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什么叫B
    ……终于搞定了,好困啊,小七已经很努力了,大家吧,还有,15000更新票大家就不要再投了,小七做不到的,大家就饶了小七吧,看着吃不到的感觉,很痛苦的。tot

    “哈哈,亲爱的吴,很奇怪吗?其实并没什么好奇怪的。虽然在原罪之战里面,因为怪物的袭击,而导致了空间魔法的失传,但是前人的空间魔法,不也是一样从世界之石里面领悟出来的?为什么前人能研究出空间魔法,而我们这些后人就不能呢?”法拉一改刚刚淡泊的感觉,以相当之狂傲的语气说到,一副标准的魔法狂人的模样。

    “得了吧,法拉老头,就你现在研究出来的这点成果,也好意思跟前人比较,我看你这个空间魔法,最多也就维持四、五个小时而已。”卡夏喝了一大口酒,毫不留情的打击着自信爆发的法拉,凯恩和阿卡拉也满脸赞同的点点头。

    “你们光会说,我容易吗?几千年以前,是暗黑大陆发展最繁盛的时期,那时候顶级强者不知几凡,想要摸索出空间魔法当然没什么困难,现在呢?”看到其他三个人的嘲讽。法拉吹胡子瞪眼的说到。

    眼看四人又要就大陆魔法文明发展史来一场争辩,我连忙将小雪它们召唤出来,果然,这些变异的宠物一出现,顿时就吸引住了四人的注意力,阿卡拉还好,昨天已经见过,现在已经能很平静的对待了。而凯恩先是仔细的观察了一会,然后掏出一本厚厚地兽皮本子,右手拿着一根类似羽毛笔的东西,正一丝不芶的纪录着,并时不时的问我几个问题,问题很简单,但是往往都能切中要点,真不愧是睿智的学者。而卡夏的反应则是比较令人费解。她先是饶有兴趣的看了小雪它们一眼,点了点头,接着却又摇了摇,最后目光回到了自己的酒瓶上。

    “这就是你地变异宠物吗?”

    里面最高兴地要数法拉了。他激动的颤抖着,轻轻的用手触摸着小雪的额头,在我地示意下。小雪并未作出什么反感的举动,甚至从它内心里面,我感受到了一丝恐惧,绝对性力量差距的恐惧,法拉这个魔法工会地会长,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呢?

    法拉轻轻的将手贴在小雪的额头上,骤然间,他的手掌散发出一个淡白色光芒的小型魔法阵,我内心里面感受到小雪的骚动和不安,正想阻止。法拉似乎看出我在想什么,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笑容:“放心吧,我只是探知一下它的能力。绝对不会造成什么伤害的。”

    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不过我还是不放心地紧紧盯着小雪。只要它一有个什么闪失,我绝对会立刻扑过去,朝法拉那张老脸狠狠的甩上一拳。

    法拉凝神的看着小雪,手上地魔法阵的光芒持续了好一会儿,才逐渐淡去,只见他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将手放了下来,一脸感叹的说道:“好厉害的变异,具体情况我不大了解,不过依我看它的实力绝对不逊色于20级的顶级鬼狼,不,甚至还要超过。”

    我和小雪心灵相通,感应到它的确没有受到伤害,也放心下来,关心则乱啊!想来他一个强大的法师,也不屑于欺骗我这个小德鲁依吧。

    “关于召唤生物这方面的知识,我并没有深入的研究,等会请允许我再用探知魔法探测一下,然后写份调查报告,交给其他专业的法师探索吧。”法拉闭着眼睛,皱着眉头静静的想了一下,最后才无奈的说道。

    “接下来,吴,让我看看你的另外一个能力吧。”

    说到这个能力,法拉顿时两眼放光,犹如万年没有见过女人的色狼突然看见绝世美女一般,让我心里一阵恶寒。

    “来,吴,这个借给你,快点试试吧。”

