

    大神威,直杀过去?很好。如果毕须博须周围全都是不堪一击的沉沦魔地话,那到是可以考虑,即使最后被敌人包围,陷入困境,我也可以命令维塔司村那边的战士里应外合助我脱围,但是此时毕须博须附近站着的可不只有沉沦魔,那些强壮的巨大野兽,还有彪悍的月亮一族,注定将成为我脱围的阻碍,攸关生死的大事。没有把握之前我可不敢轻易行动。

    直到那神乎其技的一箭出现为止……

    究竟跨越了多少距离?难度系数有多大?并不重要,也不是我这个菜鸟所能看出来的,重要的是,谁?

    远远于我对立地那个山坡上。一道屹立的影子映入我的眼眶,手持弓箭,如同女战神一般,在那飘摇的细雨中显得如此夺目。仿佛整个战场之为她而存在一般,虽然相隔甚远,根本无法看清楚她地样子。但是刹那间。我却有一种明悟。彼此之间的眼神交错,心有灵犀一般的温暖。那舞动的金,那神采飞扬地眼神,那优美而挺拔的体态,一点一滴的在我心里面描绘出来。

    是地,整个罗格营地里,除了莎尔娜姐姐以外,还能射出如此夺人心神地一箭?

    我地嘴角突然划过一道安心的弧线,那是一种全身仿佛瞬间放松下来感觉,或许,一个男人产生这种微妙地依赖心理,多少有些丢脸,但这就是她强势的所在,无论心里有多么的不愿意,当你第一眼看到她时,还是会被她的魅力所折服……

    毫无理由的,我能感觉到她那锐利而又柔和的眼神,也正落在我的身上,带着淡淡重逢的喜悦与温暖,彼此四目相交的融洽,这就是亲人一般的感觉吗?虽无血缘,但是却比血缘更加亲密的羁绊。

    “莎尔娜大人,是莎尔娜大人……”

    维塔司村那边爆出了惊人的热量,众人一扫刚刚的愁眉苦脸,连德鲁夫也露出了安心的笑容,莎尔娜这个名字,在罗格营地里长久积累起来的信任与地位,绝对不是刚刚冒出头来的我所能取代得了的。

    时间其实也就过了那么短短的一瞬间,当所有的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对面的莎尔娜已经再次举起了那把淡金色的猎弓,那犀利的眼神如同猎鹰一般,穿透过了蒙胧的细雨,穿透过了怪物于怪物之间的缝隙,准而又准的落在了毕须博须那细小的身影上,让在怪物堆里来回穿梭隐匿的毕须博须,顿时产生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嗖!!”

    仿佛美国大片里面的3d慢镜头一般,带着急速回旋之力的箭矢,在细而密集的雨滴还未碰触到箭身,形成阻力之前,就已经被甩飞出去,那回旋的气流所形成的真空层,看起来就仿佛是将整个轨迹给划破一般。

    毫无疑问的,这一箭准确的落在了毕须博须不小心暴露出来的通红**上……

    “碰……”

    还没完,正中“红心”以后,那枚箭矢突然爆出璀璨的红色光芒,然后“碰”的一声爆裂开来,形成的一股爆炸气流,顿时将毕须博须周围的三米之内的所有怪物所吞没。

    在一刻,我,不,是所有的男人,可能都会不自觉的咽上一口口水,然后心有余悸的摸摸自己的**,脑海里闪过两个字——暴菊。

    以后要是不小心惹火了姐姐,第一件事就是先将**保护好,我颇有些汗颜的想到……

    不过,我接着便想到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刚刚她使用的,分明就是亚马逊的三阶技能——爆裂箭,也就是说姐姐已经升到24了?

    “战士们,再加把劲。胜利就在眼前了。”德鲁夫大声说道。

    “哦!!!!”

    人群里顿时爆出了无比的气势,女人有时远比男人更容易激起士气,哎哎,这就是所谓地血性方钢吗?看看你们,都三十多的人,已经成家立业了,还像个小伙子似的,不稳重,太不稳重了!

    我一边摇头叹气。一边却不由自主的冲向了战场……

    “可不能让姐姐小看了我们,大家都拿出点本事来。”

    我大声喝道,感受到我心里的战意,身边的召唤宠物们也都抖擞起来,尤其是懒乌鸦,呱呱叫的那是一个豪迈欢畅,可惜那股冲劲没持续多久,因为速度最快而跑在最前面,不一会儿就被几道流矢射中,灰头土脸的败退了回来。丢脸,真是太丢脸了。

    收起毫无建树的懒乌鸦,我带着小雪和剧毒花藤,其他四只实力相对较弱地鬼狼则组成一个圆形防御阵。保护着橡木智跟在我们后面,如同一把锯刀似的,在怪物大军边缘游荡扫刮着,只要小心一点不被包围的话。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挑战性。

