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九十九章 并不是一个人
    实话,小七现在也开始越来越忙了,虽然入了vip,了几个钱,小七还是应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的,对于更新,有时候无法达到6000字,或延迟上一些,也

    或许这些知识已经有转职说过了,但是他们始终是团队,而我是单独历练,所描述的氛围,还有出的角度都有所不同,队友之间互相精妙的合作固然使他们为之惊叹,但是一个人历练时的紧张刺激感也同样能让人欲罢不能,即使拥有bug护身符,我的历练也不是一路顺风的,很多时候都会遇到一定的危险,该逃的时候还是得逃跑,我并不是什么战无不胜的绝世高手,虽然有小雪它们在,九死一生的状况倒不至于出现,但是不大不小的危险却的确经历了很多,有些危险的来源甚至不是怪物,而是大自然里的气候,陷阱等等,就如我在冰冷之原里遇到的那场暴风雪一般。

    在原来世界我好歹也是个论坛高手,总结经验心得之类的能力还是有的,在七分真,三分假的描述下,一个人历练时的那种心态与见解,还有脱离险境之后的喜悦,被淋漓尽致的表达出来,让下面的人着实感受到了一段有血有肉的独行历程,甚至我自己,都不由自主的沉浸到那段历程里去,从现在的角度回忆起来,很多时候我都只能感叹,以前真tm太走运了,这样都没.=i

    等我从回忆中反应过来的时候。下面已经围满了人,几乎整个魔法训练营的学员都已经聚了过来,不仅如此,连那些导师,甚至是在附近地练习的佣兵和转职,都在一旁静静的聆听着,我所描述的的经验心得,对他们来说还是十分宝贵的。整个罗格营地除了我之外。或许也只有莎尔娜姐姐才有这种经验,但是有谁不知死活去向她请教啊。

    听了我的描述以后,他们也是一脸的惊叹和佩服,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地经历,对于这些毫无经验地学员来说。只是一段险之又险的历程,只有那些有经验的佣兵和转职,才能从我那些看似漫不经心的描述中,身临其境地体会到当时的惊险,一些对我还抱着怀疑的人,终于是信服了许多。

    不知不觉得,正午地太阳已经高高的挂在头顶,我停了下来,意犹未尽的添添干燥的嘴唇,这次真tm的过瘾啊。来单独历练的惊险和孤独,这样一股脑的倾泻出来,心里的郁郁仿佛被导通了一般。好过了许多。

    看看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有学员。有导师,甚至是佣兵和转职,都静静的在那站着,脸上地表情还停留在我刚刚结束的那段经历里面,人头涌涌的场面,此时却落针可闻,什么叫成就感,这就是了。

    等了一会儿,看大家都已经清醒了过来,我总结性地说道

    “好吧,就说到这里,希望我的经历,能对大家有所帮助,但是要说明一下地是,说了那么多,但是我并不推荐你们独自一个人历练,在将来,或许你们当中回有不少的冒险出现,我希望你们还是能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找一些可靠的队友,我这次授课,并不是为了传授你们独自历练的经验心得,而是为了让你们了解到,身边有一些好队友的重要性罢了。”

    说完以后,我便缓缓的走下台,人群里纷纷让出一条道路,在人们惊奇,崇拜,羡慕的目光中,我走到纱拉面前,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用让人心醉的温柔语气说道。

    “快中午罗,一起回去吧,我的小公主殿下。”

    “刷”的一声,在所有人注视中,纱拉的纯真可爱的脸蛋上,好像染了一层深红的霞色似的,深深的低下了头,心中又羞又喜,最后还是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胳膊,在所有人羡慕的眼光之中,骄傲的把脑袋埋入我的胳膊里面,从那紧贴着我胳膊,已经开始育的柔嫩蓓蕾上传来的“咚咚”的有力心跳声,显示着她此刻的羞涩与激动。

    随着我们的步伐,人群自动的让出一条路,看着怀里小鸟依人的纱拉,我心里暖洋洋的,从今以后,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公主。

    等回到拉尔家里,纱丽阿姨迎了出来,看见是我和纱拉一起,颇为惊讶的说道:吴,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还有,怎么纱拉也一起回来了?”