    说完,法拉迫不及待的从物品栏里面将一根长长的棍子递给我,我好奇的接下来一看,顿时眼珠差点给瞪了出来,口水流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战斗法杖(灰色)

    双手伤害:6-

    耐久度40-

    需要等级:

    杖等级:一般攻击速度

    +2静态力场

    +3冰风暴

    +3地狱之火

    +2心灵传动

    +50%对不死生物的伤害

    有凹槽(2

    静态力场:创造一个闪电结界,可以降低范围内敌人现有生命的25%,对同一个敌人的作用递减,其效果随着敌人闪电抗性的不同而改变。

    心灵传动:可以通过意志接触或者操纵远处的目标,也可以在远程攻击,攻击时有一定概率击退敌人。

    地狱之火:创造一团喷射性的火焰灼伤敌人。(与极地风暴效果等同,不过范围和伤害都更高。)

    冰风暴:创造一个魔法冰球,重伤并冰冻敌人,甚至将敌人粉碎。

    什么叫bt,这就是bt!

    我拿着这根极品战斗法杖,目瞪口呆了许久,直到法拉不耐烦的再三催促,我才反应过来,擦了擦嘴角,神色一凝,总算是勉强将刚刚的丑态的扭转过来,看着法拉一脸期待的表情,我颤抖的拿着这根法杖,左右看了看,想找一个合适的靶子。

    “不用找了,就拿我当作目标吧。”法拉已经急的转来转去了。

    不会吧,我咽了一口口水,看法拉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即使知道他的实力很强,以我现在的攻击根本无法撼动,但是以他那七老八十的状态,我可没有攻击一个老人的嗜好啊,而且万一出了什么闪失该怎么办?

    我看了其他人一眼,希望有个人能站出来说句话,没想到他们竟然也是用期盼的目光看着我。然后齐齐的朝我点头示意,一副巴不得我全力攻击地样子,看来法拉这个老头带领着他的魔法工会四处胡闹,已经是搅的天怒人怨了呀。

    这里,我不再客气,首先一个冰风暴迎了上去。

    如同冰封装甲一样,在施展的瞬间,一道道陌生的符文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然后逐渐的闪烁着淡淡的光芒。当全部的符文都亮起来以后,这些神秘地符文顿时扭做一起,形成一个十分协调地法阵,然后。一团极冻的冰球已经在我手中成型,我为了让法拉做好完全的准备,还特地慢悠悠的举起冰球。摆了一个酷酷地pose,才大喊了一声“冰风暴”,朝法拉扔了过去。

    如此短的距离,几乎是一刹那间,冰风暴已经砸在了法拉的身上,恩,事先声明,我并不是特地瞄准男人那要害地,事故而已……

    “啪”的一声,整个极冻冰球爆裂了开来。法拉那瘦小的身影,顿时被一阵几乎要凝结成实质的冰雾所笼罩,这就是法师的2技能——冰风暴。跟同样是德鲁依的2技能熔浆巨岩比起来,可谓是各有千秋。冰风暴胜在攻击力集中,伤害大,而且附带冰冻效果,而熔浆巨岩着是杀伤力广,那半融化状态的巨石如同扎轮一般,滚动过一段距离以后炸了开来,形成堪比子弹的滚烫碎石,附带着火焰和物理的双重伤害,即使是以树木拳头庞大结实的身躯,也要炸飞出去,可见其附带地力量之恐怖。

    而如今,法拉却是被冰风暴给打个正着,虽然只有3,但是攻击力也不是说笑的,几乎已经等于被7级熔岩巨石的无数碎石正面飞溅到地伤害了,连在一旁的我,都感到一阵清凉(自己地法术是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的),而凯恩和阿卡拉,则是各自退后了几步,唯独卡夏豪不在乎的喝了一口酒,极度的冰气,对她来说仿佛只是一道凉风似的。

