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指导
    面状态的确会令所有的冒险闻之色变,但其实对我来如想像中的可怕,第一,我可以使用巫师的保命技能“冰封装甲”,光这一点,就能令那些没有冰免装备的敌人无法继续追击,而且到后面,如果能弄到死灵法师的白骨装甲的技能的话,基本就已经可以免去被连击的后顾之忧了。第二,有了bug护身符提御绝对不会低到哪去,跟力量一样,防御越高,出现负面状态的概率也就越低。

    我不认为卡夏想不到第一点,但是她应该也有她自己的坚持,从对话中可以隐约看出,她所追求的力量,是自身能力的极限,比起技能装备,她更注重本身的实战技巧与经验,如果不依靠技能和极品装备就能战胜其他对手,那么,还有谁能赢得了自己?

    这种想法也不能说不对,只是我认为偏激了一点,技能与装备的好坏,其实也应该是实力的一部分,在我看来,一个真正的强,应该能完美的结合自己的技能,装备,经验与技巧,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战斗风格才对。

    当然,这个结论是以我多年的小说和游戏生涯得出来的,在暗黑世界里并不一定通用,或许只是因为我懒,不想象卡夏那样近乎残酷的锻炼自己而心生出来的对抗想法而已。

    不过,只是短短几天的指导而已,对我来说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而且不是有句俗话叫技多不压身吗?虽然卡夏现在的指导对我来说似乎用处不大,但是能见识一下。总比没有好吧。

    “小子,你现在的力量应该在35点左右,不会超40吧。夏突然开口说道。

    “你怎么会知道?”我心里一惊,我现在的力量,刚刚好是

    “哈哈,这就是高手地眼光问题了,一个真正的高手,从对方的气势、肌肉和动作。就能大致的猜出对方的力量。当然,数值不会很精确,得动交锋后才能具体的了解,不过你现在一没有气势。二来又穿着件大斗篷,到是看不大出来。”

    “哈?那大人你是怎么分辨出来的?”我再次抽了抽嘴角,这个坏心眼的女人。刚刚绝对是在打击我,绝对是这样没错。

    “你忘记了见面地时候我拍了你一下吗?”卡夏挥了挥木棒,阴谋得逞般地笑道。

    “……”能当上长老的人,果然都是一些老奸巨猾的家伙。

    “那好,我们开始,你先去挑根武器,然后随意的攻击吧。”

    我怀着满心地怨念,依言从旁边的武器架上拿起一根标枪,突然转身朝卡夏刺过去,呀呀。让你知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宅男的怨念地可怕之处吧。

    可是,当我的身子完全转了过来,枪也已经刺出一大半的时候。却突然看到,卡夏手中那把细长的木棍。仿佛是在玩打地鼠游戏时,等待着我这个地鼠探出脑袋一般,早已经高高举起,那张总是带着漫不经心笑容的脸上,此刻看来,却是无比的狡猾阴险。

    “啪。”

    在我的长枪刺到卡夏身体以前,她的木棍已经后先至的敲在我的脑袋上,顿时只觉得一阵疼痛,虽然不至于陷入眩晕状态,但是身子却是一顿,即将碰到卡夏地枪头也随之停了下来,日,看来不仅是攻击被打断,而且还陷入差不多半秒钟的僵直状态,这大概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最好写照吧。

    “哈哈,小子,想要偷袭地时候,最好是盲刺,或在即将刺中的时候再转身,否则很容易被别人识破地哦。”卡夏脸上贼笑的说道。

    看来还是自己经验不足啊,那么大的转身动作,即使是个菜鸟也能看出来吧,还算什么偷袭,分明就是在将先手让给敌人一般嘛,我不由一阵泄气,但是还是不服的说到。

    “万一卡夏大人刚刚只是误会,我并不想要偷袭呢?”