    “哦,我在训练营里逗留了一会,然后就带纱拉回来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那到没什么。”

    纱丽阿姨看着纱拉紧紧地抱着我胳膊的样子,诡异的笑着说道:“只不过以前中午的时候,纱拉都是在训练营里吃饭休息,直到傍晚才回来的,今天突然回来,有点惊讶罢了。不过嘛,年轻人难舍难分的心情,阿姨还是了解的,hoho~~”

    汗,纱丽阿姨还真是的,上午好不容易找到一点高手的感觉,又被打回原形了。

    看到纱拉那羞臊地通红的脸蛋,我笑着轻轻一捏:“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干脆带你去餐馆吃得了,回来挨你妈妈羞了吧!”

    “我…我一时忘记了嘛,迷迷糊糊的,就回到家了。”

    纱拉羞红着脸,喃喃的说道,偷偷的看了我一眼,今天大哥哥带给自己的刺激和喜悦实在是太大了,到现在自己还是晕呼呼的,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呢。

    算了,反正已经被调笑了,我现在已经是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态了,干脆就用力的搂着纱拉那温玉柔香的身子,大咧咧的走进来,左右一看。靠,道格和格夫这两头懒牛,还在院子里面呼呼地睡觉呢,拉尔也不见踪影,大概一样还在睡梦之

    如今像我这样即使晚睡也能早起的好男人,已经不多感叹的想到。然后按照纱丽阿姨的吩咐。用很“温和”的方法将野蛮人兄弟弄醒。

    待六人吃过午餐以后,纱拉休息了一会儿,就回训练营去了,而拉尔他们。则是去酒吧打听一下消息,看看能不能找几个队伍一起联合起来应付怪物的袭击。

    我则是先去了恰西那一趟,将这段日子收获的魔晶矿处理掉。然后在她目瞪口呆的眼神里面,拿出那些耐久度不足地装备,哗啦啦地一地,没办法,一个人历练耐久就是掉的快一点,特别是对付那些几百以上的小恶魔营地,耐久更是掉的稀里哗啦,好再我备用地装备多,不然到最后就得穿着日常衣服裸奔了。

    吩咐她将一些低级的白板装备卖掉以后,我来到了阿卡拉的家。

    “请问阿卡拉大人再家吗?”

    “是吴吗?真是稀客啊。快请进吧。”

    嘿嘿,因为我每次都从阿卡拉这获得大量地辨识和传送卷轴,也不缺药水。所以相比起其他经常来她这购买物品的冒险来说,的确算得上是稀客了。

    我掀开帐篷大门。除了我之外,竟然还有其他几个冒险正在购买东西。

    “阿卡拉大人,很久不见,您还好吗?”

    等那些冒险走后,阿卡拉才松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让你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最近怪物袭击,连带我这个老婆子的小店,也跟着热闹了起来了。”

    和阿卡拉聊了几句以后,我将这次收获的魔核交给她,她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哎呀呀,这次可帮了大忙了,最近客人多了,店里的东西已经开始缺起来了,说来惭愧,前几次你给的魔核,老婆子我还没付清呢。”

    说着阿卡拉站了起来,看样子又想拿些传送卷轴给我,我连忙阻止了她:“算了,阿卡拉大人,我身上还有上百张呢,用都用不完,你还是将它们卖给需要的人吧。”

    “是吗?这样的话,老婆子我就厚着脸皮拖欠下来了。”

    阿卡拉听到我这样说,先是愣了一会,接着满是皱纹地老脸上露出了慈蔼的微笑。

    “哪里的话,我知道阿卡拉大人都是为了整个罗格营地着想,说到付出,整个罗格营地谁能比得上您呢?对了,我这还有一些药水,阿卡拉大人不介意地话就收下吧。”

    看到阿卡拉那张沧桑的脸孔,我心中一动,这个老人,为了罗格营地已经是付出了自己地一辈子啊。

    接着,我将几百瓶轻微生命药水,甚至是轻微法力药水,都拿里出来——现在即使我不使用变身,生命都有200,法力也有100,物品栏里面还有数不完的轻型、甚至是中等的药水呢。这些40点的轻微药剂,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阿卡拉并没有客气,她默默的将这些药水收了起来,看着我的眼神里却蕴涵了更多的肯定与赞许。