    一会儿,雾气散开以后,法拉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大家面前,连白花的胡子上都不曾染上一丝冰霜,刚刚的冰风暴对他来说,似乎只是微不足道的雾气而已,我暗暗咋舌,这老头的冰冻抗性,究竟已经达到了多少啊。

    然后,根据这个已经激动到语无伦次的老头要求,我将法杖上的魔法一一的表演出来,当然,靶子依然是他。

    当我最后用心灵传动控制着一张椅子向他砸去的时候,他终于让我停了下来,一脸呆呆的低下了头,看样子已经进入了思考模式。

    然后,我就看到旁边的阿卡拉她们一直对我打着眼色。

    我指了指法杖,她们点了点头,然后我再一个收起的手势,她们又点了点头,很好,了解,于是一瞬间,那根极品的战斗法杖便在我手中消失,至于去哪里了,这不是废话吗?

    等法拉反应过来,他激动的抖擞着那垂胸的胡子,摇头晃脑的对我说道:“现在我一时半会还搞不明白,这里的设备也太简陋了一些,不如你明天来魔法工会一趟如何?”

    看来还是得当一会白老鼠啊,我无奈的点了点头,法拉则是像发现了新奇玩具孩子一般,一时沉思,一时有兴奋的手舞足蹈,那古怪的模样看得我直打寒颤——真的没问题吗?不会变成魔法怪人之类的东西吧。

    “那么接下来……”

    好一会儿,法拉才冷静下来,看看我空空如也的双手,突然脸色一惊,结巴的说道:“吴,那…那根法杖呢?”

    我的脸皮还没厚到可以睁眼说瞎话的程度,只能尴尬的将脸扭向阿卡拉他们那边,一副我什么也不知道,别问我神情。

    法拉顿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显然知道此时为难我也没用,所以忿忿的将目标转向阿卡拉她们。

    “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收藏的四属性带凹槽的极品法杖啊!”在是法拉的死了全家一般的惨叫。

    “那又怎么样,吴不是展示了他的特殊能力给你看吗?难道他的能力还比不上你那根破法杖不成?付出点代价也是应该的吧。”阿卡拉理所当然的说道。

    “胡说,这怎么能混为一谈呢?凯恩老头,你不是自称是以公正,平等的目光看待历史的学者吗?也应该站出来说上几句吧。”

    法拉见势不妙,这老太婆可不好惹,还去找老实人理论一下的好。

    “很遗憾,以我的角度看来,你这个老家伙的所作所为,根本没有资格被纪录在史书上,所以当然也没必要公正平等的对待了。”没想到平时一脸浩然正气的凯恩,却瞥了瞥嘴。

    “放屁,不就是上次用五个宝石敲了你一笔吗,都过了那么久了还念念不忘?你这个小心眼的老头。”拉法立刻恼羞成怒,也顾不得众怒难犯了。

    不过站在一旁的我却恍然——原来上次凯恩给我的那五个打开崔斯特瑞姆的宝石,就是从法拉那换来的呀,看凯恩当时一副肉疼的样子,恐怕被他乘机敲诈了不少吧,老实人发火可是很可怕的,呵呵,法拉这老头是罪有应得啊。

    “卡夏……”

    四个长老,此时在帐篷里却像四个孩子一般吵了起来,总算让我见识到了所谓罗格营地的高层,最真实的一幕,实在是让人很无语啊,这四个人真的能将罗格营地大理好吗?此时我一脸的疑问。

    连卡夏也站在我们这边,以一对三的法拉,顿时被批的体无全肤,最后不得不丧国辱权承认那根法杖所有权的归属,并被迫答应在半年之内绝对不将魔法试验应用到除魔法工会以外的任何地方,看来罗格营地的居民们可以过上一段平静的生活了。

    好在法拉并没有将责任迁怒到我身上,这场闹剧看来也只是他们经常相处的一种方式而已,只不过作为代价,我还是被一脸肉疼的法拉要求,至少要协助他们的研究五天以上,相比起这根法杖的价值,自然是微不足道,我很痛快的便答应了下来。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