    “那我也照样打下去,只不过是换成是我偷袭你罢了,当你拿起武器的时候,战斗就已经开始了,若是没有这样觉悟的话,那我会用这样的方法好好的教导你一下,呵呵,不过看来你觉悟还是挺高的,就是经验太缺乏了,偷袭搞的像是要敲锣打鼓一样。”

    卡夏抿着嘴巴,努力的忍着笑声说道。

    呃……卡夏说的的确没错,受教了,和一个高手战斗,果然能认识到很多东西。

    偷袭过后,就是常规的接触战了,自然是由我攻击卡夏,要是她出手的话,我就没什么出手的机会了。

    ……

    微微的向前俯身,我左手握枪身,右手执枪尾,对面的卡夏则是手里拿着长棍,轻轻的斜对着我,笑眯眯的眼睛,却散出如同鹰一般的锐利光芒,仿佛要将我每一个部位轻微的变化都印在眼中。

    “喝……”

    僵持的气氛持续了一会儿,我右脚突然大步的迈出,左手一松,捻着枪尾的右手猛的向卡夏推了过去,没有任何花招,以我现在的经验,任何花招对卡夏来说都是不实际的,不如追求最快的速度,说不定还能造成一定的威胁。

    枪头上刺眼的寒光,仿佛连空气都要刺破一般,瞬间就已经接近了卡夏的左肩,不过,结果是意料之中的失望,卡夏的棍子依然是后先至的打在我身上,棍子上的猛烈力道,让我一个踉跄,虽然没有进入停顿和僵直状态,但是攻击也被打断,甚至差点连甩出去的枪都脱手而飞。

    好bt的敏捷,好bt的力量,这样下去,我根本就无法伤害到她分毫,不过,貌似卡夏的指导课程里,我本来就只能是挨打的。55~~

    “你握枪的方式不大对头,像这样距离,应该再握上一点,左手再灵活一点,握着地位置要灵活,根据敌人的距离而改变,这样才能调整有效的活动空间,还有右手……”经验老道的卡夏。一一指点着我刚刚出现的几个小错误。

    “这样的话。出枪的速度能快上一些,招式也更加的灵活,更容易挥出长枪地最大伤害值,掌握这些。应付那些智商不高地怪物,其实也就够了,

    用太高。但是如果是和高手pk的话,哎,我都不知了。”卡夏有点头疼的捂着额头。

    “如果是面对真正经验丰富的高手,你地缺点就更多了,刚刚出招前你摆的是什么姿势?是在告诉你的对手,你要瞄准他地肩部,招式是甩枪刺击吗?还有,出招的时候喝什么喝,是在好心提醒对方自己要出手了,还是指望能将对方吓一跳?……”

    从来没想到过的问题。让我冷汗一直冒个不停,刚刚为了追求最快的速度,我的确忽略了很多东西。再来是第一次用双手长枪,根本就没有什么经验的说。

    卡夏足足说了好几分钟。才意犹未尽的添添嘴唇。

    “其他的我待会再说,继续吧!”

    我按照卡夏的教导,学着她刚刚握棍子那样,随便摆了一个不显眼的姿势,看卡夏微微点了点头,才无声无息地猛然刺出。

    可惜又被打断,还附带了一瞬间的停顿,虽然说只是瞬间,但如果是面对真正的高手,也已经足够了。

    “这次地姿势好一点,但是你握着的不是棍子,而是长枪,所以枪头应该再偏斜向上一点,这样能缩短刺出地时间,当然你想用枪身攻击的话又另当别论……”

    就这样,在一边的负面状态练习下,卡夏还教了我许多其他的东西,除了长枪以外,还包括了另外几种武器更为灵活的使用与应付方法,包括姿势,躲闪,挡格,虽然对我来说暂时只是理论,现在还无法真正实践,但是却让我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正所谓一理通,百理通,与我以前拿着武器乱砍乱劈比起来,这些重要的技巧,无疑能让我的出招速度更加灵活迅猛,而如何的挥武器最大的伤害值,我也有了初步的了解,不过,对于在变身以后如何挥自己的拳头和爪子的攻击,卡夏显然并不擅长,只是将她和德鲁依pk时的一些经验心得告诉我,让我自己摸索,55~~真后悔在原来的世界没学过迷踪拳鹰爪功什么的……