    “吴,请允许我代表整个罗格营地,感谢你的慷慨,你的贡献,一定会获得回报的。”

    我连忙谦虚几句,本来我也没指望获得什么,不过如果真有我看得上的回报的话,似乎也不错,我可不是什么做好事不求名利的大虾啊。

    和阿卡拉闲聊了几句,等她倒出热呼呼的清神水之后,我终于道出了今天的目的。

    “阿卡拉大人,我这次来,是想询问一下关于怪物袭击的事情,因为我回来的晚一些,所以并没有跟卡夏大人报道,所以您看……”

    “哦,是这件事情,这我到是可以做主,反正现在各个村子的人手都已经差不多足够了,你想去哪个村子驻守呢?”阿卡拉喝了一口水,笑眯眯的说道。

    “其实我这次来,是想申请加入特别小队的。”我用平静语调说道。

    “哦?”阿卡拉皱了皱眉头:“吴,我知道你的实力很强,在整个罗格营地里也是数一数二,只是,你毕竟只有一个人。让你和其他特别行动小队一样去骚扰那些大群的怪物,会不会太危险了一点呢?”

    “请不用放心,我有绝对的把握,而且,我并不是一个人!”

    “难道你加入了其他队伍?”阿卡拉疑惑地问道。

    “没有,我依然是一个人。”我笑着摇了摇头。

    “哦?那吴你能不能帮我这个老婆子解一下惑。”

    我自相矛盾的回答,以阿卡拉的智慧,也有点蒙了。

    “这是我的荣幸。阿卡拉大人。”我十分绅士的行了一礼。

    “小雪。剧毒花藤,你们都出来吧。”

    随着我的召唤,几乎一人高的小雪,还有剧毒花藤。纷纷出现在阿卡拉的帐篷里面,幸好里面地空间被加大了,不然光小雪就能将这个小帐篷给撑破了。

    “阿卡拉大人。这就是我地伙伴,小雪,还有剧毒花藤,你看怎么样?”我示意小雪趴下来,留下一些空间,然后摸着小雪那雪白色的柔顺皮毛,朝阿卡拉自信的说道。

    如我所料的,阿卡拉地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不过却并没有维持多久

    “吴,几乎每次见面。你都给我这个老婆子很多惊喜啊!”

    “阿卡拉,你不惊讶吗?难道说你早就已经知道了。”看到阿卡拉不如我所想像中的那般大惊失色,我有点孩子气一般。不服气地说道。

    “呵呵,亲爱的吴。你太高估老婆子我了,即使是伟大之眼的力量,也不是无所不知的,只是老婆子我已经经历过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而且现在老了,心脏也受不了了,莫非你希望老婆子我吓的晕过去不成?”

    “哈哈,哪里的话,阿卡拉大人您年轻着呢。”我不

    的讪笑道。

    “不过,老婆子我还真是惊讶呢,这是吴你自创的召唤技能吗?”

    阿卡拉将目光放在小雪身上,奇怪的是,不喜生人地小雪,似乎对阿卡拉的目光并不那么介意,只是帐篷的空间依然小了点,让它有点纳闷地摆了摆尾巴,大大的打了个哈欠。

    “不是地,这只是很普通的召唤技能而已,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雪现在的样子是变异而来的,而且其他……”我将自己召唤宠物变异的能力详细的说一遍。

    “很抱歉,现在才告诉您这些,只是当时我现小雪它们能变异的时候,也是十分惊恐,为了搞清真相,所以一直隐瞒至今。”

    这一点我倒没骗阿卡拉,说实在的,对于自己的召唤宠物能够进化,我到现在也还是一头的雾水呢。

    “而且,除了召唤宠物能进化之外,我还现,只要有加其他职业技能的装备,我就能使用相应的技能!”

    “什么?”