    其中表现最为突出的,却不是以群体作战凶狠狡诈著称的小雪它们,当然。也不可能是横冲直撞。比野蛮人的作战方式还要野蛮的我。而是剧毒花藤。

    在泥土里横行的它,根本就不可能包围得了。没有我的命令束缚,它展现出了那惊人地群杀能力,在怪物群里最密集的地方,总是能时不时看到一条碧绿色的蔓藤,如同脱水而出的飞鱼一般从泥里面直冲而起,然后狠狠咬上一口,在怪物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间就已经重新回到泥土里面,被它咬中地怪物顿时一片花绿,不但如此,剧毒花藤的病毒还有传播的能力,凡是互相之间有碰触的怪物,也会被传染上病毒,因此不到片刻,剧毒花藤出现地地方,方圆几米的怪物就纷纷倒下,化为一滩肉泥,生命强悍一点的更是疼地满地打滚,可谓是阴狠至极。

    虽然剧毒花藤地表现可圈可点,但是整个战场最引人注目地地方,还是莎尔娜那神乎其技的弓术,拥有初步智慧地毕须博须,早就现这个杀星,在被严重爆菊以后,十几个法师带着数百个沉沦魔呼拉拉的便朝莎尔娜那边冲了过去。

    但是有用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莎尔娜根本就没有将这些卑微的沉沦魔放在眼里,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她迈着轻快优美的步调,将这些沉沦魔远远的抛在身后,手中的弓箭例无虚的瞄准着毕须博须,那如同猎豹一般优美而灵活的姿势,火焰箭,魔法箭,冰箭,无一不是信手沾来,仿佛如同呼吸一般的简单,简直已经将弓箭升华到一种杀戮的艺术。

    恩?那是什么?

    在毕须博须空门大露的一瞬间,莎尔娜手上的弓箭突然爆出一连串的光芒,四只箭矢连成一条直线朝毕须博须的方向射去。

    多重箭的变异技——连射?!

    平时有事没事就将凯恩的书哪出来烂翻的我,第一眼就看出这个诡异技能的雏形,心里不禁又惊又叹,连射箭虽然只是多重箭的初步改良品种,但是跟之比起来,罗格营地大多数转职就像一个刚刚学会爬行的婴儿,只是一股劲的提升自己的等级,或摸索着刚刚上手不久的技能,而莎尔娜却已经学会了走路一般。

    如果说我是装备职业流的高手的话,而莎尔娜则当之无愧的是凭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技术流天才。

    此时此刻,我才终于认识到自己与高手的差距,比较起来,现在姐姐的实力可能不如我,但是在以后呢?在更加强大的敌人面前,bug护身符和救赎带来的优势只会越来越小,如果今后我不好好摸索属于自己的战斗道路的话,别说是姐姐这样的天才,即使是拉尔,道格,格夫他们,迟早有一天也会超越我。

    等级,作战经验,还有技能的运用,我要走的路还很长。

    “嗷!!!!”

    在我沉思之间,维塔司村突然出一声震天的欢呼声,定眼一看,让维塔司村憋屈许久的毕须博须所站的地方已经化为一片焦土,方圆十米之没尽是爆炸肆虐过后的残渣碎肉,有过经验的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毕须博须自爆了,在莎尔娜这个万中无一的克星摧残下,毕须博须终于倒了下来。

    毕须博须的死亡,再加上夜幕的降临,仿佛让怪物达成了统一的契机一般,刚刚还如潮水般来势汹汹的怪物,突然露出卑怯的脸色,它们仓皇的转过身子,以刚刚进攻一般的势头不断的往后退着,巨大的反差,让前线的战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兄弟们,给我杀呀!!!”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率先冲了出去,仿佛一条导火索般,瞬间,除了那些只能远程攻击的罗格弓箭手和法师之外,其他所有的战士都换下了手中的弓箭,一把冲了上去,整个下午积累起来的怒火与怨恨,在此时爆了出来。

    “等……哎,算了……”

    德鲁夫在一旁轻叹道,看敌人那后退时散乱的队形,怎么看也不像是诱敌的战术,所以只是轻叹了一声。

    “哈哈,算了吧,大家都憋屈了一整个下午了,就让他们好好泄一下吧。”一旁的拉尔笑着走了过来,抹了抹脸上的鲜血。

    “哎,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弓箭手准备压制,其他的小队长吩咐下去,尽快的将自己的队员收拢起来。”

    行事严谨的德鲁夫并没有因为敌人的溃败而放松下来,这场战斗打到现在已经可以说是稳操胜券,也不必急于现在一时了,在接下来的收尾战里,如何尽量的减免伤亡才是优先考虑的事情。

    秉着痛打落水狗的道理,憋了一肚子火的战士叼着怪物大军的尾巴,一直追杀到几公里以外才被迫停了下来,再追下去的话就已经脱离弓箭手的压制范围之内,要是怪物突然反扑,那落水狗的位置就会瞬间倒立过来了。

    维塔司村最为惨烈的一战,总算告了一段落,而我却不知道,属于自己的战斗,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