    令我惊讶的是,在历练的时候几乎没怎么出现过的打断,停顿,僵直,这些让人痛苦不已的状态负面状态,在被卡夏反击的时候,十次里面却差不多有七次会出现,那种感觉可以想像成当你用最猛烈的速度冲刺时,却突然被停止下来,肌肉撕裂般的痛苦,还有内心那空无着落的空虚感,若不是转职的体质和精神都比较强悍,我非要硬生生的给折磨疯不可,直到现在,我的长枪连一次都没碰到卡夏,就算还剩十分之三的攻击没有被负面状态影响,也全都被卡夏敏捷的躲过去了,亚马逊的敏捷在七大职业里面本来就仅次于刺客,再加上她的技能里又有被动的躲闪加成,等级和命中若是低一点,根本连她一根毫毛都别想碰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逐渐的暗淡下来了,远远听去,那些训练的学员已经开始解散回家了,南面的方向,开始出现了淡淡的炊烟,然后连成一片,最后消失在那红彤彤的晚霞之中,学员的喧闹声逐渐远去,周围安静了下来,傍晚的凉风,夹杂着断续的倦鸟归巢声,仿佛慈祥的母亲一般,轻轻的吹拂着整个罗格营地,给人的感觉,寂静,而有温馨。

    而在这如此美景良辰,我却还有拿着长枪,一次又一次的被摧残,脑子已经开始麻木了,浑身的肌肉已经又酸又疼,举着长枪的双手,都微微开始颤抖起来,这还是我来到暗黑大陆以来的第一次,不过,我依然坚持的练习着,如果连这点苦都无法克服的话,那还谈什么成为强?

    不知道第几次将长枪刺出,卡夏依然是轻轻的侧身,手中那根让我吃足苦头的长棍再次狠狠的击在我胸口上,让我身子猛的一顿,不由自主的踉跄退后几步,但令我惊讶的是,卡夏并没有如先前那般停了下来,而是一转身,又向前踏出一步,我后退的脚步还没站稳,她的棍子再次打在我的腰部。

    “啪”的一声清脆响声,我的身子再次失去重心,向侧边倾了过去,接着,卡夏如影随形的攻击又攻了过来,停顿,僵直,连脚跟都无法站稳,我的身子已经不属于自己,仿佛是扯线木偶一般,被被卡夏那根小小的木棍给完全控制住。

    连击!!!

    我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刚刚才知道的名词。

    卡夏的攻击完全没有停顿,四,五,六,七……不知道多少下,我只感觉自己的身子突然一晃,福临心至的抓住这一微小的破绽,狠狠的向后一滚,总算是逃离了卡夏那魔鬼般的连续攻击,但是却再也站不起来了,就这样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哟,小子,蛮不错的嘛,怎么小的破绽也被你抓住了。”卡夏难得的露出一丝赞赏的笑容,蹲在我旁边笑着说道。

    “哈哈……那…那是当然。”

    我勉力的笑了笑,刚刚只能算是灵光一闪而已,要是再来一次,我可没有把握再躲过,此刻,我也总算体会到了高级连击的真正恐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移动,甚至连挡格都做不到,那种郁闷到吐血的无奈,甚至是绝望的感觉,让我不禁狠狠的打了一个冷战,卡夏的连击,已经达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地步,刚刚的攻击,并不是每次都能让我出现负面状态,但是她却巧妙的抓住了我失去重心的片刻,强行的将连击继续了下去,暴风雨似的攻击中,我就好像是一叶飘摇不定的扁舟般,连一次重心都没有抓好,那种无法控制住自己,仿佛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再属于自己的恐惧感,让我不想再体会第二次了。

    “好了,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吧,哎,只有几天时间,若是你能做到冷静的面对负面状态,就已经算合格了。”

    “尽力吧……”我可不敢夸大海口,听起来似乎容易,但是真正要做到却是十分困难,就好像让你触电的时候还能保持冷静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