    这次阿卡拉是真的动容了,召唤生物变异这件事,虽然诡异,但是以前也曾经有人想到过,也做过试验,只不过都失败了,所以即使小雪它们还能在阿卡拉的理解范围之内,但是能使用其他职业的技能,那却是闻所未闻,整了大陆上万年的历史里面,从来没有出现过,甚至没人想到过会有这种事情生。

    “就是这样子啊。”

    我以为阿卡拉还不了解,立刻念着咒文,使用了斗篷上附带的冰封装甲,刹那间,一层白色的雪絮,在阿卡拉目瞪口呆的神情中,围绕在了我的身边,让整个帐篷里面也为之一凉。

    “怎么会这样?”阿卡拉失神看着我身上的冰封装甲喃喃的说道,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只是有一次偶尔得到了这件附加冰封装甲的斗篷之后才知晓的,阿卡拉大人您没事吧。”

    我当然知道这可能是救赎带来的能力,但是依然摸了摸鼻子,作出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看到阿卡拉那失魂落魄的模样,想起她说心脏不好,受不起刺激的话,我急忙的问到。

    “没…没什么?”

    好一会儿,阿卡拉才从震惊中回过神了,看着我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苦笑,但是更多的却是欣慰。

    “亲爱的吴,这次你可算是成功的将老婆子我给吓坏了,呵呵,不过,很好,很好,我很高兴,真的,在你身上,我已经看到啊暗黑大陆的光明的未来了。”

    她用激动的语气,有点语无伦次的说道。

    接着,阿卡拉又问了我几个问题,只不过关于这些东西,我的确也不大清楚,即使有所了解,我也不敢轻易的说出来,所以只能来个一问三不知。

    看我也是疑惑不解的样子,阿卡拉想了一会儿,对我说道:“吴,你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我的意料,关于你加入特别行动小队的请求,老婆子我便破例的批准吧,决定好去哪个村庄以后,跟卡夏说一声就行了。

    只不过,关于你的能力问题我依然十分的感兴趣,但是我在这方面并不擅长,不知道你明天有没有空,能再来这一趟,届时可能还会有几个你很熟悉的客人希望能见见你呢。”

    “这是我的荣幸,阿卡拉大人。”我淡淡的微笑道,然后告别了依然有点不在状态的阿卡拉。

    在回拉尔的路上,我将刚刚的情形再次回忆了一遍——今天的对话,其实我早就已经深思熟虑过了,而事情的展,也在我的意料之中,这次在阿卡拉面前,我还算表现的不错,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我现在的能力,比起一个普通的转职来说实在是太突出了,是不可能一直隐瞒下去的,所以,是时候有所保留的将它们展现出来了,至于哪些该暴露,哪些不该,我也是考虑了许久,最后才下定了决心。

    而关于今天向阿卡拉展现的能力,其实都是一些即使被知道了也是无关痛痒的秘密,因为这些都属于“不可剥夺”的能力,就算他们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他们又不能抢走。

    至于会不会把我拉去研究,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以后,我才现,这个世界十分落后,根本没有什么解剖之类的科学狂人出现,充其量就是进行一下魔法研究,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危险,至于研究成果如何,那我就随便了,我也不是目光短浅的人,虽然我的能力很可能是来自救赎的身份,研究出来的可能性不大,但若是真能研究出点什么成果的话,也自然是皆大欢喜,因为这样就意味着暗黑大陆的实力又能强上许多,比起成为第一强来说,我更愿意选择暗黑大陆的和平,而且作为技能创始人的我,怎么说也有一份大功绩吧,即使以后当不成世界第一,也照样能流芳百世。

    至于失败,我更是无所谓了,凭着这些能力,混了第一的名头也不错。

    在我看来,如果最后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召唤宠物可以变异的能力,可以毫无顾忌的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而可以使用其他职业技能的能力,我会让阿卡拉他们帮我保密的,这可是我以后阴人的法宝啊,怎么能让太多人知道,至于bug护身符,打死我也不会说,就让它永远的腐烂在我的心里面吧。

    不过,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个救赎的称号,我却犹豫了许久,虽然这也属于“不可剥夺”的范畴,但是直觉却告诉我,如果暴露出来的话,说不顶又会凭空增添上几分责任,还是算了吧,做人还是自私一点好。